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8章 女囚真是自杀的
    贺芷灵问我道:“你说我是什么消费概念。”

    我说道:“不知道什么消费概念,反正应该算是高消费。”

    贺芷灵说道:“我算是高消费吗。”

    我说:“还不算吗,吃一顿饭几千块,用的包包上万块,喝个茶,两万!”

    贺芷灵说道:“你学过经济学吗。所谓的高消费,是说人们对物质超越正常需要的过度消费,近乎奢侈的浪费。在哲学领域中,哲学家给其下的定义是摧毁或毁掉,浪费或滥用用光。这对我来说,我并没有奢侈,也没有用光。换个角度看,你也要辩证地看待高消费。因为高消费也有积极的一面,那就是可以给人们带来生活的高品质和成长的高营养。”

    我说道:“荒谬。”

    贺芷灵说道:“我读大学的时候,曾经用着学校的问卷,去调查了不少人,关于高消费,对于金钱的观念,国内的人大多说是要节俭,节省,国外的人会适度的消费,包括旅游,购买,营养,食物,车子房子。我就问你,你挣钱来干嘛?”

    我说:“来花啊。”

    贺芷灵说:“你挣钱来,你不去旅游,不买东西,你存着,留着,然后呢。”

    我说:“然后,节俭就是美德。”

    贺芷灵说:“那你节俭,挣钱了不要花钱,好好的存着,你死了我会帮你把钱烧给你。”

    我呸呸的说道:“说的什么话呢!”

    贺芷灵说道:“没有消费,怎么带动社会的发展,生产力?”

    我打断她道:“行行行,我只不过是说,你消费太高,我跟不上你的节奏和脚步,行吗。”

    贺芷灵说道:“你有钱。”

    我说:“我没有。”

    贺芷灵说:“我知道你有。”

    我说:“我有钱也没有你那么多,即使是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贺芷灵说道:“这么花怎么了。钱赚来不应该拿来花吗。”

    我说:“好吧,无法和你沟通了。我只想说一点,麻烦你尽早,赶快,速度的让人去把那女囚给尸检可以吗。”

    贺芷灵说道:“用你教我?”

    我叫fu wu员买单。

    fu wu员拿着单子过来,说打完折后是一万二。

    我本来已经做好大出血痛哭的准备,可是,从二万到一万二,这少了八千啊。

    少了八千也是大钱啊。

    我赶紧高高兴兴的叫贺芷灵帮刷卡了。

    贺芷灵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不带卡不带钱,你先给,我给你转账。”

    她刷了卡。

    fu wu员出去后,我问道:“怎么是一万二,不是两万吗。”

    贺芷灵说:“我是黄金会员,打六折。”

    我说道:“那么好啊。黄金会员。”

    贺芷灵说:“往里面冲二十万,就可以是黄金会员了。”

    我说道:“我还不稀罕什么破黄金会员了,我打骨折。”

    出去了外面后,贺芷灵上车,发动车子,我也上车:“麻烦你送我回去一下。”

    贺芷灵说道:“没空。”

    我说道:“我靠,我请你喝了一万二的茶,你送我回去一下你能死啊。”

    我绑好了安全带。

    贺芷灵开车,往反方向开,她要回家。

    我说道:“搞什么啊?”

    贺芷灵说:“我没空。”

    我说:“行行行停车停车,我自己打车回去好吧。”

    她停车,我下了车。

    她侧头看了看我,然后咬咬嘴唇,表情复杂,看我的那眼神,更是复杂,不知道是怨恨还是憎恨,或者是什么意思。

    她走了。

    我自己打车回去了。

    第二天下班之前,贺芷灵给我打了dian hua,约我停车场见面。

    我又去了停车场。

    还是老样子,一起出去。

    我问道:“让人去尸检了吗。”

    贺芷灵说道:“去拿报告。”

    我说道:“那么快啊。”

    贺芷灵说道:“对。”

    车子开到了一处街道上,在一个便利店门口旁边的小巷,有个戴着白色口罩的中年男人过来,贺芷灵开了车门锁,那个人上了车。

    贺芷灵说道:“陈教授,辛苦你了。”

    那被叫陈教授的男子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哦,这是尸检报告。”

    陈教授把一份报告给了贺芷灵。

    贺芷灵看着,说道:“能说说吗。”

    陈教授说道:“犯人是怎么死,报告上都写得很清楚的。”

    贺芷灵说道:“你就说,犯人是不是被人打死的吧。”

    陈教授说道:“不是,没有发现生前有任何搏斗的行为,假如犯人死之前被人打死,那么身上必定有伤痕,可她没有。简单来说,她就是自己撞墙死的。她自杀的。”

    我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贺芷灵用文件袋啪一下拍我脸上:“你什么态度!”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对不起。”

    陈教授说道:“死者是因为撞墙后,失血过多而死。确是自己撞墙。”

    我靠,这怎么回事,38号真的自己撞墙了?

