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5章 被关的却不是女囚
    我看着晕迷中的张自,这次是保不住她了。

    可她如果被带走,就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我说道:“妈的,把张自弄醒!”

    朱华华说:“怎么弄醒。”

    我说:“掐人中!泼水,泼冷水!快点!”

    也许,把她弄醒了,争取到让她说她为什么被关的时间,知道了被关的真相,也许我真的就能救到张自了。

    朱华华说:“她醒来又有什么用,又要和她们打架吗。”

    我说道:“不是,我要问她几个问题,知道她被关的原因的话,可能就帮得到她了!”

    朱华华说道:“好。”

    她让人去拿冷水,她也想办法把张自弄醒来。

    然后她说道:“这个点是饭点,不如这样子吧。你们几个,把防暴队的楼下的大门给锁了,我们就说中午大家都回去宿舍休息了,这里没人在。你们都走,全都回去宿舍!如果监狱长问起,就说我们中午都休息了,下午才能让她们进来要人。”

    她的手下们急忙说是,然后下去,出去了,反锁了大门。

    我们把这个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在办公室里面偷偷往窗外楼下看,看到瓦莱又是带着刚才的一群手下,浩浩荡荡来要人,但是楼下的大门锁着,她们也没办法了,在门外遛了几圈后,只能悻悻的回去了。

    我说道:“她们走了。我们只能争取到中午午休的这点时间。”

    朱华华说道:“她们那么拼命的要把这名女囚带回去,究竟为了什么。”

    我说道:“所以说,我觉得她们有惊天的秘密!”

    朱华华说:“这女囚也没和你说。”

    我说:“做了那么多天的心理工作,今天总算要开口说了。不容易啊。”

    朱华华说道:“她醒了!”

    张自咳嗽了几下,果然,是醒来了。

    张自醒来后,我松了口气,说道:“好在你没事。”

    张自坐了起来,说道:“她们呢。”

    说到她们,张自咬牙切齿的。

    我说道:“她们走了。朱队长把她们赶走了。”

    张自看了看朱队长,说:“谢谢你。”

    朱华华没说话。

    张自对我说:“谢谢你”

    我说:“不客气。”

    张自说:“如果不是你事前和我说不要杀她们,我就杀了她们两个了!”

    我说道:“对,她们的确该死!”

    朱华华去拿了一瓶水过来。

    张自一口气,喝完了。

    我说道:“下午上班的时候,她们就又会来要人的,到时候,我们真的没办法拦着了。你最好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她们逼迫迫害你的事,否则,我帮不到你了。”

    张自说道:“我不是犯人!我不是监狱的犯人!”

    我和朱华华对视一眼,张自说她不是监狱的犯人?

    我说道:“你不是犯人?那你怎么进来?你不小心走进来这里的吗。”

    张自说道:“是她们把我弄进来这里的。”

    难道真的不是这里的犯人,所以我让她们去查她的资料,没有一个能查得到的。

    难道真的不是?

    我说道:“她们为什么把你弄进来这里?”

    张自说道:“她们让我进来杀一个人。”

    朱华华对我说道:“你能不能不乱问。”

    我说:“什么叫我乱问,我乱问了吗。”

    朱华华说道:“你这不是乱问吗。让她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不就行了,你这里问一句,那里问一句,怎么能搞清楚。”

    我说:“好吧。那,张自,你说说看啊。把这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楚。”

    朱华华说道:“让她自己说,你闭嘴。”

    我闭嘴了。

    张自说道:“我爸爸是船员,经常出海,后来他因为工作,在泰国了,就把我们接过去。我就跟着家人去了泰国,我爸爸妈妈,还有我哥哥。可是我爸爸妈妈,都在那里染上了瘟疫,没有好好救了,都死了。”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哥哥小时候就有残疾,还有另外的病,我在八岁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哥哥,钱都拿来治病了,我没有钱。我就去偷东西,没有吃的,我只能去偷。后来被一大群人给抓到了,那群人的老板,是管一个拳场的。你们知道什么是拳场吗。”

    我问:“泰拳?打架那种。”

