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2章 争取壮大
    在监区,目前,有大致的三个集团。

    首先,是以丁佩监区长为主要领导的丁佩集团,她们根基深,从韦娜还在的时候,就开始笼络众人,监区跟着她们的狱警和管教,估计也有近百人,这些人,为非作歹,涉及分女囚家属送的钱和物,还有敲诈女囚,还有帮女囚越狱,甚至可能还有贩毒等等不法行为。她们这个利益集团,为了得到利益,是不择手段,所以监区也是被她们搞得乌烟瘴气的。

    其次,就是以小凌和我为主要领导的我们的集团,我们这个集团,是小凌组织和打下的基础,是因为道义而结合,我们也是为了利益,但是,我们获得的利益的手段,是建立在善良之上。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人,是因为和丁佩那边人为敌所以加入的,可是我们这集团,人少,因为我们这里,跟着我们没多大的实际利益,加入她们,直接就见到钱,多好啊,这样一对比,又有多少人愿意跟着我们干呢。

    还有一个集团,就是另外的不是我们也不是丁佩的人。这些在我们和丁佩两个圈子外面的人,是人数最多的。

    她们心存良知,良心未泯,所以不跟着丁佩她们混,但是,她们只是看着我们,也不敢跟着我们混。因为我们没有展示过我们强大的实力,也没有表示出和丁佩决一死战的的决心,她们很多人都在动摇,想加入我们,可是看到我们这样子弱保不准加入来哪天就被丁佩那集团给干掉了,所以,她们只是心里动摇,并不会真的过来加入我们。

    今天,我就要展示出我们的实力给她们看,还有,表示出和丁佩干到底的决心。

    尽管我们拉的是别的监区的人,但那也是实力,尽管我们在监区人数少,但是我们敢于跟丁佩她们开干。

    丁佩看着我们这么多人,心里在盘算,想打,打不过,不打,又丢人。

    她说道:“这样子吧,我先问问总监区长,看她怎么说好吧。”

    总监区长韦娜还不是丁佩的人,她问了,总监区长肯定不给拆,或者是让总监区长去问监狱长,如果监狱长说不给拆,那我们不能拆了。

    这破屋子,还需要申请到那么复杂的程序去吗。我也不可能让丁佩去问了。

    我说道:“呵呵,丁监区长,既然副监狱长都下令了,总监区长说不给拆,那是要听总监区长的吗。这么说的话,副监狱长的命令,都不如总监区长的了?”

    丁佩说道:“我没那个意思。”

    我说道:“这些人,都是副监狱长叫来的。”

    看着这么多支持的人,我心生自豪。

    想当初,刚进来监狱的时候,不管是我也好,贺芷灵也好,我们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步步维艰,没几个人支持我们,现在如滚雪球般,把人数发展到了那么多,监狱里,我看她们还有那个集团能拦得住我们的脚步。

    虽然想是这么想,现下最主要的这一步,就是在监区壮大,干掉丁佩她们了。

    丁佩有些无言以对,但是,她强壮镇静,说道:“那我们监区的事,我们监区自己解决,不用劳烦她们b监区的人了。”

    我说道:“副监狱长说,赶紧弄完,然后她们回去干活。”

    现在什么屋里有女鬼报复的那些东西,都抛到脑后,已经演变为了我们和丁佩她们之间的斗争。

    丁佩还想说什么。

    我直接一挥手:“都别浪费时间了,拆!”

    丁佩看着,马上让她们的人拦着。

    我说道:“丁监区长,你想干嘛呢。”

    丁佩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就不说了,让人拦着。

    她以为她拉人过来这么拦着,我们叫来的这些人就不敢动手了,她真是幼稚啊。这些人我叫来,就是为了打架而来的,我挥手:“上!”

    丁佩没想到我们叫来的人那么嚣张,一大群人冲上去就挤过去,手里拿着工具,砸开门,进去小屋里面了,搬屋里的一些废旧的木桌椅啊什么垃圾的出来。

    丁佩她们没敢拦着了,看着b监区的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她们已经知道情况不妙,这帮人不是来拆屋子,是摆明来打架的。

    她们的人也被撞开了。

    丁佩只好灰溜溜的,带着她们的人站到一边去。

    一会儿后,丁佩过来对我说道:“你这么做,会有报应的。”

    我说道:“丁监区长啊,你说之前说要拆的那些领导,出车祸全死了,是吧。女鬼谁知道我是主要领导呢,你是监区长,你负全责,可能先让你出车祸死了。”

    丁佩脸色都变青了,指着我:“你你你你!”

