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6章 监狱里的忧伤
    我看着格子的那双玉手,心生喜欢,若是让这双美丽的手给我打,打什么,那该多爽。

    然后再看看她美貌的容颜和顾盼多水的双目,还有那不涂口红也红润的嘴唇,好吧,我真的想歪了。

    我吞了吞口水,说道:“格子,你会弹钢琴?”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把她的病给救好吧,只要她活着,只要她在监狱里,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如果她挂了,那就没可能了。

    格子说道:“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喜欢弹了。”

    我奇怪的问:“孤儿院有钢琴啊?”

    格子说道:“模仿钢琴做的电子琴,不贵。”

    我点点头,说道:“明白了,但那个东西,和真的钢琴还是有区别的。”

    格子说道:“钢琴的声音更好听。”

    我突然想到,监狱有音乐室,好像有钢琴,风笛,吉他,贝斯,鼓,古筝,萨克斯等乐器。不过,应该只是摆设,很少有人去用吧。

    格子说道:“监狱有钢琴。”

    我说道:“哦,对,的确是有的。如果你想弹奏,要不我问一下,可以去看看。”

    格子高兴道:“真的吗!”

    我说:“真的。”

    我打dian hua问了一下,上边确认是有音乐室的,但也没有多少女囚去玩,除了监狱的女囚组成的艺术团,还有部分需要排练准备参加各种特殊演出的女狱警去用之外,就很少有人去那里了。

    我说道:“我带你去吧。”

    我是指导员,我有这个权利。

    格子高兴的点头。

    我让人押着格子,然后过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音乐疗法,音乐对于抑郁症心理病人的大脑边缘系统和脑干状结构,对人体内脏及躯体功能起主要调节作用,而音乐对这些神经结构能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

    不然,平时的话,为什么累了听听歌,难受难过了听听歌,会好很多,当然,如果是唱出来的话,就会更好了。

    到了那边后我看了看,这边还有个图书馆啊。

    有三三两两人,在图书馆看着书,是狱警,管教,不过,看守图书馆和音乐室的,却都是女囚。

    我跟看守的女囚说明了来意,亮了自己的身份,她放我们进去了。

    音乐室里,果然有各种乐器,虽然看上去擦拭干净,但是看得出来,平时基本很少有人用。

    能来音乐室的女囚,很少。

    因为这个要申请,要给监区领导同意后,才能过来,还需要狱警的押送。

    这很麻烦。

    这就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下课后,想去图书馆就去图书馆,想去音乐室玩就去音乐室。

    进了音乐室后,看到了一台钢琴。

    中间那里。

    格子欣喜的过去了。

    我看着她。

    我过去跟守着音乐室的女狱警和女囚聊了起来,原来,她们都是监区的人,虽然她们不说,但我也知道,能来这里守门做闲事的,肯定是用钱走通了关系的,肯定康云收了她们钱,把女囚送来这里,做了这幸福的工作,不需要劳动改造,天天轻松愉快的过一天,还有分加,多舒服。

    我心想,如果能弄到几个名额,让我把一些女囚也送来这边就好了,例如莫婉芯啊什么的。

    正聊着,钢琴弹奏了起来。

    对,的确是格子弹奏着。

    她弹奏着,自己唱着,没想到她真的会弹钢琴,而且看来挺不错。

    她轻声低唱:倾听,爱丽丝的旋律

    若别离,撕毁我写的信

    当序曲,落幕后拆穿的回忆

    抚慰你,心灵悠扬的协奏曲

    在莱茵河畔,贝多芬的悲伤在徜徉

    诙谐夜晚,遗留在波恩城的泪光

    维也纳推开窗,风景却如此委婉

    黑白琴键上,谱写华丽的乐章

    在破旧琴房,弹唱出贝多芬的悲伤

    诙谐街上,探望绚烂的橱窗

    小木船被遗忘,剩下黯淡的月光

    无力哀叹,谁的情绪彷徨,结局被凌乱。

    她唱歌的声音,很有特色,而旋律,如此的伤感,唯美。

    听了让我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吗的我是带她来治疗心病的,不是让她来加重抑郁的。

    格子一遍哭一遍弹奏。

    唱完了这首歌,她已泪流成河。

    然后,趴在钢琴上,放声大哭起来。

    靠。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她身旁。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没事吧。”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非常的有节奏感,放声大哭。

