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9章 黑暗
    我问道:“那你们有没有瓦莱她们要挟38号的证据?”

    她轻轻地摇头,说:“没有。”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好吧。”

    她问道:“你,你可以为大姐伸张正义吗。”

    我说道:“不能。因为我什么证据都没有,你都不配合。”

    她说:“我现在就是配合着你了。可我知道的就那么多而已。也全都告诉你了。”

    我说道:“以后想到什么,记得告诉我。”

    她点了点头。

    她问道:“我,我可以回去了吗。”

    我说道:“你们大姐死了后,听说你们现在打得不亦乐乎。”

    她说道:“她们之间,以前就不是一起的,大姐把她们都拉在自己手下,现在大姐一走,她们就闹起来了。”

    我说:“好吧,你可以回去了。”

    想不到,38号真的是被逼死的。

    这帮畜生,逼着人给她们卖毒,是不是也逼着黑熊做这事了。

    我去找了黑熊。

    在防暴队那里,我见到了黑熊。

    我给了黑熊一支烟。

    她接过去说谢谢,我给她点上了。

    朱华华已经告诉我,监区瓦莱已经dian hua过来催带走人了。

    我说道:“这边要留不住你了,你要回去了。”

    黑熊说道:“我知道。”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抱歉,只能帮你到那么多。”

    黑熊说:“我打架了,带头打群架,被惩罚,关禁闭,那是正常。躲不过。”

    我说道:“哦,你看开就好。我担心的倒不是你被关禁闭,而是你关禁闭的时候她们对付你。不过,我想你说得对,她们应该不会杀你,毕竟她们没有杀你的理由。”

    黑熊说道:“你查了38号怎么被杀了的吗。”

    黑熊看起来五大三粗,实际上她是很聪明的。

    我说道:“查了,她是自杀的,不是被杀的。”

    黑熊一愣,然后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说道:“我另外找了人,给她做了尸检。完完全全的,自杀。”

    黑熊说道:“不会。”

    我说:“我开始也以为不会,但的确是这样子,她是被人逼死的。”

    黑熊问道:“被人逼死的?怎么逼死的。”

    我说道:“是被瓦莱那些人逼死的。”

    黑熊说:“她们把38号,给逼死。”

    我说:“对,。活活逼死。”

    黑熊问:“为什么?”

    我说道:“她以前被逼着帮瓦莱她们贩毒,瓦莱她们弄到了她贩毒的证据,这次,威胁38号帮她们贩毒,38号不愿意,良心谴责,那些人说如果她不干,就把她整死,她干脆一死了之。”

    黑熊说道:“有骨气,。可也活该。”

    我说道:“为什么这么说。说她活该呢?。”

    黑熊说道:“活该,因为她帮她们贩过毒,这东西,很害人的!她们也找过我,当时我进来没多久,凭着自己的拳头,做了女囚们的头,她们说让我也做这个,我拒绝了,她们对付我,但不至于把我弄死。这些黑心钱,不能挣,就是被威胁,被打死,也不能干这伤天害理的事。她们让我们di jia卖给女囚,女囚们上瘾了,再高价chu shou,黑心。”

    我说道:“她们这么乱搞,也不怕事情被暴露啊。”

    黑熊说道:“如果不是你来,这里更乱。暴露?怎么暴露?没钱买毒品,自己就会戒了,在痛苦中煎熬的戒掉,关进禁闭室,谁看得见。如果死了,找个借口,拉去火化了,随便开个报告,一了百了。”

    我说:“真够黑暗的。”

    黑熊说道:“38号受不住她们的威胁,妥协了,如果她不干,她不会有这下场。我是让她们打死,我都不会干这些事,绝对不会向她们妥协。”

    我说道:“有骨气。”

    38号那厮,抵挡不住威胁,掉进了坑里,永远不能翻身,死了也算是解脱了。

    我说道:“你可能要被关几个月。”

    黑熊说:“正常。她们恨不得永远关着我。”

    我说道:“好吧,我会努力把你弄出来。”

    黑熊说道:“谢谢了。”

