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6章 彻查昨晚事件
    我对朱华华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是的确是在帮着她的,帮助着这名可怜的女囚的。”

    朱华华说道:“对,我知道,顺道也捞一笔钱嘛,不捞就不是你了。”

    我说道:“好了说正题了。这名女囚,前段时间一晚上,被丁佩派来的人给割喉了,幸好那凶手下手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大喊一声,她惊吓的跑了,至今凶手没查到,然后这名女囚,喉咙被割了一刀,全是血,差点就死了。也是去医院抢救后,治疗恢复了刚出院回来。刚回来,换了监室,又被害了。你知道她们丁佩这些人为什么陷害这女囚,然后关进禁闭室吗。不单单只是为了针对我们的问题而已,我昨晚问了一下,她们每天殴打这名女囚一次,要这名女囚给她们一百万!否则一直打,打到死为止。”

    朱华华听了后,气愤的一拍桌子:“这帮畜生!”

    我说道:“的确是畜生啊这帮人。花姐,不是我故意把事情说大,而是真的是这样,她们还商量好了,即使是女囚给了一百万,照样不放人,慢慢的折腾,一次拿一百万,反正就是关着禁闭室不放人,要剥削她榨干她为止,这名女囚,有的是钱,但是没背景。如果她们把她打死了,最多也就是找一个理由和借口给编过去了。”

    朱华华说道:“你不是很厉害吗,你都没办法救人吗。”

    我说道:“我有办法我还能爬进去里面去偷看吗。要是有办法的话,我早就捞人出来了。我去问了副监狱长,副监狱长说她能带jing cha去把那女囚带出来查问,但是,虽然一身伤,jing cha一问,女囚即使说是狱警打的,但是谁是目击证人啊?对吧。然后,查了后还是放回去,在监区,监区长是丁佩,她有无上的权力,她又可以把女囚关进禁闭室,更加狠的打人了!”

    朱华华说道:“那你平时不是很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她打你们的人,你就打她啊。”

    我说道:“靠,我也想呢,可是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我即使是让人在外面等着干掉她,也要时间吧。万一丁佩这些时间都不出去呢,我怎么弄她?等到那时候,估计女囚都被打死了。”

    朱华华说道:“这样子吧,我以查昨晚的事的名义,把禁闭室的女囚都带出来,然后对于这名女囚,我可以关在我这边多几天,可也是只能几天而已,我就只能放了她了,关键还是看你自己了,你要想办法了。”

    我说道:“好的,谢谢花姐了!”

    朱华华说:“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就过去。”

    我说道:“好的花姐!”

    看来,这次真的是因祸得福啊,如果不是昨晚的事,即使是我想到了请动朱华华帮助我,但朱华华也没有什么理由进去监区禁闭室里面捞人。

    回到了办公室后,我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手劲很大的女囚,一只手白骨精一样九阴白骨爪,差点掐着我喉咙把我弄死的女囚。

    我叫了小凌过来。

    小凌过来后,我问道:“小凌,昨晚一直想问你的,但是忘了。我昨晚啊,一个一个禁闭室看过去的时候,有个禁闭室的小窗子,突然一只惨白的很瘦的手臂伸出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喉咙,靠,那个掐着我难受啊,她手劲很大,我用两只手,根本挣脱不开,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掐死我了。后来我使劲的抓着她的手往禁闭室墙上压,她关节快断了她才放了手,不然我真的死在那里了。主要是我没想到她的手劲那么大啊,一只手,居然能把我一个大男人要掐死。你想一下看看,监区了有没有那么厉害的武功高手啊?”

    小凌在想着。

    我说道:“我也不是找出来干嘛,也不是对付她,如果这种人,能找出来了,把她弄成我们的人,可以说,对我们帮助很大啊。是吧。”

    小凌说道:“不是我们关的人,在禁闭室里的,那都是犯错的女囚,而且肯定是和丁佩那些人不和的女囚。”

    我说道:“对,也不是说不和,也不能说全都有仇,反正肯定是和丁佩她们没有什么交情关联的女囚,不会是丁佩的人,不然她们不会关着她。”

    小凌想了一会,说道:“会是谁呢,很瘦,手很白,像白骨一样?而且力气很大。我,不知道啊。”

    我说道:“那你想想看,监区里,谁最能打。哪几个最能打,一定有印象吧,就昨晚那女囚那手劲,估计是黑熊那样之类的人物,都可能只能和她打个平手。”

    小凌摇摇头,说道:“不可能,在监区里,没人能是黑熊的对手。多少个女囚上去,都不是她的对手。”

    我说道:“好吧,你可能暂时没想出来是谁。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小凌说道:“一会儿我会知道?”

