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8章 委婉的表白
    监狱长对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弄保密协议。

    我说道:“好的,张自,那我们就开始写吧。那,监狱长,你看怎么写好呢。”

    监狱长咳嗽一声,说道:“张自,你叫张自对吗。”

    张自点点头。

    监狱长说道:“那我来说,你来写吧。”

    张自看看我。

    我示意张自写。

    张自说好。

    监狱长马上赶紧的,掏出纸和笔,铺开,让张自坐在她的宝座那里,开始写保密协议。

    张自坐下去,然后监狱长开始说,张自就写。

    内容包括保密啊,不说出去啊,给了三十万,如果说出去,要双倍赔偿什么的。

    实际上,那保密协议就是个狗屁,有什么法律效力呢。

    本身就是监狱的这帮烂人乱搞,所以导致了这样的后果,监狱长最怕的不是出钱,是上面查下来。

    写完了后,监狱长马上让张自签字,按手印什么的。

    当张自弄好后,她马上拿过了纸张,放好了。

    一脸笑吟吟的,然后把那袋子钱,三十万,拿出来给张自,让张自数一数。

    张自打开后,看了看,点了点头。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你看你把张自送出去一下,我安排人开车送你们出去,然后你请张自吃个饭。今天呢,你就算给你休息了。好吗。这是你今天的任务。”

    我说道:“是,监狱长。”

    她掏出两千块钱给我:“好好的请张自吃一顿饭啊,不要怠慢了。”

    我接过了两千块钱是,说是。

    这么沉重的任务,我一定好好完成的。

    我说道:“哦对了,要不让朱队长带我们出去就好了嘛。”

    监狱长哦了一声,然后打dian hua叫朱华华过来。

    监狱长恨不得早点送走张自这座瘟神,不过她害怕的是张自闹事,但目前看来,张自已经签订了保密协议,她不会害怕什么了。

    朱华华过来了后,监狱长开了放行条,我们一起出去了。

    朱华华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然后张自坐在后座。

    开出监狱外面后,朱华华问:“去哪。”

    我说道:“监狱长让我们好好请张自吃一顿饭,给了两千块钱。你说去哪。”

    朱华华说道:“这钱你好意思拿来吃饭嘛。”

    我说道:“监狱长拿来说给我请张自吃饭,难道我能拿来花吗。”

    朱华华说道:“你给她啊。”

    张自说道:“不用不用,就去吃饭吧,随便吃点就好了。”

    我说道:“怎么能随便吃点呢。走,去星级饭店吃。”

    朱华华直接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饭店门口停车。

    我们上去了饭店的包厢。

    坐下后,点菜,张自只点了一个青菜,我则是点了一堆,朱华华点了三个。

    fu wu员出去上菜后,张自突然的在我们面前跪下:“谢谢两位恩人!”

    然后就给我们磕头。

    我一下子急忙过去扶起她:“别这样。”

    朱华华也扶着她:“这是我们该做的。”

    但是,张自的力气很大,人虽然看着瘦弱,我们根本无法把她扶起来。

    她说道:“这三十万,我不能收,两位恩人,这是你们应该得到的。”

    朱华华说道:“这是你的,你被关了那么久,赔偿你的。”

    我说道:“对啊,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呢,这就是你该得到的。快点收下。”

    张自说道:“两位恩人如果不拿走,我不会起来。”

    我说道:“草,你这是威胁我们啊。”

    朱华华用力提着她,她根本是纹丝不动。

    我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一人分一份,怎么样呢。这样大家也都心安了。”

    朱华华说:“我不要。”

    我说道:“你不要给我!”

    张自说道:“张河哥,你们都收下吧。”

    我说道:“好了别废话了好吧!起来,一人十万!”

    张自这才起来了。

    我打开了钱袋,数了十万,放在我面前,然后拿出十万,给朱华华,里面还有十万的袋子给了张自,我说道:“好了,就是这样子了!”

    朱华华一把推过去给张自:“我不要,你收下。”

    张自站了起来,朱华华害怕她又跪下,急忙说道:“我收我收。”

    张自说道:“两位对我有救命之恩,这意外之财本来就不是我的,我没有给两位报恩,还拿了这些钱,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说道:“好了好了,怎么都那么婆婆妈妈的呢。看你们两个,也都是武林豪杰,大家爽快点行吗,非要叽叽歪歪的,不就是一点钱吗。坐下!”

