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1章 抓到阿丽
    可是如果不能把张自带回去,瓦莱又无法对丁佩交差,然后,她还是靠近了我了。

    瓦莱大着胆子,厚着脸皮对我说道:“指导员,能不能帮一个忙。”

    我说道:“什么忙。”

    瓦莱说道:“能不能,让你帮忙说服一下那个女囚,你是心理老师,她会听你的话,让她配合我们,回去监区。”

    我心想,配合你个毛啊,你们带着她去饿着关着,要弄死她,她明显的已经心想是要死也要拉着垫背的,让我如何说服。

    即便是说服,我良心过不去,妈的你们这帮畜生,要弄死别人,还让我去说服她不要反抗,老老实实让她们弄死,这种事,我可不干。

    不过,瓦莱在开口之前,就该想到我是不可能会帮她的啊。

    我可是她的对立面,是她的敌人。我真是为她的智商感到捉急。

    我说道:“她不会听我的,我虽然是心理老师,但是有些人的心,我进不去的,就像你一样,我指挥得动你吗?。”

    瓦莱看着我这么拒绝了,只能挥挥手,带着人走了。

    我觉得她回去了后,肯定想着办法,要怎么回来把张自给带走了。

    我觉得如果我要能留着张自,非要搞清楚张自是干嘛的才行。

    瓦莱她们走了后,我对隔着审讯室里面的张自说道:“她们走了。”

    张自还是低着头,没说话。

    我说道:“她们要把你带走,明天,后天,反正她们都会来的。”

    张自还是没有说话。

    我又问道:“你到底为什么被她们关着在禁闭室里的那么久。”

    她低着头,沉默。

    我说:“如果你说出来原因,可能我还帮得到你,你这么不说话,我也帮不到你了。”

    看来,她还是不想和我说话,我也不逼她,我离开了。

    去了朱华华办公室,朱华华问道:“她们把人带走了吗。”

    我说道:“没,她们打不过她,被她差点弄死了两个女狱警,只能离开了。”

    朱华华说道:“她们还会来的。”

    我说道:“我知道。反正,你别帮着她们就是了。”

    朱华华说道:“这是她们自己的事,我不会帮。”

    我说:“好吧,那要不要一起吃饭。”

    朱华华说道:“没空。”

    我说道:“那么嚣张啊。”

    朱华华说道:“是真的没空,每天都很多事要忙。”

    我说道:“有那么忙吗。忙到不用吃饭,不用出去,不回家,不去旅游,人生就这么忙过去了,挣钱再多有个屁用啊。”

    朱华华说:“我不像你。”

    我说道:“得了,拜拜。”

    我出去后,打dian hua问了谢丹阳,谢丹阳却说,没有张自这个女囚的任何资料,一点都没有。

    搞什么鬼呢。

    让她查了那么久,居然没有任何的资料。

    难道说,张自给我的名字,是假的?张自根本不是她名字?

    很有可能是这样子。

    张自还是十分的不信任我。

    她可能被害多了。

    挂了dian hua后,我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看,是强子打来的,说是跟踪到了阿丽,而且把她给抓了。

    我一听,马上说道:“好,还是老办法,把她带到河边,塞进麻袋里,威胁把她弄进河里面淹死。但是,不要暴露自己了,然后你开着手机,带耳塞,我教你怎么问话。”

    强子说:“要不我开着shi pin,你不要露脸。”

    我说:“好。”

    强子把抓到的阿丽,带到了河边。

    还是老办法。

    把阿丽塞进袋子里,绑起来,一头连着绳子,扔进河里面,泡一分钟,等到阿丽在水里半死不活的后,然后把阿丽拉回来。

    阿丽被拉回来后,全身湿透,惊恐的哭着,哭都没了声音。

    强子开着shi pin给我看着,强子等人全部是蒙着头和脸,强子带着耳塞,我让强子问问题。

    强子问阿丽:“你今天如果不配合,就让你死在这河里面。”

    阿丽颤抖着声音:“我,我配合,配合。”

    还一边咳嗽着,因为惊恐,泡进水里的时候,直接就喝到水了。

    强子问道:“你们监狱里,有个女囚,被关了禁闭很久了,饿瘦了,很能打,她为什么被关在那里!”

    阿丽说道:“我,我不清楚。”

    强子说道:“丢下去。”

    阿丽惊恐的喊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是监区长让瓦莱把她关进那个禁闭室里,我自己不清楚了!”

    难道阿丽不知道?

    我让强子慢着,先问几个问题测测阿丽是不是配合我们了。

    强子听我的,问阿丽:“那个女囚,叫什么名字。”

    阿丽说道:“张自,自己的自。”

    真的叫张自?

