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9章 hé píng靠你了
    我看到黑珍珠在旁边刷了牙。

    她是一遍又一遍的刷牙,我是一遍又一遍的洗澡。

    我穿着一条里面的裤子,也不管她在旁边了。

    唉,怎么那么倒霉。

    我想,或许她说的,可能是真的,东叔真的把她拿来养大,所以,她叫东叔爷爷,对她来说,东叔是她的唯一亲人,她不舍得东叔离开,百分之三十,呵呵,这点概率,我想,她已经觉得,结果是妥妥的是噩耗了。

    所以,她心里难受,喝了那么多酒,烂醉。

    她刷了牙后,出去了。

    我洗澡后,光着,浴巾包了下身一下出来外面。

    看到那房间门是开着的,她出去了?

    我晕,她应该是出去了。

    我急忙的跑出去,人呢!

    妈的,黑珍珠呢?

    喝得烂醉的她,手上拿着一把枪,我靠!

    她跑到大街上,让jing cha看见,不得出事啊,会被射杀的!

    我慌了。

    我急忙的跑到电梯口,电梯刚好上来,电梯门开了,几个年轻男女有说有笑的出来,一眼看到我,裸着上身,包着浴巾,她们惊讶了一下。

    我急忙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的,全身黑色的衣服,然后挺高。”

    一个女孩没听完,就说:“很漂亮,长发是吗。”

    我说:“对对对。”

    那女孩子说道:“她刚才从电梯出去,我们刚好进来了。”

    我说道:“那你有没有看到她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她说道:“这个没注意耶。”

    没注意耶,为什么你没注意耶,万一她手上拿着枪,跑出去外面,后果不堪设想。

    那女孩子走出来,对我说道:“她喝醉了,是吧。”

    我说:“你,你怎么知道。”

    她说:“出电梯的时候,闻到的都是酒味,她走路都不稳。你女朋友吧,还不赶紧追呀。”

    我急忙的进电梯,他们马上从电梯都出来。

    然后发现他们都看着我,我这才记得我只是拿着浴巾,马上冲回去了房间里,但是看了看我那身衣服,这哪还能要啊。

    看着都要吐了。

    我打dian hua给黑珍珠,已经关机了。

    我马上打dian hua给强子,然后打给陈逊。

    让强子送衣服上来,让陈逊去找黑珍珠。

    我一直催,强子总算赶着拿衣服上来给我,一条短裤,一件恤。

    我问:“没有底裤?”

    强子说:“底裤也要吗。”

    我说道:“对啊。”

    强子说道:“那我现在去拿。”

    我说道:“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我赶紧穿好,然后说道:“赶紧帮我,去找一个女的。”

    强子说道:“怎么个女的。”

    我说道:“黑珍珠。”

    强子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道:“她刚才在房间里,吐了我一身,我急忙洗澡扔掉衣服,然后她刷牙后跑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我心里急啊。”

    强子说道:“急什么呢,她那么厉害。”

    我说道:“问题是她已经喝醉了。”

    强子说道:“好吧,她已经出去了是吧,那可能坐车走了吧。”

    我说道:“先让兄弟们在附近找找吧,就跟兄弟们说,今天那个一身黑色的衣服的黑珍珠,他们应该知道。”

    强子拿出了手机通知了兄弟们。

    大家出去附近帮忙找了。

    而我,也出去找了,我给陈逊打dian hua,陈逊说没见着人,我说让他去黑珍珠住的地方找,他说都派人了,在门口等了,都没见到人。

    我心里焦急,妈的,黑珍珠拿着枪,跑大街上,会出事的。

    我如热锅上的蚂蚁。

    强子把车开过来,说道:“这附近都找不到,要不我们去她们酒店看看。”

    我说:“好。”

    我上车后,强子马上开车过去珍珠酒店。

    强子说道:“你也别太着急了,她那么大个人,一身武艺,不会出事的。”

    我说道:“她主要是喝醉了,而且,她手上拿着一把shou qiang!我怕她拿着shou qiang在街上晃荡,那她会出事的。”

    强子惊呆。

    一会儿后,强子问:“你们到底干嘛啊?”

