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6章 死对头高升
    一听这韦娜,监区的那破女人,烂女人,竟然能上去做总监区长,我惊呆。

    韦娜可是我们的死对头,让那个刻薄阴险的女人上去做这总监区长?管着我们四个监区,这是不是我听错了。

    我问:“你说谁,韦娜?”

    贺芷灵点头。

    我问:“监区的监区长韦娜?”

    贺芷灵说道:“对,是她。”

    我说道:“我靠!韦娜能当总监区长吗!她有什么能力本事,她能管好四个监区吗。你们到底这么安排的,到底怎么搞的?贺芷灵你难道不知道韦娜是什么人吗?”

    贺芷灵说道:“什么人。”

    我说道:“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故问。她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吧,你让她上去?”

    贺芷灵说道:“我只是建议,让她上去,她兴高采烈的上去了。许多监狱领导也很想让她上去。”

    我说道:“得了吧,贺芷灵,你看她如果去做了总监区长,手里有了那么大的权利,如果和我们作对的话,我们是不是多了一个强敌?”

    我觉得我这么问贺芷灵有些蠢,因为贺芷灵那么聪明的人,不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如何。

    也许,她根本无法阻挡,也许,她也无能为力,或者是,她另有别的想法?

    贺芷灵看着我发完了牢骚后,说道:“回去吧你。”

    我说道:“回去就回去。”

    找贺芷灵的这次,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说我立了功,也没给我们什么奖励。

    我回到了办公室里。

    一会儿后,沈月和徐男来了,这倒是奇怪了,这两位一起来找我,所为何事了。

    沈月关上了门,然后跟着徐男进来,我让她们坐下。

    我问她们道:“两位大神一起过来找我,为了什么事呢。”

    沈月说道:“有传闻说,我要当这b监区指导员?你刚去见了副监狱长回来,她有说什么吗。”

    我说道:“是,刚才我去找她了,她的确说,你要做b监区指导员。”

    沈月和徐男面面相觑。

    我说道:“沈月,这是好事啊,你怎么皱眉呢。”

    沈月问道:“听说韦娜要做总监区长?”

    我叹气,说:“也是。”

    沈月说道:“韦娜要做了这总监区长,非得把监区弄得鸡飞狗跳的。”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上面怎么安排的,反正就是这样子了,你做指导员,魏璐顶替邱红。韦娜去做总监区长。”

    沈月说道:“怎么能让韦娜做了这总监区长呢。”

    我说道:“我他妈的还跟副监狱长吵架呢,让谁上去也不要让那女人上去啊,是吧。她会搞乱的。”

    徐男说道:“她管着我们几个监区,总之,让她来做这总监区长,我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我说道:“天知道上面怎么安排,就高兴的谢主隆恩了吧,不要发牢骚了。”

    徐男问道:“那你呢?”

    我说:“什么我呢。”

    沈月说道:“上面怎么安排你的?”

    我说道:“问到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妈的,什么都有安排了,就我没得有安排!气死我了。说什么立了功什么的,没用,她说,以后看着再说。那这算几个意思啊。”

    沈月说道:“什么职位都有着落了,对吗。但是还有一个,就是,监区监区长的职位。”

    我看着沈月。

    对啊,那还是空出来了一个职位,就是监区监区长的位置。

    难道,会是留给我去做吗。

    这监区,可是重监区,重刑犯都在那里,要是说黑,那里最黑,也最难管,但是最重要,油水也最多。

    监区也是一个很好的跳板,从那里出来的监区领导,都是身经百战的斗士一样,上边要是考虑升职的,大多先从那里考虑了。

    但是,如果让我去管监区,我管得下去吗。

    而且,监区出了那些逃狱的事,谁还会安排我进去啊,除非那些领导疯了。

    不过,有贺芷灵在,一切皆有可能。

    但我觉得我有点想多了,就我能去做监区长吗。而且还是监区的。

    沈月说道:“会不会是让你去做啊。这监区的监区长。”

    徐男说道:“有着这个可能。”

    我说道:“姐姐们,你们都想多了吧。”

    徐男说道:“只是说有这可能,没肯定吧。”

    沈月说:“那副监狱长还跟你说了什么。”

    我说道:“关于我的是吗。就是待定。暂时等待。”

    沈月说道:“要是你可以去监区当监区长,就太好了。”

    我说:“我也想,但是不太现实了。都不要声张,先等等吧。”

