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1章 强悍的女囚
    二姐高举板砖,死抱着高晓宁的大姐大喊道:“砸!”

    大姐大让二姐拿着板砖,砸高晓宁的头。

    高晓宁此时被人抱着手脚,监室的一大群人都抱着高晓宁,除非她力气大过黑熊,否则,她怎么可能甩开这一群抱着她手脚身体的人。

    二姐举着的板砖,啪的一声,落在了高晓宁的头上。

    我想喊一声不要,却没喊出口。

    高晓宁还在站着,但是,额头上的血,一下子哗啦的成一条状,直接沿着脸上落下,一下子,她的脸,全是一条鲜艳的血色,流下来。

    我惊愕住。

    那些女囚们,放开了高晓宁。

    高晓宁左右晃荡了两下,直直的扑通摔倒在地。

    我就这么看着,妈的,这帮人,弄死她了!

    这板砖,打得板砖都已经爆裂了,人还能不死的吗!

    我急忙对小凌说道:“快,救人!”

    小凌说道:“你!你看!”

    我说道:“看什么看,快救人啊!”

    小凌说道:“你看她。”

    我急忙从窗口看进去。

    高晓宁已经倒在地上了,但是她动了动,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鲜血染红了她的脸,她一咬牙,听到她咬牙的声音,面目狰狞。

    一大群女囚不自觉的一个一个的急忙后退。

    这群女囚恐怕是想不到,已经把高晓宁打趴在地,满头是血,她却还能爬起来,而且还冲向了她们。

    众女囚惊恐的急忙闪躲。

    还是老大镇定,大姐大喊了一声:“大家跟刚才一样,一起上,弄死她!”

    然后一群女囚不躲了,一起冲了上去,大着胆子扑向了高晓宁。

    可是,高晓宁愤怒到了极点,如同开了挂一样的,疯狂的殴打这群女囚。

    这群女囚也就是开始气势上去了一下,被高晓宁这么一顿暴打一个一个都近不了身后,全都惶恐的躲着远远的。

    大姐大喊着:“上啊!上啊!”

    靠,谁还上,谁还敢上,上去送死吗。

    大姐大喊着空口号,她自己也在躲着。

    一群女囚挤着到了卫生间里面,而大姐大,是躲在最里面。

    满脸是血的高晓宁像喝醉了酒一样,晃晃悠悠的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对着众女囚说道:“我的目标是里面那个,你们都给我到外面去!”

    她指着了大姐大。

    大姐大喊道:“给我打死她,一起上!你们敢出去,不管我,我要你们好看!”

    众女囚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高晓宁吼道:“不想死的就出来啊!”

    众女囚被这声音吓到了,看着这个满脸是血要和她们拼命的高个子,她们一下子一群人全部跑出来了,从高晓宁身旁跑出了监室中,而那个二姐,看了看大姐大,然后赶紧的也跑了,只有大姐大一个人了。

    高晓宁晃晃悠悠走向大姐大,大姐大紧紧地靠着墙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救命!救命啊!”

    高晓宁说道:“跪下!给我跪下!”

    高晓宁这么一吼,吓得大姐大一下子就真的跪在了地上,这时候她已经不管不顾自己所谓的面子了。

    自己的狗命才是最重要的。

    她跪下后,一连的磕头:“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高晓宁指着她:“我,才是这里的老大!你,给我每天清洁卫生,你要我做的,以后全是你做的!”

    大姐大急忙的说:“是是是,我,我一定做,我一定做好。”

    高晓宁说道:“滚出去!”

    大姐大急忙的滚出去。

    然后高晓宁进去卫生间,洗脸洗头,擦干净,出来的时候,竟然像没受过伤,没事了一样了。

    这什么怪人啊,被打得头破血流,洗洗头洗洗脸,就好像没事了?

    高晓宁出来后,回到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

    众女囚们惊恐的看着高晓宁,又惊恐的看着大姐大,对她们来说,两边都不讨好,两边都不敢得罪。

    静谧。

    监室里死一般的静谧。

    高晓宁才躺下去一会儿,就听到了有节奏的呼吸声和不大的鼾声,可能真的是受伤了,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

    大姐大一听到这鼾声,马上竖起耳朵,仔细听。

    接着,她站了起来,偷偷的蹑着步子走到了高晓宁的床边,然后轻轻叫了高晓宁两声,高晓宁没有回应,没有醒来。

    接着,大姐大走过来,拿起地上刚才碎了的板砖的最大的一块,递给了二姐。

    我对小凌说道:“靠,这家伙想趁高晓宁睡着的时候偷袭。我们去救她吧,不然被打死了!”