    黑熊当天就被带回了禁闭室里。

    38号的家属倒是来监狱门口闹了一番,因为她们无法接受自杀撞墙死这个说法。

    活生生的一个人,进了监狱后,莫名其妙的自杀撞墙死了,她们无法接受。

    可是闹也闹不了什么,那证据尸检报告都在那里,她们拉来新闻媒体也都没用,还被jing cha给抓起来,监狱这个事,也是一分不赔,死了也就死了。

    感慨人命如蝼蚁啊。

    原以为,进了监区,尽管艰难,但我迟早能凭着自己的本事摆平一切问题,可是,比想象中的难太多了。

    一直到现在,我都对监区的很多东西很多事情很多人搞不清楚,看不清楚,表面看起来,也是和b监区没多大的区别,非常的普通,但这里,却更像是地狱,我遇到的每个牛人,都比b监区的强悍太多,像丁佩也好,瓦莱也好,她们很少有咄咄逼人的时候,安安静静,不经常出现,不和我直接过招,但是她们用她们的手段和指挥,能把我压得死死的让我动弹不得。

    哪怕我有那么多人撑腰,我竟然拿着她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有时候真的直接想跟贺芷灵说,利用人脉,走点关系,把丁佩赶下去,让我做这监区长就好了,我就能搞起来了。

    可是那也不太可能,人家也有背景,也有后台,而且,她们没有犯错,怎么会被轻易的给赶下去。

    那看起来几个部门单位轰轰烈烈的下来的检查越狱这事,我也以为能查出点什么,可是现在根本就什么都查不出来,就已经结束了,没有然后了,如同往水里扔了一块小石头,惊起了一丝波澜,很快就没有了,而且上边也没有一种查到底的那种想法,就是为了应付一下外面的风言风语而已吗?

    那又何必呢?

    迎新。

    不是迎新晚会,不是迎新年,而是迎新囚犯。

    每次迎新,心里都挺沉重,看着一个一个的女囚,面如死灰,进来监狱里。

    那些被从带下车的女囚,纷纷被带去体检,然后各个监区的编排好,我们就去接,核实身份什么的。

    我注意到了其中一个高高的女子,估计有一米八五这样,反正比我高很多,瘦高苗条,面容姣好,不是很白,也不惊艳,属于一般mei nu的类型,但她很高,鹤立鸡群,而且双目中透着淡定,透着一股坚毅,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不同。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因为sha ren,被判了无期徒刑,重刑。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高,第二个印象是那表情淡定和眼神的坚毅,第三个印象就是个性十分强悍。

    当把她送到我们监区的人手中的那些女狱警对她推搡用棍子殴打时,她跟别的女囚不同,别的女囚都是忍着被打走过来的,她则是一声怒吼:“别碰我!”

    那几个狱警也怒了,因为,哪有女囚对她们吼的,她们骂道:“死三八,你喊什么!”

    说完直接一棍子抡过去!

    朝着高个子女囚的头上打上去,高个子女囚也没躲开,愣是被狠狠的一棍子打在脸上,血从嘴角流下来,她狠狠盯着那名打她的狱警,那名狱警看着她不服气的样子,问道:“看什么看,很不爽是吗!”

    说完又是一棍子过去。

    因为好多人看着,她觉得没面子。

    高个子女囚用手啪的抓住了jing gun,然后脸上写着很狠的表情,一把扯着jing gun,把狱警的人给拉过去,然后狠狠一拳砸在了女狱警的脸上,女狱警一下子被打得人仰马翻,翻倒在地。

    高个子女囚走上去,一下子膝盖跪在了女狱警的喉咙上,压着女狱警的脖子,女狱警一下子透不过气来,双手双脚胡乱挥舞。

    我急忙过去。

    高个子女囚对女狱警说道:“别没事有事就打人,我要是想杀你,你现在就死!”

    一大群的女狱警和管教,还有武警都围过去:“不要乱来,不要乱来!不许动!”

    高个子女囚站了起来,高举双手,做投降的姿势,而那名地上的女狱警,大口的咳嗽呼吸着。

    一名武警过去,一下子踩了一脚,高个子女囚跪倒在地,但还是高举双手。

    我走过去,说道:“别打她,我们自己会处理。”

    那边的几名女狱警把地上那名女狱警扶起来,然后她们有人过来我这里:“张指导,你看你们监区的这女囚,这是袭警啊,怎么处理。”

    我心里想,袭警你大爷啊袭警,妈的你们几个就是欠抽,自己手痒了去打女囚,被女囚打了,反而说是袭警,没事干打什么女囚,她们又不是不听话,她们老老实实的往这边走,非要手痒的上去给她们几棍子干嘛呢。

    很多监狱里心理变态的那些狱警和管教都这样,心里不爽的,都拿女囚来出气,因为她们有这个权利。

    还有一些,面对女囚,动不动就来几下子,几棍子,以展现自己的威风?寻找心理上的优势感?

    我无法理解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