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9章 防备
    看着薇拉盯着我,一直盯着我,眼睛冒着火。

    我知道,她吃醋了。

    我说道:“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什么都没做。”

    薇拉说道:“什么都没做。”

    我说:“是。”

    薇拉说道:“你去照照镜子。”

    我一愣,然后心里想,叫我去照照镜子,照什么。

    我说道:“照镜子干嘛,照镜子人家也看不上我啊,我那么丑。”

    薇拉的眼泪竟然冒出来,说道:“你去看看你脸上有什么!”

    她已经转身进去拿包。

    我跑去镜子前一看,靠,脸上有口红印子。

    一定是谢丹阳给我留下的。

    谢丹阳没化多浓的妆啊,这么也有口红的印子。

    我急忙跑出去,要拉住薇拉:“薇拉,薇拉!她是亲我了,她喝醉了。”

    薇拉已经气冲冲的走人,就跟上次一样,上次是误会我,但这次,她不是误会,我确实做错了。

    可是是谢丹阳强着上我,但我控制自己了啊。

    薇拉下了楼后,回头对我说道:“别跟着我!”

    我说道:“薇拉,你冷静冷静,你听我解释。”

    薇拉说道:“有什么解释!”

    我说道:“你先冷静,不要冲动,你记得上次我们吵架,你出了意外吗,我都担心死了,你可别乱跑。”

    薇拉说道:“我冷静,我没生气。”

    她一把擦掉脸上的泪水,收住泪水,然后看着我。

    我说道:“她是亲了我,拒绝了,她喝多了,然后我就走了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薇拉说:“你骗我。”

    我说:“我没骗你。”

    薇拉说:“从一开始就骗我。”

    我说道:“我没骗你。我真的和她没什么。”

    薇拉说:“你说和她没什么,你说你扶着她去酒店,可是你没说你亲了她。”

    我说道:“是她亲了我,不是我亲了她。我拒绝了。”

    薇拉说道:“你没和我说这个。开始的时候。”

    我说:“我那时候不是怕你想太多吗。”

    薇拉说道:“你为什么骗我。”

    我咬咬下嘴唇,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我说道:“我真的没有,和她什么都没做。她喝多了。”

    薇拉沉默。

    大概两分钟后,她说道:“我们需要时间静一静。”

    我说道:“跟我回去好吗。”

    我的手抓住她手臂,她推开了我的手。

    我说道:“跟我回去,我不放心你走。”

    薇拉说道:“我们需要时间静一静,我先回去了。再见。”

    我看着她离开,急忙跟上去,她往后看着我,对我说道:“不要跟着我!”

    好吧,只能站住了。

    她看着我:“过段时间再联系,再见。”

    她走去,上了计程车。

    我深呼吸,看着车子离开了。

    心里难过。

    我回到了宿舍,看着手机里,我过了二十分钟后,给她打了dian hua,她不接。

    我发了信息:你到了吗。

    她回复:到了。

    我没回复什么,好吧,只能,睡觉了。

    睡醒后,继续上班。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女的,但是,却不是薇拉,也不是谢丹阳。

    而是,格子。

    在梦里,我站在大学自习室的走廊外,看见她从楼梯口上来,风吹她白色的裙摆和头发,她嫣然一笑,把我魂儿勾走了。

    然后,我有种想要把她裙子弄起来直接就搞的冲动。

    原谅我如此邪恶,梦里的确是这样子的,我就追,追啊追,结果,她看了我一眼,从护栏上跳下去,摔下去,就不见了。

    好奇怪的梦。

    不管奇怪不奇怪了,反正,我脑子里,想着格子,念着格子,是不争的事实。

    我就这样了,见一个爱两个。

    特别是没征服过的,脑子里全是了。

    上着班,抽着烟,看着窗外雨雾蒙蒙。

    瓦莱又来了,问我今天要带格子来吗。

    我想,反正也无聊没事,也想见她,就说,带吧。

    一会儿后,她带来了格子。

    格子今天看起来,明显的气色好多了。

    我说道:“怎么样,今天情况如何。”

    她说道:“心里好了很多,觉得没有那么压抑了。以前见到阴天下雨天就难受,现在不难受了。看着淅淅沥沥的雨,心里还挺舒服。”

    我说:“呵呵,对,有些人看到雨,觉得压抑,发霉一样。有的人看到雨,心里舒服,踏实。温暖。这主要看一个人的心境”

    格子说道:“你的治疗方法挺有用的。”

    我说道:“嗯,有用就好。”

    格子说道:“那今天,你要怎么治我。”