    她说:“是是,泰拳。那群人说我偷东西,要打断我的腿,我哭着求他们,他们老板说,我竟然能翻过那么高的围墙来偷东西,骨头很硬,问我要不要学打拳,我问有没有钱,有没有吃的,他们说有,我就愿意了。我每天去拳场练拳,每天打架,被人打,半年后,我就开始上台表演,我是女的,但要我和男孩子打,我很少输的。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是拳场的招牌,所有的女的打不过我,很少有男的能赢我,除非是外面来的高手,当地的男的高手都打不过我。可是我们老板很心黑,给我的钱很少。后来我哥哥病死了,我就想离开了那个拳场。”

    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我跟老板说了,可他不让我走,威胁我如果我走就杀了我。我不管他,偷偷的跑了,被抓了,他们差点把我打死了。我只能继续到台上去打拳,有个老板的朋友,是个女的,叫汪姐的,是我们这里的人,她经常去泰国,和我们老板有生意合作,看了我打拳,我老板就告诉了她我的事,汪姐就很对我有兴趣,跟我老板提出要赎我,买了我,给她做保镖。她来问我愿意不愿意,每个月给我钱,还能带我回国。我就愿意了。我做了汪姐的保镖,和她回国了。”

    怪不得她那么能打啊,骨架那么硬,从小练泰拳出身的,而且很多男拳手都不是她的对手,难怪呢。

    她说道:“后来我才知道,汪姐是贩毒的。我不想做这些事,我就在回国后,跟汪姐说我不想跟她了,汪姐心里面不愿意,可我这样子,她也不想留着我,就放我走了,我说我一定挣钱还给她的。然后我离开了她。自己回去了老家,那里还有我的一些亲戚,找了一份工作。可是没过多久,有人找了我,说汪姐要找我。让我和汪姐打dian hua,汪姐说,她想让我帮她一个忙,让我进去监狱里,偷偷的杀一个人。我开始不愿意,后来她说,那个人如果活着,她也会没命的,因为那个人掌握了她很多的贩毒犯罪证据。我后来经不住她的请求,就同意了。她安排人,把我从货车上,带进来了监狱,安排我进了一个监室里,让我说我是sha ren进来的,进那个监室,安排到了我要杀的人身旁,我要杀的人,外号叫黑熊。”

    我一惊:“就是那个很能打的,一个打十几个人的黑熊啊!”

    张自说道:“是啊,就是她,黑熊。”

    我说:“那女的很厉害。不过你汪姐,是贩毒的,和黑熊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你汪姐在监狱里有这样的人脉,弄死黑熊还不是很简单吗。”

    张自说道:“我后来才知道,汪姐其实是被抓了,关在了这里,黑熊和她有过节,她要杀死黑熊,但是杀黑熊不容易,所以才让我来的。可是,我一次中无意知道了汪姐真正的计划,让我杀死黑熊后,她们不会管我的,就是我被抓了她们也不会管的。汪姐应该是在监区里贩毒,被黑熊阻拦,还有黑熊有她的贩毒证据,她要杀了黑熊,不择手段,如果我杀了黑熊,我就是说是汪姐让我这么做,汪姐不会承认的。我记得我爸爸以前说的那些开拳场的老板,比火中取栗的猴子还要聪明,猴子火中取栗,她们再把猴子推进火中,我就是那一只猴子。”

    我说道:“这比喻倒是非常的形象。”

    张自说道:“我知道了她们的这个狠毒的计划后,我就不愿意去做了,因为我如果这么做,我肯定会被她们害死。然后她们就想办法,把我关进了禁闭室里,要慢慢的把我折磨死,反正是没人知道了。”

    我说道:“狠毒!那,那个汪姐,在哪?”

    张自说道:“在监区,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

    我说道:“这样子啊。”

    回去我得好好查查,这个汪姐,是什么来头了。

    张自说道:“我已经没想过要活着出去,所以她们上来,我只想掐死几个!”

    我说道:“你没事了。因为,你不是犯人,你竟然被人给偷偷弄进来的,她们不敢带走你了。但是,我不能把你的这个事给闹上去了,因为如果你说你是进来sha ren的,你有这个动机,企图谋杀。那么,你是有罪的,如果jing cha查下来,你会被抓。不过也好过你在这里被她们弄死,我先和她们打交道看看,她们到底想怎么样呢!”

    朱华华说道:“不如别说她是进来谋杀的,而是说,她也不懂怎么回事,被带进来了这里,然后糊里糊涂的被关在了监区就行了,上面会放了她,也不敢让闹出事来,因为这很严重。那那些人,也不可能敢闹,毕竟她们自己身上有问题。”

    我说道:“对啊,这想法不错啊,就这么干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