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4章 魔鬼的手
    这只掐着我喉咙的皮包骨的手,看似只剩下人骨头般的瘦,但是非常的有力气,一下子竟然掐住我的喉咙,让我动弹不得。

    这哪里是人的手,这根本是魔鬼的手。

    仿佛突然从地狱伸出来一般。

    让我突然的受到惊吓,惊悚可怕。

    我死死抓住这只手,要推开,但是她的力气大得惊人,根本不是女人的手,死死的掐着我脖子。

    我用力掐她手上的穴道,她的力气更是加重了,妈的这是要把我弄死啊!

    这么下去,我不出两分钟,就死在这里。

    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两只手抓住她的手,然后用着全身的力气,往她手臂的反方向整个人压过去,她的关节差点被我弄断,她放了手,手一下子收回去了。

    然后,那铁窗关上,仿佛,从来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惊恐的看着这个铁窗子,我不敢再去打开,妈的,里面关的都是什么鬼。

    我也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敢去打开看了,算了。

    我继续往下一个禁闭室找。

    一个一个的看下去,我想,不可能那么命衰,让我一下子同时遇到两个那么厉害的女囚吧,这真是九阴白骨爪啊。

    而且,我在往里面看的时候都害怕了,万一刚才那女囚不是掐我的喉咙,而是直接捅我的眼睛,那岂不是直接把我搞瞎了。

    终于,在我翻到第八个还是第九个的禁闭室的时候,看到那禁闭室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我看清楚了,确认那个人,就是格子。

    我轻轻的发出声音,叫唤她:“格子,格子,是我,是我啊格子。”

    她一听我声音,急忙的过来。

    看来,她还没被弄疯,也还能走。

    我看着她,没看清楚她到底有没有被折磨。

    格子过来后,直接哭了:“我,我好害怕,能不能救我出去。”

    我说道:“你怎么了。别怕,别说话那么大声,我是偷偷的钻进来看你的,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格子说道:“嗯嗯。能不能救我出去,我害怕。”

    说着,她哭了起来。

    我说道:“你别哭啊,好好说话。”

    她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我说道:“说了你不要那么大声,要把她们引来呢,我偷偷爬进来的。”

    格子还是哭着,但是变成了抽泣。

    我问道:“你怎么样了,她们怎么对你啊。”

    格子说道:“她们打了我。”

    我问:“靠,怎么打的。”

    格子说道:“用棍子打了,骂我,打我。把我关在了这里。”

    我问:“这帮贱人,那你受伤了没有啊。”

    格子说道:“伤了,可是不严重。她们说,让我给她们一百万,才放我出去。让我不能跟任何人说,不然就一天打我一次。可是我偷偷的听到她们说,给一百万后,不放出去,再问要钱,逼着我一直要钱,把我关这里,不让出去了。我好害怕,她们会弄死我,我不给她们钱。”

    我骂道:“我干她们了!钱你千万不要给她们,我帮你!我救你。”

    格子说道:“你你救我,我给你钱,好吗,好吗?好吗。”

    她一连问了三个好吗,可想而知她有多害怕了。

    我说道:“格子,你先别紧张,不要害怕。”

    格子说:“她们天天打我一次。”

    我心想,那格子一定被弄得遍体鳞伤了。

    我说道:“格子,我已经想办法在救你了,但是,没有能那么快就救你出去,你要忍耐,我真的十分抱歉,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的。告诉我,带头来打你的人,是谁。”

    格子说道:“瓦莱。她带着她的几个人,可是每次都是她在打我。”

    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她会受到的伤害比你的更严重!”

    格子说道:“张河,你怎么救我。”

    看出来,格子还是十分十分的担心。

    我说道:“她打你,我也打她,打到她不敢打你为止。还有,我会想其他的办法,把你放出去。对了,那天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格子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过去了那边的监室,她们半夜的起来和我吵架,打架,大家闹了起来,我就被抓到这里来了。”

    我说道:“这是个圈套,那些打你的和你吵架的女囚,都是她们瓦莱安排好的。好了,我准备要走了,你放心,不要害怕,对了,不要给钱给她们!我整死她们!”

