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1章 得罪的是高官
    从格子那里,赚了几十万,不过,我心里难安,万一帮不到她什么,我收了她几十万,我是人吗。

    这天,天气还是一直下雨,不停的下雨。

    我在心理咨询办公室里,我让小凌让人去把格子带来了。

    格子来了之后,进了办公室,我让她坐下,她拨弄了一下被外面雨打湿了的一点的前额头发。

    我说道:“被弄湿了啊。”

    格子说道:“没事的。”

    我说道“嗯,找你来,是想和你说,钱我收到了,事儿,我也一直在帮你办。”

    她说道:“谢谢。”

    我说道:“可是有几个问题,必须要和你谈谈的。要问你一下。”

    她说道:“你说吧。”

    要不我找律师呢,不找律师的话,根本都想不到那些问题,如果格子说的jing cha逼供,那为什么jing cha会对付她?总不会莫名其妙的无缘无故对付她吧,还有一点就是,她那么有钱,jing cha怎么会对付一个那么有钱的人。

    还有,她之前有没有请了律师。

    我问道:“格子,你之前,有请了律师吗。”

    她说道:“请了。”

    我问:“那他是谁,帮了你什么吗。”

    她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主要是这样子的,现在呢,我请的这个律师,要和你之前请的律师,了解一下你的案子。因为呢,她去搜集了一下你的这案子资料,可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前的出租屋,拆了,而参与到你们这案子中的,也就是你们三个,除了你,其余的两个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所以,最关键,还是要从你这边了解一些想要了解的事。”

    格子问我:“你想了解什么。”

    我问道:“之前的那个律师呢。你请的律师。”

    格子沉默着。

    难道说,有什么难言之隐,有没有难言之隐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请的律师,肯定有问题了。

    不然的话,她不会沉默。

    我轻轻的问道:“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格子惨然一笑。

    她抿着嘴。

    我断定,肯定,这律师,她请的律师,估计出现了问题了。

    我说道:“格子,有些东西,你最好要和我说清楚的。我知道你信任我,相信我,但是,你可能为了你个人的,隐瞒着一些事情,你隐瞒,是因为一些原因,可是你不说清楚,这对于你的这案子来说,是很不利的。如果你感到害怕,不用担心,只要我在这里,就不要担心,谁也伤害不到你。”

    格子抿抿嘴,看着我。

    我说道:“这么看我干嘛,说啊,有什么想说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啊。”

    格子说道:“他们那时候,是针对我了。”

    我说道:“你说,你不说我们不知道。”

    格子说道:“我是被人报复的。”

    我问:“谁,她们家吗。”

    格子说道:“不是。”

    我说:“谁。”

    格子说道:“我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的。”

    我说:“你说嘛。”

    格子说道:“即使你相信,你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说道:“得罪了很厉害的人?有权有势。”

    格子说道:“是的。”

    格子含着泪,点着头。

    我说道:“你说说看。”

    格子说道:“那天晚上,我还在被关押在公安局,有个副局长见了我后,一直盯着我看,后来他单独过来找我。开门了后,就对我动手动脚,我反抗,我喊,我咬了他,我还踢了他,那儿。他晕了过去。不久,他醒来,我恐惧的看着他,后来他自己出去了,听办案民警说,不知道他去医院做什么了,我知道他去医院做什么。再后来,我就被各种暴力对待,逼供,而我请的律师,刚开始的时候,还尽心竭力的做事,可是到了后来,他竟然在庭上,一声不吭,我估计,他是受到了威胁。或者是收买。律师的不作为,才让案件最终变成了这样子。我一直都是稀里糊涂的,我觉得我的命运,都是被人操控着,我这些年一直在想,可能当时的情况,不仅是办案jing cha受了那副局长的命这么对我,而且还有我请的律师,甚至可能法庭法官,他们都是一起的,我才这么被冤判了。”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格子。

    格子说完了后,看着我,问道:“你相信我说的吗。”

    我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你这个要重审的话,也真的很难。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清楚啊,这个你都不说!”

