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9章 被鬼谋杀
    问到了格子,小凌说道:“格子送去了医院,大出血,全身都是血,幸好没割到地方,那鬼在下手的时候,被惊到了跑了,不然格子已经死了。”

    我说道:“你还相信是鬼做的。”

    小凌说道:“那能是什么。那监室的窗那么她怎么飘出去呢。”

    我说道:“你醒醒吧,小凌,如果是鬼,她能用各种办法sha ren,非要用刀子割人的脖子吗。”

    小凌说道:“人家jing cha来查了,什么都没查出来!”

    我说道:“不会吧。”

    小凌说道:“这又是怎么解释。监室里,其他女囚都没看到,就是那个醒来的女囚看到了,jing cha一查,那个窗子很是完好的,铁栏杆拦着,拇指那么粗,钻不出去。”

    我说道:“格子呢,她怎么样了。”

    小凌说道:“抢救了。”

    我说道:“晕着?”

    小凌点了点头:“还没醒。如果醒过来,医院方会通知我们。”

    我说道:“恢复了就没事了是吧。”

    小凌点点头。

    我说道:“我先去看看她。”

    小凌说道:“可能还没醒呢。”

    我说道:“不醒我也去。”

    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囚,竟然差点被弄死,而且,虽然她不是我朋友,但是,我们也算有过交情,再有,我还收了她的钱,我不想她死。

    去了监狱医院。

    进了那病房。

    格子躺在病床上,脖子那里,缠着厚厚的纱布。

    医生说,幸好没有伤到颈动脉,出血控制住了,没有危险。

    我看着脸色苍白的格子,心里感慨,人命真是脆弱。

    前几天还活色生香的,一转眼,就差点阴阳两隔了。

    回想格子被杀的这事,总觉得,就是丁佩她们的阴谋,她们杀格子,首要原因就是格子的不听话,让她们恼怒,第二个估计就是要清除对手,格子是我的人了,是她们的对手,还有就是下马威,给我来个下马威。

    但是,她们到底用的什么办法,难道真的能派出鬼去sha ren吗。

    这监区,比我曾经所在的b监区,可真的是要可怕,危险太多了。

    b监区的时候,和对手相互斗争,都没碰过那么厉害的,这一次派出的sha shou,就是个鬼魂,直接就让jing cha都查不出来了,太让人感到可怕了。

    但是我绝对不相信是真的鬼,而是,应该是有特别的本事的一个sha shou的装神弄鬼。

    监狱中,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让人防不胜防的人才。

    就在我在想着这些各种各样的事的时候,看到格子的手动了动一下,然后她咳嗽。

    我看着格子,说道:“你,你醒了,你没事吧。”

    我正要想着去叫医生,格子突然的睁开眼睛,恐慌的表情,嘴里喊道:“鬼,有鬼!鬼!鬼!”

    我看着她那惊怕的样子,很是恐怖,像是真的看到了鬼一样。

    我急忙道:“格子,格子!没有鬼,没有鬼!你别慌,没有鬼。”

    格子手脚乱踢乱打,对着空中乱打:“鬼!鬼!”

    我怕是她突然的把伤口给崩裂了,急忙的跑出去叫医生。

    医生过来的时候,她还在乱踢乱打。

    医生急忙喊道:“帮忙!按住她!”

    我急忙按压住了她,然后医生也按住她的脚。

    有个好像是实习的医生问:“要不要打镇静剂。”

    这医生说道:“先看看。”

    一会儿后,格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但是手脚还是在动。

    轻轻的,没有力气的动。

    我问医生:“她怎么了。”

    医生说道:“她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说是在监狱看到了鬼,被吓到的。醒来还以为真的遇到了鬼。”

    我说道:“可是她现在这样子。”

    格子虽然眼睛半闭着,但是手脚无力的动。

    我担心她是不是要挂掉之前的挣扎。

    医生说道:“没事的。她是晕过去,晕倒对人的健康丝毫没有影响,这只是它们正常的生理特性。晕厥罕见,一旦受到惊吓,人的全身的肌肉松弛,即刻倒地,动弹不得。这是暂时的广泛的脑供血不足造成的。这种现象很常见,临床上命名为反射性晕厥。”

    我说道:“好吧,对人没影响就好。”

    慢慢的,格子又醒了过来了,看着我们,然后看着我。

    突然的,她死死抱住了我,就哭了起来:“有鬼,有鬼!”