    贺芷灵拿着文件袋给了陈教授:“谢谢陈教授。”

    陈教授说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贺芷灵说道:“没有了。”

    陈教授说:“那我先回去了。”

    贺芷灵点点头。

    陈教授下了车,走了。

    我问道:“这什么人啊?”

    贺芷灵说道:“你给我尊重点!”

    我问:“好吧,他是谁呀。”

    贺芷灵说道:“大学法医系的博士导师。”

    我说道:“那么厉害啊。你都请来了。”

    贺芷灵说道:“记得给我。”

    我问:“给你什么。”

    贺芷灵说道:“三万二!”

    我说道:“什么三万二啊?不是一万二吗。”

    贺芷灵说道:“昨天一万二,刚才给陈教授两万。难道要我出吗。”

    我说道:“好吧。可为什么是自杀的这个结果啊?我想不通啊。”

    贺芷灵说道:“事实是事实。”

    我说道:“搞什么鬼呢,竟然是自杀。”

    的确,我是无法想通的,为什么是自杀的呢。

    38号为什么要自杀呢,是她们把她逼死了吗。

    黑熊又说是那些人开了禁闭室的门,然后38号才死的,这么说来,和丁佩的那些人有必然的联系,即便不是她们去杀了38号,那也肯定是她们去把她逼死了。

    看来,只能去查38号的身边的手下了。

    去上班了后,我让小凌帮忙找38号的手下,亲近的人。

    小凌和我说,这两大帮派的大姐大们被关进去之后,两个帮派都乱套了,打得不亦乐乎,因为限制了她们的同时huo dong,所以没有大场面的开战,但是小场面的战争不断啊,包括自己派系之间,也和自己派系之间开干,特别是38号的手下们,本来38号还在的时候,她们都还听话一些,但有的也不是很服气38号,这38号一挂,她的手下们全乱了,没等别人搞自己,先干自己人起来。

    打吧,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小凌去把38号的一个身边的亲近人带来了。

    我问她道:“你可知道38号死了吗。”

    她看看我,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说道:“她是自杀死的。”

    她还是点了一下头。

    我说道:“她平时很想不开吗。”

    她轻轻摇摇头。

    我说道:“你哑巴了,说话!”

    她吓了一下,急忙说:“大姐平时很好的啊,她没有想不开的事。”

    我问道:“那你知道她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她说道:“我,我,我不知道。”

    我说道:“你不知道?”

    她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道:“你是怕说了,会有人对付你吧。”

    她摇着头,说道:“不是不是的。”

    我说道:“那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否则,我也是不好惹的。”

    她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道:“小凌,拿刑具来。”

    她急忙说道:“我说我说!”

    监区有很多跟别的监区不一样的刑具,只说那个辣椒水,就足以让人崩溃了。

    那个辣椒水传说是用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断魂椒特制而成,比最辣的灯笼椒还辣了六倍,拿东西,往嘴里喷一下,直接让人真的断魂。

    她急忙说:“我,我说我说!”

    我说道:“快点说,别浪费时间!”

    她说道:“大姐,大姐可能是被逼的。”

    我问:“谁逼的。”

    她说:“瓦莱她们。”

    我说:“说详细点。”

    她说道:“大姐和我说,瓦莱她们让大姐帮忙卖毒,大姐不愿意。可能就是这点,逼死了大姐。”

    我问:“既然不愿意,也不至于被逼死吧。”

    她说道:“大姐以前刚来的时候,被逼着卖过毒,她们有大姐卖毒的证据。说如果大姐不愿意合作,就把大姐搞死。”

    我说道:“以前刚进来的时候?她卖毒了?”

    她说道:“那时候她也是被逼的,她们就有了她卖毒的证据。”

    我说道:“那如果她们搞38号,她们自己不是也被搞出来吗。”

    她说道:“那时候和大姐对接的上家,是另外的一个女囚,那个女囚已经犯事被带出去重新判决了,好像是已经被注射死刑了。死无对证的。但是她们就有大姐帮那个女囚卖毒的证据。”

    我说道:“好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说道:“我比大姐还早进来,她一进来我们就是同监室,开始我很照顾她,后来是她照顾我,我们情同姐妹,她对我很好。她有什么事,心里事,很多的都跟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