    却骂不出话来了。

    我笑了笑,走到前面:“东西都搬出来了吗!”

    她们回答搬出来了。

    我看了看这破小屋,也没啥,破旧,风吹来的时候,确实有股呼呼的声音,晚上听自然会毛骨悚然,现在听,没感觉。

    我说道:“锤子什么的,拆!”

    沈月带着人上去了,先从屋顶开始砸,那屋顶也都几十年前的薄薄的一层水泥,有好些地方都因为经年久月日晒雨淋裂开了,哪经得住敲击,没几下,上面的屋顶全砸了下来,这排屋子,高度就只有两米这样,还闹鬼,闹个屁鬼啊,鬼怎么不去住宿舍,住那么小的鸡窝一样大的地方。

    屋顶敲下来。

    真是人多力量大,然后很多人拿着锤子等工具,过去垫着脚,敲击发霉的火砖,不到一个小时,这小屋子,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堆瓦砾。然后,从后勤部那边弄过来二十几个斗车铲子,把瓦砾铲走,忙了半天,干干净净,铲平了这小屋。

    而丁佩,早就离开了。

    估计要气死了吧。

    对沈月她们表示了感谢后,她们离开了。

    下班之前,我给范娟,徐男等人打了dian hua,约了她们一起吃饭。

    我则是在后街的,我们西城帮的饭店里,招待了她们。

    当然,我是不可能让她们知道这里是我和西城帮一起搞的饭店。

    最好的包厢,最好饭菜。

    徐男,范娟,沈月,魏璐,小凌,还有范娟让带队的今天的两个手下来了。

    大家喜气洋洋的。

    酒菜上了,酒杯上了,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我感谢了她们一番,她们也用酒热烈的回敬了我一番。

    我特地出去打了一个dian hua给贺芷灵,问她过来不过来,毕竟,这么个场面,多了贺芷灵的话,那岂不是更开心啊。

    谁知她冷冷道:“有什么意思。”

    然后挂了dian hua。

    我靠,什么人嘛,不来就不来,我热情邀请,她还冷冰冰的。

    刚挂了dian hua,有七八个人过来围住了我。

    我看了看他们,满脸的杀气,我靠,情况不妙,我赶紧的往饭店里面跑,但是,被他们给拉住了,拖着我,到了旁边的小巷子中。

    接着,拖着我过去的那个人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我一下子,差点没把刚才的酒菜都吐出来了。

    我张大嘴巴,喊着疼:“为什么打我。”

    他们说道:“因为你嚣张。”

    我说:“能告诉我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他们说道:“你这些天得罪了谁,你自己知道。”

    我心想,能是谁?我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谁会用这种办法干我。

    应该不是林斌,他不会那么弱,他要报复的话,不会用这种办法。

    我抬头看着这七八个人,看起来也只是一些混子,但是说话的不是我们这里的口音。

    他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看着外面,巷子外路边,一辆车徐徐的开到那边,往这边看着,车上的人的脸,我似乎认识?

    哦对了!是丁佩的手下阿丽!

    吗的,是丁佩干的,叫他们来这么对我。

    丁佩,我还没去这么对付你,你倒是先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了,过了今晚,我也让你尝尝被抓起来暴打的滋味。

    我问他们:“他们给你什么价格,我也给你们什么价格。”

    他们说道:“废话少说,有人让我们打你一顿,就是给你一个教训,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嚣张了!否则下次。就是这个了。”

    他说着,亮出了一把 shou。

    听到身后一个洪亮的声音:“这几位兄弟,在做什么啊。”

    是强子的声音。

    我和这帮人一起看,好了这下,强子的人,巷子前后,都包围着了这七八个人。

    我大喊道:“强子把外面那车子的开车那女的拉下来,她是主谋。”

    强子一回头,下令,手下人马上跑出去,外面的阿丽看情况不妙,踩油门开车走了。

    追不上了。

    这七八个人,知道了强子是来救我的,急忙放开了我,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嘿嘿,这位大哥,我们也是受人之托。”

    我转身一拳打在他脸上:“托你麻痹。上,打他们!”

    强子的人冲过来,拳打脚踢,打的这群家伙鬼哭狼嚎。

    我站到旁边,问强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被拉过来打了。”

    强子说道:“那个站前台的说的,我过来一看,还挺不错啊,有人竟然在这里敢揍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