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4章 欺负女囚
    黑珍珠这女人,真是野心勃勃。

    她野心膨胀起来,也不管对方是谁,想吞就吞了。

    谁让她强大呢。

    我还真的挺担心她会对薛羽眉的环城帮攻击。

    环城帮如今因为维斯挂掉之后,群龙无首,他遗言让薛羽眉当老大,而环城帮却只有不到一半人跟着薛羽眉,另外的几个地盘的集团老大,都想自己跳出来做老大,她现在还没有把环城帮给统一了,万一黑珍珠去攻她,那环城帮,真的是有很大的可能直接完蛋了。

    看我这么眉头紧锁,黑珍珠笑笑,说道:“放轻松,别紧张,你怕什么呢你。我又没有一定要抢她地盘,就算是抢,我也只是抢那块地盘,我不会搞垮他们的。”

    我说道:“那你占过去了,他们能不跟你玩命吗。”

    黑珍珠说道:“那你说他们有那么蠢吗,明知道打不过,直接让给我们就是了。那饭店,我也想要,那排建筑,那块地,可以弄成一个很大的酒店。临江酒店,跟我这珍珠酒店遥江相望,交相辉映,就像马来西亚双子塔一样,不,不是像那个,那个是连起来,但也差不多,会很漂亮。”

    我说道:“你够了啊你!住嘴!”

    黑珍珠邪恶的一笑,说道:“心疼薛羽眉啊。你心疼,那我偏要玩。”

    我说:“玩玩玩,你就知道玩。黑珍珠,反正话说到这份上了,是不是真的要开打,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说完,我走了。

    走了几步,忘了拿那袋钱了,跑回来拿了钱。

    然后瞪了她一眼,走了。

    黑珍珠也没食言,又给了薛羽眉那边五十万,然后给了强子三十万,说以后要占用这边的路和酒店停车场,我们也不敢惹她,她给我们钱,我们怎么能不要。

    但我最担心的,莫过于她会对薛羽眉真的下手,去抢薛羽眉的地盘。

    以薛羽眉的性格,肯定和黑珍珠拼个你死我活的。

    她肯定是寸土不让。

    在监区里巡视,监区和b监区的确有着本质的不同,女囚们,更带着很重的戾气。

    比b监区的女囚要暴力很多。

    我和小凌等手下走到了监区楼的尽头的时候,听到阵阵的喝彩声。

    我皱起眉头,问:“这什么声音。”

    小凌说道:“估计是她们又让女囚出来打架了。”

    我问:“什么意思。”

    小凌说道:“丁佩的那些人,故意的把黑熊的人和38号的人带到车间仓库里干活,让女囚们打架,然后她们看着喝彩。”

    我说道:“我靠,还有这种事,这帮人什么居心啊,还是人吗。”

    小凌说道:“她们以此为乐。”

    我说:“那黑熊的人和38号的人怎么这么傻,让她们打她们就打啊。”

    小凌说道:“不是她们让打,是本来这两帮人就有仇恨,遇到一起,非打不可。想不给她们打都不行。”

    我骂道:“草她们这帮狗日的狱警。”

    我马上过去了。

    到了车间那里,从上面看下去,果然,下面的仓库里,十几个女囚和十几个女囚打得不亦乐乎,扯头发啊,踢打啊,巴掌,扯衣服,抓脸,什么招数都使出来。

    让我气愤的是,一大群管教和狱警,就像古罗马的斗兽场一样,看着下面这帮女囚,像是看野兽搏斗一样,嘴里还大喊打死她打死她的阵阵喝彩。

    我走进了后,一把把她们这群狱警一个一个拉到后面去骂道:“干嘛呢,干嘛呢你们!”

    她们一看是我来了,急忙的闭嘴了,肃静了。

    这群狱警管教,全是丁佩的人。

    我看着下面,女囚们还在激斗正酣。

    我大声道:“住手,你们全都住手!”

    她们看到不看我,混战得你死我活。

    我对狱警管教们说道:“下去!把她们全部分开!”

    她们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我吼道:“下去!”