    终于,在哭了五分钟后这样子,她坐直了,我拿了一张纸巾给她,她擦着眼泪,双眼通红,梨花带雨:“谢谢。”

    她擦着泪水。

    我说道:“我是带你来,想让你通过音乐,变得心情愉快,可你这样子,不是治疗的目的。要不你弹唱一些轻松些的音乐。”

    她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好很多了。”

    我说:“是吗。”

    她说道:“这首歌,是我孤儿院的朋友教我的,好怀念那时候。”

    我说:“嗯,是吧。”

    她说道:“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虽然很好听,但是很伤人。”

    她说:“贝多芬的悲伤。”

    我说:“的确,挺悲伤的。”

    她说:“我以前学过钢琴,我最佩服的,就是贝多芬。”

    看来,我打开了她的心扉,这对于她的治疗来说,是个好事。

    我说道:“嗯,这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男人。”

    她说道:“贝多芬以不屈不挠的毅力,和社会的不平等斗争了一生。自小受到酗酒的父亲的虐待,长大后,母亲过世,家庭的重担落在贝多芬的身上。对于中年时期出现的耳疾,生活拮据以及终身未婚,他都是逆来顺受,只是用音乐的语言表达出内心的感受。是个十分顽强的人。”

    我说:“对,你应该学习他,不能轻易对生活说不行,不能崩溃。”

    她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走吧。”

    我问:“不唱了吗。”

    她说:“不了。”

    回去了监区里,坐在操场上,两人聊着天。

    我建议她每天都出来跑步运动,因为本身运动就是能够预防许多疾病,当一个人情绪低落,悲观绝望,通过运动,能够加强新陈代谢,疏通负能量心理情绪,产生积极的心理感受,提高愉快情绪。

    她说道:“那我跑。”

    说着,她站了起来,跑步。

    看起来,她跑步什么的,都很健康,姿势优美。

    等她绕着操场跑了三圈后,气喘吁吁的回来坐下,我说道:“挺不错,跑了三圈。”

    她说:“我以前在学校,跑步得过第一名,我能跑赢很多男生。”

    我说道:“很厉害啊。”

    她笑笑。

    我说道:“你每天都坚持来吧。”

    她看着我,对我笑着,有些甜,然后她突然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对她微微笑。

    她说:“谢谢。”

    她站了起来,然后离开。

    当我让狱警送格子回去,狱警回来后,对我说道:“指导员,就是一个抑郁症,干嘛那么麻烦啊。”

    我说道:“她的抑郁症,已经威胁到了她生命的安全,而自杀,就是抑郁症最严重的后果,对于重度抑郁症的人来说,死亡是解脱,是幸福,抑郁症已经严重损害了她的大脑神经,无时无刻不折磨她,只能用极端的方式来摆脱。没办法,为了治她,只能这样。”

    狱警说道:“搞不懂活着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

    我说道:“她算活得好吗,一个无期徒刑的女犯,产生悲观抑郁,轻生的心理,她活的不好了。”

    狱警说道:“她有钱。她在监狱里过的挺好的。”

    我说道:“和我说说她,她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啊,那么严重。抢劫sha ren,有没有那么夸张。”

    狱警说道:“是劫持人质,最后sha ren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说道:“劫持了人,然后要钱吗?然后sha ren,为什么呢。”

    狱警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有人问过她,她不说。她是这监区里,最漂亮的女囚。有钱。她每天的生活过得挺不错的。”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挺好的。她为什么那么有钱呢。”

    狱警说道:“我都不知道了。”

    我说道:“好吧。”

    对于格子,我的确是有些好奇,觉得她那么貌美,还挺神秘的,而且,她到底怎么回事,抢劫sha ren?

    她看起来,能是抢劫sha ren的人吗。

    上次问她,她没说,她当然不会说,她心里不舒服,自然不会说。

    这样的问题,对每个女囚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等着谢丹阳。

    不多时,谢丹阳来了,我从柱子后面,笑嘻嘻的过去,走到她车旁。

    谢丹阳看到我后,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说不去吗,去干嘛你!”

    我说道:“你不是说给钱我吗,我看在钱的份上去的。”

    谢丹阳说:“没钱,你去不去随便你。”

    我说:“那好吧,那我不去了啊。”

    她用力掐着我的手臂:“你敢!你敢不去!给我上车。”

    我上了她的车。

    车子行驶出去了,和谢丹阳又斗嘴了一会,我让她开车到我住的地方,然后我先拿了手机,然后再跟她去参加破同学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