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3章 抵抗到底
    韦娜一会儿后,脸色从难看,变得害怕,然后又从害怕,变为假装镇静:“张河,你最好把这些资料统统毁掉。”

    哟,还能威胁我。

    我说道:“呵呵,是吧,这段shi pin,你知道意味着什么,是吧。你是在求我,还是在吓唬我?”

    韦娜说道:“我警告你,别乱来,大不了,你如果毁了我,我们大家一起死。”

    我说道:“呵呵,你死,是你的事,我绝对不会陪着你死的。虽然我的命也不值钱,可是你死不关我事。”

    韦娜呵呵说道:“你以为,你毁掉我,我就不会报复你。”

    我说道:“呵呵,韦娜,你恐吓我啊!行啊,看谁下场够惨啊!”

    她看我那么强硬,急忙说道:“好,张河,我们好好谈好吧。开个价吧。”

    我说道:“我不开价,麻烦你先把答应我的事给办了,钱,还给我,然后,那名女囚,你给我全部通过。还有,别太嚣张了,你想弄死我,很难。只怕是,你先完蛋。”

    她说道:“好,我答应你!这些我可以答应你。那你怎么样才会把这东西销毁。”

    我说道:“你先把答应我的事办好了,然后再和我来讨论这个事。”

    她只能点头。

    我出了她办公室,仰天长笑。

    太有意思了,不可一世吧韦娜,这下子,被我抓着小辫子了。

    我找了贺芷灵,在贺芷灵的办公室里。

    我告诉了贺芷灵这个事。

    然后请教贺芷灵下一步该怎么做。

    贺芷灵问我:“你想怎么做。”

    我说道:“我想,等她帮我做一些事后,然后,再搞死她,把这个资料弄到上面去,呵呵,她完蛋了。”

    贺芷灵说道:“这我可以帮你,资料给我一份,我帮你整死她。”

    我说道:“好。对这种人,就不能手软!”

    贺芷灵说:“这次学会用脑做事了。”

    我说道:“谢谢夸奖。”

    黑珍珠找了我,说请我吃饭。

    一想到上次发生的那些事,我既反胃,又觉得危险。

    但我还是去了。

    因为下班后,实在是饿,一个人也不知道吃什么好,难得有人请吃大餐,不吃白不吃。

    在珍珠酒店餐厅。

    还是老地方,那靠窗位置。

    我看了看黑珍珠,坐下来,然后说道:“怎么了,今天突然请我吃饭,对我那么好,是不是感到对不起我啊。”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哟,真的假的啊,黑珍珠还会请人吃饭赔礼道歉?”

    黑珍珠说道:“对。我那天喝醉了,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希望你能原谅。”

    我说:“这么好啊,说话还这么客气,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设了陷阱让我钻啊?”

    黑珍珠说道:“害怕?那你可以走啊。”

    我说道:“你喝醉的时候拔枪出来,指着我的头,我能不怕吗。”

    黑珍珠说:“没子弹的。”

    我说:“不是吧,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黑珍珠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不会吧,你不知道。你神经病啊你,你喝醉了就用枪指着人的头,很好玩吗。”

    黑珍珠说道:“可能很好玩啊。”

    我点点头,说:“好,以后别找我喝酒。”

    她叫fu wu员上了一瓶白酒。

    我看着这瓶白酒,我说道:“又来!”

    她倒酒。

    我说道:“你那天从头到脚,吐了我一身,从头到脚,从头到脚啊!我从头发,到脸上,到衣服上,我说不下去了,想吐了。”

    她定定看着我。

    我说道:“算了不提了吃饭。”

    我吃着东西,不时和她喝点白酒。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给我。

    我问道:“什么东西。”

    她说道:“自己看。”

    我打开,一沓一沓红色的钱。

    我惊讶,然后数了数,十万。

    我问道:“这是干嘛啊。”

    黑珍珠说道:“之前和你说的,如果说服了薛羽眉,给你十万。”

    我问:“她们愿意拆饭店了?”

    黑珍珠说:“是。”

    我说:“那挺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把钱放好在旁边。

    黑珍珠说道:“薛羽眉那里,我之前说给八十万,我现在再多给她五十万,还有,你们停车场,那条路,我们还是会占用。”

    我说道:“我们没说不给你占用,但是你们那些保安,包括你,都什么态度呢,就只想打架,有意思吗。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再说了,那条路,那停车场,你们都占用了,越界了!”

    黑珍珠说:“我会让陈逊找你们的人谈,给你们补偿。”

    我皱起眉头,她突然间那么好,究竟为什么?

    这不是她的风格,绝对不是。

    我奇怪的问道:“怎么会突然那么好?没吃错药吧。”

    她骂道:“我看你就是贱,对你好不行,对你凶你才爽!你浑身都犯贱!”