    她们只能下去了,小凌也带着我们自己人下去了。

    然后,在一大群狱警管教的干涉下,她们打架的女囚只能都住手了。

    我点着烟,看着她们。

    38号和黑熊都没在。

    两边人马,两个帮派的大姐大都不在,她们居然还能打的那么胶着,打的那么的认真,打的这么的你死我活。

    看来,这两个帮派的确结怨挺深。

    而且,明知道是这些无良狱警把她们弄到一块去,让她们开打给她们看着开心的,她们还是照样打,真是够傻的。

    这是何种的深仇大恨才会这么干啊。

    没想到的是,虽然双方女囚已经分开了,但是,下去拉开劝架的女囚,就是丁佩的手下们那些人,却把气撒在了女囚的身上,冲上去就拿着jing gun对着已经蹲下的女囚狂打,顿时,有个女囚直接被打晕在地,其他的女囚见状,马上反抗,然后,双方打成一片。

    小凌这帮人一看,也急忙去劝架。

    很快的,人数占优的狱警们把女囚们都给压下去了,全都蹲回了地上。

    但是,丁佩的手下们,却更是愤恨,一边破口大骂你们还敢反抗,一边冲上去抡起jing gun狂打她们。

    我骂道:“妈的够了你们!住手。”

    她们却不停手。

    还在疯狂的打女囚。

    气死老子。

    我马上冲下去,从小凌手中拿了一根jing gun,直接过去,拦住了这帮女囚的面前:“都住手!干嘛呢!造反啊!不听命令是吗,叫你们住手!”

    她们看到我这个架势,才悻悻的收手了。

    我骂道:“想打死人不成?叫你们住手,没耳朵了!”

    突然听到后面一个声音:“指导员,骂谁呢!”

    是瓦莱过来了,带着几个狱警过来了。

    我说道:“你说我骂谁。”

    瓦莱说道:“你是在骂女囚,还是骂我们狱警啊。”

    我说道:“骂狱警,那又怎么样。”

    瓦莱说道:“指导员,不至于吧,为了女囚骂狱警啊。”

    我说道:“怎么不至于?这群家伙,故意把两拨有仇的女囚集中起来,让她们打架,然后看着取乐。”

    瓦莱说道:“哟,有这回事吗。”

    那帮女狱警马上矢口否认:“没有。我们就是因为仓库车间要搬东西,就随意挑选的这些女囚出来搬东西,可是谁知道她们一来,就打架起来,我们拦都拦不住。”

    瓦莱说道:“指导员,没有啊,她们说没有这么做。”

    我心想,她们肯定不会承认她们这么做的。那我硬是这么说,她们不会认,我去告她们也没用,她们只说完全不是这么个想法,是我乱说的,撇得干干净净。

    我说道:“行啊,那为什么要这么殴打女囚!”

    她们辩驳道:“我们没殴打。你说让我们把她们分开,我们就下来把她们分开了,谁知道,她们还对我们进行攻击,那我们只能还手!”

    真是把黑的说成白的,太能说了。

    我说道:“你,你们几个,为什么她们已经停手了,蹲下来了,还狂打她们。”

    她们说道:“没有,完全没有。”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瓦莱说道:“指导员,你看吧,她们就是听了你的话,才来阻止女囚斗殴的,你反而指责她们对女囚动手,你也太过分了吧。”

    我不知道怎么说的好。

    小凌想帮我说话,也没词顶回去了。

    有个女囚大着胆子,喊道:“指导员就是叫她们把我们分开而已,这几个人,太过分了,我们已经蹲着了,她们还打我们!”

    一个女囚带头,其余的女囚纷纷指责起了她们。

    瓦莱怒道:“闭嘴!你们几个闭嘴!你们有什么资格说话,猪狗不如的东西!闭嘴!再叫给你们来点狠的!”

    一下子,女囚们都不敢出声音了。

    我说道:“瓦莱,你都听到了吧,这都是女囚们看到了的,还有,凌队长也可以为我作证,也是目击证人,明明让她们下来阻止斗殴,已经阻止了,她们却还上去打人!”

    瓦莱说道:“张指导,不就是打女囚吗,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打了又怎么样呢,你难道还为她们出头不成。”

    我说道:“瓦莱,女囚就不是人吗。你这么攻击她们,你难道就如猪狗了!”

    瓦莱恶狠狠道:“我就是攻击她们,怎么样呢!给我打她们!”

    她的手下们马上涌上去,我马上站在她们面前:“谁敢动!”

    她们不敢上来了。

    小凌带着人拦着她们面前。

    但是,偏偏是瓦莱,拿了一jing gun,冲上来,对着女囚就乱棍打下去,就是打刚才最先开口为我辩驳的那女囚,一边打一边骂:“什么狗东西,还敢顶嘴,顶嘴!我打死你又怎么样!”

    我怒了,直接走过去,一拳就砸过去,瓦莱猝不及防,被我一拳打翻在地,滚了两圈。

    她的手下急忙过去扶着她起来。

    我过去又狠狠踹了她一脚,她啊呀的尖叫一声:“你打我!”

    我说道:“打你又怎么样!”

    女囚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打死她,打死她!”

    我说道:“瓦莱,你看。”

    我扬起棍子走过去,我何止打她,我还要打她进医院!气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