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2章 斗争无处不在
    强子问道:“把她隔离了,隔离在哪了。说清楚点!”

    阿丽心里也该知道幕后黑手是我了。

    阿丽说道:“在,监区长的办公室的办公桌后面,有个办公柜,柜子可以推开,进去就是关着格子的地方了。”

    监区长的办公室,竟然别有洞天。

    强子问道:“没有其他的路吗。”

    阿丽说道:“有,有其他的门,可是其他的门都被封死了,那里是唯一进去的地方。哦,还有窗户可以进去,可是窗户也都是用钢条封死了。进不去。”

    强子说道:“格子被打,谁下手的?”

    阿丽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打的!”

    强子问:“那是谁打的!”

    阿丽说道:“那个那个瓦莱,都是瓦莱打的。”

    强子问道:“现在呢。天天打吗。”

    阿丽说道:“是。”

    强子问:“为什么!为什么天天打她!”

    阿丽说道:“她,她不听话。”

    强子问:“不听什么话?”

    阿丽说道:“她就是不听话,和我们作对。”

    看样子,阿丽不想说出她们逼迫殴打格子要钱的内幕啊。

    强子说道:“是不想说出真的原因了是吗。”

    阿丽急忙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

    强子说道:“别怪我了。”

    阿丽急忙喊道:“她们逼着要格子拿一百万出来!不然的话,就关着她,打她,因为她和她们作对,她又有钱,所以逼着她要钱。”

    强子问道:“是吗。那,她们是谁。”

    阿丽说道:“我们我们的监区长,还有瓦莱她们。”

    强子说道:“很好很配合。如果她拿出钱了,你们会放走她吗。”

    阿丽说道:“会,当然会。”

    强子嘿嘿笑着说道:“据我所知,你们可是想一百万一百万的剥削她,把她弄到穷吧,榨取干净!你不说真话。”

    阿丽急忙说道:“对对,是有这回事。”

    强子怒斥:“那既然有这回事,你为什么不说清楚!不详细?”

    阿丽说道:“我说,我说!不要杀我,我全都说!”

    强子问道:“说!给我说!说详细!”

    阿丽说道:“丁佩监区长说,逼着格子拿钱出来,一百万一百万的要,一直打,打到她死为止,如果死了,就找个替死鬼,说是被哪个女囚虐打死的。不关我们的事了。”

    草,这帮人,心真狠啊。

    强子说道:“说仔细一点!是谁,谁要这么做?怎么做,过程,说清楚。”

    阿丽看到强子怒起来,她惶恐说道:“是丁佩,丁监区长,让我们这么做!让我们把女囚格子关起来,每天殴打她,逼她要钱,让她拿出钱,一百万,给了之后,再继续打,继续问要一百万,一直打到她死为止!我,我说完了,可以,可以放了我吗。”

    我让强子可以放了阿丽了。

    强子他们放走了阿丽,然后也离开了。

    我在饭店里,等着强子回来了。

    两人坐下,饮酒。

    强子把shi pin资料传给了我。

    我看着这段shi pin。

    这如果把这段shi pin弄给了丁佩还有瓦莱,不知道阿丽会被她们怎么样。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把这段shi pin拿出来要挟丁佩,丁佩肯定会放人的,因为我如果要把这些资料去报案的话,丁佩会被查,即便是查不出什么,丁佩一定会矢口否认自己做这些事的,她一定一口咬定说这些事都是阿丽乱说,或者,反倒是栽赃给了阿丽,但是丁佩也只能放格子出来。

    似乎,报警没什么用。

    毕竟,jing cha都不大管我们监狱的事。

    本身呢,女囚的事,谁管那么多呢。

    但这段shi pin,可以跟丁佩要人了,她不可能不放,上面查下来,她也只能放人。

    我和强子聊着天。

    我的手机,有人打dian hua过来了。

    是安百井打来的,约我一起喝点酒。

    想来,也好久没聚过了,这段时间都在忙,都没空陪着朋友聚一聚。

    过去了后,安百井坐在烧烤摊那里等我,已经点好了酒菜。

    就他一个人,没有带家属慧彬出来。

    我跟他打招呼:“嗨,帅哥,晚上好。”

    安百井说道:“好个毛啊好。”

    我说道:“好久不见啊,甚是想念。”

    我自己倒酒,和他碰杯。

    喝了之后,安百井说道:“想个屁啊,想的话,早就找我了。”

    我说道:“太忙了呢,没办法啊。”

    安百井说道:“借口。”

    我说道:“借口个鸟啊,当时你在那个什么部门的时候,天天陪领导,然后呢,我们在酒场见面,也只能相互对视一眼,对吧。”

