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3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我马上跟着陈逊黑珍珠他们上去了包厢。

    只见在包厢里,保安和醉汉们混战一片。

    黑珍珠手指一点,陈逊带着手下们上去,然后进去左手抓着醉汉的头发,右手握拳对着醉汉的脸部头部狂抽,狂揍。

    有的直接把醉汉扛起来,丢出外面走廊,然后就是暴打,暴踢。

    保安们打不过醉汉,但是醉汉们遇到陈逊们,直接被虐成了渣。

    黑珍珠让他们把醉汉们给绑起来,然后说道:“想怎么解决。”

    醉汉们鼻青脸肿,意识到犯下大错了,和这帮人打架没讨好。

    黑珍珠说道:“把他们拉进包厢里。”

    因为有客人在看着,所以把他们拉回去了包厢里。

    黑珍珠让fu wu员拿来了几桶冰水,直接浇灌在了这群醉汉的头上,然后问:“醒了没有!”

    陈逊上去左右开弓巴掌啪啪扇着:“问你们话呢,醒了没有!醒了没有!醒了没有!”

    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得他们脸都红了。

    醉汉回答:“醒了!醒了!醒来了!”

    陈逊说道:“哦,听到了,不用那么大声。”

    黑珍珠问道:“说吧,怎么解决。”

    醉汉们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好惹的人了,赶紧说道:“赔,我们,我们赔。”

    黑珍珠问:“怎么赔。”

    醉汉回道:“搞烂的东西,多少钱我们都赔。”

    黑珍珠对他说道:“你想就赔这点东西,就算了?你以为我稀罕这点东西。”

    醉汉回答:“那,那我们要赔什么。”

    黑珍珠说:“三十万!一分都不少!”

    他愕然了一下,说道:“我们,我们没那么多钱。”

    黑珍珠对陈逊说道:“陈逊,你能让他们有钱赔的。”

    陈逊点头:“能。”

    黑珍珠转身带着一些人出去了,留着陈逊和几个人在包厢里面,我跟着黑珍珠出来了,听到包厢里面各种惨叫声。

    我对黑珍珠说道:“喂,你想就这么走了啊。”

    黑珍珠转头,看了看我,问道:“要干嘛。”

    我说:“他们破坏了我们的聚会,那我们就只能这么回去了?”

    黑珍珠说道:“哦,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会,另外开个新包厢,上酒上菜,上最好的。但如果是你们,尤其是你,那我就不管了。”

    我说道:“黑珍珠,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

    黑珍珠说道:“如果我知道是你来,我都不让你进来。”

    我笑笑说道:“这就是黑珍珠啊,所谓的黑珍珠,也就这点心胸啊。”

    黑珍珠说道:“你不用激我,你激怒不了我。”

    我说道:“行,我带她们去我们那边去玩。不过,你这边的饭店的这名声被她们传出去,可不好听。再说了,我们同事那么多人,以后她们不来光顾这里,也帮你们宣传了坏名声,你这笔账,你算过吗。”

    黑珍珠想了想,对fu wu员说道:“去给他们安排个新包厢,刚才他们点的什么酒菜,就按那个上。”

    我说道:“哟,怕了啊。黑珍珠也会怕影响到自己生意啊。”

    黑珍珠说道:“我不是给你面子,我只是不想和钱过不去。”

    我说:“哦,看来,你还是很成熟的,这点很好。”

    然后,我对fu wu员说道:“麻烦去把我的那些朋友请上来一下。”

    fu wu员下去了。

    黑珍珠问我道:“怎么,不带你的保镖了。”

    我说:“哟,看来是很害怕我的那保镖啊。”

    黑珍珠不屑的说道:“拳脚功夫,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她指着自己的脑袋。

    我说道:“呵呵,打不过就这么说了。”

    小凌她们上来了,从我们旁边过去,她们看到我和黑珍珠谈话,就没和我说什么,她们也知道这都是我安排了的,就直接进去了包厢,继续去闹了。

    黑珍珠对我说道:“上次那件事,别想就这么算了。”

    我说道:“呵呵,然后呢,你想怎么算?”