    因为格子给了钱,就打了水漂,而且给了钱,她们还不会放格子。

    她们想要一点一点的剥削格子,把格子的钱弄完为止。

    这帮吸血鬼。

    还有一点就是,她们这么搞格子的钱,我们却拿不到证据,没用。

    所以,我只能让格子不要给她们钱,只要她们不拿到钱,也不会能把格子打到什么程度,更不可能打死,她们的目的,是钱。

    但我也担心,连日逼要钱的她们,如果得不到,恼羞成怒了,真的会弄死格子。

    所以,我要尽快的,想办法救格子。

    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除了去找总监区长韦娜,还有就是绑架了丁佩和瓦莱,威胁她们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就在我想要继续安慰格子,让她稍安勿躁的时候,突然那禁闭室的大门,听到一个沉重的咔擦的钥匙开了的声音,然后,那大铁门吱吱呀呀的被推开了,一下子,外面的灯光照耀进这昏暗的禁闭室房里来。

    我一看,情况不妙,有人来了。

    我急忙对格子说道:“格子,有人来了,我要先走了。”

    格子急忙说道:“快走。”

    我说道:“你要好好保重,你自己小心,忍着,挨打不要给她们钱,不然打水漂了。我会救你的,那个打你的女囚,我让她痛不欲生!”

    我说完,撒腿就跑。

    因为那个门已经开了可以容人进来了。

    而我,到了这角落,用力的飞快跑着过去,像飞檐走壁一样的借着奔跑的惯性踏在墙上两步,冲上去一下子抓住了上面的那个窗口下沿。

    然后,急忙的用力把自己的身子往上提。

    然后,在成功了之后,我半个身子,钻出了窗子外,但是,后面的那禁闭室,那些外面的狱警已经开了门,进来了,突然看到我的后半身,惊讶的尖叫了一声,然后定神一看:“有人啦,有人啦!”

    她没看出我来,我急忙的钻出去后,跳下去了那边的仓库车间里的货物上。

    后面的那女狱警,一声尖叫,引来了无数的女囚和管教,不过都是她们的人,冲过来了之后都问怎么了怎么了。

    那女狱警喊道:“有人进来劫狱了,偷偷进来这里,我刚才看到他爬出去的身影了!就是那个,那个窗口啊!”

    一群人中,有人问:“怎么回事。有人进来了!”

    那女狱警说没错,就是看到有人进来了,可能帮着女囚越狱了!

    然后,那群人有人指挥道:“你们几个,爬上去看,我们几个,跑过去那边,堵着仓库车间中门,因为这窗口过去刚好是仓库车间。然后你,去通知监区长,你们几个,马上的拿电棍,进入仓库去找人!”

    这群她们的手下都纷纷的说是,然后各自照着这人的吩咐,各就各位。

    我跳下来了后,看到小凌还在守着,她对我说道:“被发现了。是吗!”

    我说道:“对,是被发现了,但她们不知道是我,她们说我是劫狱的!外面有人闯进来了。”

    小凌说道:“糟糕了,我们不能让她们抓住了。”

    我说:“当然不能被抓住,不然解释起来,可麻烦了。快点跑!”

    小凌马上跟着我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道:“可能都不给我们时间解释,她们会说我们进来劫狱的,帮女囚逃跑的。查下来的话,我们百口莫辩,那要被她们冤枉了,我们就死定了。”

    我说道:“操你大爷的,说话都那么悲观,跑快点,没事的!”

    小凌有些跑不动。

    我骂道:“平时都不去健健身,有危险的时候才知道错了!”

    她去喘吁吁:“我,我跑不动了,真,真的,你们,不是,你,你快点跑。”

    我说道:“靠,快点了,别这样子。”

    我急忙扶着小凌,两人一起往外跑。

    小凌说道:“扔下我吧,别管了我,我不会说出你的,就说我自己好奇。”

    我说道:“看来还能跑,说话又顺畅起来了!别灰心,别放弃自己,她们要是冤枉了我们,我们如果被弄出去监狱外,被开除,那真的是麻烦才真大了。”

    小凌说道:“我,我跑不动了。抓就抓吧,”

    正说着间,我们已经跑到了车间的大门口,但是却听到了外面的很多人的脚步声。

    看来,这帮家伙,已经跟踪我,或者已经埋伏好了的。

    我说道:“外面全是人。可能已经堵着了出口。”

    小凌说道:“你快跑,别管我了,我能想办法逃了。”

    我说道:“住口!是我害了你,你还这么说!”

    我脑子里飞快的计算着到底怎么脱身的办法。

    后面有追兵,前面有人堵着门口,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