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 斗到底
    这帮家伙,肯定把白说成黑,说我们来这里劫狱的,对于工作的权利上,相对来说,如果没有监区长的同意,的确我是不能随便进出这禁闭室的。

    倒也不是说我而已,而是,监区长在本监区有很大的权利,她若是不同意,哪怕是上面的领导说下来检查,都可以让不进来,当然,如果她敢得罪人的情况下。

    而我现在是私闯了这里,禁闭室,那她们可以说我是进来干坏事的,反正都是她们说了算了。

    小凌问我道:“怎么办。”

    她慌了。

    外面的人喊道:“已经包围了他们了,就在里面,报告监区长吧,怎么办。要不要找防暴队的人过来啊。”

    她们说叫防暴队的人过来。

    另外一个女的说已经叫了。

    实际上,这帮家伙,是不敢闯进来的,她们不知道是我们,不知道是我这个指导员和小凌,以为是什么人来劫狱,或者是以为有女囚在逃狱,她们害怕冲进来后,如果我们是逃狱的女囚,会和她们死斗,她们害怕。

    本身她们这帮家伙,欺负女囚是在行的,但是若是和拼死的女囚干架,她们是不敢的。

    所以只能喊了防暴队。

    我到处看着,有没有个出口?

    在一侧的那一角落,我看到有个通风口,而且不是很高,我急忙的把货物推过去,垫高了。

    小凌说道:“那通风口出去,是围墙,围墙上都是电,不小心的话,碰到了,我们会被电,如果是那最高强度的地方,会电死人的!”

    我说道:“妈的,试试吧,不然被她们抓到,我们也完蛋了。”

    我爬上去后,伸头出去往窗口外一看,的确外面是围墙电,但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应该离了有差不多一米,只要小心些,不掉出去,不会碰到的。

    我说道:“可以,你快上来!”

    小凌咬咬牙,爬了上来。

    我拉着她,然后说道:“我拉着你的手,先慢慢放你下去,但是,还是够不着,我松手的时候,你记得做好脚碰地的准备。”

    小凌看着下面,点点头。

    我说道:“千万不要害怕,不要去看电。”

    她点点头。

    我抓着她的双手,慢慢的放她下去,然后说了一声我放手了,一二三,放手了,她下去了,摔了一跤后退几步,好在围墙墙脚电没有那么矮,不然碰到就麻烦大了。

    然后我也慢慢的爬着跳了下去。

    好不容易出来了,这边也没she xiang头,从墙角这里溜到那边出门,就直接可以回宿舍,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在墙体的尽头,当我和小凌准备庆幸逃离了的时候,一个人站在我们面前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那个手电筒亮光,亮堂堂的照着我两的脸。

    我们看不清是谁。

    “是你!”

    朱华华!

    是朱华华的声音。

    朱华华把手电筒关了:“你们在干嘛。”

    我说道:“靠,先不跟你说,我明天找你,我先回去。”

    朱华华闪开了。

    我和小凌赶紧的离开了。

    看来是朱华华已经把防暴队的人带过来,抓人了。

    聪明的她,从正门绕过来这边,堵着了我们的去路,不过幸好是她堵的。

    所以我才逃了。

    回到了宿舍后,我还在心惊肉跳的。

    次日去上班,监区里就有着昨晚有飞贼入监区试图劫走禁闭室女囚的传言。

    大家还以讹传讹,搞得人心惶惶。

    一问手下们,都说昨晚在我们监区里,有飞贼从天而入,进去了机关重重的监区的禁闭室里,我心想,机关重重个毛啊,随随便便都能进去了。

    然后,飞贼进去了后,试图救走禁闭室的哪个女囚,具体就不知道哪个女囚了,幸好监区的狱警开门进去送饭发现飞贼的影子,飞贼马上飞上了禁闭室的通风小窗口,接着进了仓库中,然后监区组织上百狱警管教防暴队的包围了仓库进行搜索,却搜不出来这飞贼了,她们说飞贼可能是遁地而走了,不然在四周层层包围的仓库中,飞贼怎么能逃了。

    这就成了一个悬案,对她们来说。

    因为查jian kong,jian kong毫无记录,飞贼飞天入地,在她们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然后大家以讹传讹,说监狱安防工作不行,有武林高手随意能潜入监狱进出之类的传言出来了。

