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7章 黑珍珠的拜托
    贺芷灵说道:“我害你什么。”

    我怒道:“我女朋友给我打dian hua,你说我在浴室!”

    贺芷灵说:“对啊,她问我你在哪,我还说在凯撒大酒店。”

    我晕倒。

    我闭上眼睛:“贺芷灵,你,你够了啊你。”

    贺芷灵说道:“难道不是吗。我说错什么了。我乱说什么了。”

    我说道:“你诚心故意的害我是不是。贺芷灵,我好心的帮助你,过来救你,你就这么对我。你难道不知道你说了这儿些话,对我造成什么样子的后果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女朋友听了,会误会乱想吗。”

    贺芷灵说道:“我哪知道她是你女朋友?”

    我说道:“那你也用不着这么说啊!”

    贺芷灵说道:“我不认为我做错什么。滚!”

    薇拉找了我,刚才吵架后,她还找了我,结果贺芷灵,却给我来这么一脚。

    看来,我和薇拉,估计真的是要完蛋了。

    我想打dian hua给薇拉解释,可是,如何解释,怎么解释。

    干脆心一横,得了,误会就误会,妈的,我也懒得解释了,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厌倦吵架。

    在监狱里,勾心斗角,在外面,和人杀的心力交瘁,回到家,还要和自己的女朋友开战,我活得好累,分手就分吧。

    家是港湾,如果自己的另一半,回家后只和自己吵架,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我本来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但是我的生活,只能这么过。

    她无法理解,吵架,那好吧,分了也好。

    我也懒得回去了,累了。

    我拿着dian hua机,打了前台,叫他们送被子枕头上来。

    贺芷灵问:“你想干嘛。”

    我指了指那个很大的沙发:“我要睡在这里。”

    贺芷灵说道:“自己去开一间!”

    我说道:“我自己给钱的,你赶走我?”

    门铃响起,出去开门,送被子的来了。

    我拿着被子和枕头,躺在了床上。

    我说道:“五星级酒店的沙发真舒服,估计是地板,都是很舒服。”

    贺芷灵没理我。

    她去拿了浴巾,睡衣什么的,去洗手间洗澡了。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

    门铃又响了。

    搞什么鬼。

    我爬起来,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薇拉。

    她怎么在这。

    我愣了一下。

    很快,我就明白了她为什么在这。

    刚才贺芷灵自己帮我接了dian hua,跟薇拉说了我在凯撒酒店,还说我在浴室里。

    那薇拉怎么想。

    不过我没想到她竟然自己找来了这里。

    薇拉站着,愣着看我,我也是愣着,然后,两人看起来,就是在僵持着。

    我先开口了:“你怎么在这。”

    话音刚落,薇拉看着我身后,贺芷灵穿着睡衣,从浴室里面出来了,擦着她湿漉漉的头发。

    贺芷灵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走往床边,不管不顾我们。

    薇拉一看,眼泪都冒出来。

    但我却不急了,貌似,已经有些习惯了。

    我说道:“如果我说我没有背着你做什么事,估计你也不相信的了。”

    我很平静的样子,让薇拉显得有些为难。

    她强忍住眼泪,说道:“和我回去好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出去,关上了房门。

    两人进了电梯中。

    在电梯里,薇拉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背对着我。

    我也没说话,空气像是凝固了。

    出了凯撒大酒店,她也没看我,走去拦的士。

    我也过去,跟她上了的士。

    两人都在后排那里。

    一左一右,她看着左边窗口,我看着右边窗口。

    我不想去说什么,解释什么,说了的话,估计会爆发吵架。

    我不想吵架。

    的士回到了珍珠酒店门口。

    她给了车费,三十多,她给了五十,说不用找了。

    两人下了车。

    我走在了前面,她跟着我。

    我担心的事,回到了宿舍里,两人会爆发起战争。

    我不想吵架。

    到了宿舍里。

    她也不吵架,她去躺在了床上,盖了被子。

    我去洗澡后,到了床上,进了被子里。

    她背对着我,我知道她还没睡。

    我也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然后我睡着了。

    醒来后,她已经走了。

    我不知道她昨晚到底有没有睡。

    抽了一支烟,洗漱后,就去上班了。

    在监狱上一天班,没什么事。

    下班后回到宿舍,没有见到薇拉。

    倒是黑珍珠给我打了一个dian hua,叫我一起吃饭。

    我不知道她葫芦卖的什么药。

    我上去了珍珠酒店。

    她摆好了酒菜,在餐厅中。

    我坐下去,什么也没和她说,就动了筷子。

    黑珍珠也在吃着,一会儿后,她吃饱了,用餐巾擦了嘴。

    我说道:“怎么样,又想出什么点子来捉弄我。”

    黑珍珠说道:“你那么害怕我捉弄你?”

    我说道:“那是。”

    黑珍珠说道:“找你来,两个事。第一个,我先问你,他是你的人吗?”

    我说道:“不是。”

    黑珍珠说道:“行,你知道不是,之前他们是你的人,现在他们不是你的人,你随随便便就调动我的人去给你做事?”

