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6章 尽力努力去做好
    我问张自:“那个汪姐,是贩毒的,跨国贩毒?”

    张自说道:“是,她是贩毒的。”

    我问道:“然后,她把你带回国,她等于说是救了你,是你的救命恩人。”

    张自说道:“可是她贩毒。”

    我说道:“她贩毒,她没有说给你多少报酬吗。”

    张自说道:“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我爸爸妈妈小时候教过我,贩毒的都不会是好人,没有人性,是害人的,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跟着她做。她能贩毒,没有人性,我跟着她,我自己都很危险。”

    看来,张自一身武艺,而且人也挺聪明的,她还懂得区分善恶。

    我问道:“那她让你进来sha ren,你为什么同意呢。”

    张自说道:“汪姐说那女的也是毒贩,我欠着她的大恩,她说如果我不救她,她就会死,所以我才同意了。黑熊不是贩毒的,她很凶悍,可是她不是个坏人。我不能乱杀好人。”

    我说道:“你能杀得掉黑熊吗。”

    张自问:“为什么杀不掉。”

    我说:“她一个打十几个。”

    张自说道:“她打架靠的是蛮力,如果和我们这些从小练到大的人打,她打不过。”

    我说道:“好吧,我相信你了。”

    张自对我说道:“你能把我带出去吗。我会给你报酬。”

    我说道:“看吧,我尽量。”

    张自说道:“我不想死在这里。”

    我说道:“我也不想你死在这里。”

    丁佩她们肯定和那汪姐是一起的,然后汪姐让丁佩把张自弄进来,帮忙sha ren,杀了黑熊,因为黑熊挡着她的地球转了,阻碍她发财了,但是张自知道了汪姐的阴谋,还知道汪姐会在张自弄死黑熊后,汪姐会搞死张自,所以张自不愿意干了,然后汪姐让丁佩她们把张自给关了禁闭室。

    原本想关着张自,可能想让张自妥协,去为她们做事,要杀了黑熊,但是张自不愿意,在禁闭室里呆了有快一年,丁佩她们就慢慢的折磨张自,可能,那个汪姐也不太想弄死张自吧,不然张自早就死了。

    可她们没想到的是,我为了救出格子,竟然误打误撞的把张自给捞出来了,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问道:“你那汪姐对你那么好,救了你,还把你带回来,你就舍得这么抛弃她不管吗。”

    张自说道:“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希望她他好好改造,出去了好好做人,不要再害别人,她的家人,我会帮忙照顾。”

    这女孩,还是挺不错的。

    那一身厉害的功夫,我估计黑珍珠身旁的保镖如果单挑都打不过她,张自是从小就练习泰拳,本身骨头硬,有天赋,从小打到大,黑珍珠看来不是她对手了,如果有这么一个帮手,做我的保镖,呵呵,十个八个打手都靠近我不了我身边啊。

    我说道:“我看我会努力把你弄出去的,不过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不会有那么快的。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再被带到禁闭室那里去了。”

    张自扑通一声跪下来,朝我们两个磕头:“谢谢两位恩人!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我急忙扶着她起来:“别这样,我们没帮到你什么呢。”

    她硬是不起来:“能让我知道两位恩人的大名吗。就是我死在这里了,如果不知道两位恩人大名,我死不瞑目。”

    我说道:“好吧。我叫张河,和你同样,姓张。她叫朱华华。”

    她给我们磕了一个响头,我急忙扶着她起来了。

    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刻,防暴队的人都纷纷的来上班了。

    那帮家伙,就是瓦莱那群家伙,准时来门口要人了。

    朱华华马上拉着她的人马过来堵着瓦莱她们。

    瓦莱怒了,骂道:“朱队长!我之前是敬你,你也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这监狱长可是叫你们别乱来了!你们想要违抗命令吗!”

    朱华华说道:“这是女囚吗?”

    瓦莱顿了一下,心里有些吃惊,有些心虚了吧,但是嘴上依然道:“什么这是不是女囚,这不是女囚是什么。难道是狱警不成!”

    朱华华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瓦莱说道:“这关你们什么事吗,她叫什么,怎么处理管制她,收监,都是我们监区的事!快点放人给我们!”