    我说道:“没干嘛,她就吐我身上,莫名其妙的,拿着枪指着我。我无语啊。”

    强子问:“你该不是和她是一对的,她喜欢你,然后你让她吃醋,她恨你,所以才老是找我们闹事,和你吵架了。”

    我说道:“我怎么和她一对的啊,她身边男人很多,不是那样子的。”

    强子说:“我看你们的关系就很复杂。那你怎么和她去开房了。”

    我说:“那她喝醉了,我只能背着她去开房,谁知道会这样子啊。”

    强子说道:“那她为什么和你喝酒会喝醉。”

    我说:“她心情不好。你怎么也那么八卦了啊。”

    强子说道:“我在研究,她为什么对付我们,看我们不顺眼。肯定是因为你了。”

    我说道:“她就是心情不好,谁惹她都不行,她都拿来出气,她说她十九岁,你信吗。”

    强子说道:“十几岁?十几岁的小孩?那样子,像吗。”

    我说道:“是啊,那么成熟,不像啊。不过她任性起来的时候,的确就像个孩子一般。”

    强子说道:“我看你啊,还是要多多哄她,让她开心一点,她就不会那样了。你看今天,原本都要开打了,让你这么几句话,她就舒服了。不打了,多好。”

    我说道:“对,让我去使用美男计,多好。”

    车子到了珍珠酒店。

    我们马上的上去了。

    找到了那办公室的楼层,可是,她并不回来办公室。

    难道,真的跑去哪儿了?

    我们下来,到前台那里,问前台:“你见到你们老板娘回来了吗。”

    前台抬头看了看我,说道:“她,她回来了。她好像喝醉了。”

    很好,她回来了。

    我问:“怎么回来的。”

    她说道:“是,是陈逊陈总扶着她上去的。”

    靠,陈逊骗我吗。

    我说道:“那她在哪。”

    她说:“1718号房。”

    前台经常见我找黑珍珠,不敢蒙骗我。

    我马上上去1718号房。

    然后,过去后,在房门口,就看到了陈逊。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他讪讪的样子。

    我过去,说道:“搞什么呢你!不是说让你找到她和我说一声吗。”

    陈逊说:“她拿了我手机,说不给你打dian hua通知你,让你担心去。”

    我骂道:“靠,她神经病。”

    陈逊说道:“抱歉了,我,我闹不过她,也不敢和她顶。”

    我说:“好了原谅你了。”

    陈逊问我道:“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我还想问你,她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

    陈逊说道:“我不知道。”

    我说道:“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陈逊说:“真不知道。”

    我问:“她在里面睡觉了?”

    陈逊说:“对啊,我手机还在她那里。”

    我说:“靠。神经病。她这段时间有什么异样,你不知道吗。”

    陈逊说:“不知道啊,有什么异样?怀了你的孩子?”

    我骂道:“妈的你个陈逊,我和她是清白的,你别乱猜测!你想哪儿去的呢。”

    陈逊说:“那你们怎么回事呢。”

    强子在旁边,也说道:“对啊,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这么吵架呢?”

    我说道:“她说她不开心,然后喝醉了,喝醉了就说最讨厌我,用枪指着我。就是这样咯。”

    强子说道:“为什么讨厌你。”

    陈逊同时问:“为什么不开心喝醉。”

    我说道:“为什么讨厌我,我也搞不清楚,至于为什么喝醉,我,我,我也不清楚。”

    其实,黑珍珠和我说的那些,因为东叔的原因,所以她才喝醉,但是我不应该和强子和陈逊说吧。

    强子说道:“什么都不知道,她就和你喝醉,就说讨厌你。呵呵,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清白吗。有这种清白吗。”

    我说:“我真的搞不清楚,她性格就很怪。”

    陈逊说道:“我不觉得她很怪,对我们就很成熟,怎么到了你这边,就很幼稚了。她喜欢你吧。”

    强子点着头。

    我说道:“你们也够了啊。我怎么解释,你们看来都不会相信的了。”

    陈逊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啊,别管其他了,她可能对你有好感,这是真的,她脾气不好呢,可能就是因为你。你呢,最好少惹她一点,和她在一起,甜言蜜语多一点,就好了啊,好好哄她,我们呢,也不想和你们打架,可是她的命令,我们不能不听。以后双方的he ping,还是靠你了。”

    我叹气,说道:“好吧。”

    强子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张河,忍一忍,现在我们惹不起她。”

    又聊了几句,各回各家了。

    实在搞不懂黑珍珠到底想些什么,她成熟起来,成熟到极致,沉稳得可怕,可一闹起来,简直是比耍小脾气的大xiao jie还要厉害,闹得鸡犬不宁的。

    还拔枪对着我。

    真是个危险分子,恐怖分子,我该离她远点才好,强子和陈逊他们两个还说有什么好好哄她,靠,我要是还靠近她,那我真的也是神经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