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8章 监狱闹鬼
    黑珍珠让我早点去和西城帮薛羽眉谈把饭店拆掉三分之一的事,这种事,不懂薛羽眉会怎么想了。

    黑珍珠拿着手机,跟我说道:“你看,这是那饭店的tu pian。”

    我看着。

    黑珍珠说道:“切掉三分之一,就是左边这边,弄掉,放心,我们问过,他们饭店的建筑是用三户形式的支柱,就是说,是两边有柱子和中间两行支柱撑着主体,拆掉一边的建筑,只是拆了最左边这一边支柱,另外的三边支柱是还存在着,不影响建筑的主体。”

    我唉的一声说道:“好了好了,就不要再说什么这个了。不影响才怪呢,影响生意吗。”

    黑珍珠说道:“我们补偿。”

    我说道:“那人家未必同意呢。”

    黑珍珠说道:“我说了,不同意,那就兵戎相见,先礼后兵。”

    我说道:“要不要那么拽。你干掉彩姐,你以为你多大本事,环城帮有多大你知道不。”

    黑珍珠说道:“挡我者死。”

    我竖起大拇指,然后说道:“真够霸气的,只怕你四面树敌,到时候,吃亏的反而是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黑珍珠说道:“强者为王,你告诉她,如果她不同意,那我只能这样,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只为她担心,担心她的饭店都开不下去了。”

    我说道:“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还能混得开。别太嚣张了,夜路走多了,恐怕会有你倒霉的一天。”

    黑珍珠站起来:“去担心她吧。还有,担心你的彩姐。”

    她走了。

    她这话的意思是,如果薛羽眉不同意,那么,彩姐就是薛羽眉的下场。

    尽管,我知道黑珍珠确实说话很嚣张,人也很拽,可是,她的确有那么个本事和能力。

    我最担心的一面,恐怕是要出现了。

    当时,担心彩姐和薛羽眉干起来,她们最终是薛羽眉退步了,然后是彩姐不自量力,以为逼走了环城帮,然后去和黑珍珠叫板,结果被黑珍珠弄到无法退步,直接逼走国外。后面是担心,我们一起合作,团结一心对付四联帮的时候,担心黑珍珠成为我们的劲敌,没想到,黑珍珠自己真的找事了,看来,所谓的合作团结一心,都是虚的,大家真正的目的,都是为了利益,互相有共同目标,共同利益的时候,都是团结一致。一旦出现了利益纷争,马上变为仇敌。

    不过我也不能怪她们什么,薛羽眉,彩姐,黑珍珠,虽然和我的关系都是剪不断理还乱,但是她们之间,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关系的。

    我心想着,那我该去如何和薛羽眉谈啊。

    回到了宿舍,想不到,薇拉已经在宿舍里了。

    我看着薇拉,我关上了门。

    她在办公桌旁边坐着,看着电脑。

    薇拉在办公。

    她知道我回来了,可是,她没有和我说话,没有和我打招呼。

    昨晚,看到我和贺芷灵在一起,她只是说了一句,和我走。

    然后,就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我知道她心里窝着火,在憋着一口气,或许,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出来。

    我也没说话,看了看她,然后我去倒了一杯热水,放在了她的电脑旁。

    她用的是小巧的苹果笔记本,居然打字用的是拼音,系统也是全中文。

    我看了看,说道:“打字比我快多了。”

    她愣了一下,看了看水杯,然后没说话,继续打字。

    我觉得我自己受了冷落,好吧,去洗澡。

    然后出来,钻进被窝里。

    慢慢要睡着的时候,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关了灯,钻进了被子里,

    然后,过了一会儿后,她轻轻的,从后面抱住了我。

    她的手,也从后面抱住我的时候,握住了我的手,有些冰凉。

    我转过来了,然后也抱住了她。

    她缩在我怀中,这个一米八几的女孩,一下子就显得娇小起来。

    她用手打了我两下,说道:“恨死你了。”

    我说道:“恨吧。”

    她说道:“你总是这么对我。”

    我说道:“薇拉,我的确和不少的女子,关系很复杂,但是,我对你是完全的忠诚,我没有说和你在一起了,还去出轨。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因为你看到的,已经不只是第一次第二次,我和其他女子在酒店的场面。但是我就这么说吧,如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很累,很难受,很委屈,你要离开我,没关系的,我不会怪你什么的。毕竟,我这样子做,我虽然说是身不由衷,却伤害到了我的另一半,我不能要求你什么,如果你觉得难过,痛苦,你离开,我不会怪你。”

    她又打了我一下:“你就希望我早点离开,早点和你分手。”

    我说道:“我没这么想。”

    她说道:“我说和你分手,你说分手就分。你看起来很轻松开心的样子,你就希望我们早点分手。”

    我说道:“真的没有,薇拉,我舍不得你,可是我也知道你的委屈难过。你其实可以找到条件比我更好的男人,对你好的男人,而不是我这样子的。”

    她打着我:“我不分手!”