    安百井说道:“对。”

    我说道:“那你能怪我吗。”

    安百井说道:“我现在到了这清闲部门,有时候想想,真的挺羡慕以前,也挺羡慕你这么忙的。”

    我说:“羡慕个屁哦。累死,折腾死。”

    安百井说道:“虽然在这些岗位,竞争激烈,不过,也挺有意思的,为了权利,名望,地位,利益,往前冲,干劲十足,我现在啊,跟个退休老人一样,每天下班和慧彬买菜做饭,周末去玩一玩,钓钓鱼,准备养花养鸟什么的,等死啦。”

    我笑了。

    安百井说道:“笑个屁你。”

    我说道:“我现在的确是竞争激烈,貌似每天活得都很有意思,实际上都是白忙活,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再者了,我在这岗位,天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踩我下去,心累啊。”

    安百井说道:“那本来就是这样,你身居高位,下面的人想上来,就想拉你下去,不然他哪来上来的机会,而上面的人看你不顺的,也都想踩你,把他自己人拉起来。”

    我说道:“对,的确如此。”

    安百井说道:“这帮人,就是为了利益,喜欢把别人踩下去,又担心别人害自己。而超越他人的方式就有三种,一是通过使自己变得更好而超越二是通过使他人变得更坏而超越三是将两者结合起来见机行事而超越。但在比较性成功感驱动下,大家都有相同的超越心里驱动,于是,人与人之间就以竞争超越速度作为主旋律。总之,为了提升自己的超越速度,每个人都在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我就这么被人弄下来的。你自己小心了。”

    我说道:“人在江湖,斗争无处不在,输了,不能说自己能力差,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我想,你还有机会的,你那么年轻。”

    从安百井的话语种,他深深的不甘心自己被踩下来,被弄到了个闲差部门养老。

    他有他的大志向,他也想一展宏图。

    安百井叹气:“对,我还那么年轻呢。”

    我陪他喝了一杯酒。

    安百井说道:“我准备结婚了。”

    我说道:“恭喜恭喜。”

    他和慧彬,要喜结连理,终成正果了。

    慧彬是个好女人,娶到她,绝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惜这份福气,不是我得到的。

    安百井说道:“奉子成婚。”

    我问:“有喜了啊。”

    安百井说道:“对。”

    我说道:“那是好事成双了。”

    安百井说道:“偷偷查了,是个男孩,我给他取了名字了。”

    安百井按捺不住的兴奋。

    我说道:“叫什么呢。”

    安百井说道:“安乐思。快乐的乐,思念的思。乐思,怎么样呢。”

    我说:“挺好挺好,好听。不过怎么全名听起来怪怪的。”

    安百井说道:“没什么怪的,不觉得怪啊。你读成了吧你。”

    我说道:“我怕他同学们以后这么取笑他。”

    安百井说道:“那也是,那就再想一个好了。”

    坐了没多久,慧彬就给他打dian hua,叮嘱他少喝一点酒。

    这才是幸福啊。

    哪像我啊,我他妈的他妈的有女朋友跟没女朋友一样,也不知道薇拉现在到底在干嘛呢。

    安百井接到了慧彬的dian hua后,我就说让他回去好好陪老婆了。

    他点了点头,然后买单,坐车走了。

    我看了看时间,我打算去找薇拉。

    一对情侣,都那么久的没见过面,也不联系,这算什么情侣哦。

    我给薇拉打了个dian hua,问她在哪。

    打了第三次,她才接了dian hua,说正在公司加班,在忙着。

    我就郁闷了,有那么忙吗。

    我说你今晚回来吧。

    她说今晚不行,明早有huo dong。

    我说那我过去找你。

    她说她要忙,不能陪我。然后说改天有空就过来。

    接着也不管我了,直接挂断了dian hua。

    我看着手机屏幕,心里一百个不爽。

    尼玛的。

    找女朋友就不该找这样子的。

    回到了宿舍中,洗澡后躺在床上,想到了更多的是梁语文。

    梁语文,才是真正的适合我的女孩,温静如水,一个女孩子该做什么,一个贤惠的妻子,该做什么,一个女朋友该做什么,她都做得到了,不是我不珍惜,是现实太残忍了。

    如果没有林斌,我他妈的他妈的会失去她么!

    他妈的他妈的该死的林斌!

    这厮就是千刀万剐了都不足以平复我心中的愤恨。

    最近这家伙怎么好像销声匿迹了,没有出现了,到底忙什么去了呢。

    我还是不能对这家伙掉以轻心。

    因为他一直都是我最危险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