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0章 惨烈的一幕
    我和强子急忙站起来,强子跑过去人群中。

    有越来越多的人喊着有蛇快跑啊,然后很多原本集中在大堂的年轻男女们一下子四处奔散,他们惊慌失措的从里面往外跑。

    强子一看,急忙大喊:“都冷静点,镇静,不要拥挤,有秩序的出去。”

    可是,好多惊慌失措的声音已经淹没了强子的声音,惊恐的人群炸开了锅一样的到处奔逃。

    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因为大家都涌向大门,接着有人摔倒,然后有人从摔倒的人身上踩踏过去,然后有的不小心被摔倒的人给绊倒,更多的人被绊倒,一个踩踏一个的,乱成了一片。

    这幕场景,我曾经在监狱过道中亲眼见过,还是都是干部领导的,一旦发生了惊慌的踩踏事件,就控制不了了。

    这时候,局面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一个踩着一个的往外冲。

    xing yun的,已经冲出去了,不幸的,倒在了地上,被一个一个的人从身上踩踏过去,生死未卜。

    而引起他们惊慌失措奔逃的原因,也见了,几十条蛇在大堂中间四处乱串,它们也在惊慌失措的到处跑。

    这踩踏的过程,维持了仅仅有不到两分钟,跑出去的已经出去了,跑不出去的倒在了地板上,痛苦不堪,有的人shen yin,有的人没声音,有的人拖着伤往外爬。

    而几十条蛇,分成了各路,到处乱爬。

    员工们也慌了,台上的司仪,负责人,也都慌了,都找地方跑。

    别说他们,我和强子也慌了,都不知道这些蛇是不是有毒的,我和强子急忙的想从通道出去,但是有几条蛇过去了那里。

    强子喊道:“不能让这些蛇爬进包厢中。”

    他一挥手,叫自己的几个人过来,然后马上到了通向包厢的那条通道,把柜台桌子给推过来,堵死了通道,接着,爬上桌上,拿着柜台后的高度白酒倒洒在了地板上,蛇就不过来这边了,往别的地方跑。

    我也跳到了桌上,看着这惨烈的一幕。

    那些被踩踏倒在地上的人,蛇就从他们身旁爬过去,估计要有十几个已经动弹不得的人晕在了地上。

    我对强子说道:“快报警,快叫救护车!”

    强子拿出了手机报警,打救护车。

    强子打着dian hua的时候,一抬头,对我说道:“你看!是你女朋友吗?”

    我抬头看那边,我晕了,薇拉怎么在那里?

    薇拉从后台的那小门走出来,结果一看到这么多蛇,还有的往她爬过去,她急忙的跳到了台上去,可是,台上也有蛇,她看了看,往后退。

    我急忙跳下桌子,跑了过去,跳到了她所在的小台上,对她说:“跟我走。”

    薇拉看着脚下爬过来的一条蛇,一脚踢开了它,然后拉着我往侧边走,却不往蛇少的地方走。

    我说:“走那边,那边蛇少。”

    她对我说:“这几只没有毒。那只有毒。”

    我奇怪问:“你怎么知道。”

    她说:“我学过。”

    我问:“你学过生物学?动物学?能看出来什么蛇没有毒?”

    她说:“小时候上学,老师就教过了野外求生。”

    我说:“小时候都学这个了?”

    她拉着我出去到门边,然后看着大堂里的蛇都爬到各角落去了,她说:“我们的教育方式和你们不同,简单的说,我们的教育方式是,从小先培养,教会小孩子们怎么健康成长,躲过各种危险。”

    然后她拉着我走到了被踩踏的人群中,开始救治晕倒的人。

    我什么都不懂,只能看着她,她说道:“打dian hua报警。叫医院的车来。”

    我说:“已经打了。”

    话音刚落,就有jing cha上来到了,是巡逻的巡警,然后,他们开始帮忙,接着,救护车来了,医生护士来了。

    负责人被jing cha带走了,伤者们也全都被带走,当我和薇拉强子下来时,下面围了好多人,包括很多记者,看到身穿员工服的就访问。

    我则是和薇拉强子从侧边离开了,强子开车,我和薇拉上了车。

    我说道:“这下又麻烦了,不知道能不能开了。”

    强子说道:“估计开不了了。”

    他的手机有dian hua来了,他接了后,打开手机通讯ruan jian,的人给他发了一段shi pin,看了之后,他说道:“有个戴着口罩的男的,从我们楼下的消防通道的门,上去了,他撬开了那里,然后拿着一个袋子上去,看来很了解我们这里。上去后,他隐蔽在人群中,刚才打开了口袋,放了蛇。”

    我说道:“又是早有预谋。应该又是林斌。又是四联帮。”

    强子拿着烟,说道:“我们也该如此对他们!”

