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0章 不能查案的原因
    回去了监狱,我要把这个事查清楚。

    我先找了那名看到了那女鬼的那一面的那个女狱警。

    她过来到我办公室的时候,还在发抖,一问起昨晚的事,她脸色惨白。

    我问:“到底都看到了什么。”

    她说:“那个女鬼,长发,一身白,就像dian ying上,恐怖dian ying那个贞子一样,手中拿着刀,她的手全是白色的。血染红了白色。衣服也是白色的。衣服也染红了。然后,那头发到这里,腰部上去,一点点。然后,背有点驼,像贞子,可是比贞子高。”

    她有些语无伦次,看来真的是吓得不轻。

    我说道:“究竟你是怎么发现的。”

    她说道:“我,我听到有女囚尖叫的声音,就冲过去监室,监室那里,我到处看着,然后就在她们监室,我看到了那个女鬼,只是看了一眼,吓得我跌坐在地上,然后我就急忙的转身爬着跑。”

    我问:“有人说那女鬼从监室的窗口钻出去了。”

    她摇着头,说:“我,我不知道,我就看了一眼,我就害怕的坐在地上,往回爬了。”

    吓得直接倒下爬回去了,太他妈的要紧了。

    我问道:“你看到的是,没看到脸?”

    她摇着头:“我看到她的背影,就是刚才我和你说的,描述的那样子的。”

    我问:“手中拿着刀,然后,手是白色的?”

    她点着头。

    我想了想,jing cha都没检查出任何的指纹,想来,可能猜到的就是这女凶手戴了白色的手套。

    她说道:“那白色的手上,全是血,鲜红色的血,是格子的血。好可怕。”

    我深呼吸一下,这事儿,算什么啊。

    我说道:“那,你没有用手电筒看吗。”

    她说道:“我哪敢看,我看到了她一眼,我吓得坐在地上,我叫都叫不出来了。”

    没有灯,没有jian kong,只有黑暗中,格子,一个监室的另外女囚,还有这个女狱警看到了一眼而已,然后,那个女鬼行凶后,直接从监室的小窗口飘出去了,这也实在是匪夷所思了,jing cha查不到任何的线索,而且,没有指纹,不过在小窗口的铁栏那里,留下了格子的血迹,难道真的是女鬼干的?

    我让女狱警走后,我去看了一下那个格子的监室,窗户很根本容不得一个人出去,而且还有铁栏,从这么个小窗钻出去,怎么可能的呢?

    上面的确有血迹。

    女鬼拿着刀sha ren,然后被人发现,从这小窗户中飞出去,飘走了。

    妖精聂小倩都没那么厉害吧,这聊斋志异啊,化作一缕白烟,从窗口飘出去了。

    我找了那个目击的女囚。

    那个女囚,如同前面那个女狱警一样,但是她至少吓得叫了出来,那女狱警比女囚还胆叫都没叫出来。

    我看着她,她看了看我,说道:“指导员,你找我什么事呀。”

    我说道:“昨晚的事。见到女鬼的事。”

    她样子还是很害怕的,她说道:“那些,我都和jing cha说了呀。”

    我说道:“嗯,你和我再说一遍吧。”

    她说道:“我昨晚,睡着睡着,听到有奇怪的声音,我就醒来,一看过去,有个女的,白色裙子,长头发,的鬼。”

    我问道:“没灯亮,你怎么看到的。”

    她说道:“窗外有些亮光照进来。”

    我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呢。”

    她说道:“那个女鬼,一只手按着格子的嘴巴,一只手用一把白色的刀,割格子的喉咙。”

    我打断她:“她的手呢?是白色的?”

    她说:“对,是白色的,可能是白色的手套。”

    我问:“看到血吗。”

    她说道:“看到了,沾上了血,外面灯光照进来不是很亮,还是能看出来,她沾着血了。”

    我问:“然后呢。”

    她说道:“我尖叫起来,她回头看我一眼。她,她的脸,不是,她没有脸,她的脸,全是头发,被头发遮住了还是全是头发,我不知道,那不是一个人头,没有脸!我吓得叫出来后,动都动不了了。那个女鬼,嗖的一下,就从窗户那里钻出去了,不见了。另外的人起来的时候,女鬼已经飞走了。”

    我问:“然后呢。”

    她说道:“没有然后了呢,就是这样子了。”

    我说道:“从窗口飞出去了?不见了?”