    朱华华说道:“你们监区,好像没有这号女囚吧。我已经通知了监狱长,这女囚说她不是女囚,是被人弄进来这里关着的。”

    瓦莱脸色变了,有些难看,她说道:“放屁!这是那女囚胡扯的吗。那些女囚,天天都说,一个一个的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你怎么不去一个一个的查,全查清楚整个监狱里,是哪个是被冤枉了进来。全是关久了,脑子有问题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个精神病医生进来这里给神经病女囚看病了。”

    这家伙在说我啊。

    她骂的真不是一般的难听啊。

    我说道:“瓦莱,你骂谁的呢。”

    瓦莱说道:“谁接我骂谁!”

    她气势汹汹,大有吞了我们的气魄。

    我说道:“瓦莱,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精神病医生。”

    她说道:“对,那你把这个精神病女囚给治好吧,她还说她自己在泰国打架全国第一呢。”

    我说道:“瓦莱,我问你,她叫什么名字。”

    瓦莱说道:“她叫什么名字,这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听命来要人。我只负责要人去交差,其他的我不管。”

    我说道:“呵呵,这不合规定吧。”

    朱华华说道:“你们来要人,女犯的名字都不报,那我们怎么放人?”

    瓦莱问道:“你们去我们监区要人,你们要了她们名字吗。让她们报名字了吗。”

    朱华华说道:“那是你们监区工作不到位,这就怪你们自己了。”

    瓦莱说道:“你是故意了!”

    朱华华说:“不是故意,是工作必须程序。你去把女囚的资料拿来,对应上,我就让你们带走。最好让监狱长签字一下。”

    瓦莱说道:“朱华华!别太过分了!”

    朱华华道:“我是公事公办,没有的话,请离开。”

    瓦莱她们是拿朱华华她们没办法的。

    看来,瓦莱她们真的是心虚无奈了,她们根本没有张自的任何资料。

    本身,张自并不是囚犯,她们哪里来的张自的资料。

    而现在让瓦莱说出女囚的名字,她们明知道她叫张自,但是,她们敢说吗。

    万一说了,去一查,根本查不到这号人,更麻烦。

    但是,她们现在心急火燎的想要把张自带走,带走了的话,无论是弄死或者赶走外面,都不会有事了,但是现在张自在我们这里,我们是她们的敌人,她们自然就害怕紧张了。

    瓦莱心一横,一挥手:“抢人!”

    哟,刚被揍了一次,又横起来了。

    不过,横起来也没用,和防暴队的打架,就是以卵击石。

    她的手下们听到命令后,都纹丝不动,没人动。

    大家都傻傻的站着,没人动。

    因为谁都不想被揍。

    前车之鉴。

    被打的还疼着吧。

    瓦莱看着自己的人都不动,她倒好,自己钻到了队伍的最后面的位置。

    没办法,谁都怕疼。

    朱华华的人一排站过去,威风凛凛,在她们面前,瓦莱的这群人,成了一群胆小鼠辈了。

    瓦莱没办法了,只能含恨离开。

    她们离开了后,朱华华问我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道:“还能怎么办?报告给监狱长,副监狱长,等等大领导们。”

    朱华华马上去办了,像朱华华那么有正义感的人,也就最适合做这样的事了,她也不怕得罪人,得罪了人,她也能摆平。

    平时如果是其他的事,我求着她求个半死不活的她都未必会帮我,但是看到张自是被冤枉坐牢,要被人弄死,她自己动了恻隐之心,她更是动了正义之心,所以她会尽力努力的去办好。

    但是她这样的性格,注定,会得罪很多人。

    朱华华打报告上去了。

    丁佩那边,也打报告上去了。

    丁佩指责防暴队的朱华华违抗命令,竟然不放人。

    朱华华打报告上去,发现一个不是女囚的普通群众,被误带入了我们女子监狱,被关在监区里。

    朱华华的这报告,发给了好几个人。

    当即,领导层马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监狱长,副监狱长开会,马上让带张自过去。

    我已经叮嘱好张自如何回答了,千万不能说要帮人sha ren而近来的,不然,张自也麻烦了。

    就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晚上喝酒多了,上了辆货车,也不知道钻在哪个位置,就晕晕沉沉的睡进来了女子监狱,也不知道怎么到了监区,就被抓着关起来了,这么说就行。

    丁佩她们固然是知道事实真相不是如此,但她们比张自更加担心惹火上身。

    我们监区的监区长丁佩,指导员我,几个队长都被叫去问话了,都一个一个问谁认识这个女的。

    我反正是摇头的。

    丁佩也摇头。

    大家都摇头了。

    监狱长突然拍桌子怒道:“在你们监区的,你们都不认识,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