    我说道:“哦对,我就是犯贱,这样就对了,这才是你风格。不过我搞不清楚,怎么突然要和我们那么好,要和我们亲近,难道说,你们遇到什么危机了吗。”

    黑珍珠说道:“我遇到危机,需要你帮忙?你能帮我什么。”

    我说道:“哟,年轻人,好嚣张啊,你记住你这话,你出事的时候,你困难的时候,你可别找我。”

    黑珍珠说道:“不找就不找。”

    她没顶嘴,倒是举起杯,和我碰杯。

    我说道:“妈的,有什么阴谋,赶快说,别等下喝醉了又拔枪对着我的头。”

    但是看她今天眉飞色舞的,好像挺开心的样子。

    要不然的话,怎么会那么豪爽,给我们西城帮,还有薛羽眉的环城帮派钱呢?

    有问题。

    我说道:“你开心什么啊。”

    她说道:“我问你一个事。”

    我说:“你说。”

    她说道:“我那天晚上和你说,东叔病了,要动手术,是吗。”

    我说道:“靠,你根本没喝醉!你故意玩我的吧,而且,故意吐了我一身,从头到脚?!”

    黑珍珠说道:“记得肯定记得,但是吐,不是故意吐你,是真的忍不住了,所以我今天请你吃饭,你以为我那么好,请你吃饭,看到你我都想吐。”

    我说道:“我看到你我也想吐,特别想到那晚的那恶心东西,我靠,算了,别提这个了。”

    黑珍珠说道:“我那晚和你说的这个事情,你有没有再和别人提起过?”

    我问:“哪个事。”

    黑珍珠说:“东叔动手术的事。”

    我说道:“你那晚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整晚,然后又告诉我说,说你说的都是假的。靠,我去和谁说啊。我都不知道你到底说真的还是假的。”

    黑珍珠问:“没有和陈逊说?”

    我说:“没有,怎么。”

    黑珍珠说道:“很好,挺好。”

    我说道:“安了吧你,老夫不是那种八卦的男人。”

    黑珍珠说道:“你别女人还女人,你那张贱嘴,去骂街又有谁能骂赢你。”

    我问:“东叔真的,做手术了?”

    她说道:“手术成功了。”

    我说道:“恭喜恭喜。你说的是百分之三十的几率!”

    她说道:“是。”

    我问道:“那你那天晚上和我说的那些事,包括你自己的身世,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她说道:“有些真,有些假。”

    我问:“哪些是真的。”

    她说道:“你猜。”

    我说:“猜你妹。不说拉倒。”

    她说道:“薛羽眉和你有一腿是吗。”

    我说道:“说话那么难听呢你!”

    她说:“问你有没有。”

    我说道:“有又怎么了,没有又怎么了。”

    她说道:“就问你有没有。”

    我说道:“没有!”

    她盯着我,似乎不相信我。

    其实她那么聪明的女人,应该看得出来的。

    她笑了笑,说道:“别掩饰了,有就有吧,你们在监狱就勾搭上了吧。”

    我说道:“然后呢,你想怎么样。”

    她说道:“没,如果我把码头的那块地盘占了,和薛羽眉闹起来,打起来,你会很心疼吧。”

    我不爽道:“黑珍珠,你够了啊你!彩姐那个事,我还没和你算。”

    她说:“是彩姐来惹我,不是我去惹她。”

    我说道:“那薛羽眉得罪你什么了啊。”

    她说:“没得罪我,我看上那块地盘。”

    我说道:“你有本事是吧,你去市中心横行霸道啊,和四联帮打啊,跟我们嚣张有什么用啊!就欺负弱小的。”

    黑珍珠说:“你们算弱小吗。”

    我说:“不算吗。你明知道薛羽眉环城帮斗不过你。”

    黑珍珠说道:“兼并弱小的,强大了,再吃强大的,先弱后强,难道你不懂这道理。”

    我说道:“我管你什么道理不道理,你敢动薛羽眉的地盘,我铁定和你没完!彩姐那是因为彩姐自找的,但是薛羽眉得罪你什么了。”

    黑珍珠说道:“看样子,真的有一腿啊。”

    我说:“你试试动她看看!”

    黑珍珠说道:“别紧张,我只是有点兴趣而已。我可能不太会去抢的。”

    我说道:“你有本事你去市里去发展,去打四联帮,懦夫。”

    她笑笑,说:“骂,骂个够。”

    我说道:“黑珍珠,你想要发展也可以,你非要这么做吗。你发展你去别的地方发展,那些都是我的盟友!”

    黑珍珠说道:“你的意思说,我要看你面子上了?我和你什么关系?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为什么要看在你面子上。”

    我说道:“好,那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话说,你要是动手,那我们即便完蛋了,也要抵抗到底。”

    黑珍珠冷笑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