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4章 揭发
    贺芷灵见我晕过去,还是帮我按着伤口,然后说道:“别装了,喂!起来,别装了!”

    她一边喊我,一边用手拍打我的胸膛。

    我装的彻底。

    贺芷灵说道:“起来,别给我装死。”

    我想打算她靠过来的时候,偷偷亲她一下,即使她暴跳如雷,我也这么干。

    我看她能打我几次。

    然后,她为了测试我是不是装的,竟然从包中翻出打火机,打开打火机,用火苗烧我的手臂。

    我一横心,直接忍住了。

    那火苗触碰到我手臂上的时候,疼死了,但我忍着了。

    她看我这样,以为我真的晕了,急忙的发动了车子。

    干嘛?以为我死了,要抛尸吗。

    原本只是想恶作剧装晕了之后亲她一下,结果她开车往前走。

    然后,开了一段路,她刹车了,我眯着眼睛偷看,竟然到了一家诊所门口。

    然后她心急火燎的下车,跑进去了诊所里,对,的确是跑进了诊所里。

    不一会儿,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出来了,老医生。

    有些医生,退休之后自己开诊所,所谓的发挥余光,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

    我这时候,只能继续装了,几个医生过来又是把脉又是听心跳的,然后他们问:“他是这么了。”

    贺芷灵说道:“我只用手机轻轻往他头上磕了一下,他就晕了过去了。”

    我靠贺芷灵,轻轻一磕,我就晕过去了?

    轻轻一磕,我他妈的直接头部飙血?

    医生看着我的头,说道:“伤的不轻,晕过去了。你这磕得有些重。”

    贺芷灵说道:“是,我用力砸的,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都是血了。”

    医生说道:“小姑娘,两口子打架不要下那么重的手啊,会死人的。来来,把他先扛进去。”

    两个很有力气的小伙过来,背着我进去,放在了病床上。

    医生给我处理伤口。

    我这时候还在假装昏迷。

    贺芷灵问:“医生,他没事吧。”

    老医生说道:“脑子受了些震荡。”

    贺芷灵问:“那要不要送医院,做个,光什么的。”

    是,最好顺道做个解剖啥的。

    老医生说道:“不用,没什么事的,处理一下,他一会就好。”

    我睁开了眼睛,对贺芷灵笑着。

    老医生说道:“你看,他醒了。”

    我对贺芷灵说道:“我还不知道,原来你那么关心我啊。”

    贺芷灵骂道:“耍我!”

    然后一拳砸在了我的下身。

    我瞪大了眼睛,痛苦的捂着了,痛死老子了。

    我缩成了一团。

    老医生捂着嘴,一会儿说道:“小姑娘,你不能这么对你男朋友啊,这如果把握不好力度,很容易出事的,严重的可能造成他不举,甚至不孕不育。”

    贺芷灵说道:“那刚好了,就让他不孕不育了。”

    老医生呵呵了一声,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咬着牙:“没没事,一会儿就好。”

    老医生说道:“你先休息一下。”

    然后他出去了。

    我坐了起来,对贺芷灵说道:“一定要这么暴力,是吧。”

    贺芷灵说:“打死你都觉得不过分。”

    我说:“好吧,你厉害。你可以回去了,拜拜。”

    贺芷灵说道:“我还没和你把你这件事说完。”

    我说道:“有什么好说的,我的确做错了,还被人拍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被开除我也没办法。”

    贺芷灵说:“你就这么没出息?”

    我说:“那我这么才能有出息。”

    贺芷灵说:“人家设计陷害你,你难道不会也把她们给设计了?”

    我说:“我倒是想。就是那邱红干的,但我不知道谁指使她的。”

    贺芷灵说道:“邱红是谁的人?”

    我说:“不知道,我准备抓了她来查了。”

    贺芷灵说道:“其实我不去查,我就可以猜到是谁指使她害你的。”

    我问:“谁。”

    贺芷灵说道:“你连这点你都猜不出来,你怎么跟人家斗!”

    我说:“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况且,她是背后来的。我这么知道谁啊。我打算,抓了邱红来逼问,谁陷害我的。”

    贺芷灵说道:“因为你出了这事,上边不让你接了那工程,改让邱红接了那围栏工程。”

    我吃惊道:“是总监区长给她干的吗!”

    贺芷灵说:“总监区长报告上去了。上边已经同意。”

    我说道:“照这么说,可能就是总监区长陷害我的?为的就是想要把这工程拿下。”

    贺芷灵说:“是她。”

    我说:“好个总监区长,我不去惹她,她先来惹我了!”

