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8章 黑珍珠的身世
    黑珍珠一听我这话,怒道:“我已经不高兴了,你还要高兴。”

    我说道:“我开玩笑的。”

    究竟是怎么事,让她如此的难受。

    她会失恋吗,像黑珍珠这号人物,会失恋吗。

    即使是失恋,她会难受吗。

    换男人如换衣服的她,我不太相信她会失恋了难受。

    我说道:“难道说,你一直深爱某个男人,然后被他一次一次的伤了心,所以你痛苦不堪,厌倦了,选择自暴自弃,和不同的男人鬼混在一起,就是为了麻痹和治疗心伤。现在他结婚了,你彻底的死心了,是吧?”

    她沉默。

    我说道:“是吧,我说对了吧,唉,何必呢,你身边那么多男人,况且,你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不需要这样子的。”

    她抬头看着我:“东叔可能要走了。”

    她这话,透露着几分心凉,凄惨。

    我一听,说道:“他要去哪儿玩?”

    她说:“天堂。”

    我哦了一声,然后意识到,她说的是可能东叔要死了。

    我说道:“他怎么了。”

    她说道:“心脏病,准备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三十。”

    我说道:“怎么会这样子?”

    她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道:“好吧,那我还是要先祝福他吧。你很难受吧。”

    她说道:“所以要打你出气。”

    我说道:“这哪跟哪啊,要不我心里不高兴,我就随便的找人打架了是吗。”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不是说你年龄你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的。”

    她说道:“别惹我,尽量。”

    我说道:“我怎么惹你了。”

    她说道:“你的人惹到我了!”

    我说道:“那是你的人先惹到别人的好吗。那条路,那停车场,是我们的。然后薛羽眉的饭店,是人家的,你去惹人,不是人家惹你。”

    她说道:“是,惹就惹吧,你们又能怎么样呢。”

    我说道:“好,我说不过你了,如果你非要这么做,我也无话可说。”

    她又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今晚的她,喝了很多酒了。

    她说道:“没酒了。”

    我一看,酒瓶空了。

    一瓶白酒,那么快就没了。

    我说道:“想喝,陪你。”

    我让fu wu员拿酒。

    我看看她会不会说出一些什么事来。

    酒来了,倒酒。

    又干掉了半瓶,基本都是她在喝,我喝的少。

    我说道:“东叔在哪手术,你不去看望?”

    她说道:“他不让,只有他的一个老部下才知道他在哪。还是他的老部下偷偷告诉我,东叔要做手术了,已经立好了遗嘱,东叔不让老部下跟我们任何人说他在哪,以为他那个人很好强,他不想要让人看到他最痛苦的一面。”

    我说道:“然后他老部下,是被你套话套出来了?”

    她说:“对。”

    我说道:“好吧。为你爷爷祈祷吧。”

    她说道:“他不是我爷爷。”

    我说道:“你说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的啊?”

    她看看我,说道:“可能都是真的,也有可能,都是假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有意思吗。”

    她不管我,说道:“东叔的妻子,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入伍,他妻子是医护兵,打过了战争的第一场战役后,结婚了,因为东叔害怕自己死了,到死都没有给自己的ai ren一个名分。医护兵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跟随军队一同进攻,并协同军队进行救治的救护兵第二种是战地医院中的医护兵。他妻子是第二种,后来,她为了上前线,主动报上了前线,参与军队进攻。结果却是,东叔妻子在战场上牺牲了。东叔一生不娶,无后。”

    我说道:“那,那你是什么,捡来的?”

    她说道:“我是他一个部下的女儿,他那个部下的妻子,也就是我妈妈,早产,大出血,死了。他那个部下,就是我爸,四十多才有的我,忍受着丧妻之痛,养育我,可惜,在我三岁的时候,转到地方工作,当了所长的他在一次执行任务,他和抢劫银行未遂的几名匪徒谈判,那几个匪徒逃进幼儿园,劫持幼儿园儿童,我爸只身进去,谈判破裂,五名匪徒,和他开枪对射,他打死了两个,打伤三个,自己也被打死。外面的jing cha冲进去,打死了剩下的匪徒,解救了孩子们。他是那个城市的英雄。东叔就把我接过来养了,他对我很好,像是对待一个真正的孙女,让我出国留学,看我喜欢枪械武术,他让我上军事学校,到军营磨炼,甚至是模拟的逼真战场,真枪实弹。不过这也是我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能说是他逼我去。因为我听了我爸的故事,我就想我长大后,也能做一名jing cha。可是,做jing cha,自身的能力是需要比匪徒强很多才可以。”