    我说:“那是陈逊看得起我,和我有交情,所以帮了我。怎么,你不爽吗?”

    黑珍珠说道:“这也不能怪你,所以,我惩罚了他们了。每人,暴打一顿。”

    我问:“我靠,你惩罚他们干什么!”

    黑珍珠说道:“帮别的帮派打架。”

    我说道:“我和陈逊是朋友,如果他有困难,我也会帮他的!”

    黑珍珠说道:“那是你们的事,总之,我的人,不能随随便便的跑出去帮人打架。”

    我说道:“黑珍珠,别太过分了!你想这么搞得自己六亲不认,手下怨恨你吗。”

    黑珍珠说道:“那是我的事了。”

    我说道:“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陈逊原本带着人来帮我忙的,却因为这事,让他们的老板黑珍珠给拉出来一人暴打一顿,黑珍珠这家伙,真他妈的。

    不懂她脑子到底想什么。

    我说道:“是因为帮了我,所以你不爽是吧。”

    黑珍珠说道:“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的是,以后让我的人去帮忙也可以,先经过我这一关,没有我同意,谁也不许跑出去帮人打架。”

    我说:“好,可以,你以后有什么事,别来求我!”

    黑珍珠说道:“哦,威胁我呢。”

    我说道:“算是吧。”

    黑珍珠说道:“我今天找你,的确有点事需要你帮我。”

    我说道:“是吧,我找你的人帮我一下忙,你就不乐意了,那我凭什么帮你呢。”

    黑珍珠说道:“我找你是先跟你说的,你直接拉着我人去给你打架了,这一样吗。”

    我说道:“当时是因为急事,好了我给你道歉,下次我先和你说清楚行了吧。”

    黑珍珠说道:“好。”

    我说道:“你说,有什么事。”

    黑珍珠说道:“西城帮和你很熟?”

    我说道:“他们的女老大,薛羽眉,和我挺熟的。问我这个干嘛。”

    黑珍珠说道:“最近和环城帮有个交易,想让你出去帮帮说话。”

    我问道:“想不到强大的黑珍珠,也有搞不定的事啊。”

    黑珍珠说道:“不是搞不定,是不想搞,代价太大。”

    我问:“你说,是怎么样的事呢。”

    黑珍珠说道:“我们的夜游城市的旅游项目,在他们那边的环城河,有三个点,三个码头,我们已经获得了批准,不过,就和之前和彩姐起冲突的事一样,因为我们有两个码头过去,就是刚好对着大路边的一排建筑,那一排建筑旁边其中一条小道直达码头。不过,那条小路太小了,我们想扩宽,可是,小道旁,听说就是环城帮自己的饭店。我想让你去说一下,让他们把饭店给拆掉三分之一,留三分之二,让我们把道路扩宽。大路有游客出入,他们饭店的生意也好了啊。”

    我说道:“黑珍珠,你有没有搞错。”

    她说道:“我怎么。”

    我说道:“你不觉得这种做法很损人吗。很无耻自私吗。人家饭店经营好好的,那建了饭店的那块地也是人家的地皮,”

    黑珍珠说道:“我出钱,而且道路宽了,有客人走多了,那是双赢的结果。”

    我说道:“我问你,如果人家要搞一条路,把你珍珠酒店劈开一半,你愿意吗。”

    黑珍珠说道:“那不过是一个饭店,怎么和我的珍珠酒店比。”

    我说道:“你让你码头给绕开不就行了。”

    黑珍珠打开手机地图给我说道:“就这么长的环城河这一段,从这里,到这里,只有这块地方适合做码头,因为这里地处中央中心点最繁华,如果搞在其他地方,例如是在这里,或者是尾部,那客人就不乐意进去坐船了,你懂不懂。”

    我说道:“那我问你,让我去叫薛羽眉,把他们西城帮搞起来的饭店劈开三分之一,他们能乐意?”

    黑珍珠说道:“你就说,给她赔偿,六十万,你和她说她会听啊。所以我找你啊。事成之后,给你十万。”

    我说道:“这根本就是损人利己。人家好好的饭店,让你切开了,重建,缩小了面积,还影响生意。”

    黑珍珠说道:“你跟她说,最多开到八十万。她不愿意也要愿意!”

    我说道:“靠,你这不是裸的威胁吗。如果人家不同意,你是不是也要像对付彩姐一样的对付他们呢?”

    黑珍珠说道:“看吧。”

    我说道:“看什么看,我不想帮你这个。”

    黑珍珠说道:“不想帮,那我自己去谈。”

    我想了想,还是我自己出马的好,否则的话,一旦她两打起来,头大的还是我。

    我说道:“好吧,我去。”

    黑珍珠说道:“还以为不喜欢钱的。”

    我说:“不是为了你的十万,我是为了情谊,我跟你不同,为了钱不择手段。”

    黑珍珠说:“她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我可以对付她。如果她是你,我更不讲情义,早就弄死你了。”

    我说:“你厉害,你厉害行了吧!”

    黑珍珠说道:“麻烦你早点和她谈。”

    我说道:“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