    她说道:“对呀,就是从窗口飞出去了的,jing cha也不是查了吗,窗口那里,还有格子的血在窗口。”

    这事儿,诡异。

    我说道:“那你有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出去的。”

    她说道:“从窗口飞出去的。”

    我说道:“问题是那个窗那么怎么钻出去的。”

    她说道:“不知道,就是看到从那里钻出去了。”

    我问:“缩着出去的?”

    她说道:“飘出去。你不相信我。”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好吧。我相信你。”

    让女囚回去了。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可是,我查不出来什么,难道说,jing cha也查不出来什么吗。

    我马上去找了贺芷灵,和贺芷灵说了这个事,然后我请求贺芷灵帮忙,联系上办案jing cha。

    贺芷灵通过她的关系,帮我约出来了那个办案的jing cha。

    我是请他吃饭的,但是我没什么胃口,就直接奔了主题,因为是贺芷灵通过他上层的关系,让他出来的,所以他显得对我挺尊重。

    我问了格子的这个事。

    jing cha说道:“我们也的确带着法医去查了,那窗口上,的确就是受害人的血。”

    我问道:“那你们没有查下去了?”

    jing cha说道:“实话说,我们这次去你们监狱办案,很不方便,因为你们监狱的女囚的特殊的原因,我们不能一个一个的全部接触。不论是我们这边,还是你们监狱那边,都不是很支持我们办案。”

    我问:“这为什么?”

    jing cha说:“我们这边的领导,对监狱的这些案子,并不为看重,都是些重刑犯的女囚,你可能会懂的。”

    我懂了。

    这本就是社会的边缘人群,都是些重刑囚犯,这些没地位,被世人看为社会渣滓的人,死了就死了,谁管她们那么多,而且对社会也没任何影响。

    还有,进去监狱办案,原本就复杂,各种的程序,就是进去,都很麻烦。

    不单是jing cha这边担心进去了引起麻烦,就是监狱方,也担心引起麻烦,再有,我估计是监狱方丁佩啊韦娜这些,故意用各种理由和借口阻拦jing cha进去办案,理由肯定很多了,所以他们也不能好好的进去查案。

    说句难听的,即便是格子被杀死了,这案子可能也就是查着查着不了了之,甚至,监狱方直接出个什么女囚自杀的回答扔给女囚家属,然后女囚就这么死了。

    我对jing cha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你怎么看这个案子,能不能和我说说呢。”

    他说道:“有鬼是肯定不可能的,人扮成鬼,是肯定。说鬼从窗户那里钻出去,我们也不会信,我初步判断,应该是同一个监室的女囚,装神弄鬼痛下sha shou,被发现的时候,赶紧的使用一些障眼的手段,把行凶的道具给弄出窗外,而她则是躲了起来,趁着监室里其他女囚爬起来,大乱的时候,才出现。神不知鬼不觉。”

    我一拍手,说道:“这个判断应该就是对的了,我也不相信有鬼。”

    jing cha说道:“她应该不是一个人在行凶,还有人接应,可能接应的人,就在窗外。”

    我说道:“你这判断,应该是对的了。”

    jing cha问我:“那名女囚,跟你关系很好?”

    我说道:“挺好的,所以我才这么查。”

    jing cha对我说道:“抱歉了,我们是帮不到你了太多了,不是我们不想查案,这因为中间的种种的复杂原因,我们无能为力。你看如果你要查的话,从这个监室的女囚身上查吧。”

    我问:“那如果我查了出来,你们也不管吗。”

    jing cha说道:“如果你能查出来,凶手承认她做的,那么,你和我们说,我们申请进去把人带过来审问,如果是事实,那我们就可以拘捕凶手。”

    我说道:“好吧,我尽量试试。”

    这世道黑,但是想不到是那么的黑。

    监狱出了事,连jing cha进去查案,都会被拦着,这是有多黑。

    jing cha说道:“女凶手,戴了手套,所以我们查不出指纹。可是我基本能确定的是,她就是那个监室的女囚。要不然的话,就是有人混进去了,不可能会有人能从那个小窗户钻出去。除非真的是鬼,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我说道:“我懂了,我就从她们监室的女囚当中,一个一个查吧。”

    jing cha说道:“还有一点,很重要,凶手可能会一些杂耍或者魔术之类的把戏,所以她会用障眼法欺骗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jing cha说道:“如果我们能自由进出查这个案子,用不了一个星期,就能破案。但是我们也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说:“这种情况我可以理解。”

    他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