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同学会的报仇
    我抽着烟,想着,到底该如何,才能把这针孔she xiang机给弄掉。

    想了想,我觉得,没必要把这she xiang机给弄掉啊,我留着,我完全可以施行反间计啊,就是利用这针孔she xiang机,给瓦莱,丁佩,韦娜,传递错误的消息,混淆她们的视听和判断,从而寻找出击破她们的战机。

    不过,还真是凶险啊,如果没发现这针孔she xiang机,恐怕我在这里,迟早有一天被她们利用针孔she xiang机拍到的镜头,利用我的破绽来对付我,那我就完蛋了。

    还好发现了这针孔she xiang机。

    我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感觉浑身不舒服,感觉身后有着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不,不是一双眼睛,而是很多双眼睛盯着我,看着我,好多人看着我。

    不知道she xiang头的那一边,是不是韦娜,丁佩,等等若干人,围着屏幕前。

    反正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全身不舒服。

    我又点了一支烟,拿着一本看起来。

    桌上的dian hua响了,我接了。

    如果装了she xiang头,而我不知道的话,那,我和谁谁聊天联系的内容,岂不是让敌人们都知道了啊。

    dian hua打来的,是谢丹阳,她还说了一句,猜猜我是谁。

    我说:“猜个鬼,什么事,说。”

    谢丹阳说道:“张指导员,我有事找你。”

    我说道:“什么事,说。”

    谢丹阳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嘛。”

    我说道:“吃饭?吃个屁饭啊。”

    谢丹阳说道:“不行,必须要吃。”

    我说道:“唉,真的是不想吃了,看到你家人,你父母,我都倒胃口。”

    谢丹阳说:“那我见你每次都是吃很多,津津有味的。”

    我说:“那我觉得浪费嘛。点了那么多,你们都是皱着眉头,你被爸爸妈妈骂,你爸爸妈妈忙着骂你,唉声叹气,我就帮你们一起吃了。”

    谢丹阳说:“这次不是和我家人吃饭。”

    我问:“和谁吃?和徐男吗。”

    谢丹阳说:“同学聚会。”

    我说道:“话说,你们同学聚会,怎么老是同学聚会呢。”

    谢丹阳说道:“我怎么知道呢。”

    我说:“那聚会就聚会吧,你去了就行了,拉着我去干嘛。”

    谢丹阳说道:“那他们都有对象了,我都没有。他们笑话我。”

    我说道:“笑话就笑话,你的。”

    谢丹阳说道:“不行。”

    我说道:“你随便找个男的去帮着你糊弄过关就行了嘛。非要找我干嘛呢。”

    谢丹阳说道:“我以前带的就是你,现在也必须带你。”

    我说道:“唉,真的不想去了,我好累啊。”

    谢丹阳说道:“你累什么累啊你,你搞什么累啊。你天天乱搞女人。”

    我说道:“你别胡扯你!”

    谢丹阳说:“你为什么会从b监区到了监区,为什么,什么事情引起的?”

    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

    谢丹阳说道:“你要陪我去。”

    我说道:“你随便找个男人不行吗。”

    谢丹阳说:“不行。”

    我说道:“姐姐你放了我吧。”

    谢丹阳说:“给你钱。”

    我说:“钱我不要。”

    谢丹阳说道:“那我自己去!自己去行了吧!”

    她在撒娇之后,说给我钱,给我钱我说不要,她有些生气了。

    我不出声。

    谢丹阳说道:“我自己去了,让钱进灌醉,灌醉我了,欺负我,你满意了!”

    我一想,对哦,之前那个钱进,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钱,自己开个公司,把保时捷还是法拉利钥匙敲在桌上,特别的牛的样子,后来为了抢谢丹阳这个班花,钱进甚至找了黑衣帮的人来搞我,劫持我,弄我。

    一想到这个,我就来气,想当时,在我没实力没势力的时候,这家伙欺负我,好啊,为了这家伙,我倒要去看看,现在他能如何牛。

    有钱了不起是吧。

    我去会会他。

    我正想答应谢丹阳,她已经挂了dian hua。

    靠,那么认真啊,看来真的是生气了。

    我先不管她。

    继续百~万小!说。

    一会儿后,办公室的门被敲了,我说请进。

    进来的,还是瓦莱。

    我问道:“什么事。”

    瓦莱说道:“张指导员,昨天你治疗的那个女囚,说感觉心理好了些,想过来和你聊聊,让你继续诊断看病,可以吗。”