    我说:“是的。”

    小凌说道:“难道,你一会儿能去禁闭室?你又要和我去禁闭室?大白天的?进不去了。她们也加强了巡逻守卫。”

    我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对了小凌,监区长丁佩,还有瓦莱那家伙,经常出去外面吗。”

    小凌说道:“丁佩,韦娜,都很少出,阿丽,瓦莱这些年轻的,经常会出去。”

    我说道:“那就很好了。”

    我让小凌先回去了。

    我打dian hua找了徐男,让她帮我找谢丹阳,让谢丹阳弄出阿丽和瓦莱的资料,家庭的地址。

    不过,家庭的地址,一般我们这些人大多填的是老家的农村地址,因为很多人,包括我这样的,都不是这个城市的人,怎么可能在这城市里有家庭地址。

    一会儿后,小凌进来了,对我说道:“防暴队的下来了,说是上面领导要让她们来严查昨晚的事件。这要查到我们身上来了!”

    我说道:“靠,你那么慌张干什么,查到你了吗。”

    是朱华华她报昨晚我们监区发生的这个飞贼的事上去了监狱领导,然后要监狱领导同意查清此事,监狱领导同意后,她们防暴队再以监狱领导同意的名义,下来对监区进行检查,然后查昨晚的事,其实就是来帮我的,把那名女囚,格子给带走。

    但是小凌不知道,又怕我们夜闯禁闭室被查到,就慌了。

    我让她稍安勿躁,那些人都是自己人,她才放心了下来。

    接着,我这个指导员,还有小凌等队长,包括丁佩等监区领导,去配合检查了。

    首先是朱华华带来的三十多人的防暴队,检查了一番禁闭室周围的情况,朱华华要我们搞好安防工作,特别是那几个通风口,要堵死了,我们拿着笔记本,记录了下来。

    然后,朱华华告知我们,要彻查昨晚的事件,要把禁闭室里所有的关押着的女囚统统带走去问,她们怀疑是有内部人进来了监区禁闭室,想要帮女囚逃狱,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就很大了。

    丁佩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不想让防暴队的人带走女囚。

    朱华华问道:“丁监区长,在想什么。开门,我们要把女囚带走盘问。”

    丁佩说道:“这个,你们是得到了上面哪个领导的同意呢。”

    朱华华说道:“监狱长。怎么,丁监区长不相信我?那,你可以问问监狱长。”

    丁佩尴尬笑笑,说:“没有不相信,没有没有。好吧,瓦莱,开门。”

    瓦莱过去开门,开了禁闭室的门。

    然后,进了禁闭室里。

    朱华华问:“这里面禁闭室,关着多少女囚?”

    丁佩看着瓦莱,问:“关了多少。”

    瓦莱说道:“二十多个吧。”

    丁佩说道:“对,二十多个。”

    朱华华说道:“全都开门,全部带走。”

    然后,小禁闭室的门,一个一个的开了,一个一个女囚的,惨无人样,有几个明显的被关了很久,头发都很长了,出来的时候,是精神恍惚,而且全身发臭,很臭。

    当到了那个九阴白骨爪的那个监室的时候,瓦莱看着我们,有点不愿意开门的样子。

    朱华华走了过去:“怎么了,开门啊!”

    瓦莱说道:“朱队长,不是不想开,是里面的这女囚,很厉害,性格很暴。”

    朱华华说道:“那又怎么样,开门!”

    瓦莱说道:“朱队长,性格暴不是最主要,她是很厉害,打架很厉害,会要人命的,我们把她关在这里大半年,就是因为她很厉害,能打死人的。”

    朱华华说道:“关了大半年!为什么?”

    瓦莱说:“她在外面,打狱警,打管教,我们十多个人都打不过她。后来还是想办法趁她睡着了,才铐上了,绑了她弄进这里来。”

    有那么厉害吗?

    我看着小凌,小声问:“到底是何方神圣,那么厉害。”

    小凌摇着头:“我不知道。”

    我说道:“不会吧,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小凌说道:“真的不知道。”

    朱华华说道:“开门!”

    朱华华是真的不怕啊,可能她仗着自己当兵出来,一身好武艺,就能很牛的样子,不过我知道,朱华华根本不会是那女囚的对手。

    我正要上去说朱华华,但是又忍住了,因为我去说的话,就可能会暴露出一些事来,人家会怀疑,你丫怎么会熟悉这女囚?这不是有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