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8章 进入重监区
    我对贺芷灵说道:“姐姐,不是我不想去,我是想去,这区最重要的监区做指导员,谁不想去呢,你说是吧。但是,她们真的会陷害我的,说什么查这个事情,恐怕一进去,就已经被整死了,还怎么查啊。要不你让我做个监区长吧,监区监区长,然后可以带我的嫡系进去,也当上监区领导,然后在里面,我把和我不对头的,全部清除,想要干掉我的,我先干掉她们,这就容易了。”

    贺芷灵问我道:“你说这可能吗。”

    我呵呵一笑,说道:“我知道,当然是不可能的。”

    贺芷灵说道:“韦娜在的时候,是不可能把你安排进得去那里去,我想办法把韦娜推上去总监区长这个位置,她高兴的去当了,我才能把你安排进了监区,就是想让你帮忙查越狱事件,韦娜不在,你进去了监区,调查的困难会小很多,能把这件事查出来,韦娜这些人,全部玩完。”

    我一拍手鼓掌:“真是个好想法,好得不能再好的想法了,厉害,你头脑怎么那么好使啊。”

    贺芷灵说道:“你在监狱里,在b监区,你都怎么上去的?”

    我说:“这不同。”

    贺芷灵说:“困难也许很难,所以我才选择你。”

    我说道:“哦,好嘛,难得姐姐你那么看得起我,我真是太荣幸了,来干杯。”

    我拿着咖啡碰她的杯子。

    贺芷灵说道:“你必须去!”

    我说:“如果不去呢。”

    贺芷灵说道:“不去,你难翻身了。”

    我说道:“也好,我就这么静静的在心理咨询室做个美男子,与世无争,多好啊。”

    贺芷灵说道:“你去了,把这件事挖出来,立了功,监区监区长,总监区长,都有可能让你来做。”

    我一听,心里马上兴奋起来,只是说当个监区的监区长,那我在监区,就能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多么的爽啊,更别说当总监区长有多爽了。

    我问:“真的吗。”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可我担心我才进去,就被她们陷害了,到时候,你会帮我的吧。”

    贺芷灵说:“会。”

    我说:“好吧,我知道你会给我撑腰的。”

    贺芷灵说:“别干一些我帮不了你的蠢事!你进去了到处玩女人,被别人拍下来,你还希望我怎么帮你!”

    我说道:“那是个意外,妈的,那邱红和总监区长完全是要整我的!”

    贺芷灵说道:“你如果不动心,不碰她,会有这样事吗。”

    我说:“好吧好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这种事情。”

    贺芷灵问:“那是同意去了。”

    我说:“这高升的事,怎么不同意啊。”

    我在b监区,经历那么多狂风大浪,我不信去了监区,她们又能有多厉害,我就不信我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主要还是想着自己未来的光明前程啊,要是我能破了这案,我就真的前途一片光明了。

    再者,说到我的梦想了,这帮家伙在监狱里,什么犯罪的事都敢做出来,我要替天行道。

    好吧,说的好像我有多伟大似的。

    贺芷灵说道:“就这样。”

    她站起来就走。

    好酷的样子。

    我问道:“喂,买单了没有?”

    她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一边买单一边骂:“这几十块钱,都那么抠,还是约我出来的。连几十块钱都不愿意请,太小气了。”

    买单后,马上追出去,缠着贺芷灵让她送我回去。

    她理都不理我,把车门锁上,然后加油门走人了。

    只好自己打车回去。

    第二天,通知就下来了,我到监区当指导员。

    沈月等人马上到我办公室纷纷表示了恭喜。

    我老早知道这消息,但还是要假装很欣喜的样子。

    然后,晚上,先请这帮人一起吃饭。

    在晚上喝酒的时候,沈月等人对我表示了关心,说那边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也没有我们的人,之前都是韦娜在管着,都是韦娜的嫡系,怕我进去了,有人会联合欺负我。

    我说道:“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兰芬说道:“没那么严重吧。你好歹是个指导员。”

    我说道:“是,就算我做个监区长,到了那里没人支持,还不过只是一个光杆司令,她们想要欺负我,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儿。”

    沈月说道:“我们也不会替你担心太多,你是什么人啊,从来只见你欺负别人,哪有见过别人欺负你。”

    我说道:“哪没有呢,你看这次,被邱红给搞了,阴沟里翻船了。”