    格子说道:“我怕。”

    我说道:“唉,你不信我是吧。”

    格子说道:“不,我相信你,可是,我觉得可能那些人,都还在原来的岗位,可能升上去更高的职位了,如果你不知道这些,去帮我,还有可能。如果你知道了这些,去和他们叫板什么的,最后还是斗不过他们的。”

    我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的可能斗不过他们。难怪你那些朋友什么的帮不到你,你都得罪了那么厉害的人啊,市公安局副局长,他们怎么可能帮你翻得了案。”

    格子嘴角蠕动,刚止住哭泣的她,又要准备哭了,说道:“你也帮不了我了是吗。”

    我说道:“不知道,尽量试试吧。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得罪了这样的一号人物。不,不能怪你,这什么禽兽副局长,他叫什么名字。”

    格子说道:“我只知道,他姓覃,西早覃,他自我介绍的,那些办案jing cha,都叫他覃副局。”

    妈的,得罪谁不好,得罪了一个副局长。

    这有权势的人,能随便得罪吗。

    不过,这也不能得罪格子,她长得漂亮,不是她的错。

    我再次问道:“真有这回事吗。”

    格子说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说道:“好吧。我相信。”

    长得漂亮,然后受到侵犯,对她侵犯的人,还是特别有权势的人,无语了。

    这,如何能翻案?

    这可能一旦让贺芷灵去走关系说开启重审,马上就招到那马蜂窝,很可能马上受到报复,压制。

    格子问我道:“不行,是吗。”

    我说:“什么不行。”

    格子说道:“看你的表情,很纠结,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我说道:“我只能说,很难,很难,可是我会尽力去做的,我会尽力去帮助你。”

    格子说道:“你只是一个监狱的监区指导员。他是副局长,可能现在级别更高。你怎么帮我呢。”

    我说道:“唉,之前你也不先说清楚。”

    格子说:“我怕我会连累到你了。”

    我说道:“放心吧,我先去跑跑腿,如果看有什么新情况,我会和你说的。”

    格子说道:“谢谢。”

    格子被带走了。

    我心里好像堵着。

    这家伙,得罪的那么个大官,我要帮她,也挺难啊。

    她刚开始的时候,也不说清楚,到底为什么这样子。

    还是做为律师的方洁聪明,一问就问到了点上。

    难办了。

    我把这些格子所说的遭遇,告诉了方洁后,方洁也说,难办了,因为涉及到了高官,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本身现在就拿不到任何的可以翻盘的证据。

    我只能找了贺芷灵,给贺芷灵打dian hua跟她说了这个事,那家伙,还没听完呢,就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就挂了dian hua。

    我有些郁闷。

    这么个事,拜托贺芷灵帮忙,贺芷灵帮得到吗?

    她这完全是敷衍我嘛,在dian hua里,话都还没说完,就说什么知道了知道了,然后就挂了dian hua了。

    我郁闷了。

    让贺芷灵去办事,要重审,势必会引起曾经的那些办案人员的警觉,然后,那当年的副局长,肯定知道这回事,然后,他会百般阻挠,甚至对付我们。是对付贺芷灵,主要是贺芷灵。

    我不由得担心贺芷灵了起来。

    既担心贺芷灵,又觉得贺芷灵是不是敷衍我,这么坑了人家女囚格子的钱啊。

    这么做的话,怎么有良心,怎么能够安心的拿着格子给我们的上百万的钱来挥霍啊。

    我只好又给贺芷灵打了一个dian hua,告诉她说,我觉得风险很大,担心她得罪别人,还是把钱退回给女囚吧,不要去办了,直接拒绝女囚,说我们办不好就行了。

    贺芷灵怒道:“你烦不烦,你烦不烦呢!你是不是担心我收了钱不办事呢?”

    我靠,她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心里想法。

    我辩解道:“我那不是担心你,得罪了人嘛,是吧,这办不了事,没什么,对我们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但是得罪了高官,我担心你啊。”

    贺芷灵说道:“你就是担心我坑了别人的钱!”

    我说道:“确实心里是有那么一点想法的,如果我们帮不了,那就回绝人家,把钱还给人家算了,你说是吗。”

    贺芷灵说道:“你越是这么说,我就偏偏不还给她,我就是在骗你的钱,有本事你现在抢回去啊!”

    我说道:“贺芷灵,别闹了,真的,办不了就算了,那这样子吧,你还一部分,还个八十万这样的,另外二十万你花了,然后我可以跟女囚说,走关系花了那么多,然后呢,办不好了,没办法。人家格子也心里不那么怨恨我们啊。”

    贺芷灵骂道:“煞笔。”

    她竟然骂我煞笔,骂脏话!

    然后她挂了dian hua。

    看样子,她真的不想还钱回来了,这事儿,能怪谁啊。

    只能求老天,让贺芷灵帮的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