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1章 亮出实力
    这个jing cha留给了我他的号码,说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让我联系他。

    妈的,jing cha不去查案,倒是让我去查了,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内幕可是有多黑啊。

    最主要的是,他虽然和我谈了一些,但是,他也刻意的不谈一些很重要的。

    例如,他没有说他哪些个领导不同意他们去办案,查案,还有,他也没有说清楚监狱里是怎么阻挠的不让去查案,更没说清楚是谁拦着,估计他也是怕得罪人。

    毕竟,不过是一个小jing cha,不管是监狱里的领导,还是他顶头上司上面的领导,他都得罪不起。

    想要在江湖混,只能守江湖的规矩,不守规则的人,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一般这个江湖都容不下他。

    还有一些更为重要的事,例如jian kong电源谁掐断,为什么会断,刚好那一个小时被断掉,导致没有把这段jian kong拍下来,他都没有和我说。

    我也试图问了,他说还没查到。

    这难道交给我自己去查了。

    我怎么查,找谁查。

    尽管我在监区,我也知道是谁管着jian kong,可是,难道就是管着jian kong的人去掐断吗。

    一下子,我又无奈了起来,让我怎么查。

    一时间,监区里,谣言四起,说是有女鬼出现了,大家都人心惶惶。

    而后,又有女狱警说撞见女鬼了,在那监区的食堂后面。

    小凌和我说,以前这片地区,是一片乱葬岗,后来又成了枪决死刑犯的地方,之后,又建成了监狱,在监区的食堂后面那块阴森的地方,正好就是枪决死刑犯的地方。

    她们都说,鬼是从那儿的一排小屋子里出来的。

    我过去看了一下。

    的确有一排小屋子,当时建造监狱的时候,这排小屋子就存在了,因为以前没有任何建筑物,只有这排小屋子,听说屋里经常放着未下葬的死人。而之后,关于这排小屋子的各种传说就络绎不绝,说这里成了鬼们聚集的地方。

    为什么没有拆了这排小屋子,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说,原本动手拆,但是,刚批准了的那一届的监狱领导,还没拆的时候,几个监狱领导出去开会,一辆泥头车冲上来,除了司机外,全部无幸存。都说是因为想要拆掉这排小屋子,才惹来的灾祸,之后没人敢拆了。第二种说法是,领导们说,反正这建筑都已经存在了,就留着当杂物房,放东西放杂物的,开始的时候,还有监狱的人进去放东西,但是后来,听说在那黑暗的屋里见了几次鬼后,直接就没人进去过,而且,那里就是闹鬼的危险的地方,谁愿意进去了,就是一直废弃不用了。

    然后,监区的人都说,闹鬼都是因为鬼从这屋子出来的。

    我晚上去看了一下,刚好下大雨,那屋里的确闪着昏暗的huang se灯光,而且,墙内外都是斑驳的绿色,确实有着阴森之感,特别是风吹过屋子,产生一种呜呜的似乎是女人在哭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当然,我是不信这个邪的,只是,有不少的女狱警,管教,都说在这边见到过鬼,我就纳闷了,真有鬼不成啊。

    我肯定不信,我直接打了一个报告,说这小屋子严重影响着监区的日常工作,甚至如果说有女囚逃跑的话,从这排小屋子踏出去都容易,报告交上去了。

    我交上去的时候,是直接交给贺芷灵,贺芷灵看了一眼,直接批示,拆。

    当拆了的通知下来了之后,监区直接引起震动。

    同事们,女囚们,全都在议论纷纷。

    监区长丁佩马上召集召开会议,说上面下令要拆这排屋子,我们怎么办,说的如临大敌,好像拆了就要自己死了一样。

    丁佩一脸黑,坐在会议桌上,问下面的人:“上面下了通知,要拆掉那食堂后面的小排屋子,大家都知道了吧。”

    下面的人零零星星的回答知道了。

    丁佩说道:“领导和我说,说是我们监区有人打报告上去,请求拆了这排屋子,我想问大家,究竟是谁打报告上去的?”

    看来,丁佩不知道是我干的啊。

    我倒是想看看,她要找出这打报告的人干嘛。

    下边的人都面面相觑,说不知道。

    丁佩说道:“你们知道是谁打的报告吗?”

