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2章 要挟总监区长
    不过,如果我绕弯子和韦娜说给她好处的话,那即使是jian kong拍下来这段shi pin,也是因为我自己要行贿,她受贿,我们两个都有罪,甚至,到时候这段shi pin弄到上面去,上面还先处分我呢。

    不行,我要让她自己亲自开口说跟我要钱,这样才能搞定她。

    可是,该如何让韦娜自己开口跟我说要钱呢?

    我冥思苦想。

    我怎么套话呢。

    我说道:“总监区长,其实有些事,我觉得你是可以帮到女囚的。所谓的助人为乐,呵呵,对吧,毕竟,她这女囚,表现也很好,分数是前十的,第四名吧我记得好像。”

    韦娜说:“小张,我不是不肯帮,是我也有苦衷,对吧。”

    她肯定心里在想,只请我吃一顿饭,就想让我帮你,你也太单纯了吧。

    我说道:“总监区长,我觉得你可以帮我和领导们说一下。”

    韦娜说道:“这说,还是要说的,但是她们不知道通不通过了。”

    我说道:“你这边可以先帮我通过吗,然后我再和领导自己说。”

    韦娜说道:“这当然不行了,我这关我卡不住了,通过了审核,名字报上去了,人还在住院,没能去干活。这样子都通过审核,万一上面到时候怪罪下来,怪的还不是我?”

    我说道:“总监区长,你这就有点什么了嘛。这名额报上去,那也要个把月的才能上去干活,到时候,女囚都已经出院了吧。”

    韦娜说道:“好,那你现在就让她来报名,她自己来报名,我就让她通过。”

    我说道:“行,这话你说的,我马上让她来报名!”

    韦娜想了想,她说道:“那也不行,她带伤来的,报名了也上去做不了事。”

    我不爽了:“你这不是钻牛角尖吗。她报名了,个把月之后,就恢复了。”

    韦娜说道:“不行就是不行。”

    她这家伙,说话了又反悔,最他妈恶心这种人。

    我怒道:“你他妈的不是玩我吗,说了可以的,现在又改口说不行。你就是故意的拦着不让审核通过的是吧!”

    韦娜看我发火,她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发火,她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什么意思,啊,你,你竟然对我吼叫。”

    我指着她说道:“我就吼叫了怎么了。凭着自己手中有点权力,就把人给卡住,审核不让过!各种破理由!我还不能叫了我!有本事你开除我啊!”

    韦娜也生气的骂道:“你别以为你上边有人,你就可以嚣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副监狱长有一腿,搞在一起了,然后就仗着她是你靠山,在监狱里横行霸道!”

    我一下子更是怒了,正想要骂她,突然,我收住了,我想到了针孔she xiang机,我不能骂,让她骂我,我要把这段她骂我的shi pin弄下来,搞死她。

    韦娜绷着铁青的脸,继续破口大骂:“那副监狱长,也肯定骚,和你这种人也刚好是一对!你以为她就能压着我了?笑话!就是监狱长来了我都不怕!你什么东西,你也不看你几个尽量,什么狗东西。”

    她看着我没有回嘴,也没有再骂,然后端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气得她浑身发抖。

    继续骂。

    她不骂我了。

    我想着,该如何激怒她,让她继续骂呢?

    我想不到,因为这段shi pin,拍着刚才她骂的那段就很好了。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什么好,因为我说了激怒她的一些话,shi pin也肯定拍到,那会很不利,不如不说。

    她冷静下来,看着我不出声音了,她说道:“你有人罩着,我同样也会有人罩着。别以为就你能嚣张!我们能进来这里,不单单是自己有能力。既然来了这里,利益才是一切,如果不是为了钱,谁会来这个破地方蹲着?我实话告诉你,你不想捞钱,我可想捞钱。我们不是雷锋。”

    开始说到正点上了。

    我说道:“哦,然后呢,你想怎么样。”

    她淡定了,说道:“如果,你想要让她审核通过,可以,这个数。”

    我一看,她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

    我说道:“什么意思。”

    她说道:“嘿嘿,张河,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难道不知道,可以从选拔的女囚名额中捞钱吗!”

    我说道:“我,我不是很清楚。”

    她说道:“你不清楚?你骗谁呢。我不管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总之,这个女囚要过关,可以,八万。”

    我问:“给你八万,是吗。”

    她说道:“对!”

    我说道:“我哪来的八万块钱给你啊。”

    她说道:“你不知道那个女囚是监区的首富吗?”

