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5章 唯我独尊的固执
    薇拉说道:“不许去,她骗你的。”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她骗我。”

    薇拉说道:“是那天和你在房间那个女孩是吗。”

    我说道:“不是。是我的上司,领导。”

    薇拉问:“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道:“女的。”

    薇拉说:“很漂亮?”

    我没说话。

    她说道:“如果你去了,我们就分手。”

    我说道:“问题是她出事了,她只记得我号码,先打给我了。”

    她说道:“她为什么不打给她家人。”

    我说:“我也不清楚,我必须要过去看一下。”

    薇拉说道:“你去吧,我们分手。”

    我看了看薇拉,说道:“回来再说。”

    我马上给陈逊打dian hua,让他找些人,过来和我过去那边。

    陈逊也没问我什么事,直接就说马上拉二十个人,到楼下等我。

    薇拉在我身后,盯着我。

    她表情失望。

    我说道:“薇拉,我上司,她救过我爸的命,她再怎么样,就是我去送死,我也要去救她。”

    薇拉说道:“你的身边,那么多的女人,和你有扯不清的关系。”

    我说道:“你不懂。”

    薇拉说道:“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我是觉得,你不仅仅只是有着朋友的关系,还对她们是格外的关心的关系。”

    我说道:“难道你对朋友,不关心吗。”

    薇拉说道:“可是你对这样的异性朋友,关心过度了。你的那种感觉,超出了朋友的范围。”

    我说道:“好吧,你觉得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吧。”

    薇拉眼含着泪:“你走,我们分手。”

    我说道:“她有难,我不能不救。如果你不能理解我,那可以分手。”

    我说完,扭头就走。

    不去想薇拉怎么样,分就分吧,我还要人来管我了,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啊。

    到了楼下,见陈逊已经在等我了,我马上上了车。

    几部车子,都是手下,跟着我们的车。

    陈逊说道:“在哪。”

    我告诉了他地址。

    陈逊看了地址后,说道:“那是林斌的,四联帮的地盘啊。”

    我说道:“所以,我才找你。”

    陈逊说道:“她被四联帮给控制了?”

    我说道:“我也不清楚,所以,才叫上你。”

    陈逊加油门,快速往市区开。

    到了那家饭店楼下,看到贺芷灵的车在楼下门口停车场。

    然后,我急忙下了车。

    估计,上面可能就是林斌的饭店,林斌控制了贺芷灵。

    不过,林斌好像不认识贺芷灵啊,我怎么什么都扯到林斌。

    上去了才知道。

    我对陈逊说道:“这么一大群人上去,一看就是要去打架的,影响不好。不如这样,你们都先在这里等,我先上去看。有什么情况,我马上叫你们。如果我上去几分钟,你看我没通知你们,马上冲上去。”

    他们都点头。

    陈逊说道:“还是我和你上去吧。”

    我说道:“也好。走吧。上去。”

    陈逊赶紧的跟着我身后上去。

    我两上去后,在饭店里,东张西望。

    饭店很气派。

    在大厅的一个座位上,发现了一个人单独坐着的贺芷灵。

    她身旁,没有任何人啊,没有任何一个人围着。

    搞什么,贺芷灵玩我呢。

    我问道:“人呢?”

    陈逊也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没什么奇怪的啊。”

    有个fu wu员过来问我:“先生你好,请问几位。”

    我说道:“我们来找人的。”

    我指了指贺芷灵。

    她笑着说道:“好的,两位先生这边请。”

    我和陈逊走过去。

    到了贺芷灵身边,我坐下去,陈逊站着,看着四周。

    我看贺芷灵,她好像吃东西吃得很开心的样子,而且是点了一桌菜。

    我问:“哪里有人要对你怎么样?”

    贺芷灵抬起头,对我说道:“有啊。”

    我问:“在哪,谁?”

    贺芷灵说道:“fu wu员。”

    我问:“fu wu员?fu wu员怎么你了。”

    贺芷灵说道:“我没钱给,她们不让我走。”

    我说道:“就这事?”

    贺芷灵说道:“就这事。”

    我骂道:“你这不是骗我玩吗!王八蛋!”

    贺芷灵说:“我骗你了?”

    我说道:“你在dian hua中说的那么严重,我还以为你要被人家怎么了!你搞什么鬼啊你?!”

    贺芷灵说道:“是啊,就是很严重啊,我没钱给啊。”

    我说道:“我不跟你神经病玩!你想要找人玩你找别人,我以为你出事了,带着几十个人来,都在楼下!为了出来救你,我和女朋友还吵翻了!你觉得这样玩我很有意思是吗!”

