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9章 完全闹翻
    我问这个奇怪的女囚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她想了想,却不说话了。

    我说道:“怎么了。”

    是不是我又触碰到人家心里的创伤了。

    为什么进来,这永远是女囚心中的疼痛。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我不能逼得她太紧,否则,她会是非常的反感的。

    我看着她,我还是希望她会说出来点什么。

    但是我失望了,她有点欲言又止,看来她还是对我充满了警惕。

    她可能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我站了起来,明天再来吧。

    我准备出去的时候,转头问道:“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她还是警惕。

    我说:“好吧。不说就算了。”

    她突然开口说道:“我叫,张自。”

    我问:“姓张?哪个自?”

    她说:“自己的自。”

    我说:“那么奇怪的名字啊。”

    她点点头。

    我说:“这是你真名吗。”

    她说:“这是我真名。”

    我问:“上的名字就是这样子的吗。”

    她点头。

    我说:“好的。”

    我有些高兴,我问到了她的名字。

    我让谢丹阳帮我查张自的资料。

    出去了外面后,我马上找陈逊,找强子,让他们帮忙跟踪阿丽和瓦莱。

    尤其是瓦莱。

    只有她们,才知道格子到底被弄去哪儿了。

    当然,不可能那么快,说当天晚上去查,去守候,就能等到阿丽和瓦莱。

    只求上天保佑,不要让格子遭受什么罪了。

    第二天上班,我去找韦娜。

    韦娜终于在办公室了。

    我进去她办公室后,我直接开门见山:“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韦娜这时候对我可是十分的恭敬:“要我帮什么。”

    我说道:“监区,一个女囚,被丁佩她们给抓起来了,藏着。那女囚对我来说,挺重要的,我怕她受到伤害,所以你要帮我,让丁佩把她交出来。”

    韦娜问道:“女囚是为什么会被关起来的。藏起来。”

    我说道:“丁佩说她是违反了监狱的规则,她和别的女囚打架。”

    韦娜说道:“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也不能帮你。”

    我说道:“你不能帮?你开什么玩笑!韦娜!那大家撕破脸好了!”

    她急忙说道:“监区的事情,特别是这样的事,是监区长说了算,就是监狱长去要人的话,监区长不同意,监狱长也不能插手监区的女囚的这些事。我怎么能帮到你。”

    我说道:“你不能帮我?谁不知道,丁佩是你的人!瓦莱也是你的人。她们都是你的手下,对你言听计从,别扯了!快去捞人出来!”

    韦娜说道:“以前她们听我的,现在她们已经不听了!”

    我说道:“呵呵,以前,听。现在,不听?你耍我吗。”

    韦娜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吗。”

    我问:“哦,发生什么事情。”

    韦娜说道:“前几天,被你压着的那些事,你让我这么做,压着她们,她们觉得委屈,我现在是说什么,她们都不听我的了。”

    我说道:“你胡扯,你骗我玩呢!”

    韦娜说道:“我真没有。”

    我说道:“行,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韦娜说道:“别,求你,别这样。”

    我一旦整她,她立马完蛋。

    我说道:“你是故意的。”

    她说道:“走,我去帮你。但是如果帮不到,你不要怪我。”

    我说:“可以。”

    然后,她带人和我去监区。

    路上,韦娜问我怎么做。

    我说道:“你就说,要一名叫格子的女囚,说怀疑她是和前晚的飞贼入监狱的事件有关系。”

    韦娜问我道:“前晚?监区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有个飞贼,从仓库闯进去了禁闭室,绕过了所有的she xiang头,怀疑是内鬼干的。”

    韦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然后我又跟她说了几个要注意的事,教他如何说话。

    这家伙,之前威风凛凛,骄傲得很,如今被我拿住把柄,不得不听我的话,我真是各种爽啊。

    韦娜和我去到了监区,进去了之后,我们径直直奔丁佩的办公室。

    到了丁佩的办公室后,丁佩正在忙着,看到我们,丁佩懒琪琪的站起来,打招呼:“总监区长好。”

    看她这颇为不敬的态度,难道说,丁佩真的是已经和韦娜决裂,不管韦娜死活了?不听韦娜的话了?