    我说道:“原来他们之前的一直隐忍,完全是因为想着要阴我们一把。”

    薇拉打着dian hua,一会儿后挂了dian hua,说她的公司的人都已经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

    我说道:“强子,跟龙王哥说了吗。”

    强子说道:“说了,龙王哥让我们过去一趟。”

    我说:“去吧。”

    去了龙王那边。

    几个人坐着喝着酒,说着这事。

    被送去医院的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有几个是骨折了,有一个是肋骨断了,这比较严重,就差一点就压到心脏上了。

    本来好好的一个七夕的日子,整出了这事,唉。

    龙王哥对我们说道:“先不要去管了,我会找人解决处理,赔钱的赔钱,救人的救人,治疗的治疗。如果开不了,那就开不了,暂时关着,做其他事。我先帮薛羽眉把她的事情办妥了,然后再想办法,对付四联帮。”

    我问道:“薛羽眉那边怎么样了。”

    龙王说道:“应该不难解决,已经搞定了两个想要分出去的小团伙。不过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到时候弄完了她们的事,再和四联帮的搞。”

    强子气愤的说道:“他妈的,每次都是被他们这么搞,都来玩阴险的。”

    龙王说道:“你知道我们输给他们什么吗。”

    我问:“什么。”

    龙王说:“人家是不折手段,放火,放毒蛇,什么都干得出来,我们能这么干吗,我们根本不能这么干。我们太走正经路线,太老实了。”

    我说道:“因为我们还有良心,林斌那家伙完全没有良心,这些都是无辜的群众,他每次搞这些事,都有无辜群众被他弄伤弄残,我们也做的了,但是我们不干。我觉得我们不能这么干,像他一样无视无辜群众的生死。”

    龙王说:“对,这家伙是没一点道德心。”

    我说:“他有个屁道德心,他已经不是人。还说什么道德心。”

    强子说道:“明天我们肯定上头条,然后被封了,这该死的家伙,我想个办法,也去治治他!”

    我问:“什么办法。”

    强子说:“他放蛇,我们就放老鼠!”

    我问:“怎么放。”

    强子说:“也学他们,直接进去他们的酒吧放。”

    我说:“那无辜群众也互相踩踏,如果跟我们一样伤了呢,如果死了呢。”

    龙王说道:“强子,我们不能这么做啊,人家玩的了,我们不能这么玩。”

    强子说道:“那怎么办,就这么任他们欺负了。”

    龙王说道:“暂时先忍耐,等待,会有机会对付的,现在还不是进攻的好时机。”

    强子说道:“龙王哥,对付非常之人,只能用非常之办法。”

    龙王说道:“好,如果真的按你的说的去做了,伤及无辜就算了,那我们又能整到他什么呢。我们的店被封了,我们在这里,没有后台背景,我们重新开不了店。可人家呢,大不了赔一些钱,整顿一下,然后又能重新开业了,这我们怎么比?再说,这林斌那么多家店,也还能一家一家的玩垮他不成?”

    强子沉默了。

    龙王说道:“我们在别的地方的店,他基本不太想管,因为,他不想别人插入到他的地盘中和他抢生意。而之前对付我们,跑到我们的地盘来给我们的店闹事,因为他是在警告我们,林斌这人,用的都是行动来说话。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招惹他,他也就这么算了,但是如果想要去和他闹,和他抢生意,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还是会和我们干到底。在市区,我们没有人撑腰,加上只有我们一个帮派,难以和他们对抗,只能先等薛羽眉。林斌背后的保护伞,不仅是多,而且很重量级,我们暂时玩不过,先等机会。”

    强子说道:“龙王哥,我听你的。”

    龙王说道:“让你们去那边开展,也是委屈了你们了。毕竟对手太强大了。”

    强子说道:“不委屈,都是为了公司。”

    龙王拍了拍强子的肩膀,说道:“很多时候,要学会忍耐,打不过,只能忍,等待机会,如果实在等不到机会,宁可一直忍下去忍到死,也不要轻易的去尝试失败。”

    强子说道:“我知道了。”

    我们又聊了几句,便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