    那为什么无法找到她的资料呢。

    强子问道:“她被关了禁闭室多久了。”

    阿丽说道:“快一年了。”

    看来,阿丽没骗人。

    强子问道:“她为什么进去。”

    阿丽说:“我不知道这个。”

    强子问:“她犯了什么罪。”

    阿丽说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强子说道:“好,问其他的问题,敢骗我,让你死。”

    阿丽说道:“我不骗,我不骗!”

    强子问道:“认识一个叫格子的吗。”

    我心想,问到了这个后,阿丽她回去跟丁佩说,丁佩一定能猜到是我干的了。

    无所谓了,猜到就猜到了,反正斗争都白热化了,只要抓不到我弄她们的证据,干不掉我就行了。

    阿丽看着强子,似乎不太想说这个。

    强子说道:“丢下去。”

    阿丽急忙说道:“认识认识!”

    强子说:“认识,是吧。那是谁。”

    阿丽说道:“那个,她是女子监狱里,监区,最漂亮的一个女囚。”

    强子说道:“哦,就这样吗。”

    阿丽说道:“最有钱的女囚。”

    强子说道:“接着呢。接着说。”

    阿丽说:“我们监狱很多人,打她的主意。”

    我对强子说道:“拿另外一部手机,把她说的这些,下面的话,录下来shi pin。不过要偷偷的拍,也不要拍到我们的人威胁她。”

    强子说道:“等会儿。”

    他过去,对手下耳语几句,手下表示明白。

    当强子回来阿丽身旁问话,那个手下拿手机偷偷的从侧面拍shi pin。

    强子问道:“监狱的很多人,都要打她的什么主意?”

    阿丽说道:“钱。格子很有钱,监狱的很多人都想弄到她的钱。”

    强子问道:“那你呢,也想了。”

    阿丽说道:“她有钱,我们就都想,不光我一个人想而已。”

    强子说道:“说说是谁,具体到谁!”

    阿丽说道:“那就是很多人了。”

    强子说道:“呵呵,想敷衍我?”

    阿丽说道:“不是,是真的有好多人想着要她的钱。从她身上弄到钱。”

    强子说道:“具体!具体点!给我说出名字来!”

    阿丽摇着头:“那大家都想要,不是一个而已啊。”

    我对强子说道:“扔进河里。”

    强子说道:“把她扔进河里面。”

    阿丽狂摇着头:“就是大家都要这样子,不是我一个人。”

    手下已经把她抬起来,她喊道:“是,是我们监区长!让我们去做的。”

    我让强子把她放回来。

    强子让手下把她放回来。

    强子问道:“谁,你们监区长,叫什么名字。”

    阿丽害怕的哭着说:“是监区长,丁佩,丁佩监区长,让我们这么做的。去弄她要钱,她有钱。”

    强子问道:“怎么弄。”

    阿丽说道:“以前的时候,各种的办法,骗她。”

    强子问道:“那现在呢。”

    阿丽说道:“现在,丁佩监区长,让我们去威胁她,打她,要钱。”

    强子说道:“比我们还黑!草,真不是人,一群狱警,管教,是执行秩序的!却扰乱法律秩序!这帮蛀虫。”

    阿丽说道:“是是是,我们是蛀虫。”

    强子问道:“你们怎么威胁她,我指的是现在。”

    阿丽说道:“打她,让她交钱出来,不然就关着禁闭室里面,不让出来。一直打到她给钱为止。”

    强子说:“你们监区长让这么做的,对吧。”

    阿丽点着头。

    强子问:“那你们要坑宰她多少钱。”

    阿丽说道:“监区长说,弄到全部的钱为止。”

    强子问道:“那现在那名女囚呢,在哪里。”

    阿丽说道:“在,在女子监狱里。”

    强子说:“我知道在女子监狱,你真他妈的他妈的废话,我是在问,在女子监狱,你们监区的哪个地方!”

    阿丽说道:“在我们监区长的办公室旁边的那间屋里。”

    强子问:“在那屋里?那里都是办公室。”

    强子当然不知道那里是办公室,这些都是我说的。

    阿丽说道:“不是的,那间屋子打开了,那办公室门,的确是办公室,可是那办公室是通到旁边的另外一栋楼的其中一层楼房,那里有几间房间。装修挺好,可以住人的。”

    强子问:“可以住人?你们不把那个格子,那个女囚,关起来,反而让她去那里住?为什么!”

    阿丽说道:“我们,我们监区长说要把格子隔离开来,因为她是我们的摇钱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