    又聊了一会儿,徐男和沈月回去了。

    如果,贺芷灵把我最终安排进去了监区,那就是说明,她真的是在下一盘大棋,那我不该再去和她闹什么,像个幼稚的没奶喝的小孩子一样去闹要什么东西了,应该静静的等待,看她到底如何给我安排。

    下班后,回去了。

    公寓里,空荡荡的,人很容易习惯,习惯了每次回家都看到薇拉,一看不到她,我心里不舒服了。

    我给薇拉打dian hua,她根本不接。

    这搞什么,不是说今天下午回来吗。

    我只能出去自己吃了东西,然后等待她。

    我的手机有来电了,薇拉打来的,我接了,我问她在哪。

    薇拉说道:“我们的车碰到了别人的狗了,死了,村子里出来了好多人,要我们赔钱两万。jing cha都来了。没处理完那么快,处理完了才能回去。”

    我问道:“死了一条狗,要两万,什么狗?”

    薇拉说:“不知道,他们说要两万。开车司机说就是土狗。给他五百块钱他不要。叫人来围住了我们。”

    我说道:“好吧,你们在哪。”

    薇拉说道:“司机说离城区很近了。”

    我说:“你发个地址给我,如果近一点,我过去看看你。”

    薇拉说:“你不用来了,我一会儿就应该回去了。”

    我说:“我去看看是什么狗,看人家凭什么要那么多钱。”

    薇拉说:“不用来了,很麻烦。”

    我说:“发地址来看看,不远就过去。”

    薇拉给我发来了地址。

    这位置,是在西城过去不远的郊区。

    我打dian hua给了强子,强子说他有空,他就开车过来,和我过去了那边。

    反正那地盘是西城地盘,不远,强子干脆给手下打了dian hua,叫人一起过去那边了。

    车子到了那边,强子的手下几部车子已经等着我们。

    我们一起过去了。

    很快就到了薇拉所给我发的位置那里。

    是一条二级公路,穿过一条村庄,村庄不大,天已经黑了,但是还有不少人在中间那里。

    路灯照耀下,一看,几个黄头发高个子的洋妞,被不少村民围着。

    还有两名交警。

    我们开车过去,下了车。

    那些所谓围着的村民,手里拿着木棍什么的。

    我们一起走了过去,他们马上往后看,薇拉一看到是我来了,高兴的过来抱住我:“叫你不要来了,你还来呢。”

    我说道:“担心你呢。”

    我放开了她,问道:“怎么情况了。”

    薇拉说:“那些人要赔两万,不给,就说五千,不然不给走了。jing cha来调解也不给走。”

    我看了看地上的那条狗,一条癞皮狗,看样子就是土狗,最多给个三百块钱搞定的,人家抬到了五千。

    看到我们来,村民们明显有点退后了。

    不过,交警都在了,交警都无法解决,毕竟这属于民事纠纷,他们也难办。

    交警说,实在不行,大家去jing cha局,调解去吧。

    就这破事,去jing cha局报案,谁理你啊。

    然后交警自己上车就先走了。

    村民们说,不给五千,不给走,反正这钱,今天要定了。

    原本呢,碾死人家的狗,赔钱是必须的,如果一条狗值三四百,赔个双倍价格也没什么,但这喊道五千,可就是讹诈了。

    我问道:“不给就不给走了是吗。”

    他们说是。

    我叫强子带人过来。

    强子让所有人过来。

    大家都带着家伙。

    我说道:“我今天就是要带走他们了,狗,我们是赔钱,五百块,爱要不要!”

    村民们说道:“不行,不给五千不给走。”

    我问道:“那想怎么样。”

    他们看着我们人挺多,而且看起来我们的人都是混子,不好惹,就没说话的了。

    我让薇拉他们上车了。

    不过,有个家伙跳出来,说道:“不给钱就不给走,有种你们打我!”

    强子一挥手,上去两人,拉着他到路边,抡起棍子就打了一顿。

    有人对我说道:“你敢叫人打我们,我们报警。”

    我说道:“我没叫人啊,我不认识他们。”

    强子威胁他道:“信不信弄死你!”

    他不敢说话了。

    强子喊道:“停手!”

    住手了。

    只剩下那家伙倒在地上,哎哟哎哟喊疼。

    强子拿出五百块钱,扔给那人,然后问他们围着的人说道:“我们现在要走了,请问,谁不想让我们走的?”

    围着的一群人,大气都不敢出了。

    强子一挥手:“上车,走。”

    他们只能目视着我们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