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9章 疯狂的折磨
    丁佩对我说道:“你不想回答这问题?”

    我说道:“可以回答。”

    丁佩没有给我台阶下,直接说道:“那说说看,什么作风问题。”

    我挺直腰杆,说道:“和女囚太过于关系亲热,收了女囚的好处,额外给女囚ti gong保护。”

    丁佩点了点头,不依不饶的问:“关系亲热到什么程度?”

    这家伙,让我很不爽。

    我说道:“亲嘴了。我那时候的确是思想没够坚决,差点被糖衣炮弹给打倒了。”

    丁佩说道:“还有呢。”

    我问:“还有什么。”

    丁佩问我:“给女囚ti gong保护,收受女囚好处。”

    我说:“是的。”

    丁佩说道:“收了多少。”

    我说:“一万。”

    丁佩不屑地嗤笑一声,说道:“看来真的是有作风的问题。上面这么把这么一个作风问题的人安排来我们监区做指导员。不要带坏人嘛,把下面都给指导坏了。”

    她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他妈的不给我了啊。

    我忍着,不爆发出来。

    凡事,还是都是要先学会了忍耐,在忍耐中慢慢的寻找机会,干掉她。

    看来在她心中,我真的是什么东西都不是啊。

    丁佩指着我说道:“在我们监区,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如果你胆敢这么做,对不起,我马上上报。我们监区的成绩,相信你也知道了,在每次评比中,都是名列前茅,希望你不要给我们拖了后腿!”

    我嘿嘿笑着:“是,绝对不会的。”

    丁佩挥挥手:“去你办公室吧。”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妈的,也不安排给人带我,让我自己找过来,然后开办公室的门的钥匙,都自己去问要来的。

    进了自己办公室后,整理好了。

    在无聊的办公室里度过了一个早上后,下午,有人进来给我汇报工作了。

    在b监区我接触过这些工作,都差不多,到了这边,我该自己处理什么工作,我自己懂。

    早就熟悉得不得了了。

    很快的,我就把她们递给我的工作报告给看了一下。

    有一份报告上,是让我签字的,是关于处罚三个女囚的报告,报告上写着是因为那三名女囚殴打别的监室的女囚,所以,申请把她们关禁闭一个月。

    一个月,这可是够长的,搞不好,女囚在关久了,就会在禁闭室中自杀。

    我在b监区,还很少见过那么重的处罚,就是当时对待农佳婕,也只是让她一个人待在一个空监室而已。

    禁闭室,那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们b监区尚且如此,更别说监区了。

    我问给我把报告交来给我签字的那女狱警:“打架造成了别的女囚受伤了吗。”

    她说道:“没有。”

    我说:“那这样的处罚有些重了吧。”

    她丝毫没把我放在眼里,说道:“让你签了就签了吧,你都不知道到底怎么情况,在监区,对这些重犯女囚,就活该这么处罚!”

    我说道:“让我签了我就签了吧?你让我签我就签,你以为你是谁?”

    我直接呛了她。

    她这才发现我狠狠盯着她,她急忙站好了,说道:“不是,指导员,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关于这些处罚我们都习惯这样子了,就是要这样处罚的,希望你能签了。”

    她不太敢看我了。

    竟然如此目中无人,拿着一份报告进来,还逼着我给你签了啊。

    我说道:“你叫我签我就签,那我还不能了解了才签了?”

    她低着头,没敢接话。

    我说道:“万一我签了,回去了你拿着人关去禁闭室,人出了问题,那是不是要怪我?”

    原本不想发火的,想忍着的,可是看到她颇为不敬的样子,而且竟然直接是命令我给她签字,好像我是她下属一样,我就来气,直接就忍不住了。

    我说道:“你带着我去看看,那三名女囚怎么样的,我再做决定。”

    她只能带着我去。

    我就不去监区楼的监室过道去见人了,省得突然的监区的女囚们看到我,一下子就疯了起来。

    那三名女囚,要等着被处分的女囚,被带到了操场上来见到了我。

    可是,我一看到那被带来的三名女囚,我差点没直接气到把那几个狱警拉去打一顿。

    因为,这三名女囚,被她们打得几乎是浑身是伤,遍体没几块完整皮肤。

    囚服上,带着斑斑血迹。

    要不要下手那么重!

