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7章 权利的优势
    东叔警卫并没有把我们送到公寓楼下,而是到了市区后,让我们自己打车回去。

    这就很好了。

    我和薇拉下了车,打车回去。

    薇拉对我说道:“你得罪了那个男人是吗。”

    我问:“文涛是吧,那个梳着一个公鸡头的。”

    薇拉说:“是他。”

    我说:“说来话长了,我长话短说,他一直怀疑我抢了他未婚妻,因为这家伙即将和他未婚妻结婚的时候,跑去和别的女人好上,被他未婚妻发现了,然后他未婚妻一气之下,就撤销婚约,他不同意,死缠烂打,他未婚妻刚好是我上司,就拿着我来当挡箭牌,当然,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她的挡箭牌,然后咯,他以为是真的,以为我和他未婚妻好上了,就一直想要把我弄死了。刚才在别墅里,他找的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女的把项链放我口袋中,污蔑我了。”

    薇拉说道:“那么复杂。”

    我说:“是的,唉,我每天活在这些复杂的人群中,然后做什么事,都要提心吊胆的,生怕受到别人的陷害,我也好累啊。”

    薇拉说:“那你ci zhi别去上班了。”

    我说:“那我干嘛,捡垃圾啊,或者,你养我。”

    薇拉笑着说:“你来我们公司干活,给我干活。”

    我说:“我去你们公司,做模特吗,我这身高,体格,身材,相貌,出去台上走一圈,人家酒吧直接倒闭了。”

    薇拉哈哈笑了起来。

    我说道:“要是做你的让你包养的男人还差不多,去做模特,就真不行了。”

    薇拉说:“我不包养你。”

    我说:“为什么。”

    薇拉说:“我要包养比你帅,比你好看,比你高大,像明星一样好看的男人。”

    我说:“好好好你去你去。”

    薇拉问:“你生气了呀。”

    我说:“跟你玩笑呢,我生气干嘛。”

    薇拉问道:“那个女的为什么救你啊。看她很漂亮,但是好凶。”

    她问的是黑珍珠。

    我说道:“那个女的,跟我是盟友,也是朋友,战友,但是她性格不好,是母夜叉。”

    薇拉又笑了起来:“母夜叉。”

    我问:“你知道母夜叉是什么吗。”

    她点着头:“凶悍,泼辣的女人。”

    我笑笑,说道:“被你知道了。”

    回去了后,睡觉做了梦,全是黑珍珠捅死文涛的场景。

    很血腥。

    害我一夜睡不好,我真是佩服黑珍珠,该下手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都不手软。

    不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文涛呢,难道是为了我而报复?那不可能,黑珍珠才不会帮我出手。

    难道是她受到那小子的调戏而这样子?

    那也不可能,她不会下那么重的手。

    她都想杀他了。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黑珍珠和东叔警卫在查他们几个公子哥老爸的时候,发现这文涛干了什么不好的很坏的罪可当诛的事,所以黑珍珠看到这人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弄死了他。

    到底文涛那家伙做了什么坏事呢,估计也只有黑珍珠和文涛才知道。

    但那家伙做的坏事可多了,说真的,他胆子那么大,甚至说胆大包天,无视王法,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个很牛逼的爸爸,什么事都可以帮他扛下来。

    不过我相信,再无法无天下去,迟早有他倒霉的一天。

    希望我亲自能亲手扳倒他,但是如果他父亲还在他背后撑腰,估计就是抓了他都不成,即便他闹出人命的案子,判了不是死刑,他爸爸那么大能量,都有本事捞他出来。

    sha ren不用偿命,这就是权势的优势和魅力所在啊,当然,这也突显了我们所在的这座城里,司法多么的不公和黑暗,这管理地方的当官的,多么的,算了,不骂了,骂也没用。

    上班的时候,接到了贺芷灵给我打来的dian hua,叫我过去她办公室一趟。

    到了贺芷灵办公室门口,听到了贺芷灵骂人的声音。

    我倒是好奇了,谁他妈的那么倒霉,惹了贺芷灵,让她给骂了。

    我马上伸着头过去偷看,只见办公室里,总监区长低着头,一眼不吭,耳朵都给骂红了。

    随着滚的一声,那总监区长,灰溜溜的出来了,我看着她,我昂首挺胸,用鼻孔看她,她那样子对我也是颇为不爽,不过,她又能怎么样呢。

    她走了。

    我进去了贺芷灵的办公室,对贺芷灵嘿嘿的打招呼:“副监狱长好。”

    贺芷灵神情还没从刚才的愤怒中恢复过来,说道:“好什么好。”

    我一愣,说道:“喂,你骂人呢,我得罪你了吗,你是不是顺道把我也骂了。”

    贺芷灵说道:“你也欠骂。”