    沈月轻轻在我耳边说道:“说真的,你虽然长得不咋地,但在女子监狱里,也是唯一一个男的,你正儿八经的找个女朋友来怎么搞都行,你非要把心放在那些女囚上,你何必呢你,很危险啊。”

    我说道:“靠,我有把心放在那些女囚上吗,你不懂。”

    沈月说:“你以前跟那么多女囚什么什么的,以为我不知道。薛羽眉,李姗娜,柳智慧,然后又是张嫣,高丽,这次那王燕。”

    我说道:“唉,和她们都是很好朋友关系了。”

    沈月说道:“我去,你当我三岁小孩啊,那为什么只和她们做朋友,因为她们都有一个同样的优点,漂亮,xing gan。对吧。”

    我说:“少胡扯。”

    沈月说道:“喜欢你的监狱女职工不是没有,非要找那些吗。你和女囚,要是有点亲密接触,好多人好多she xiang头看着,搞不好就又会出事的。”

    我说道:“放心吧,这次,我不会了。相信我。”

    沈月说道:“实在忍不了,你去飘啊,去包夜啊,我给你钱都行啊,兄弟啊,不要害了自己大好前程啊。”

    看沈月这么谆谆教导,我真是又气又笑:“好好好了,说什么嘛,那么难听,老子我要是找女人,我自己没钱哦。放心了,以后不会重蹈覆辙了。”

    沈月说道:“你进去了监区,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对付你,你自己小心了。来,这杯酒,为你壮行。”

    我说道:“听着怎么送我上路一样。”

    沈月说:“瞎说什么呢。”

    我说:“来,干了这杯酒,十八岁以后我又是一条僵尸!”

    沈月打了我一下。

    两人干了这杯酒。

    徐男没来,以她的身份,就不方便经常出来和手下这帮人闹了,原本沈月也不想出来的,毕竟身居高职了,就不同于平常了。

    这就是身份的转换啊。

    第二天一早,先去跟监狱领导给走程序了。

    到了总监区长办公室。

    就是韦娜面前。

    她一看到我,就没给我好脸色。

    一边盖章,一边说道:“哟,还不错嘛。这转换的速度,挺快的。”

    我说道:“没你快总监区长。”

    她说道:“监区啊,我挺熟的,那里啊,不是很好管,你要小心。”

    她冷笑看着我,笑里cang dao。

    我说道:“我会的,谢谢韦总关心。”

    臭女人,估计已经在监区让她的人设置好了圈套让我去钻,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到某天,我肯定要干掉你。

    去了监区报到,先去了监区监区长丁佩那里报到,她也是刚从指导员升到监区长,看起来,她颇为得意。

    看面相,也比较尖酸刻薄的一个人,估计之前和韦娜在一起狼狈为奸,做了不少坏事啊。

    一般来说,高升的人,大多都抑制不住自己真正兴奋的内心。

    所以,这就是格局了。

    真正大格局的人,不会因为升职而整天表现出沾沾自喜,最起码,心里高兴,表面也能控制得住自己,而我见到的韦娜和丁佩,这两家伙,直接写在了脸上的得意,还对身边人颇为不敬,看来,真的不得长久。

    我也挺庆幸自己遇到的是这样的对手,最为可怕的,就是像康云那样,根本让人看不到看不懂她心里真正想法的人,而且,她不求高升,她为了自身的利益,自己隐忍着,躲着藏着,出面露脸的事让人去干,她藏在背后,操控着前台的这帮人。

    还是司马懿那句话啊,人啊,太多的,图虚名惹实祸。

    但是想要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丁佩,看起来也应该四十多吧,和韦娜是一个系列的,都是看着就让人十分不爽的。

    她也一脸装比的看着我的资料,然后说道:“以前在b监区,做过指导员。为什么前段时间,被撤职了。”

    这不是在人伤口上撒盐吗,这跟去问女囚为什么犯罪进来的一样。

    人家不难受吗。

    我说道:“上面写着有。”

    她说:“上面写着,作风问题,你是什么方面作风的问题。”

    我咬咬嘴唇,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我那时候,的确是因为和女囚王燕,搂搂抱抱,被拍到,还有我收了王燕的钱,帮王燕干点事,所以,上面用了作风问题四个字,干掉了我,撤了我指导员的职位。

    丁佩这么问,让我如何回答?

    她死死盯着我,就是要我必须回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