    小凌拉住我,轻声说道:“救不了。我们现在就算是救了,今晚她们还是要对她下手,只能靠她自己。”

    我心想,她这么说,也是对的。

    即使是我们现在出手相救,救得了她了这次,那如果今晚她们对她继续下手,我们也拦不住。

    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她守着她。

    小凌说道:“看着吧。”

    我点头。

    如果真被打死,那也是命。

    二姐拿着一截砖头,却不敢上。

    大姐大凶狠的一瞪眼,二姐急忙的手抖着的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然后,她走到了高晓宁床头,看了看大姐大,大姐大做了一个叫她快点的动作。

    二姐只好一狠心,然后稳稳抓着手中的砖头,对着高晓宁的头呼了下去。

    啪的一声。

    一下子高晓宁坐了起来,血从她耳朵上流了下来,那砖头打到了她的头部的侧边。

    高晓宁摸了一下自己的头,手上一下子是红色的血了。

    她盯着二姐。

    二姐吓得手中的砖头跌落在地,举起双手:“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又指着大姐大:“是她,她让我做的!”

    高晓宁跳下床,不管头上的流血,这是她第二次被打破头,可她竟然没事人一般,难道这家伙根本不是人?

    她捡起来地上的砖头,然后站起来,对着转身要跑的二姐脑袋上直接啪的打下去。

    二姐还跑了两步,第三步迈出去的时候,啪嗒一声,晕倒在地上了。

    然后,高晓宁走向了大姐大,大姐大从床上跳下来,一下子跪在地上:“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放了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她的双手举起来做投降状。

    啪的一声。

    砖头碎在了大姐大的脑门上。

    大姐大直挺挺的,晕倒在地。

    砖头都拍碎了,这家伙脑壳也破了,血流了很多,好像死了一样的。

    众女囚噤若寒蝉,全都没人敢做声,惊恐的看着高晓宁。

    高晓宁走去洗手间,又洗了头和脸,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她出了洗手间后,仿佛又是一个没事人一样的,这家伙估计真的不是人来的。

    她出了洗手间后,又回去了床铺上,躺下去,睡着了。

    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仿佛她也没受过伤。

    地上晕倒了的两个,一个大姐大,一个二姐。

    二姐那家伙,伤的轻一些,只是晕过去了而已,她没被打破头,她慢慢的挣扎着爬起来,众女囚赶紧的轻手轻脚上去扶起她,她们生怕惊醒了那边躺着的高晓宁,估计在她们心中,高晓宁跟一头野兽没什么区别。

    甚至比野兽还可怕,野兽受伤了,还懂得疼,而高晓宁,流了那么多血,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像没事一样,这才是最可怕的,而且,她仿佛就是个打不死的怪兽。

    这帮女囚轻手轻脚的把瘫软的二姐扶上床去躺下了,二姐软踏踏的,感觉快死的样子。

    二姐没什么事情,但是那大姐大,可就严重了,她趴在地上,头上的血留了很多,地上一小滩血,浸泡了她的脸,这逼货已经死了吧?

    众女囚轻手轻脚,走到大姐大身旁,然后她们扶起了大姐大。

    这时候,大姐大却醒来了,但是迷迷糊糊的样子。

    然后几个女囚和她说话,声音很我们听不到。

    看来,几个女囚可能是说叫狱警来,然后送大姐大去医院检查,但是大姐大不愿意去,估计是怕惹来麻烦,所以没去。

    她就让几个女囚把她扶着进去了洗手间,洗脸洗头,洗衣服,裸着上身出来了,用衣服包扎着头部。

    然后,她在几个女囚的搀扶下,上了床,也躺下来了。

    这下子,这个监室的女囚们,无一人敢再去惹高晓宁了,众女囚都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床铺上,连上个洗手间,都不敢发出声音了。

    我看了一会儿,估计高晓宁醒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我拉着小凌离开了。

    小凌问我道:“你怎么对这个女囚那么好奇?的。”

    我说道:“你没看到她刚才打狱警吗,胆子好大,就是想看看这种牛人,到了监室里,会不会被女囚们给弄死了。她没进去监室之前,我就知道她这人绝对不会对别人弯腰的。”

    小凌说道:“也是因为她有一身功夫,不然的话,你看她一定被欺负得很惨。”

    我说道:“她武功也不算高,如果和张自打,没三个回合,就一定被打趴。我佩服她的,是她被打了后,明明是重伤了,可是她为什么却能像没事人一样的没事呢。”

    小凌说道:“练武的人都抗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