    贺芷灵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我的包忘在车上,车钥匙也在车上,反锁了。手机也在车上。我只记得了你的号码。难道,要我打给jing cha吗。”

    看她竟然会卖萌装无辜,我一下子不忍心责怪起来,我说道:“你爸你妈,你记不得,我不相信。”

    她说道:“我记不住。我的手机里,打得最多的,是你的号码。”

    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看了看她,然后看了看饭桌上,我靠,一个人,她点了一桌子菜,我说道:“一个人,点了那么多,真是败家,谁娶了你,肯定让你弄得家破人亡。你嫁人才是真正的嫁祸于人。”

    贺芷灵说道:“不多,两千多。”

    我说道:“你你你,你吃的什么啊。毛毛虫你也吃!”

    贺芷灵说道:“那是海参。”

    我看了看陈逊,然后对贺芷灵说道:“那怎么办,我叫了一打兄弟来。”

    陈逊说道:“没事,我先回去。”

    我说道:“来,一起吃饭。”

    陈逊看看我两,笑笑,然后转身走。

    贺芷灵对我说道:“你不会给他们一些钱自己去吃饭,你蠢成什么样子。”

    我骂道:“还不都他妈的是你搞出来的事。”

    我骂了后,急忙站起来去送陈逊,贺芷灵一下子伸脚出来,踩了我一脚,我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好多人都看着我。

    顾不得那么多,追着陈逊送他下去了。

    我说道:“拿了你微xin hao码给我一下吧。以后方便联系。”

    陈逊给我了,说:“不用送了,咱什么关系。那么客气呢。”

    我说道:“成,那我不送了。”

    我给他微信发了二千块钱,让他带着兄弟们去吃一顿。

    他在微信上推辞了一下,然后我说如果你不收下,我以后不敢叫你了。

    他才收下了。

    我回到了饭桌前,贺芷灵的面前,叫fu wu员打饭,拿碗筷。

    这餐,又是我给钱,我吃。

    我看着贺芷灵,说道:“吃啊,点那么多,你又不是猪。”

    贺芷灵说道:“年轻人,别太嚣张。”

    我说道:“年轻人,是谁嚣张。”

    贺芷灵说道:“你还欠我三十万。”

    我问:“我怎么欠你三十万了。”

    贺芷灵说:“名额。”

    我说道:“你提到这事,我的头就很疼。”

    贺芷灵说道:“那是你的事。”

    我说道:“我去搞了,会有人举报我的估计。”

    贺芷灵说道:“那也是你的事。”

    我长叹一声,说道:“如果我被人拿这把柄干掉了呢。”

    贺芷灵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说道:“不怎么样。我甚至想,干脆不收女囚的钱了。”

    贺芷灵问我:“不收女囚的钱?”

    我说道:“嗯,按照表现好的顺序,让她们前十名上去了。”

    贺芷灵说道:“那我的三十万呢。”

    我说道:“你听我说。首先呢,现在我们的敌对方盯着我,她们也想分一杯羹,但是无论丁佩那些人能不能分到钱,她们势必都会对付我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我只要干了这事,即便是她们拿到了钱,转眼也可能就用这事来攻击我,弹劾我。然后呢,我在b监区,为什么那么好过呢,我总结了一下,其实那时候,不单单是说狱警管教支持我,也不单单说是监区长徐男支持我,而是,很多女囚也支持我,记得那次那帮反对派和我开架,我直接就不用叫人,女囚过来都帮忙了,这就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啊。”

    贺芷灵说道:“那我的钱呢。”

    我说道:“你别总是老是你的钱你的钱的。我现在在监区还没站稳,要是站稳了,钱都是小事了对吧。再说了,你之前也是说,进去监狱,想把监狱搞干净,那你现在老是提钱啊钱的,这就和你的初衷违背了。”

    贺芷灵说道:“你还有那么大的理想。”

    我说:“是,我们是因为道义而结合的,道相同所以互相为谋。结合在了一起。”

    贺芷灵说:“结合在了一起?”

    我说道:“怎么,不是结合吗。”

    我怎么好像想到了床上那块去。

    贺芷灵说道:“用这招,获得女犯的支持。”

    我说道:“对。只要大部分女犯支持我,我在监区就容易了。你看现在丁佩,只是让她的人出马而已,我就寸步难行了,不用说,下面她马上就会让女囚对付我。监区的女囚,是些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b监区的女囚的狠,我已经领教过了,而监区,肯定比b监区的更狠。如果没有一部分女囚支持,我估计我撑不过。”

    贺芷灵说道:“行,你先欠我三十万。”

    我气道:“喂!你怎么那么不讲理的,有你这样子的吗。”

    贺芷灵说道:“那你想我怎么样。我已经让你欠着我了。先欠着了,你不明白吗。”

    我说道:“我怎么明白?这钱我都不跟女囚要了,我又怎么去欠你的啊!”

    贺芷灵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给我了。”

    我说:“废话,我都不跟女囚要钱了,我怎么给你。”

    贺芷灵说道:“哦。”

    无法理喻。

    跟她也是无法沟通的,她的思想中,带着一股唯我独尊的固执,反正她就是她认为她对的就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