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6章 复杂的仇恨
    这大夜晚的,看着四周静谧,黑乎乎的,一股冷风吹来,细雨飘下,让我顿感发冷。

    我却还和柳智慧在这半山坡,在讨论着是不是黑珍珠害了她家人。

    柳智慧说道:“你不必太过于紧张,也许是有人在故意把我引导到偏方向。黑珍珠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她有军方的背景,如果我去动她,我可能就会自掘坟墓。这也许就是那些人把我引导到偏方向的原因。”

    我说道:“说真的,黑珍珠这人,很少有能惹得了的。她平时的确是安静的,不会去犯人的,可如果有人碰到她,动了她,那她的确会很强烈的反击,会弄死人。她会sha ren。手法干净利落。她们都是真枪实弹的战场上历练出来的军人。”

    柳智慧说道:“正因为牵涉到她,所以我找了你。看起来,你和她不仅仅是好朋友那么简单。”

    我说道:“实话说吧,我和她之间,的确是有着利益的纠纷,经常吵架,而我们的感情,可能是友情,可能是有点暧昧吧,当然这是我对她的感觉,因为我这人,面对漂亮xing gan的女孩,基本没有什么抵抗力,呵呵。然后在平时的经常接触中,就是有种想要把她弄到床上的那种冲动吧。可是她的确救过我,如果她有困难,危险,我不会置她于不顾。”

    柳智慧说道:“这是实话了。”

    我说道:“这的确是实话了。那你看得出来,她对我是怎么样子的吗?”

    柳智慧说道:“你身边有些人,把自己隐藏的很深。”

    我说道:“你是说黑珍珠吗。她的确背景复杂,隐藏很深。”

    柳智慧说道:“我是说,她的表情,神情,动作,姿势,说话。”

    我说道:“你是说她刻意的在隐藏这些外人可以看到的外在的表现?”

    柳智慧说道:“她应该是培训过,学过,隐藏自己的微表情,让人无法看透她内心的想法。”

    我问:“你看不懂她么。”

    柳智慧说道:“看不懂。她和我一样,把这些微表情,掩藏着,她微笑,不一定是开心,她恼怒骂人,不一定是真的生气。”

    我说道:“靠,让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她怎么比你还可怕。”

    柳智慧说道:“我遇到这样的高手,很少。”

    我说道:“好吧,黑珍珠的确是个天才,是个高手,而且她很能打,十八般武艺,包括枪械,她都很在行。你观察了她多久了。”

    柳智慧说道:“两个月。”

    我问:“怎么会有人把你引到她身上来的。”

    柳智慧说道:“记得那个葬礼吗。”

    我说:“记得,那时候我见到了你。”

    柳智慧说道:“葬礼上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和别的送葬的人不同,我查了他。通过他的社会关系,查到他的职业是一个公交司机,可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公交司机,而是,可能受雇于一家sha shou公司,sha shou才是他的正职,我查到了他另外的一个很少用的手机号,发现他频繁和一个号码联系。”

    我问:“那个号码?难道是黑珍珠?那个司机sha shou?难道是黑珍珠的手下?”

    柳智慧说道:“对,他就是黑珍珠的手下。”

    我问:“你又怎么知道的?”

    柳智慧说道:“那个司机频繁联系的那个号码的时间段,就是在我家出事的那段时间,有些亲人死于非命的时间。我怀疑是他做的,我查了他频繁联系的那个号码,是一个考古教授的号码。我马上查了那个考古教授的资料,可他已经因为中风去世了,这个教授孑然一身,无子无女无亲人,我查到了他的埋葬的地方,就是这个墓地。”

    我一愣,然后说道:“然后你一来,却看到的是黑珍珠的zhao pian挂在这无字碑的墓碑上?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柳智慧说道:“那个教授无子无女没亲戚,听人说有个养女,他在她三岁的时候,抱养到十八岁,养女出去留学后,就没回来过,也联系不到人,不知道是失踪了,还是养女不愿意联系这教授。帮忙下葬的都是同事和朋友,就帮他立了这无字碑,对于这个教授,他们也知之甚少,他们还是希望他的养女来帮他填字。”

    我说道:“挺复杂的。”

