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6章 战斗彻底开始
    格子说她是被冤枉的。

    可是,有什么证据,是被冤枉的?

    我问道:“那你怎么办。”

    格子说道:“院长,还有孤儿院的姐妹兄弟,还有我们原来公司的老总,一直帮着我申诉。帮我伸张正义,但是这么些年,都是申诉无果,他们还在努力,我已经绝望了。”

    我说:“如果你真的是你说的这样,被冤枉,屈打成招,刑讯逼供。这他妈的这帮真不是人!”

    格子惨然一笑,说道:“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我命中注定的劫数。”

    我说道:“狗屁劫数。这样子吧,我帮你找找一个著名的律师,看看能帮到你什么。”

    她说道:“你愿意帮我,我很感激你。如果你需要钱,可以和我说。”

    我说:“你这些事情,都不和别人说,是你的秘密,你都和我说了啊?为什么。”

    格子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有种莫名的欢喜。”

    我问:“欢喜什么。”

    格子说道:“你看起来有些傻,一接触,就知道是好人。”

    我说道:“是吧,你看你男朋友不也是个好人吗。”

    格子说道:“嗯。”

    我说:“我觉得你更傻。”

    她确实挺傻的一个女孩。

    好吧,不能说女孩,比我大呢。

    格子问我道:“你觉得我这样的,还有希望吗。”

    我说道:“这些年,听过的冤案的新闻,听了也不少了。不过每个进监狱的人,几乎都说自己是没有罪,被冤枉的,到底哪个被冤枉,呵呵,也很难说得清。的确有些人,是稀里糊涂的,就被抓去给关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被判刑的,但好像说真正能够洗冤的,很少,很少。”

    格子黯然低下头。

    眼泪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监狱里,喊着冤枉的人,何其多。

    申诉,上诉的囚犯,又真的有多少人能够申诉成功的,不过,我还是愿意帮一帮她。

    因为我相信她。

    格子说道:“你不会和别人说吧。”

    我说:“会,我找的律师我会说。”

    格子说:“我希望你不要和监狱里的人说。”

    我说:“嗯,看吧,这些虾兵蟹将的我不说,但是有的人,如果诚心要帮你的,我会说。”

    格子说:“如果你能帮得了我,我可以给你钱。你帮不了我,我也会给你钱。”

    我说:“谢谢。帮到了再说吧。”

    格子说:“申诉,上诉,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周期又长,走的关系也多,需要很多钱。”

    我说道:“可能吧。”

    如果是贺芷灵,黑珍珠那种有头有脸的人出马,那就不复杂,毕竟,有钱没用,钱虽然是敲门砖,但是不熟的人,他不会轻易开门。

    不过,即便是如果贺芷灵帮忙,那也要格子真的是没罪才行,如果真的有罪,就是帮也帮不了。

    法律是公平公正的。

    但如果真的是办案的人员不公正不公平,那么,格子真的是受了委屈的对待。

    格子说道:“我在被判决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我的朋友,院长,他们不知道帮我申诉了多少次了。都没有用。”

    我说道:“我看看吧,好吧,你别着急。放心吧,有我在这,你别怕。”

    格子说道:“嗯,谢谢你。”

    我让格子回去了。

    丁佩啊丁佩,你很嚣张啊。

    战斗已经彻底开始了,只是,我们明显的落于下风啊。

    下班后,我回去了,翻出了方洁方律师的号码,给方洁打了一个dian hua。

    她说她今天休息,我说请她吃饭,她说道:“有什么目的吗。”

    我笑着说道:“目的呢,不是为了你,就是为了找你办事了。”

    方洁问我:“那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找我办事呢。”

    我说道:“当然是,为了你。”

    方洁说道:“假话,如果为了我,早就找我了,是为了找我办事吧。”

    我说道:“你看我找你,你也不不表示一点点的机会给我,让我没有尝到任何甜头,我都不愿意继续追了。”

    方洁说道:“男人啊。”

    我说道:“那是啊。”

    方洁说道:“你有追我吗。”

    我说道:“好像有,好像没有吧。”

    方洁说:“那你想要有什么甜头。”

    我说道:“你知道的。”

    方洁说:“我很纯洁,我不知道。”

    我说道:“好吧,你很纯洁。出来吧,纯洁的律师。”

    我问了她所在的位置,然后打车过去。

    到了那里,她已经在餐桌边等我了。

    律师就是律师,看起来,打扮也好,穿着也好,既内敛,成熟,又细腻,知性干练。

    但这样的女人,很容易让人一看就觉得年龄偏大,虽然她也没比我大几岁,但是,律师的心理年龄,肯定比我们这些人成熟很多。

    女强人的姿态。

    她说道:“我已经点了东西了,我想吃的,你想吃什么,点吧。”

    我说道:“好。”

    我随便点了几个菜。

    我问:“要不要喝点酒。”

    方洁说道:“可以啊。”

    我问:“啤酒,白酒?”