    我摸了摸她后脑勺的头发说道:“好吧,那不分手。”

    她说道:“以后你还这么对我。”

    我说道:“我尽量不会。”

    她说:“你这么对我了,还不跟我说好话。”

    我说道:“好,说好话,我爱你,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只爱你一个。”

    她开心了,抱着我亲了。

    早上起来,薇拉在甜甜的睡着,没比我先起来。

    我亲了她一下,洗漱去上班。

    心情愉快的我,到了监狱后,就马上遇到一件心情不愉快的事。

    我在办公室吹着口哨办公的时候,有人进了办公室。

    我一抬头,是小凌。

    我说道:“凌队长,那么早,不忙啊。”

    小凌说道:“格子出事了。”

    我一愣,停下来手上写字的动作,问:“格子出什么事了。”

    小凌说道:“昨晚差点被杀了!”

    我手一颤抖,笔掉在了地上,我捡了起来,问:“她差点被杀了?说,到底这么回事。”

    小凌说道:“凌晨,被割了脖子。”

    我说道:“妈的,肯定是丁佩她们干的!”

    小凌说道:“不是丁佩她们干的。”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小凌说道:“是鬼干的。”

    我一愣,然后说道:“你说的什么啊。”

    小凌脸上的表情,还有眼神中,透着惊恐的神色,说道:“真的是鬼干的!”

    我说道:“你,你开什么玩笑。”

    小凌说道:“在格子监室中,有个女囚听到奇怪的声音,醒来看了一眼格子的床那边,见到一个全身白色衣服的长发女鬼,按着格子的嘴巴,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割她的脖子!她尖叫了起来,那个女鬼马上飘出了监狱外面。而值班的狱警小罗,冲过去一看,看到出现的,是一个女鬼,她从监室的窗外飘出去了。小罗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了。凌晨三点半。”

    我说道:“靠,小凌,你开什么玩笑,你说的什么事啊!”

    小凌说道:“真的是这样,有鬼。”

    我说道:“调取jian kong。”

    小凌说道:“jing cha来查了,jian kong电源出问题了,从三点整,开始的时候,jian kong出问题,四点钟的时候,jian kong恢复了。有鬼。”

    我说道:“你神经病!怎么可能!那格子呢?”

    三点整到四点钟,竟然jian kong出问题了,让女鬼进去杀了格子?女鬼难道还有控制电源和jian kongshe xiang头的本事?

    看过一篇调侃鬼片的文章,做鬼其实很难的,做鬼,厉害到拆掉电池的手机也能通讯,拔掉dian hua线也能听见dian hua铃声,鬼必须深刻理解现代通讯设备的原理,动手能力也相当强。并与时俱进,紧跟时代潮流。不管哪里的自来水管都能流血,所以鬼一定了解整个城市的地下管道系统。并能将其改变,所以鬼是个水暖管道工程师。

    鬼的衣服千奇百怪,款式变化无常,必须懂服装设计,因为她们知道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吓死人。还必须是个常有神来之笔的优秀的化装师。她常神出鬼没的,必会武术,象移形换位凌波微步之类。所以鬼深得真传,是个武术家。

    鬼知道什么时间出来,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用什么表情,人才最害怕。甚至被吓死。所以鬼必须是个心理学家。

    鬼知道各地的民俗,因为他们常在那个当地人很忌讳时间和地点出没,所以鬼必须是个民俗学家。受害人经常无缘无故地被鬼弄死,所以鬼必须深谙各种弄死人之术。例如制造车祸,电死,火灾,水灾,地震,还要是个建筑学家,柔术家,从建筑的各个管道和天花板窗口,甚至是电视机里面出现。

    让我相信有鬼飘进监室的窗里去杀格子,我他妈的信我就是真蠢了。

    这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件事,有人安排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