    脱离了韦娜,她更加的自由了。

    但是,如果脱离了韦娜,难道就不怕韦娜干掉她吗。

    所以,我还是不太相信她真的脱离了韦娜。

    韦娜说道:“丁监区长,我来找你为的是一个女囚的事。”

    丁佩去倒茶,但是,没想到她倒茶,是给她自己喝的。

    她自己喝了两口茶后,说道:“为了一个女囚的事?什么事呢总监区长。”

    韦娜说道:“你们监区,是有个女囚叫格子的吗。”

    丁佩说道:“韦总监区长,当时你不是也在监区待过,有没有这号女囚,你难道不知道吗。”

    韦娜一拍桌子,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这监区里面那么多女囚,我能一个一个的全知道吗。”

    丁佩说道:“那我也不能知道到底有没有这号女囚啊,你自己当了那么多年,你都不知道,我这才当了这监区长多久啊。”

    韦娜一听,哑然了。

    靠,她们两个看起来,并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好像真的是在闹翻了。

    闹翻对我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她们不是铁板一块,我能更加容易的各个击破,而坏处就是,我本来已经控制了韦娜了,可是丁佩和韦娜闹翻,丁佩不听韦娜,那我想用韦娜来控制丁佩,就不行了。

    特别是这个事,想让韦娜去和丁佩说,让丁佩把格子带出来,那估计是行不通的了。

    韦娜说道:“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找人查。查!”

    韦娜颇为生气。

    丁佩说道:“哦。”

    满不在乎的态度。

    丁佩招来了阿丽,让阿丽去查。

    等待的时间蛮久的,但是,她也不招呼韦娜坐下。

    韦娜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了,毕竟她曾经就是这个监区的总监区长,她比谁都熟悉这里。

    我点了一支烟,我也不会把丁佩放在眼里,反正,大家都已经闹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过了许久,阿丽来了,说道:“是有个女囚叫格子的。”

    韦娜说道:“她在哪,把她带来。”

    阿丽说道:“她,她犯了错,违反纪律,和女囚们打群架,被关在禁闭室。”

    她们已经不知道把格子转到哪里去了,还说什么关在禁闭室里。

    韦娜说道:“关了禁闭室?把她带来。”

    阿丽看着丁佩。

    丁佩说道:“总监区长,为什么把她带来。”

    韦娜说道:“我怀疑她是前晚的那个进入监区的禁闭室的贼,有所联系。”

    丁佩说道:“这件事,防暴队已经下来查过了。”

    我说道:“防暴队没有查格子。”

    我和丁佩都心知肚明,她知道我想把格子带走,而她,就想把格子留着。

    丁佩说道:“是吗。哦,的确是。”

    她装的很像。

    丁佩然后说道:“她犯了错,必须关禁闭室,你们现在突然下来要人,要查她,我不同意。”

    竟然连总监区长说带人走都不给?

    韦娜说道:“丁佩,快把人交出来,我们要查这件事,别阻挡着。”

    丁佩说道:“你们也不是防暴队,也不是侦查科,你们没资格来查这件事。”

    她竟然和韦娜叫板,看来,真的是和韦娜吵翻了。

    韦娜说道:“放肆,我下来要人,你们还不给了!”

    丁佩一看韦娜这么骂她,她说道:“我是监区的监区长,我们监区的女囚,我有权利不交出去,除非你们有监狱长的同意!”

    她的确是有这个权利。

    韦娜说道:“不交人了是吧。”

    丁佩说道:“抱歉了!”

    韦娜有些无奈,看着我。

    我死死盯着丁佩,真想上去给她几嘴巴,妈的,这个计划,竟然行不通啊,完全没想到,她们两本是一条船的,竟然也会闹翻了。

    丁佩不放人,韦娜也没有办法啊。

    我想了想,说道:“防暴队的也是怀疑格子和那进来的贼联系过。”

    丁佩说:“那你让防暴队的人自己来要人!不过我先声明,必须有监狱长的同意。”

    我说道:“她已经同意,但是你们压着人,没有让防暴队的带走格子。”

    丁佩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你让监狱长再同意一次好了,让她们去申请。不过,我想问你,张指导员,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你就是那个闯进来的贼呢。”

    她想激怒我,我说道:“丁监区长,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别胡扯,我也可以说,可能是你干的呢。”

    她笑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看你那么积极的查这个事,我很好奇。”

    我说道:“我当然积极,监区出了事,我也有责任的,是吧。哪像你,不急不躁的,可能就是你干的吧。”

    丁佩说道:“你有证据吗。”

    和她吵架全是废话了,我也没说什么,直接借口说我还有工作要做,我便先离开了。

    而韦娜等人也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