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 两大měi nǚ碰撞
    黑珍珠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想什么,想我分你钱?”

    不过还好,她没有柳智慧那看穿人心的能力,不然的话,这家伙还够可怕的。

    我说道:“我想让你分我钱,你也不会愿意啊。”

    黑珍珠说道:“这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怎么可能会分你。”

    我说:“是的,你好辛苦啊。”

    我讽刺她。

    黑珍珠说道:“给你赚钱的机会。”

    我问:“要我去跟薛羽眉打交道,对吧。”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得了吧,要不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做这中间人,吃力不讨好。”

    黑珍珠说道:“那也可以。那到时候,别说我对你的老qing ren狠。”

    我说:“什么老qing ren,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黑珍珠说道:“你老qing ren还真多,从彩姐,到薛羽眉,一个一个的,全是有名人物,从国内到国外,一个一个的,全是mei nu。你也真够花心的。”

    我说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吧。是谁花心呢,你身边那些男人,你就不花心。”

    黑珍珠不置可否的一笑。

    她把我拉到了那码头那里,在建的码头,和对面的珍珠酒店,隔江相望。

    然后码头过来的,薛羽眉的饭店已经拆了三分之一了,道路也在施工中。

    黑珍珠说道:“就在这饭店旁边,这条路上,他们打了我们的人。”

    我说道:“哦,然后呢。”

    黑珍珠说道:“你给薛羽眉打个dian hua吧,叫她过来一下,问她怎么解决。”

    我说道:“唉,好吧。”

    黑珍珠说道:“记得,让她赔偿二十万,我可以抽百分之十给你。”

    我说:“哗,好大方啊,谢主隆恩啊。”

    她说:“不要也可以啊。”

    我说道:“好吧。”

    直接进了那饭店里,然后对他们的fu wu员说,叫他们给他们老板打dian hua,然后,他们老板下来了。

    就在楼上。

    他们老板下来,看到我,他认出了我,我也认出了他,是薛羽眉和维斯的手下,以前见过了。

    我跟他说让他找薛羽眉过来一下,他给薛羽眉打了dian hua。

    薛羽眉过来了。

    我和黑珍珠,点了吃的,边吃边等。

    黑珍珠一边吃,一边挑剔难吃。

    其实我觉得味道很好啊,这家伙真难伺候。

    薛羽眉来了,前呼后拥。

    进来后,看到我们,她走过来。

    黑珍珠说道:“你老qing ren排场真大啊。”

    我说:“姐姐,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一个能打一百个的,还拥有那么多的开wai gua的道具。”

    黑珍珠说道:“一个打一百个,你很看得起我嘛。”

    我说:“是吧,我觉得你能的。”

    黑珍珠说道:“能什么能。”

    薛羽眉走了过来。

    看来,不免一场唇枪舌剑,我倒要看看,黑珍珠和薛羽眉,会不会像泼妇大街对骂吵架一样,姿势到位,动作凶狠,然后骂到一方口吐白沫晕倒为止。

    薛羽眉在我们面前坐下,笑盈盈的说道:“欢迎两位来到我们这小饭店。”

    黑珍珠竟然淑女的对薛羽眉微微笑点头致意。

    这是要爆发之前的隐忍吗,所谓先礼后兵,先礼貌了,再大干一场。

    薛羽眉对fu wu员说道:“把这些菜都撤了,把我平时点的菜都上。”

    fu wu员说是,撤了饭菜。

    薛羽眉说道:“这些饭菜,上不得台面,招待不了两位贵客。”

    黑珍珠说道:“哪里哪里,挺好的,挺合我胃口。”

    真是虚伪啊,刚才还一直挑剔难吃。

    我说道:“刚才还说难吃,一个劲的难吃,现在就这么说了,太虚伪了吧你。”

    黑珍珠没表情,好像没听到我的话,她根本不理我。

    薛羽眉对黑珍珠说道:“这些饭菜,哪能用来招待您。”

    黑珍珠说道:“我不知道,我点的就是最贵的菜。”

    薛羽眉说道:“我点的这几样,都是菜单上没有的,特地让厨师制作的。也不知道会不会适合你的味口,但是肯定会比刚才的饭菜好吃。”

    黑珍珠说道:“有劳你了。”

    薛羽眉说道:“你们过来这里,能招待你们,是我的荣幸啊。”

    黑珍珠看看薛羽眉,问道:“你这耳环哪买的。”

    薛羽眉说道:“漂亮吗。”

    黑珍珠说道:“上次我在伊斯坦布尔看到一对,挺像你这对的,但那对是蓝色的,你的事紫色的。我不是太喜欢蓝色。”

    薛羽眉说道:“是吗。我就是让朋友从伊斯坦布尔寄过来的。要不要也帮你拿一对。”

    黑珍珠说道:“好啊,我可以转账给你。”

    薛羽眉说道:“不用不用,我送你的。”

    黑珍珠说道:“那怎么好意思。”

    薛羽眉说:“不用客气了。”

    黑珍珠说:“那也行吧,你让她发tu pian过来,还有其他款式吗。”

    薛羽眉说:“都在我微信上,我给你看吧。”

    然后,两个女人凑到了一起,看耳环,从耳环看到包包,手链,看到项链,靠,干嘛呢这是。

    两人还聊得不亦乐乎,像是认识了多年的闺蜜。

    菜也上了,她们也不吃了,就聊化妆品了,什么从欧洲买进来的化妆品,从美洲进口代购的营养美容补品。

    我一拍桌子:“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吃!”

