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7章 给以金钱补偿
    丁佩一脸黑。

    被骂了个不敢出声。

    监狱长问道:“那她到底是不是女囚!”

    丁佩看着瓦莱,问道:“是女囚吗。”

    监狱长问丁佩:“你问她干嘛!你不知道吗。”

    丁佩说道:“监区里那么多女囚,我也不认识那么多人啊。”

    监狱长说道:“好,你问。她是谁。”

    丁佩问瓦莱:“认识吗。”

    瓦莱摇摇头说:“可能别的队长别的狱警会认识吧。”

    监狱长说道:“你们去问!”

    丁佩和瓦莱都低着头。

    监狱长问那名女囚:“你叫什么名字。”

    张自说道:“我叫张自。”

    监狱长问:“你不是女囚?”

    张自说道:“我不是。我有天喝醉了,不知道怎么的上了一部车,然后到了这里面来就被关着好久了。”

    监狱长说道:“你能喝醉了稀里糊涂的能进来这里?”

    张自说道:“是啊。”

    监狱长一肚子的疑问:“你是上了什么车?”

    张自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上了什么车,好像是运货的货车,进到了这里面的一个仓库里,然后你们这里jing cha女jing cha抓去关着了。”

    我看了丁佩一眼,丁佩大汗淋漓,脸色苍白。

    她在害怕,她怕张自说出这件事的实情。

    张自就是她们弄进来里面sha ren的,而且她们把张自关押进禁闭室那么久,如果这要给她定罪的话,最起码都要被撤职了。

    监狱长听了后,问丁佩:“你们难道就不知道她不是女囚?”

    丁佩马上说道:“我不知道是谁把她关了的。”

    监狱长冷着脸:“你们给我去查!把这件事好好查了!到底谁干的,谁把她关起来的!查!”

    丁佩急忙说是!

    监狱长说道:“还不快去!尽快查出来,不得拖延!”

    丁佩赶紧带着瓦莱走了。

    估计要找替死鬼去了。

    监狱长问我道:“是你发现的她不是女囚?”

    我说道:“对啊,是我和朱队长一起发现的。”

    监狱长问:“怎么发现的。”

    我说道:“那天让朱队长防暴队的她们查那晚上夜闯禁闭室的事,就把禁闭室的所有的女囚都弄出来去盘问,结果就发现了这名不是女囚的。关在禁闭室。”

    监狱长说道:“这帮混账,还把人关进禁闭室了。你来一下。”

    监狱长对我招招手,让我跟着她出去外面去说悄悄话。

    两人到了外面后,监狱长看看那边,然后看看四下无人,对我说道:“那女的,她挺感激你和朱队长的,对吧。”

    我说道:“对,是挺感激的。”

    监狱长说道:“她是被关了多久了。”

    我说:“几个月了吧。”

    监狱长说道:“这事情很难办啊,那你说,该怎么解决的好。”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监狱长说道:“这样吧,你和朱队长,算是她的恩人了,你们说话她可能听一点,你们呢好好的安慰安慰她的情绪,然后呢我们监狱赔偿她一些钱,让她安心。”

    看来,监狱长怕张自出去闹啊。

    在监狱长的角度来看,如果张自出去闹,那么就是大新闻了,首先,张自怎么那么容易的进来监狱,说明监狱的安防系统程序全都有问题了。其次,错把一个普通的公民当成囚犯关押在监狱那么久,还锁在了禁闭室遭受虐待,如果张自要告的话,监狱不仅要受到舆论的指责,还要赔偿巨额赔款。

    监狱长当然害怕了。

    不过我知道的是,张自不可能敢去告的,本身她进去,就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犯罪目的,去告的话,有关部门一查,这些事统统查出来,那张自自己也就真的成了囚犯了。

    可是监狱长说要赔偿,张自必须是要的,不要白不要啊,我居然还没想到,她会愿意赔偿。

    愿意赔偿,那是因为担心,害怕。

    监狱长对我说道:“记住了吗,好好安慰安慰她,看她样子有点被关傻了,你要好好的和她说,让她不要出去后闹事,去找什么新闻媒体的。”

    我说道:“监狱长,我会好好安慰她的。可是,我们要给她什么补偿赔偿,让她同意才行啊。不然的话,人家出去一说,她家人朋友什么的都知道了,到时候,她们家人朋友来监狱门口闹,那才麻烦了。”

    监狱长一听,脸都变色:“绝对不能让她们这么干!”