    张自坐下来了。

    fu wu员进来上菜了,看着桌上的三堆xian jin,她愣了一下,然后过来上菜。

    我说道:“收好收好。搞得我们好像分赃一样。”

    把钱收了。

    菜上齐了,饮料也来了,张自以茶代酒,敬我们,说感激的话。

    我问道:“张自,你打算回去了做什么工作呢。”

    张自说道:“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之前在一家饭店做fu wu员,还jian zhi洗碗。一个月也能拿到七八千的工资。”

    我说:“呵呵,你不觉得累啊。”

    她摇了摇头:“这种生活,比我在泰国好多了。”

    我说:“这当然不能比了。”

    她说道:“很多人觉得这样很苦,可是我没觉得。”

    我说:“你那么能打,干嘛不找个什么教人武术之类的工作啊。”

    她说道:“这边没人学泰拳。”

    我说:“这倒是,只有柔道啊,什么的之类的学校的多。”

    她说:“你们能不能给我留号码呢。”

    我说:“当然能了。”

    她说:“我买了手机,我会联系你们。”

    我说:“好的。”

    吃过了饭后,我问fu wu员要了几个黑色塑料袋,分别把我们的钱都包了起来,到楼下拦车送走了张自,她一直看着我们,在计程车上,不停的对我们挥手。

    我说道:“好了,她走了,剩下我们二人世界了。”

    朱华华说:“谁和你二人世界。”

    我说道:“你和我啊。你和我,心连心。”

    朱华华说:“回家睡觉。”

    我说道:“好,走吧。去你家还是我家。”

    朱华华说道:“你这人的脸皮,真的是没见过的厚啊。”

    我说道:“是吗。亲一下。”

    朱华华说:“滚!”

    我嘻嘻一笑,就要偷袭,她已经看穿我的把戏,两只手指作势要戳我眼睛,我急忙止住了动作:“女孩子家的,那么恶毒啊。”

    朱华华说:“别把对别的女孩那套用在我身上。”

    我说道:“我用在谁身上了?”

    她转身,去了她车上。

    好吧,我只好自己打车了。

    她却把车开过来,降下玻璃,说道:“自己打车吗?”

    我问:“要送我回去吗。”

    她没说话,但是我听到车子车门kai suo了的声音。

    我马上上了车,说道:“谢谢花姐。”

    她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开车送我回去的路上,她说道:“你也老大不不要老是嘻嘻哈哈的,该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了。”

    我说道:“花姐,我怎么不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了。”

    朱华华说道:“人,特别是男人,要对自己的未来有规划。”

    我说道:“我没有规划行了吧,我就不想有规划,我本来就没有很大的想法,当时能进女子监狱,我已经很高兴了。好好做个狱警,管教,我至少不会那么心累,你看上来当了这破指导员,他妈的他妈的一天一堆事,我真怕我哪天就挂在这岗位上。规划,狗屁规划。我只想幸福的,安静的做一个小管教,其他的,我都不想做。更不想有什么大前途。”

    朱华华说道:“事业没规划。那其他的,人生呢。”

    我说道:“别跟我谈人生,谈生人吧。”

    她说道:“你对你人生的未来没有什么规划吗。”

    我问:“什么狗屁人生的未来,说的那么高深莫测,说简单点好不好。”

    她说道:“你就没想过你以后和谁结婚,组建家庭,好好过好人生?”

    哦,我明白朱华华的意思了,这家伙说话很隐晦啊,她是在问我,有没有想过要结婚,有没有过结婚的想法,然后组建家庭,过好幸福人生。这话的另外两个意思就是,你张河对哪个女孩子有结婚的兴趣,而我朱华华,是和你那些身旁莺莺燕燕不同的,如果你愿意和我朱华华走进婚姻的坟墓,我才可能跟了你,否则,只是玩玩而已的话,恕不奉陪。

    我说道:“花姐,你是不是想和我组建家庭过好人生啊?”

    朱华华说道:“你愿意吗。”

    她竟然如此直接,而且没羞愧的样子。

    想来,她可能想问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是的,朱华华的确是个非常贞洁的女子,除非是她老公,除非是结婚了以后,不然她不会付出她的身体,而她如果跟了一个男人,我相信,她致死都会跟随,不离不弃,绝对不会出轨,对自己的男人忠贞不二。

    她真的是一个好女人,娶到她,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或许脾气有点厉害,但这不能掩饰她本身的优秀。

    可是,我喜欢她,但是我不爱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