    她们看都不看我。

    我对黑珍珠说道:“你谈不谈事了。”

    黑珍珠说道:“哦对。你帮我谈谈。”

    两人这才分开了,然后优雅的,吃东西。

    我对黑珍珠说道:“我没见你那么八卦过呢,还聊个耳环聊的那么开心,装也装不得那么假吧。”

    黑珍珠蔑视我说道:“你知道我装的?”

    我说:“那不是吗!”

    黑珍珠哦了一声。

    不过我看好像不是装出来的,真的是两人聊得非常的热烈。

    女人是不是天性便是如此的。

    我原以为,两人见面,会像是泼妇骂街一样的对骂,而我,就像那个外面包养qing ren被抓奸的丈夫,两个女人扯着头发撕衣服互骂贱人,打得满街的人围观,然后我死命的分开,结果没想到,见面了却是这样子的,气氛如此的热烈he ping啊。

    我对薛羽眉说道:“黑珍珠说,你们的人打了她们的人,搞码头和搞扩宽马路的工人,还有监理。”

    薛羽眉说:“这事我知道。”

    我说道:“那你干嘛呢,你都同意让她们来了,收了钱了,还这么做。”

    黑珍珠平静的端着茶杯,喝着茶,看着薛羽眉。

    薛羽眉说道:“帮中的一些人,看到我把这饭店给切了三分之一,拆了,让给别人做了马路,他们不服气,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来捣乱,打人,就是让你们也做不了。”

    看着薛羽眉那无奈的样子,我说道:“那怎么办。”

    薛羽眉说:“我也没办法,他们这帮人我已经管不了。”

    黑珍珠说道:“这就是你给我的解决的办法了?”

    薛羽眉说:“对。”

    黑珍珠说:“那我对他们下手,你可别说我不客气了。”

    薛羽眉说:“他们名义上是我西城帮的人,但已经不听我的指挥。”

    黑珍珠说:“好,那行。谢谢你的耳环,我们走了。”

    黑珍珠对我挥挥手。

    我问道:“你想干嘛啊。”

    黑珍珠说道:“灭了他们。”

    我说:“哦。”

    我看着薛羽眉:“你有什么意见吗。”

    薛羽眉说:“我不送。”

    她直接避开了这话题,因为她说没意见的话,势必会让人抓住话柄,而攻击她。

    黑珍珠对我说道:“你走不走。”

    我说:“你先走吧,我和薛羽眉聊点事。”

    黑珍珠走了。

    我给薛羽眉倒茶。

    薛羽眉喝了一口,说道:“帮中的一些事,我现在还没处理完,我也很无奈。”

    我说道:“好吧,这也不能怪你什么。”

    薛羽眉说道:“我也不知道,能多久才能解决完。”

    我说:“忍耐,等待。不过我就是担心,黑珍珠说的,想要占了你这块地盘。虽然说,这块地盘不是很大,但是对于你们来说,这地盘是繁华地段,能赚不少钱吧。”

    薛羽眉说:“黑珍珠既然收了我的耳环,就应该不会这么做,你放心吧。”

    我问:“那她要打人,怎么办。打你的那些手下。”

    薛羽眉说:“那些人既然不听我指挥,不服从管理,也不是我的人了。她打,我也没办法。”

    我说道:“唉,你们解决不了,也就是好乱啊,这块地盘是你们一起的,但是管着这块地盘的人,想法都是不同。”

    薛羽眉说:“先让她动手吧,我看看再说。”

    我说:“其实黑珍珠动手了,也是一件好事,他们被灭了,估计还是会跑去投靠你。”

    薛羽眉:“希望这样子吧。”

    我说:“我觉得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估计会对他们这帮不听话的自己人先下手。”

    薛羽眉说:“那不行,会落下一个残害前老大有功劳下属的口实把柄,他们如果用这事来宣扬,那我的名声也毁了,我只能隐忍,等待机会。”

    我说:“好吧,那就让他们自作孽不可活吧。”

    薛羽眉说:“除非他们是跳出来和我对抗,动手了,我才能对付他们。”

    我说:“嗯,你说得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