    我说道:“这由不得我们的。我们错关了她那么久,换谁谁心里舒服啊。”

    监狱长说道:“看起来她就是一个打工妹,家里没几个钱,没什么背景。”

    我说:“虽然是这样,但我们有错在先,她们查下来,我们很麻烦的。”

    监狱长说道:“像她这样的,你觉得赔偿个七八万的够不够。”

    我摇摇头说道:“监狱长,七八万的话,这很多人都不会放眼里的。不如给多点,然后让她立下字据,说发生的这个事不追究,否则的话,把钱退回给我们,保密协议,让她谁也不说。虽然不能保证她不会说出去,但只有有这个保密协议,她是不可能出去后大肆张扬的,因为她收了钱,钱是好东西啊,她可不会想吐出来。对吧。”

    监狱长说道:“你这好主意啊!”

    我说道:“嗯,但是我们不能只是赔七八万了。”

    监狱长咬咬牙说道:“给她三十万!你跟她说明白,让她写保密协议,除了她,谁也不能说出去这事,我们也谁都不能说,朱队长这些,你都不可以说出去,我也不会和她们说。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说:“好。”

    监狱长说道:“你记住,偷偷的和她谈,让她务必要同意。要签协议。这钱呢,我让人取来给她。”

    我问:“你自己的钱?”

    监狱长说道:“监狱的钱!我自己哪有那么多钱。”

    这家伙,说她没钱,我怎么可能相信。

    监狱长说道:“还有,你告诉她,查到了是谁把她关押后,我们马上严肃的处理,绝不留情。好了,你去跟她说明白。”

    我点点头。

    我叫张自出来了。

    我两站着,远远的监区长的背影,她去让人弄三十万的gong kuan。

    我对张自说道:“监狱长让我跟你谈个事,她不知道内情,真以为监狱错关了一个普通人,说让我和你说,赔偿你三十万,但是要签一个保密协议,出去后谁也不能说起,更不能来闹事。”

    张自说道:“三十万?”

    我说:“对啊,三十万。”

    张自说道:“钱我不要。”

    我说道:“你傻啊,钱你不要,不要白不要啊!”

    张自说道:“你救了我,我全给你。”

    我说道:“不要。这钱你要拿着。”

    她说:“我不要。”

    我说道:“好了好了,算了,先不要说这个,钱到手了,我们再说这个好吧。”

    她说道:“嗯。”

    一会儿后,见到监狱长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然后提回来进了办公室后,塞着袋子到办公桌底下。

    那应该是三十万块钱了。

    丁佩和瓦莱等人也来了。

    阿丽跟在她们身后。

    进去了监狱长办公室后,丁佩说道:“监狱长,查出来了。”

    监狱长说道:“查出来了?谁干的好事。”

    丁佩说道:“阿丽。阿丽你自己说说,怎么回事。”

    阿丽上前,一脸的无表情:“我那天看到了那女的在仓库里,以为她是女囚,也没注意她穿的不同的衣服,就让人把她抓去先关了禁闭室,后来就一直忘了这事。”

    监狱长砰的一拍桌子:“混账,这还能忘啊!你怎么不忘了每天吃饭啊!”

    丁佩她们拉着阿丽来做了替死鬼了。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们。

    阿丽脸色无变,她已经知道了她的炮灰结局。

    因为那段河边的阿丽出卖丁佩和瓦莱的shi pin,丁佩已经彻底的放弃抛弃了她,不仅是给她做炮灰,应该也和阿丽说好了,如果出去了,也会赔她一些钱,让她滚蛋了吧。

    这我也不得而知了。

    对我有好处就是了,她们这块铁板开裂了。

    监狱长大声说道:“能把这么个事这么稀里糊涂的处理,你脑子里面装的什么狗屎东西!你!停职!”

    监狱长是大声的,给张自听到。

    故意的这么做。

    然后监狱长把她们先赶回去了。

    叫我和张自进去。

    监狱示意我把门关上。

    监狱长满脸堆笑,对张自说道:“张女士,对不起啊,这的确是我们监狱的一些人,出了错,对此,我对你表示诚挚的歉意。刚才你也见了,那犯错的我们监狱员工,我打算把她开除了。这之外呢,我们给你赔偿一些钱。你觉得怎么样呢。”

    张自说道:“我接受。”

    监狱长嘿嘿笑着,然后对我做示意的动作。

    我对张自说道:“我们监狱方面,诚恳的自我检讨,然后呢,向你的遭遇表示道歉,我们错了,对此,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给你予以金钱补偿,三十万。但是呢,需要签一个保密协议,毕竟啊,让别的人听到了,总是不好的吗。你看可以吗。”

    张自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