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3章 夜闯禁闭室
    我想了想,如果,能把格子从禁闭室中弄了出来,然后,把她安排到黑熊监室,让黑熊照顾她,我估计黑熊乐意的吧。

    但是黑熊罩住了也不是完全能罩住,因为丁佩可以让狱警和管教继续对付格子。

    原本是一个小小的女囚而已,倒是成了双方博弈斗争的一颗棋子,受伤最严重的,倒是这颗棋子了。

    我说道:“那你能帮我把她从禁闭室里先弄出来吗。”

    贺芷灵说道:“jing cha过来,说查案,把她带出来,然后,还是要送回去,那你们监区长还是有可以把她关进禁闭室的权利,没用。”

    我掐着太阳穴,实在没办法了吗。

    贺芷灵说道:“上面的要下来检查了,表面是说对监狱进行工作大检查,但是,外面的一些逃狱的风言风语,都有传言了,他们下来可能是查这个。”

    我说道:“什么叫可能查这个?你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好吗。你都不知道啊。”

    贺芷灵说道:“我和一部分人的关系很好,但是,另外的一部分人,是别人的人。”

    我问:“什么意思,什么是别人的人?”

    贺芷灵说:“就是她们的后台。她们也有自己的根基,背景,靠山。”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么说的话,这些来视察,检查的,一部分是为了想把这事查清楚看看是不是真的,一部分人知道有这事,但是要掩饰。那些知道的,就是韦娜丁佩的靠山了。”

    贺芷灵说:“对。碍于外面的风言风语,所以下来检查。”

    我说道:“那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呢。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人家下来查,没有证据,说是外面乱说的,查完了就走了,没事了。”

    贺芷灵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心里很乱,想着格子会遭受非人虐待,我有个屁想法,我说道:“没有。这个事,我们都只查到了一点,还没有查完,她们还说还要帮一个女囚逃狱,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查到,又有什么用。”

    贺芷灵说:“你进去的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我说道:“我进去才多久啊,我进去还不到三个月好吗,我能在里面还没被搞出来,没被人弄死,已经是天大的本事的了,你怎么不安排别人进去。”

    她这么责怪我,我心里不舒服得很。

    贺芷灵说道:“你进去那么久,还没能立足,什么天大的本事?”

    我说道:“我懒得和你说。”

    我直接转身就走。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想破了头,但是依旧没有一点办法。

    第二天,上面的领导下来检查了,然后,礼仪队,文艺团的,列队欢迎。

    都是女囚们。

    李姗娜带队。

    好久没见李姗娜,风采依旧。

    上面的下来检查,he ping时一样,卫生啊,安全保护啊,工作啊,等等方面。

    然后,召开了会议。

    会议是全体的领导,监区的领导,小到队长,都去了。

    不过会议上,也没有说什么内容,就只是聊了一些检查的工作而已。

    接着,会议散了之后,他们让我们监区的人留下。

    我们监区,丁佩监区长,我这个指导员,小凌等人这些队长,都留下来了。

    接着,检查的领导一个一个下来,把我们带到各个角落,单独对谈。

    我则是被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比较和蔼的领导带过去了。

    他也没有自我介绍,只是问我名字,我就介绍了一下:“领导您好,我叫张河,是监区的指导员。”

    他笑笑,说道:“嗯,我们呢,散会后单独留下了你们监狱监区的人,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道:“不知道。”

    尽管心里知道,但是还是要说不知道。

    他说道:“是关于外面社会上,传言你们监区,逃了女囚的事情,你有没有听说过。”

    我说道:“没有哦。”

    这种事,让我怎么说呢。

    谁知道这家伙是敌是友。

    贺芷灵也不跟我说清楚,不过我想,贺芷灵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这帮人到底谁是敌方。友军肯定知道,但是谁是敌军她估计是不知道的。

    他说道:“我们呢也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就下来查,你要是知道什么,你就坦白跟我说哦。没关系的。”

    靠,没关系才怪,人在江湖飘,最是祸从口出,万一说错了,我没关系我信吗。

    我说道:“好好,我一定知无不言。”

    他问:“那你在监区,知道这回事吗。监区的女囚们,也会说吧。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

    他指的是逃狱的事。

    我说道:“我没听过。”

    他说道:“没有吗?。”

    我说道:“没有。”

    他点了点头,说:“好了,没其他事了。”