    奇怪,格子昨天不是和老子闹,骂我,鄙夷我,怎么今天,又来了。

    难道她真的是非常严重的心理问题啊,严重到心理扭曲,自己说话什么的,都完全是无意识的吗。

    我说道:“可以啊,你让她来。”

    想到她的美貌,反正我现在也是无聊,让她来聊聊,养眼养眼也好。

    一会儿后,瓦莱把格子给带来了。

    我心里想,在监区里,那些抑郁的女囚,心理有疾病的女囚,应该不少啊。

    最怕的,就是她们自杀,一旦自杀,真的就很麻烦。

    格子进来了我办公室,她看看我,微笑一下,算是和我打了招呼。

    这个阳光的微笑,让我看起来,倒是觉得挺明朗的,不像昨天摆着个臭脸,说话又特别的难听,好像我欠她钱一样。

    我不就是开玩笑说约她,她马上说看看你那副德行这类话出来,多伤我的心,让我顿时拔凉拔凉的。

    我示意她坐下,格子坐好了。

    我问道:“今天是你主动要来见我,对吗。”

    格子说道:“回去了后,我想通了,觉得,还是要好好的治疗自己的心理的病,好好改造。人生还很漫长,即使是四十多岁出去,我还是可以享受人生的一大段美好时光。有些女明星能漂亮到六十岁,我也可以。”

    我说道:“哟,突然这么想得通啊。”

    格子说道:“如果没有带我来见你,我可能会真的想死,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合格的心理医生。”

    我说道:“谢谢夸奖。你配合治疗就好了,其实,你这病,说难也不难,说难也难,关键还是看你自己。”

    格子说道:“嗯。”

    她拨弄了一下秀发,看起来,眼睛里有神了,脸色更红润,更迷人:“昨天说的话,对不起,我昨天说了一些对你很不敬的话。”

    没想到她竟然道歉了,我说道:“没关系的,你在抑郁症中,心理和思想紊乱,我不怪你。”

    她微微笑,说:“谢谢你。”

    这微笑,迷倒了我。

    我吞了吞口水,说道:“你已经是将自杀付诸于行动了,而不是单纯的想着去自杀了,说明你已经是抑郁重度。最重的程度。”

    格子说道:“那请问张指导,我需要怎么办。”

    我看到她态度那么好,感觉根本不像昨天的她,变了一个人一样,这倒是好啊,很有礼貌,说话得体。

    我说道:“虽然你看起来,仪表端正,而且貌似对自己疾病有深切的主观体验,可你内心感到异常痛苦,但你还是没有到非死不可的强烈想法,因为你已经有了强烈求医愿望。”

    格子说道:“可我就是觉得很烦,压力很大,想不通,想死。”

    我说道:“那么,就一步一步的,让我对你进行治疗吧。”

    我本来想跟她说个例子,就是治疗失败的自杀的例子,可是想了想,还是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好。

    格子问道:“怎么治疗呢。”

    我说道:“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心病了,你要端正自己的态度去正视自己的这病状,要有信心,战胜疾病。如果有轻生的念头,想着死了一了百了,一定要战胜这个错误的念头。”

    格子点着头。

    我说道:“刚才和你说的就是第一步,就是自我认知的心理治疗支持疗法,我对你进行开导,鼓励,安慰支持的方法,让你消除自己的不良情绪。然后第二步呢,你要搞好你身边的人际关系,你可能现在的人际络只有自己监室,和一些警官等人,但是也必须要做好这人际关系,不可以轻易的因为自己的情绪和人吵架,那样子会让你自己更加的难受。明白吗。”

    格子说道:“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和人相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说:“慢慢来吧,把你的社交搞好起来,谦虚一点,大度一点,对人真诚一些,礼貌,基本别人也对你好的。”

    格子点了点头。

    我说道:“还有,我会给你吃抗抑郁类的药物。”

    我从抽屉拿了药,这些药,就是我带过来的抗抑郁类的药了。

    我给她倒水,让她服下。

    她接过我拿过去的水杯时,手碰到了我的手,她的手,柔嫩滑白,一碰到,我居然有触电的感觉,而她也不好意思的收回手,端着水杯,娇羞看看我,然后不好意思,喝着水,吃了药。

    吃了药后,我说道:“你喜欢音乐吗。”

    格子说道:“音乐?喜欢呀。”

    我说道:“那好啊,你会唱歌,还是会弹琴?”

    格子说道:“我会弹钢琴。”

    我想不到,她会弹钢琴,但是看着她那双修长白皙如玉的手指,可能,真的是一个钢琴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