    我抱着格子,摸着她的头:“没事了没事了。”

    格子说道:“真的有鬼,鬼在杀我。”

    医生在旁边说道:“这世上是没有鬼的。”

    我说道:“格子,我们好好聊聊,没事了没事了,你遇到的不是鬼。”

    格子哭着说道:“真的是鬼,真的是。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她,没有脸,只有长头发,遮住了她的全部的脸。她的头前面后面左边右边,全是长发,没有脸!”

    格子这么说,听着我都头皮发麻。

    那大半夜的,格子睡着睡着,突然的有个人按着她的嘴巴,然后格子惊醒,看到的却是一个长头发的,没有脸的女鬼,死死按着她,然后用刀子割她的喉咙,这听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太可怕。

    但是我还是觉得肯定有人假扮的。

    我说道:“格子,如果是鬼的话,她不会用刀杀了你。她可以用各种办法杀你。”

    格子说道:“她真的是鬼,她飘走了,从监狱的窗飘出去了,飞出去了!她是鬼,是鬼。”

    医生对她说道:“你先不要那么激动,缝合的伤口会裂开的。”

    我对格子说道:“你先镇静下来,格子,别害怕,别慌。”

    格子的呼吸均匀了一些。

    我问医生:“需要做什么。”

    医生说:“你是监狱的心理医生,是吧。”

    我说:“对。”

    医生说:“她没什么,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你陪陪她,让她安静下来就行了。”

    我说道:“好。”

    医生们出去了。

    格子死死的握着我的手,刚才的时候,她的手冰凉,而现在,她的手温暖了一些。

    她的眼泪还挂在眼角。

    我说道:“格子,别怕,我在这里。”

    格子说道:“我真的见到她了,真的是鬼。”

    我说道:“格子,放心吧,那不是鬼,jing cha已经在查了,我怀疑,那是有人装神弄鬼吓唬你的,想要谋杀你,她掩饰着自己的身份,假扮成鬼。”

    格子说道:“可是我看到她从窗口飘出去了。”

    我说道:“格子,你想想看,这世界上,会有鬼吗。”

    她哭着说道:“可是我真的看见了啊!”

    我说道:“好了,格子,别害怕,乖。你先安静。”

    她还是哭着。

    我说道:“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有人特地的去谋杀你,怎么会可能在那凌晨的三点,到四点,jian kong电源都断掉了,没有记录下来监区里的shi pin录像。而杀你的人,刚好是三点半那时候出现,哪有那么巧合。”

    格子说道:“那一定是鬼弄的。”

    我说道:“鬼那么厉害?还懂得现代科技?还会切断电源?如果是这样,她干嘛不直接隐身,然后掐死你?那哪还用刀啊这么原始的工具来对付你啊。”

    格子轻轻摇着头。

    我说道:“真的,格子,世界上,不会有鬼,绝对没有鬼。相信我。”

    格子说道:“可是我看到的,是什么。”

    我说道:“你看到,也许是那sha shou用了障眼法,还是什么手段的来掩饰她的逃跑。”

    格子说道:“那什么人会杀我。”

    我说道:“格子,你想想看,你最近得罪了谁。”

    她说道:“瓦莱,阿丽,丁佩监区长。”

    我说道:“我也是最怀疑的就是她们了。”

    她说道:“她们要杀我。”

    我说道:“对,就是她们要杀你。她们通过这么邪门的一个手段,来sha ren。放心,jing cha已经在查,我也在查着,我查出来了,我会给你报仇的。”

    她死死握着我的手,说道:“我还害怕。”

    眼泪打湿了我的手。

    我抱着她入怀中,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我却无法保护到她,就连派着的管教,狱警守着,盯着格子所在的监室了,格子也没有乱跑出去,就直接差点在自己所在的监室,被秒杀了,我还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如何保护她,哪能保护她。

    我根本在监区是没能力保护她。

    不过出来到监狱医院,就好一些了。

    格子不动了,我看了看她,竟然哭着哭着,睡着了。

    我把她放好了,头放在枕头上,然后,我出去,看着监区的那狱警,她不是我们的人。

    我马上打dian hua到监狱里,叫小凌安排人过来,然后也打了dian hua给b监区的监区长徐男,让她安排人过来,帮忙在旁边这里,盯着这女囚的病房,我看谁还能在这里杀格子。

    没一会儿,兰芬兰芳两姐妹带着另外两名女狱警过来,我交代了她们,让她们好好看着。

    还有小凌的人,也过来了,我就让她们看着这病房,然后让另外之前的那名女狱警回去了。

    接着,我又找了李欣,我让李欣时时刻刻的,照顾好格子,为此,我去取了五千块钱,塞给了李欣,让她帮我好好照顾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