    狱警说道:“人带来了。”

    三名女囚站在阳光下,有些摇摇欲坠,像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看她们苍白的脸和那发干的嘴唇,我断定,她们受到了这帮狱警疯狂的折磨。

    三名女囚站在我面前,有气无力的看着我,眼睛都快睁不开。

    我过去问女狱警道:“告诉我,她们怎么回事。”

    那狱警直接说道:“这就是闹事的处罚!”

    我说道:“你们打得太狠了知道吗,这要把人打死吗。”

    她说道:“她们不听话,一再的违反纪律,我们只能这样子!”

    我说道:“要是出人命了呢。”

    她说道:“不会的,我们有分寸。”

    我竟然有些无言以对,我走到了三名女囚面前,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她们自我介绍了自己名字,都是有气无力的,我问道:“怎么了,被打的说不出话了。”

    她们看看狱警,然后说道:“没有。”

    看来,几名狱警带她们来之前,已经警告她们了,不能让她们说出实话来。

    我问:“她们打你们了。”

    她们摇摇晃晃的摇摇头。

    我问道:“那你们怎么变成这样子。”

    她们说道:“我们自己闹事,几个自己打架,打成这样子。”

    果然不敢说真话。

    我估计她们可能都没得喝水吃饭,所以才这样有气无力,我对狱警们说道:“你们几个!去!给我拿水来,去食堂拿些饭菜来!”

    她们面面相觑,我说道:“去啊!”

    她们只好去了。

    我让三名女囚坐下,但是我问她们什么,她们都是在说假话的敷衍我了。

    而且有一个,根本真的是没半点力气,快要死的样子了。

    当狱警们拿着水跟食物过来后,她们急忙的拿着水来喝,咕咚咕咚的,然后急忙的拿了饭,狂吃起来。

    我走到狱警身旁,问:“她们多久没吃饭喝水了!”

    狱警说道:“一,一两天吧。”

    我说:“给我说准确点!”

    她说:“一天没喝水,两天没吃饭。”

    我说道:“有这么惩罚人的吗!”

    她说道:“指导员,在我们监区,跟别的监区不同,都是重犯,你不这么对她们,她们不听话,不对她们狠一点,她们根本不怕你!”

    我说道:“那如果出了人命怎么办。”

    她说的自然有些道理,但是,饿着两天,还有,这么大热的天气,渴着人,万一死了呢。

    她说道:“报上去,病死了呗。”

    她完全是满不在乎的态度说的这话,一条人命,看来在她眼中,不过是一条狗命那样的轻贱,如果惩罚她们弄死了,就直接说犯人病死了,与监狱无关了。

    我说道:“对,你这么说也对,但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她说道:“什么残忍不残忍,那她们犯罪不残忍吗。她们犯事,不把我们放眼里,她们就活该受罚。来这里还能让她们享受来了。”

    我说道:“你给我闭嘴。”

    她不爽的闭了嘴,表情甚是恼火我。

    等女囚吃饱了,我让狱警们收拾干净,然后让她们狱警离开远点,我有话要问女囚们。

    结果她们几个走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盯了几个女囚,估计是示意她们别乱说话,否则有她们好受的。

    三个女囚吃饱了,喝了水,看起来精神一些了,恢复了一些气力,没刚才那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我说道:“都吃饱了吧。”

    她们点着头:“吃饱了。”

    回答的声音也是吐字清晰了。

    我说道:“我是监区新来的指导员。”

    她们说道:“刚才警官们和我们说过了。”

    我说道:“那我也要自己介绍一下,我姓张。”

    她们说道:“张指导员好。”

    我说:“嗯。我问你们,你们过来的时候,她们几个狱警,是不是让你们不能乱说话,否则,要让你们受罪。”

    她们一听,都低着头,有一个还轻轻摇头,小声说道:“没有。”

    我说道:“没有?才怪吧。我看,是她们威胁了你们吧。”

    她们不敢说真话,有的抿着嘴,看着我。

    我说道:“没事的,我就是要调查这个事清楚,你们有什么都可以和我说,如果她们敢对你们做什么,我就拿她们是问!”

    有个女囚马上开口说道:“我们刚才被带来的时候,她们是要我们不能乱说,不然的话,就。”

    旁边一个女囚捂住了那说话女囚的嘴,让她不要再说。

    我指着她:“放开你的手,让她说完!”

    旁边那女囚说:“你想死呢。”

    我说道:“说,别管她。”

    她却不敢说了,只是摇摇头,说:“她们没说什么,警官们没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