    我一听,就觉得她们真的是十分的搞笑,没本事抓人,却吹牛出来什么飞贼啊飞侠的遁地土行孙的出来,倘若那时候她们胆子够大,直接冲进仓库抓人,我和小凌早就被抓了。

    我没怎么理睬这些,假装也很惊讶的样子,但是去找了朱华华,因为我心里有个想法了,想让朱华华帮我一个忙。

    在朱华华办公室,见到了朱华华后,朱华华看着我问:“昨晚你到底干什么。”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说道:“一言难尽啊。”

    朱华华说道:“调过去了监区,还不好好珍惜,整天搞三搞四。不搞出事你不舒服。”

    我说道:“没有搞三搞四,也没有想搞事,是人家搞我。”

    朱华华说道:“你算了吧你,还有人能搞得了你。你不去搞人家就好了。”

    我说道:“花姐,你怎么不信我呢?我刚去监区,监区的人一直对付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朱华华问:“监区的人对付你?”

    我说道:“你看监区,b监区,怎么样?好吧。特别是b监区,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的治理下,现在治理得一片光明,对吧。”

    朱华华说:“你别往你脸上贴金。”

    我说道:“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我们b监区,已经没有了那些坑宰女囚的钱物的事情了吧。”

    朱华华嗯了一声。

    我说道:“然后,我去监区,目的也很明显,把那边的风气,搞得跟b监区一样,监区是重灾区,从上到下,从女囚到监区长,几乎没几个好东西。那我这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廉洁的人到了那里,自然成为了她们的打击对象。你知道我为什么夜闯禁闭室然后被她们包围吗。就因为我和她们是不对头的,她们对付我。”

    朱华华说道:“说仔细一点。”

    我说:“我到了监区,很多人都对付我,特别是那些以丁佩监区长为首的这群贪官们,痛恨廉洁的我,她们无法接纳我,和我势不两立,当然我也不会融入她们,我是要和她们斗到底的。不是她们死,就是我们死。当然监区还有部分的人没有被她们给污染的,还是很干净的,我就团结了这一小部分人,对抗丁佩,还有女囚们,不少女囚被丁佩给利用,来镇压,对付另外更多的女囚,就是为了从那些女囚身上捞到钱。捞到利益。然后丁佩她们自然也要对付那些女囚了,有个女囚是我们的人,一直为了我们的大事业贡献了很多,就被丁佩暗算了后,关进了禁闭室里了,你知道的,监区里是监区长最大,她们不让任何人接近,我去看不了的,我又担心丁佩把她给打死了。所以,我就偷偷爬进去看咯。结果被发现了。”

    朱华华问:“那名女囚,很漂亮,对吧。”

    我挠挠头:“干嘛问这个。我去看她,和这个有关吗。”

    朱华华说:“要不然你那么拼命吗。”

    我说道:“唉,你也不要老是这么想我好吧,我难道就是那么肤浅的人而已吗。实话和你说吧,她是监区最漂亮的,也是最有钱的一个,她是有点吸引我,可是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两点,首先,她给我钱,让我保护她,第二个,她支持我们,她有着一些影响力,在女囚当中,我需要她的帮忙。”

    朱华华说:“第二点就算了吧。我看,你就是为了人家的美色,还有钱。”

    我呵呵一声,说:“也差不多吧,被你看穿了。”

    朱华华说道:“好了你说完了,可以走了。”

    我说道:“不不不,我还没说完呢。”

    朱华华,看着我:“还有什么说的。”

    我说道:“我还没说完啊,关于那女囚的事。”

    朱华华盯着我。

    我说道:“其实,那女囚是个好人。她很有钱,用钱搞了一个收留孤儿的孤儿院,她本身就是孤儿院出身的,她也没什么追求,进来这里还是被人害进来的,身世可怜。和另外的那些残忍的被判刑进监区的女囚,她是不同的。我不是说,收了她的钱就为她帮她说话。我一直在找关系,帮她重启重审程序,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在社会上,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她正因为有钱,被监区的人知道,不论是女囚或者是狱警,甚至是监区长,都十分可恶的想着各种办法来算计她,搞她的钱。”

    朱华华道:“你也是其中一个。”

    我说道:“不是,我是不同的,我收了她的钱,不单单是为了保护她,我要帮她跑腿,找关系,要重新审理她这案件,我要帮她洗清冤屈,那些钱,是用来跑腿的。”

    朱华华道:“顺道捞了一笔。”

    看来这家伙非常懂我啊。

    我说道:“也不是了,那我都不知道到底要花多少钱,就先拿了一笔钱放着,到时候,多还少补嘛。”

    朱华华呵呵了一声,冷漠看着我,她不相信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