    我问:“我怎么就欠骂了。”

    她找我过来什么事,难道是找我过来出气,骂我出气的。

    或者是,我做错了什么。

    她说道:“上次你们提的加高护栏,没加,昨晚有女囚从护栏跑出去,竟然从一段正在维修中的电里钻出去了,还好报警了jing cha来了把她抓了。”

    我说:“那么大的事啊。”

    贺芷灵说道:“对,挺大的事,要是跑了,就更大的事了。”

    我说道:“以前这些事不都不是你管的吗,怎么他们来骂你干嘛。”

    贺芷灵说道:“因为安全这块,是我管的。”

    好吧,贺芷灵的权利是大了起来,但是权利越大,管的事越多,责任也就越大。

    我说道:“那恭喜你才是啊,你都管了那么多事了。看来上面越来越重用你了。”

    贺芷灵骂我道:“恭喜什么恭喜什么,我倒是想问你,那女囚是监区的,是从你们b监区和监区中间的护栏跳出去的,你明知道那里低矮,你怎么不加高。”

    我说:“我故意的。”

    贺芷灵说:“你有种你把这话跟上头说一说。”

    我说道:“和别人我是不敢,和你我当然敢。你不知道,当时我提要求让她们加高护栏,有的地方太矮了,她们对我破口大骂,说如果人家进来施工,出事了让我负责,现在护栏说矮,怎么没人逃出去啊,又说我是没事找事。后来我就不理了,明知道那里最矮,矮就矮吧,反正我提了领导也不管。那我着急什么劲。”

    贺芷灵说道:“要是逃得女囚是你们监区,你看我怎么处理你。”

    我说:“这下好了,真的有人从护栏跳出去了,你找总监区长吧,就是她驳回我的请求的,还骂我,靠。”

    贺芷灵骂我道:“那你明发现了你监区的lou dong,硬是不管了。”

    我急忙说道:“那人家康云还活着还管着监区的时候,她不是也不管吗,凭什么让我去管了啊。”

    贺芷灵说道:“别人可以不管,你必须要管!”

    我说:“好吧,我管,行了吧,等下我回去,就带人去把那护栏弄好。不过话说回来,你让总监区长,还有各部门领导去一起把护栏加高啊,下次还不知道她们从哪里跳出去呢。”

    贺芷灵说:“这我会做,不需要你教我。你把你的事弄好再说。”

    我说:“知道了,那没什么事了吧,那我走了。”

    贺芷灵说道:“下班后,停车场等我。”

    我说:“不行。我有事。”

    我心想着她是不是又要我请她吃饭啊。

    贺芷灵说道:“有事也不行!必须等我。”

    好吧,好强势霸道,只能人家顺着她。

    我说道:“我等我等行了吧,但是我可没空和你吃饭。”

    我要早点回去,和薇拉吃饭。

    贺芷灵说道:“吃不吃是你的事,我有事找你谈。”

    我说:“知道了知道了。”

    下班后,去停车场等了她。

    让我足足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才来了。

    我看到她,就不爽道:“你故意的吧。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你还放我鸽子,一个小时啊!”

    贺芷灵看都不看我,上了车,然后开车,我也跟着上车:“你就一句道歉也没有。”

    贺芷灵说道:“加班我也不喜欢,很多事。”

    我说道:“好,我没空和你扯,你有什么快点说。”

    贺芷灵开车出去,全自动的大门检查系统。

    很快到了外面,贺芷灵问我道:“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说:“看来你知道一些昨晚的情况,是吧。”

    贺芷灵说道:“文涛给我发来了你一段shi pin。”

    哦,原来她知道这点。

    我说:“是我和一个白发外国女孩亲吻的shi pin,对吧,她是我女朋友,做模特公司的。”

    贺芷灵说道:“他发给我干嘛。”

    我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

    贺芷灵说:“你不知道。”

    我说:“或许,大概就是想着告诉你说,另外的意思吧。”

    贺芷灵问:“什么意思。”

    我说:“我不知道,你自己猜,或者自己去问他。”

    贺芷灵说:“他为什么住院了。”

    我说:“他住院了吗。”

    贺芷灵说:“我妈妈让我过去看望他,在医院躺着。”

    我说:“呵呵,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惹了一些惹不起的人,黑珍珠,被黑珍珠砍了两刀。”

    贺芷灵说道:“你整天和这些人混在一起,小心你自己狗命。”

    我说:“我狗命怎么样也不用你管了,黑珍珠是好人。”

    贺芷灵说:“也许吧,谁知道。”

    我说:“你知道什么,你难道知道她的底细,她不是好人?”

    贺芷灵问:“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我说:“没空和你扯这些,好了,该回答你的问题,都回答了,放我下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