    我看着她,秀色可餐,舔了舔嘴唇,心想,让我怎么治你,那我就十分的特别的很想治你了。

    当然是那种治法。

    我说道:“这样子吧,带你去那边跑步吧。室内。”

    楼层的第一层,有一片空地,可以跑步。

    格子说道:“好啊。”

    到了第一层,在那片空地上,看着她,跑步。

    这边挺安静的,也没有人,隔着过去就是临着高墙了,雨水从墙上留下来,然后这边望去,是一片白茫茫看不到前方的雨雾,很有意境。

    倘若,在这里干点什么事,估计很爽,也没人看到。

    跑了十几圈后,格子有些累,过来,坐在了我的旁边,说道:“累了。”

    她流汗了,香汗淋漓。

    她说道:“想不到这冷天里,跑步还挺热。”

    我说道:“现在是夏天,那肯定热了。”

    她看着我,说道:“心情好了许多。”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的双眼。

    这双媚眼,可曾电倒了多少个男人啊。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是我们的伴奏曲。

    她伸头过来,我推开了。

    会出事的。

    我估计,她多半是因为寂寞,而不是因为我吸引到了她。

    没办法,在监狱里,没得选择,除了我,还是我,我再不好再丑,她们能看上的,也只有我,无论李姗娜还是柳智慧,或者是迷倒万千男人的薛羽眉,除了我,只能有我。因为真的是没有选择。

    我推开了格子后,她有些纳闷的看着我,然后又要凑过来。

    我站起来,说道:“你跑步就跑步。”

    我是背对着她的。

    然后,我听到衣服撕烂的声音。

    我感觉不对劲,一回头,只见她赤了上身,不得不说,她的身材十分曼妙白皙,如精雕的美玉,但我也不是没见过女人,她撕掉了自己的上衣,囚服,很容易撕掉。

    这种场面,似曾相识,见多了,下一步,如果不出意外,不是扑向我,就是喊着我非礼她。

    果然,她大喊非礼。

    我愣着看着她。

    从一开始,我对她就挺有戒心,虽然,她可能真的是抑郁症,但是是瓦莱安排来的,我就有戒心了,因为瓦莱是丁佩安排来的人。

    我小心翼翼的防着,就是怕被陷害。

    我并没有把格子当成是那种女人,像是王燕那种,但是遇到的鬼事多了,不得不提防。

    我手上戴着的手表,可以拍到这一刻的场景,所以,即便是她大喊着诬陷我,我也不担心。

    真要让我亮出来,就只能说,我有被她诬陷的证据。

    我冷笑一声,说:“格子,想不到你也会是来陷害我的女人。”

    她大喊着。

    躲着的某些人,应该要出来了。

    出来了,好些女狱警,四五个的跑过来。

    看着这场景,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女狱警们急忙过去,一个脱了外套,然后,遮住了格子美如白玉的身子。

    然后她们问格子怎么了。

    格子说道:“他,他,要非礼我!”

    我冷笑一声:“呵呵,是吧。”

    格子盯着我。

    我也盯着她。

    女狱警们纷纷谴责我:“你怎么这样子啊!怎么能够这样子呢。指导员,你这样做,犯法的。”

    我说道:“哦,是吧。”

    她们几个,肯定是丁佩派来的了。

    女狱警们指责我。

    我说道:“然后呢,想怎么样。”

    她们骂我这人怎么样怎么样,说要报告领导,我问她们:“你们见到我非礼她了?”

    她们说道:“还不见了吗,我们刚才就在那里,亲眼看到,你按着她,剥她的衣服,你怎么这么禽兽。”

    我笑笑,说:“还有呢。”

    她们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说道:“你还笑,你还是人吗。”

    我说道:“各位姐姐,这么诬陷我,你们良心过得去吗。”

    她们说道:“谁诬陷你了,我们都亲眼所见!”

    我问道:“好,你们亲眼所见,我到底是怎么对她的。”

    她们说道:“你按着她,想要,想要强她,你,你不是人!”

    说来说去,都是那个女狱警牙尖嘴利,一直诬陷我。

    我长叹道:“姐姐,大家混着都不容易,何必死死相逼。”

    她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丽,快去找监区长,让监区长来看一下,我们没法解决。”

    阿丽说道:“是。”

    这时候,有几个人从另一边走出来,说道:“慢着。你们这么诬陷指导员,不好吧。”

    我一回头,见到五个女狱警走过来。

    阿丽马上说道:“你们说我们诬陷!”

    有个女的从后面走出来:“我们在这里观察你们很久了,你们一直躲着,跳出来诬陷人。”

    是小凌。

    我苦苦寻找的小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