    我回去了。

    然后,在办公室里,一会儿后,小凌进来了。

    她问我的,也是我想问她的,那些人问了什么,我们都彼此回答了什么。

    问的是相同的问题,而回答,也都是一样的,不知道。

    谁敢乱说话啊。

    万一谁说,是的,确实听女囚说过,他们马上查你,谁说的,哪个女囚说的,查,一路查下去,如果没有这回事,那自己还不是遭罪。

    我心里沉到谷底,唉,领导因为听到这些传闻,所以下来查,大家都说没听说过,那领导就肯定说,不过是社会上的风言风语而已,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逃狱这事情,估计是查不出来了,即使是查出来,也是非常的难,而且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也只有这点能耐。

    我问小凌道:“你有没有一些办法。对于格子,被关禁闭的格子。”

    小凌说道:“我没有办法。”

    我说道:“唉,我是担心,她被她们给打死了。”

    小凌说道:“应该不会吧,哪会敢打死。”

    我说:“即使不打死,把她打个半残,或者打个脑震荡,人都傻了,蠢了,真的神经病了,那不是完蛋了。”

    小凌说道:“她们敢吗。”

    我说道:“靠!她们那么心狠手辣有什么不敢的啊,你也不想想看,她们是什么人。”

    我对于小凌说的这个她们敢吗,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凌说道:“我是说,她们如果敢这么做,不怕受到惩罚吗。打伤残女囚,是很严重的事。”

    我说道:“这就简单了,找个借口不就行了。如果是我,我就说,女囚在里面自己相互打架,打成了这样,或者是说她自己不想活了,撞墙撞死了,撞疯了,神经病了,撞脑残了,反正怎么说,都是她们说了算。”

    小凌说道:“那怎么办呢。”

    我说:“妈的,人捞不出来,不如劫狱吧,你可知道,禁闭室有哪里可以进去的偏门啊,暗窗啊暗道啊什么的。”

    小凌惊愕了一下,说道:“劫狱,你别开玩笑,这可是很严重的事。”

    我说道:“跟你开玩笑的,我就是想着,进去看看她也好,知道她没事,我也就不那么担心了。我真的是担心她被她们给弄死了。”

    小凌说道:“我知道有地方可以进去。”

    我问:“哪儿?”

    小凌说道:“禁闭室的那个大房间,有一个侧面,是连着仓库那边,以前那里没搞车间仓库的时候,是有个通风口,上面有个很大的排气扇,后来建了仓库连着仓库后,把那排气扇的出口挖到另外的一面,另外的那面是对着外面的铁丝墙,是进不去了,那都是电。如果可以进去,只能是从仓库进去后,爬上去那旧的通风口,再进去了。”

    我说道:“真的吗。”

    小凌说道:“对啊。”

    我说道:“那我进去看看好了。”

    小凌说道:“那你可小心了。”

    我说:“没事。”

    小凌说:“最好是晚上再进去吧,我带你去车间仓库,晚上那里也没有人,我有车间的钥匙。从仓库的另一侧过去,也没有什么jian kongshe xiang头的。”

    我说:“哦,好啊。”

    到了晚上后,九点多。

    我和小凌去了监区仓库的车间,然后她打开了车间门,我两进去了。

    从仓库的这边的堆货的地方,到了墙根最里面,然后看到了那并不高的,也不是很宽的通风口,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去的。

    我用货物堆上去,接着,轻松的爬进去了。

    小凌则是在仓库这边等着我。

    果然是禁闭室大房间内。

    我钻进去了后,跳下去,接着,一个一个小禁闭室的往里面看。

    里面都很黑,不知道哪个地方才是锁着格子的地方。

    我把每个禁闭室的小铁窗子拉开,然后我探头眼睛看进去小窗子里,什么人在里面。

    我不敢出声音,因为怕人认出是个男人来,省得她们知道是我。

    在小铁窗子只开出一点的情况下,里面的犯人只能看出我一点的脸面,而不能看出是我,也不能看出是一个男人。

    我一个一个的探着眼睛看进去,在适应了禁闭室里昏暗后,还是能看出来里面的女囚脸部的轮廓的,看一会儿就知道是不是格子。

    在看了五个小禁闭室后,都确定不是格子,然后,在第六个,我刚把小铁窗拉开,一只惨白的瘦瘦的皮包骨的手,一下子像鬼手一样,从铁窗子猛的伸出来掐住了我的喉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