    方洁说道:“红酒吧。”

    上了一支葡萄酒。

    方洁说道:“好久不见,怎么,在监狱里,被女孩子们折腾得营养不良了,那么瘦了。”

    我笑着说道:“哟,律师也会开这样的玩笑呢。”

    方洁说道:“怎么了,律师就不是人了,不能开玩笑了。”

    我笑笑。

    方洁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我说道:“律师都那么不解风情。”

    方洁说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解风情。”

    我说道:“应该说,我可能说打着找你有事的名号,约你出来,然后,吃了晚餐后,两人儿女情长,产生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方洁说道:“是爱情动作故事。”

    我说:“哈哈,对的,然后呢,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再告诉你,我要顺便和你说的事。”

    方洁说:“如果事情不重要,你也不会约我,说什么顺便呢。”

    我说道:“那就直接和你说了吧。”

    我跟方洁说了格子的事。

    方洁听完了之后,说道:“想要无罪申诉,比较难。”

    我问:“为什么呢。时间久了是吗。”

    方洁说道:“她有什么证据,她是无罪的。”

    我说道:“问题是她也没有承认她有罪。”

    方洁说:“可是她已经按了手印。”

    我说道:“那怎么办。”

    方洁说道:“在庭上,她说她的供述,是假的,被逼供的。法官没有采用,对吗。”

    我说:“对啊。”

    方洁说道:“可是她已经按了手印。这案子,想要翻案,很难。”

    我说道:“那怎么办,就这么被人给冤枉入狱了吗。而且,这sha ren也要有动机,证据,就为了吃醋,sha ren,证据都不明确。”

    方洁想了一下,说道:“我去帮你走走看看吧,看能不能帮到什么。能不能做什么。她家人一直在申诉吧。”

    我说道:“对,不过没什么用。因为你也知道,这涉及到很多部门,但毕竟没有熟人,他们有钱也难走。”

    方洁说道:“你也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我和这些部门熟,可是我是走正规的法律程序,平时接触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接触,别人不一定会帮我。”

    我说:“你帮我我就很感激了。”

    方洁说道:“如果真的是因为被冤判的话,而且又事证据不明的情况,有司法的人,认识司法机关的人,让他们同意再审就好了。”

    我说道:“我看看我能不能找司法的。”

    我想找贺芷灵,估计贺芷灵会同意的,但是,贺芷灵肯定又是钱钱钱的。

    方洁说道:“那这案子我也看看。”

    我对方洁说道:“那你是怎么收费的。”

    方洁说道:“都还没帮到你什么,收费什么呢,义务帮你吧。”

    我说:“那么好啊。”

    方洁说道:“是,感动吗。”

    我说道:“不过也不是帮我,是为了那女囚。”

    方洁说道:“女囚和你什么关系。”

    我说:“挺漂亮的,暧昧关系。”

    方洁说道:“你暧昧的对象还真不少。”

    我说道:“我开玩笑的,主要是觉得她可怜,在监狱里,受尽别人的屈辱折磨,而且那么漂亮,如果被冤枉了,那真的是毁了她了。”

    方洁说道:“你还是看在她漂亮的份上才那么尽心尽力的帮她吧。”

    我说道:“那也不是这样子,也有一部分原因这样子。”

    方洁说道:“或者是她给了你很多好处。”

    我说道:“她挺有钱,反正,你需要钱,你只管说,我跟她说。”

    方洁说道:“如果是别人,我会先拿了。可是是你,我怎么好意思先收钱才办事,万一办不好呢。等这事如果真的办下来,你们给我的报酬,我绝对不会客气。”

    我说道:“如果真的能办下来,你就放心了,大大的好处。”

    方洁说道:“你在擅自帮托付人下承诺啊。”

    我说:“我是说,她肯定会给你很大的好处。”

    方洁说道:“我先问问吧,耐心等。我先去把这案子过程来龙去脉给查清楚。”

    我说:“好了,先谢过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