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5章 同样的错误
    正要抡起棍子朝瓦莱头上挥舞下去,小凌冲上来抓住了我的手拉住我:“别打了!”

    我试图挣脱开:“你拉着我干嘛!”

    小凌在我耳边说道:“别打伤了人,出事就不好解决了。”

    我说道:“打死她最好。”

    但是小凌这么一说,我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暴怒情绪,必须要收住,否则的话,我真的把她打进医院,会惹来da ma烦。

    我气呼呼的,瓦莱急忙往后退,害怕的看着暴怒的我。

    有人走过来了,十几个人。

    带人过来的,就是丁佩监区长。

    看来有人偷偷的通知了丁佩。

    应该是她们的人通知了丁佩过来了。

    丁佩一脸黑,看着我们:“干什么,干什么!”

    瓦莱看到救星一样,马上过去贴在丁佩旁边:“监区长,指导员打我!”

    丁佩说道:“怎么回事。”

    瓦莱马上添油加醋,说我如何如何打了她,然后她身旁的小喽啰都说是这样子的。

    丁佩马上看着我。

    我说道:“她无缘无故的打女囚,我阻止不了,只能抽她。”

    丁佩语气低沉:“张河!女囚,是可以打的,你在监狱里,难道不知道这规矩!”

    我说道:“呵呵,是,是你们监区的规矩。既然她打女囚,我就可以打她,这是我的规矩!”

    我看到女囚们都很担心的眼光看着我,看来,她们渐渐的,被我给感动了。

    丁佩说道:“张河,住口!你还振振有词了,打人还振振有词了!”

    我说道:“呵呵,不就是打你的爱将吗,打了又如何!打了又怎么样!”

    丁佩咬咬牙:“你等着!”

    然后丁佩带着她们走了。

    她们走远后,小凌说道:“她们肯定告上面去了,怎么办。”

    我说道:“告吧,我看她们能告到哪儿去。”

    小凌说道:“你不该打她的。”

    我说道:“打了怎么样。”

    小凌说:“打了,她会告到监狱领导那里去,如果她们查下来,你就麻烦了。”

    我说:“让她们查吧,怕什么啊。查了再说。”

    小凌说道:“那如果查了怎么办。”

    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看她们能告去哪儿去,最多不就是告到韦娜那里去而已吗,又怎么样呢。

    韦娜,还不是被我抓着把柄要挟着。

    我让小凌把女囚的两边的两个领头人带过来。

    我站在远处。

    一会儿后,小凌把她们两个带过来。

    我问她们两:“为什么打架。”

    她们说道:“因为我们有仇。”

    我说道:“哦,很直接,挺好的。一直有仇,所以见面了,恨不得打死对方,是吧。”

    她们点点头。

    我问:“你们分别是38号和黑熊的人吧。”

    她们点头。

    我说道:“我就搞不清楚了,那些女狱警,带你们出来,就为了看你们打架取乐,你们还打了,怎么那么傻啊!”

    她们没说话,抿着嘴。

    我说道:“伤了没有。”

    她们说道:“没什么事的,以前被她们打,比现在严重很多,缓缓过几天就好了。”

    我说道:“有事就去医护室,别扛着,以后别那么傻了,打架有什么意思。”

    她们点了点头,我让小凌把她们这群女囚带回去了。

    果不其然,丁佩和瓦莱告到总监区长了韦娜那里去,韦娜马上找了我。

    我过去了韦娜办公室,看着丁佩和瓦莱翘着嘴角,一副看我怎么死的样子看着我,我就想笑。

    我昂首挺胸,得意的走进去。

    然后用鼻子看着丁佩和瓦莱,然后看了看韦娜,说道:“总监区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韦娜看着我,心虚的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丁佩和瓦莱,还很嚣张的盯着我看。

    我笑笑,说道:“什么事呢,总监区长。”

    韦娜说道:“你们监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她问我。

    我看了看瓦莱和丁佩,说道:“不知道,什么事都没发生。”

    瓦莱说道:“怎么不敢承认了。”

    我看着瓦莱:“我承认什么呢。”

    瓦莱说道:“总监区长,她打我!”

    我说道:“是吗。”

    瓦莱说道:“很多人都看到了,监区里的很多同事,都可以给我作证。”

    丁佩说道:“是的。我也看到了。”

    韦娜看着我。

    我说道:“对,我的确打了她,但是,是她先打女囚,所以,我为了阻止她,才打了她。我警告了她,她不听,我只能这么阻拦。”

    瓦莱说道:“总监区长你听到了吗!”

    韦娜说道:“听到了。”

    我说道:“然后呢,又怎么样呢,我就是打了,又怎么样呢!你要怎么样呢!”