    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子啊,那东叔就等于是你的亲人一样的,比亲爷爷还亲了。”

    她说道:“呵呵是的。”

    我说道:“好吧,你东叔也好,父亲也好,都是英雄。英雄一生平安,长命百岁。”

    她笑笑,说:“但愿吧。”

    然后她又说道:“哦对了,刚才和你说的那些,都是我编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觉得你这人会有朋友吗?真的。你每句话,都好像是在骗人的。”

    她站起来:“骗人就骗人,没有朋友就没有朋友。”

    站起来后,她摇摇晃晃,扑通一声,倒下去,不省人事。

    我过去,她醉倒了。

    我背起了她,开始还想着,背到下面去,叫陈逊过来,把她拉回去,后来走了一段路,觉得好累,都没走到楼梯口,我已经累死。

    黑珍珠很高,而且,很重。

    她不是骨感型的xing ganmei nu,而是也是多肉的妖艳型的mei nu。

    我叫了fu wu员过来,气喘吁吁,叫她去给我开个房,然后让她拿房卡上来,带我上去房间。

    坐着电梯上去了。

    当fu wu员帮我开门进去后,我背着黑珍珠进去,把重重的黑珍珠扔在了床上,我气喘吁吁。

    我想着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我觉得,酒后吐真言吧,可能她刚才说的,也许都是真的。

    也许有可能,都是假的。

    估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我转身过去,要给她盖上被子,结果,她突然的坐起来,双眼瞪着我,我有些惊恐。

    因为她的眼神中,杀气腾腾,不会是把我看成敌人了吧。

    搞不好喝醉了,幻觉了,以为我是敌人,突然的拔出枪来对我狗头就打,那我死得冤枉了。

    我笑了笑,嗨的一声和她打招呼,眨眼睛:“是我啊,我是张河啊。”

    这么一微笑,她的神情,眼神,没有那么冷酷了,慢慢的柔情万分了。

    然后,迷离着眼睛。

    看着她红唇烈焰,眼睛放电,我心里在想,她是要干嘛,亲我吗。

    我的心开始又纠结起来,该不该,该不该?

    无法阻挡,无法拒绝。

    黑珍珠啊,大美人xing gan黑珍珠啊。

    可是我如果和她了,怎么能对得起薇拉。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黑珍珠,你,你。”

    突然她眼神凶狠,啪啪抬手两巴掌给我:“赶紧离开!”

    我愕然了一下,这家伙发疯起来,这酒疯发起来,和贺芷灵那厮几乎是如出一辙,不过,似乎女人发酒疯起来,都比男人疯狂太多。

    我急忙的跳下床,骂道:“你神经病啊!我背着你来睡觉,你还打我!”

    黑珍珠盯着我,如同我是她的敌人。

    我说道:“疯子,无语了。”

    她突然的拔出枪,我始料未及,吓得举起双手:“你,你,你干嘛。”

    她说道:“蹲下。”

    我急忙的蹲下,双手做投降状:“珍珠姐,珠姐,大家姐妹一场,这又何必呢。”

    那黑洞洞的枪口看着吓人,我估计是没上膛的。

    谁知刚想到,她突然的一拉,上膛的声音了,开了保险了。

    我一下子,冷汗淋漓:“珠,珠姐,别,别这样。呵呵,我滚,我滚,行了吧。”

    黑珍珠说道:“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你。”

    我说:“知道我知道,我以后尽量不会和你作对,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不会碍着你眼睛,不会妨碍你做事,你吩咐我的,我都尽量去办。”

    妈的,她喝醉了,主要是她喝醉了,搞不好她真把我当成她的什么敌人,一枪打过来,我就麻烦了!

    她定着,一捂住嘴巴,然后,控制不住的,呕吐,如同开闸的消防水龙头,哗啦就喷下来。

    我是跪在床边,她在床上,然后,她直接是朝着我头上喷下来。

    我啊的尖叫一声,来不及躲开,直接就被从头上到脚上,喷了一身。

    我靠,恶心死我啊。

    一股黏糊糊的很反胃的酒酸味,从头淋到脚,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

    她跑进去厕所吐,我跟着也冲进去,她在洗脸盆吐,我就在马桶那里吐。

    她抱着洗脸盆吐,我抱着马桶吐。

    何其壮观。

    然后,我两眼冒眼泪,直接洗手,把手机钱包钥匙扔出去外面,开了淋浴头,马上冲,我也不管她还在旁边了,把外衣和裤子脱了,按了沐浴露,洗头洗澡。

    太恶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