    柳智慧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的墓碑上,看到这zhao pian,我深入查了,那个司机,的确是黑珍珠手下的一员,曾经就是跟着黑珍珠左右,如果黑珍珠有事通知他,他还会帮黑珍珠做事。她养着真正的sha shou。当然,她的sha shou有没有杀过人,我不知道。而那名教授和sha shou司机有着频繁的联系,之间一定有某种交易,我没有查到黑珍珠和那名考古教授之间的直接联系。后来,经过我的努力,我在考古教授的家中的洗手间门后的墙壁中,发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是藏在墙壁中,用瓷砖封好的。”

    我问:“藏在墙壁中,你怎么发现的。”

    柳智慧说道:“我进出他的家,九次,每块砖,我都用手敲过,每个地方,我都检查过,他家里没人。”

    我说道:“人刚死,你跑进去里面去到处查,胆子真是够大的。”

    柳智慧说:“世上真会有鬼吗。你还相信这些。”

    我说:“倒不是相信,主要是会想多。就这个环境,让我在这里,我能不多想吗。”

    柳智慧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柳智慧说道:“我把那块瓷砖撬开,发现了里面的一些资料。是一些考古发掘的资料。这名考古教授在多次考古发掘任务中当过领队。在他所之前的所有考古发掘任务中,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他留下的在卫生间隔层中的这些考古发掘资料,是媒体从未记载过的,也从来没听人说过的。我刚开始想,可能是基于上面需要保密的原因,所以这次发掘没人知道。”

    我问:“是古墓发掘?”

    柳智慧说道:“对,是一处古墓发掘,就在市里的,市中心里面。一块私人用地,一个居民在自家旧房进行改造时,挖出了一座保存完好的宋代古墓,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文物考古单位介入调查,然后马上派了考古单位过来进行发掘工作,那名教授,就是领队。资料上写有墓地的详细长宽面积,和墓主人的资料,墓地不大,墓主人是宋朝的一名商贾,可能是因为担心自己墓地被掘,墓主人便让家人对其死后保密低调下葬,墓地不大,但里面却陪葬了上百件珍贵宝物,包括青瓷,黄金,钱币,还有一顶据说是从辽朝皇家流传出来的秘密珍藏的黄金皇冠等物品。”

    我说:“那这玩意很值钱。”

    柳智慧说:“价值连城。”

    我问:“然后呢。”

    柳智慧说道:“那个居民,得到了有关单位的补偿,三万块。”

    我说:“靠,三万块。”

    柳智慧说道:“根据考古发掘管理办法,申请考古发掘项目必须向文物局提出申请。可是这次发掘,没有提出申请,考古单位下来的是一份假报告,骗了那名教授去发掘了古墓,交由了考古单位的领导,却没有把任何的文物和报告,交上去到文物局那边。”

    我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柳智慧说道:“意思就是,这些文物,被人有计划的吞了。”

    我惊愕:“靠!不是吧,这都敢做?”

    柳智慧说道:“对,的确是这样,当这名教授发现不对劲后,马上找单位的领导,但是,领导们都含糊其辞,之后直接说这个事上面有人管着,他也不清楚。后来这名耿直的教授自己说要找有关部门问清楚,接着,他开始找有关部门,包括司法,检察,公安局,但是都是石沉大海。接着他开始受到了dian hua威胁,所以,他把这些资料藏在了卫生间隔层之中,但是他却没有停止追寻这笔文物的去向的脚步。然后,那个sha shou司机开始频繁联系他,没多久他就中风去世了,死的时间,很让人怀疑其中有什么问题啊。我开始查那名司机,但是他已经离开了这里,也许他那敏锐的sha shou嗅觉,嗅到了危险。”

    我问:“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吞了价值连城的文物后,又请sha shou把知道这事的人给杀了。”

    柳智慧说:“对。”

    我问:“那谁才是真正的吞了这笔文物的黑手?”

    柳智慧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能通过我所搜集到的证据来判断。教授上头的那领导,也因为车祸去世了,车祸是非常蹊跷的车祸事故,从来没喝酒的这领导,喝醉后开车撞路边围栏,车子发生失火爆炸,丧命火海,我查不到真正的死因,但我怀疑也是有人这么做的,我一下子就断了线索。所以只能从那名sha shou身上继续查,但也查不到什么,查到了这边,就见到了这教授墓碑上的黑珍珠的zhao pi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