    黑珍珠说道:“会有机会对你报复的,你不用着急。”

    我说道:“你要是报复我,我也请你放心,我也会报复你的。”

    黑珍珠说道:“我等着。”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我进去了包厢,她们都在问我是不是和那很酷的老板娘很熟什么的,我几句话带过去了。

    一会儿后,她们有男朋友的,开始把自己男朋友叫来一起闹了。

    然后,人数就更多了。

    我在里面,感觉有些乌烟瘴气的,然后我就跑出来了。

    外面大堂,过去,还有一个酒吧,酒吧很大,看进去,好像人还挺多的,我见到黑珍珠在门口拿着手机打着dian hua。

    我走了过去,站在了她面前。

    她刚好打完了dian hua,看了看我,说道:“想怎么样。”

    我说道:“说话很冲啊,没想干嘛,也不想打架。话说,你真有生意头脑啊,这里的这条街,都给你搞成你的商业帝国了。”

    黑珍珠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说:“有点我挺想不通的,沙镇这边并没有很多人,基本是住宅区,不是闹市,为什么你胆子那么大,开那么豪华的酒吧和饭店,酒店,居然生意还那么好。”

    黑珍珠用食指点了点我的脑门,说道:“这就是你们普通人的脑袋想得到的东西了,这不能怪你。因为很多人都只会这么想。开饭店,开酒吧,要去人多的地方,最好都在市中心,对吧。”

    我说:“对啊。”

    黑珍珠说道:“市中心,实际上去的都是消费能力比较低端的年轻人,步行街,租住在城中村里面的那些年轻人,会进那么高端的饭店?酒吧?酒店来消费吗?当然不会。你搞得懂沙镇吗?你不懂。沙镇是什么地方?沙镇一眼看去,人少,晚一点就静悄悄,没人在街上了。为什么呢?因为这里就都是高档小区,沙镇全部是高档小区,房子为什么比市中心还贵。因为这里是港口,而且北上,南下,出海,从这里过去都是最方便的。那些聪明的人,都会来这边住,聪明的人,基本都是有钱人,你看看他们开的车,进去小区看看,全是好车。我这些生意,面对的就是这些有能力高端消费的人群。学着吧年轻人。”

    我说道:“学着吧年轻人,你有多大啊。”

    我嘴上虽然顶着她,但是不可否认,她说的真的很对,分析很到位,准确,她对消费人群进行了剖析之后,再针对这些人群,创造出让这些人群来消费的生意,她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些商机。

    而我,说真的,我脑子即便是说不蠢不笨,也终究一辈子无法达到她那个高度了。

    关于经商的那敏感嗅觉,还有贺芷灵,这两个女人,太厉害了。

    我有时候就是在想,她们的脑子咋长的啊。

    为什么都是人,相差怎么那么大。

    我说道:“听你说一席话,感觉自己开窍了不少,要不,我请你喝两杯。”

    黑珍珠说道:“我在喝着。”

    我说:“一个人。”

    她没说话。

    我说:“不介意我也去喝吧。”

    她进去了。

    我也跟着进去。

    喝的是洋酒,居然不兑饮料,直接放冰块了就喝。

    我说道:“这火油味,我咽不下去。”

    黑珍珠说道:“这才是最纯的酒,你不会喝。”

    我说:“是,我的确不会喝,我喝不了这个味道。”

    我让fu wu员拿了啤酒给我。

    酒吧不算太大,但是看起来,进来酒吧的人并不是那种平时去的那种乱七八糟的乌烟瘴气的酒吧一样的人群,而是看起来都比较成功人士的那种人。

    酒吧也不算很吵,不算很闹,反正就是刚刚好的那种气氛。

    我说道:“有时候我想着啊,你要那么多钱来干嘛啊。”

    黑珍珠说道:“笑话,那你又要那么多钱来干嘛。”

    我说道:“那不一样,我需要买房子,买车子,给家人,过上好生活。和你不一样。你呢,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过上了小康生活,有别墅,有房子,有套房,有车子,豪车,你还有很多存款,有公司,但你还要那么拼命。”

    黑珍珠说道:“人最开心的时候,一般是挣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可能是几百万,可能是几千万,也可能是上亿。后面的挣钱再多,也都是个数字而已了,挣再多,也无法让自己的生活品质得到更高的飞跃,也就基本如此了。所以,这时候挣钱,就是为了一个高度,你不会懂的。”

    我说道:“高度?做首富?突然千万?亿?十个亿,一百个亿?一千个亿?然后,全球首富?”

    黑珍珠说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我说道:“行,我是麻雀。不过我说你啊,自己年纪轻轻的,非要打扮得跟野鸡一样,不好看。”

    黑珍珠一瞪我:“你说谁野鸡?。”

    我说道:“说你呗。年轻女孩,该打扮年轻点,别老是扮酷,老气横秋的成熟样子,没前途。”

    黑珍珠指着台上:“你先管好你女朋友再来说我。”

    我朝着台上一看。

    吗妈的,薇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