    我咄咄逼人的看着瓦莱,走向她。

    她急忙后退。

    她应该想不到我为何在韦娜面前还那么嚣张,她一定没想到一直是她们老大的韦娜为何这次没有替她出头对付我。

    我笑笑:“说啊,我打了,怎么样呢!你又怎么样呢!”

    瓦莱看着我对她吼叫,她乱了阵脚,她看着丁佩。

    丁佩成了她的救星,丁佩指着我:“张河!你想干什么。”

    我说道:“我没想干什么。就是问问她,我打了她,然后呢,想怎么样呢。”

    丁佩说道:“打人你还有理了你!”

    然后她问韦娜道:“总监区长,这事,你要为瓦莱做主。”

    哈哈,大人,你要为我做主啊。

    瓦莱啊瓦莱,韦娜替你做不了主。

    我得意琪琪的看着她们。

    韦娜冷着脸,看着我的那眼神,很不爽,可是,她又不能拿我怎么样,就说道:“这个事,瓦莱你先犯错。”

    瓦莱吃惊了一下,说:“我,我犯错?”

    韦娜说道:“对,你为什么打女囚!”

    瓦莱说道:“她,她们。”

    韦娜过去,一巴掌扇在瓦莱脸上:“她们什么她们!不能随便打女囚,难道你不知道监狱规则吗!”

    瓦莱捂着脸。

    丁佩也搞不清楚,为什么韦娜会打瓦莱。

    丁佩吃惊的看着韦娜,然后说道:“这,这,总监区长,平时不都,很正常吗。”

    瓦莱被自己的老大扇了一巴掌,一下子,委屈的眼泪冒出来。

    我看着,心里爽快。

    丁佩说道:“总监区长,女囚犯错,不该打吗。”

    韦娜骂道:“该什么该!监狱规则你们难道没有学吗。不能随便虐打,辱骂女囚!你们怎么搞的!”

    丁佩正要说什么,韦娜骂道:“闭嘴!”

    丁佩咬着嘴唇,说不出什么了。

    韦娜对我说道:“你回去吧。”

    丁佩和瓦莱气愤的就想要也离去,韦娜说道:“你们两个留下,我还没骂完!”

    我知道,韦娜留着她们,要聊一些什么事了。

    我说道:“好的。”

    我离开了。

    出来了外面办公室,我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想留在那里,听着里面她们说什么。

    可是,韦娜走了出来,看着我,说道:“你先回去吧。”

    我只能哦了一声,然后离开。

    她很防备我了,还让瓦莱出来外面盯着我离开。

    韦娜估计要说什么悄悄话,说她也是很无奈之类的话吧。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当我刚到路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拦着了我面前。

    黑珍珠的车。

    开车的,果然是黑珍珠。

    我看看她,听到车门锁开了的声音,我开车门上了车。

    我说道:“天气那么热,居然跑来接我,我真感动。”

    黑珍珠说道:“找你有急事。”

    我问:“什么急事。”

    黑珍珠说道:“你那薛羽眉胆子不小啊,我还没去惹她,她先来惹了我!”

    我问:“她惹你,怎么可能啊。”

    黑珍珠说道:“她和彩姐一样。”

    我问:“她怎么和彩姐一样。”

    黑珍珠说道:“我们的人在建码头,在薛羽眉地盘上,这码头还没建好,他们就过来收保护费。我们的人不给,他们来了三车人,三车货车的人,下来就对我们的人狂打!打得建筑工人全跑了。”

    我说道:“哟,想不到黑珍珠的人也能被人追着打啊。”

    黑珍珠说道:“你什么意思,他们打的是我们的监理。”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你来问我干嘛啊,你平时的风格不是人若犯人我必犯人吗,人家打你,你不是马上就打回去了吗。”

    黑珍珠说道:“打回去!你以为我不想打回去,我来问你,是想让你出面,问她这事怎么解决,如果不解决,那那块地盘,我就占了!反正都要撕破脸了,还是她们先挑事的,就不要怪我了。”

    我说道:“不会吧,薛羽眉会那么做吗。”

    彩姐的前车之鉴,刚在不久前,薛羽眉难道也去犯了同样的错误吗。

    明知道玩不过黑珍珠,还去惹黑珍珠,薛羽眉不想活了呢。

    我说道:“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环城帮干的,可能不是薛羽眉干的呢。”

    黑珍珠说道:“我的人查了,就是西城的人。”

    我说道:“三车人啊。”

    黑珍珠说道:“对,三货车人,五六十人!”

    我说道:“靠,这家伙到底要干嘛呢。”

    我已经跟薛羽眉说了好多次,不要惹黑珍珠,这家伙不好惹,彩姐就是惹了黑珍珠的那下场,她还敢来惹黑珍珠。

    不过,应该不可能啊,薛羽眉不傻。

    除非黑珍珠先去招惹她彻底激怒她,否则她不会这么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