    我说道:“不知道。那我该怎么做。”

    她说道:“你就跟她说,想要通过审核,可以,叫她给你钱。八万。”

    我说道:“给我钱干嘛。”

    她说:“八万,你给我八万就行,你也可以问她多要一些,我这边就是八万!少一分,我都不让你通过。”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总监区长,这么做,是不是跟抢劫一样,这是不行的。”

    她说道:“那就不谈了,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说道:“意思说如果不给你八万块钱,你就不让通过了,是吧。”

    她点了点头。

    好,这段录像,足可以整死她了。

    我说道:“好,那我跟女囚谈谈,再和你谈好了。”

    她说道:“谈不过的话,就别找我了。”

    说完,她站起来:“谢谢招待。”

    说完,她便离开了。

    我马上拿好了针孔she xiang机。

    韦娜,我看这次不整死你!

    回到了办公室,然后用那上不了的电脑剪辑了一下,,万事大吉。

    然后,出去外面,拷贝了几份,好好存着。

    我原本想着,直接就凭着这份jian kongshi pin,整死韦娜,但是想了想,她只是说想要钱,并没有真正的收了钱。

    那好,我就让她真正的收钱!要玩,就玩到彻底。

    我出去后,去监狱医院跟格子说了这个事,我让格子拿钱出来,然后教格子如何说话,万一到时候有人来查,必须要这么这么说话,就说她同意给韦娜钱,为了名额通过。

    格子开始还担心害怕,我慢慢的,说服了她。

    她愿意拿钱出来了。

    拿了八万块钱,我继续的约韦娜吃饭。

    还是老地方,还是那个包厢,那个位置。

    我给了她钱,她笑眯眯的笑纳了,然后说道:“行,她很快就通过审核。”

    这顿饭她没吃几口,然后就拿着钱走了。

    不过,第二天,我从小凌那里知道,韦娜的确是让小凌通过了审核,但是从监区出行,她却不放行。

    我找了她之后,她却说,关于这个嘛,有点难办什么的。

    绕来绕去,还是为了钱。

    这家伙,竟然想双重捞钱。

    真是无耻到家。

    开口又是八万!

    还好我拍下了她的违规违纪画面。

    我对她说,明天早上拿来给她。

    我把那些录像什么的,好好剪辑了接上,然后,弄好备份了好多个盘,包括存在了上,防止丢失。

    次日,出太阳了,一早就出太阳了,天气很好。

    我若安好,便是晴天,韦娜今天将迎来晴天霹雳。

    到了韦娜办公室的门口,我轻轻敲门。

    她说请进。

    我进去了。

    韦娜看到我,心情愉快,对我点头说早上好。

    是挺好的。

    我进去了她办公室。

    她估计以为是我和格子已经商量好了,要送钱来给她了。

    韦娜靠着椅背,问我道:“一早的,有什么事吗。”

    我笑了笑,说道:“是有点事。”

    韦娜说道:“哦,你说。”

    我走过去,拿了个盘,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她看着这个盘,奇怪的问我道:“这是什么。”

    我说道:“你打开电脑,看看是什么。”

    她不想开,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我没空。”

    我说道:“如果你不打开,我保证你会后悔。”

    我这么一说,她狐疑的看着我,然后打开了电脑。

    然后,把盘接上电脑。

    里面只有一个shi pin文件。

    韦娜打开了。

    只见,那画面上,就是她的正面,但是,拍不到我。

    然后,她慷慨激昂的骂人:“你别以为你上边有人,你就可以嚣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副监狱长有一腿,搞在一起了,然后就仗着她是你靠山,在监狱里横行霸道!”

    韦娜一看,脸色都变了,一直看到后面,说的要我去问格子要钱的那些内容,还有她收了八万块钱的画面。

    她急忙的把盘拔出来,然后直接的塞进嘴里,看样子要吞下去。

    我说道:“吞吧,没用的,我有备份。”

    她牙齿都在打颤,把盘拿出来,放在手中,死死握着,然后盯着我:“你,你想怎么样!”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我想怎么样,你说我能怎么样,我不能怎么样!”

    我恶狠狠的样子,让她感到我的可怕。

    她骂道:“阴险无耻卑鄙!”

    我说:“然后呢。”

    这欺负坏人的感觉,太爽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真是爽的飞上了天。

    她说道:“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道:“也没想怎么样。八万块钱,我想,你可以还给我,也可以不还给我。”

    她狠狠咬牙:“还给你!”

    我说道:“还有那个,女囚的那个管理员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她说道:“你想让我给她全通过了。”

    我说道:“对。”

    她说道:“可以。但是你要把你的tou pai的这些shi pin什么的,全都给我!”

    我说道:“呵呵,韦娜,你不配和我谈条件。”

    她说道:“那我是不可能给她审核通过的。”

    我说道:“随便你咯,我把这shi pin到处发,到处弄,什么管理局,监狱长,副监狱长,监狱里的领导,还有司法的,人手一份,你说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她全身瘫软,靠着椅背,眼神空洞,她受我要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