    下面也都说不知道。

    我是指导员,我坐在丁佩的旁边,我问道:“丁监区长,打报告上去拆掉这排屋子,又怎么了。”

    丁佩看了看我说道:“哦,张指导,恐怕你不知道,这排屋子是有什么样的故事吧。”

    我问道:“那是有什么样的故事呢,说来听听。”

    她说了这小屋子的故事,说她可不想成为下个被下诅咒而横死的人,那些打报告要拆小屋子的,是被住在小屋里的鬼给怨恨而害死了。

    我不屑一笑,说道:“丁监区长以前没读过书吗。”

    她看着我。

    我说道:“难道你们老师教你说这世上有鬼?”

    她说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我们出事了呢?张指导,我劝你最好也跟我一起,去让领导收回这命令。”

    我说道:“你去吧,我没那么无聊。实话说,那报告就是我打的。”

    她惊愕的看着我,然后说:“你你你,是你干的!”

    我说道:“对,是我干的,你看我怎么横死好了。看我怎么被鬼害死,好吧?这事儿,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打报告的,要是死,我一个人死。放心,丁监区长,你可是好好劝告了,如果我死了,我一定会记得你的。”

    她马上呸呸说道:“你死了别记得我!”

    我盯着她。

    她看到了我眼中的不爽。

    然后,她貌似语重心长:“小张啊,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太把这些鬼啊怪啊当一回事,可是呢,见多识广的老人们,都知道,这种东西,你不信也不行的。你比如说,就像命一样,这个东西,它本来就是存在的。”

    我问:“然后呢。”

    她说:“之前的那些领导,说拆了这小屋,出事当然可能不太可能是鬼啊什么报复的,但是如果是呢?如果我们去拆了,刚好我们就出事了呢。这你负责吗。”

    我说道:“丁监区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如果拆了这屋子,虽然是我打的报告,但是你刚好出车祸死了,你死了凭什么让我来给你负责?”

    丁佩一听,脸色都变了:“张河,别给脸不要脸!你敢拆试试!”

    我说道:“上面领导下令让拆,你凭什么不让拆!”

    丁佩直接起身:“那就试试吧!”

    说完,她马上的转身甩手而去。

    下面的人都看着我们两个,不知所措。

    我说道:“散会吧。”

    回到了办公室后,小凌进来了。

    我看着小凌,问:“什么事。”

    小凌说道:“拆屋子的事。”

    我说道:“你也想和我说,不能拆吗。”

    小凌说:“我是不太相信有鬼那个说法,如果真的有鬼,拆了也好,刚好把鬼都赶走了。”

    我说:“看来你还是觉得世上真的有鬼了。”

    小凌说道:“不不,不是很信。但是我觉得,我们拆不了。”

    我说:“哦,为什么。”

    小凌说:“因为,我们人少,强拆那里的话,她们人多,我们打不赢。”

    我说道:“那就试试看到底谁能赢了!明天就拆了。”

    次日,我早先联系了贺芷灵,跟她说了一声,然后,她跟b监区监区长谢丹阳还有监区监区长范娟说了一下,我也和谢丹阳还有范娟说了一下,马上就调动了b监区的一大批狱警管教,以进来监区帮忙拆屋子的理由进了监区。

    我都不用麻烦到上面让她们帮忙找拆迁的机器和工人。

    看着这小排的几十年前的小火砖的建筑,没几下就能拆完。

    b监区的近两百狱警管教,再加上我们自己监区的人,我看你丁佩要怎么拦着。

    当我们监区的十几二十人拿着工具到小屋那边时,丁佩还带了四五十名管教狱警拦在那里不让动手。

    不过,当b监区的这大批人进来的时候,她们一看情况不妙,脸色都变了。

    丁佩马上问b监区的带人进来的沈月等人:“请问,你们是b监区的人吧。”

    沈月说道:“我们是b监区的,我是指导员,她们这里是监区的,我们来这里是奉命来帮你们的忙的。”

    丁佩问:“奉谁的命。”

    沈月说:“副监狱长。”

    丁佩马上问:“副监狱长有这么下令了吗。”

    沈月说:“你可以问问。”

    丁佩马上让身边的人去打dian hua问。

    丁佩说道:“你们等会儿,我先确认。”

    连监区的门卫什么的都得到了通知了,丁佩是假装不知道呢,还是真的不知道。

    不多时,那名手下来了,告诉了她的确是如此。

    丁佩看着我们一大群人,她是让开也不是,不让开业不是。

    其实,这次要拆这小屋,并不是说,我要破除什么迷信啊什么的,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理由,更大的原因是,我要让监区的狱警和管教知道我的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