    贺芷灵说道:“那你又能拿她怎么样呢。”

    我说道:“我能拿她怎么样?”

    贺芷灵说道:“找人打她?用混混的方式解决问题?有什么用。”

    我说:“那我怎么做,怎么除掉她?”

    贺芷灵说道:“等她把工程做了后,揭发这件事。”

    我问:“我来揭发?”

    贺芷灵说:“收集证据,她们到时候会报告说是重新开挖了重建,但只是加高和补漏。她们会和施工方造假,欺骗上面拿钱。你全程拍下,写报告,揭发她们就可以。”

    我说:“那我去哪儿揭发?”

    贺芷灵说:“管理局等部门,到时候我会教你怎么做。”

    我说:“你要是帮我在背后弄,那就成啊,我以为让我一个人自己去揭发,那我就是等着给他们搞死我呢。”

    贺芷灵说道:“你要用实名。”

    我说:“实名?万一到时候,总监区长收买了全部人,包括监狱长收买的,我去实名举报,那我不给她们弄死了。”

    贺芷灵说:“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说:“你保得住我吗。”

    贺芷灵说:“我不保你,你早就不在监狱里了。”

    我问:“好吧,干就干吧。那,如果我捅上去这事,她们会怎么样。”

    贺芷灵说:“能整死多少个算多少个。”

    我问:“真的能整死总监区长?”

    贺芷灵说:“也许。”

    我说:“你不要这么不肯定,我都不敢去干。”

    贺芷灵说:“你能告诉我什么事都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吗。”

    我说:“好吧。我懂怎么做了。”

    贺芷灵说:“别的人可能逃得过,但是总监区长,必须要整掉。总监区长以为有监狱长等人的保护,就能肆意妄为,等她做了这事,我让她玩完。”

    我说:“好吧,但愿我们能够成功。”

    贺芷灵转身走了出去。

    我坐在医务室里,抽了一支烟之后,奇怪了,贺芷灵出去不是去给我开医药费了吗,怎么不见人了。

    我下了病床,走出去了,那老医生跟上来,对我说我还没给医药费。

    我一边掏钱,一边看外面,哪里还有贺芷灵的影子,她的车也不在了,已经开走了。

    我问道:“那和我来的女的呢。”

    老医生说道:“她已经走了。”

    我骂道:“真没良心。”

    老医生说道:“这小姑娘,脾气不好,小伙子,我建议啊,分手算了。”

    我说:“是,是该分手了,回去马上甩了她。”

    老医生说道:“找对象啊,还是要找脾气好的,可以搭对着过日子的,长得漂亮啊什么的,都是虚的。”

    我说:“是是是,医生你说得对,好了谢谢你,我走了。”

    过了没到一个星期,监狱的关于加高监区围栏围墙的什么工程就开工了,但真如贺芷灵所说,她们就真的不挖了重建,而是在之前的工程基础上加固加高上漆而已。

    我拿着手表tou pai了这些场景。

    我在监狱里走动,tou pai,然后又让人帮我去各个角落去拍,包括到监区里的楼栋楼顶上,从上往下拍。

    办公室进来了一个人。

    朱华华。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闭目养神。

    谁让她进来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吊。

    朱华华说道:“那工程开工了,怎么了,不是你监工的吗。”

    我说:“别取笑我好吧,本来就心情不好了这几天。”

    朱华华说道:“你自己自作自受,让你行为不检点,终于被抓到了吧。”

    我说:“朱华华,你有没有搞清楚,我是被人害的。你说说看,监狱里,哪来的拍摄的东西啊。还不是她们害我的。”

    朱华华说道:“是吗?”

    我说:“不是吗。”

    朱华华说:“那为什么别人能害到你。”

    我说道:“你别说什么因为我行为不检点,所以人家才搞死我之类的话,我告诉你朱华华,当时的情况是,的确是那女犯自己主动的冲上来要亲我吻我,但那是她自己受人指使这么做的,我他妈的就给推开了。”

    朱华华说:“是吗。”

    我说道:“好吧,当时的确心里只是犹豫了一下,但这犹豫了纠结的时间中,就亲到了。然后就被人拍了。”

    朱华华说道:“你活该!”

    我说:“你是来笑话我讽刺我的是吗。”

    朱华华说道:“是。”

    我说:“呵呵,好,讽刺的,很好。好了,你可以走了,让我继续闭目养神。”

    朱华华问道:“陷害你的人,肯定是总监区长,为的就是自己拿到这工程,她们的工程已经开始做了,说的是重建,可只是加高。你怎么不去揭发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