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6章 黑珍珠kǎn rén
    文涛被绑着,但他还是十分的嚣张:“我不信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黑珍珠对我说道:“你去砍他几刀。最好砍死他。”

    说着,黑珍珠掏出一把锋利的刀,给了我。

    我呵呵说道:“这个,这个。”

    我手中拿着刀,但是,让我拿去砍文涛,我真的不敢啊。

    文涛看着发愣的我说道:“小子,你敢吗,你不敢。我告诉你,你如果放了我,我们今天这事,一笔勾销,我以后也不会再找你麻烦,如果你不放我,呵呵,有你好看。”

    这小子怎么可能会放了我饶了我,如果我落在他手上,他早就阉了我。

    上次侥幸逃脱,他又来找我麻烦,唯一的办法就是弄死他。

    但是,我怎么敢下手啊,我会死的。

    黑珍珠说道:“你又想让他死,但却想借刀sha ren,借别人的手杀,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自己动手!”

    我问黑珍珠:“你也恨这家伙啊,那你上啊,我看着你砍她。”

    文涛呵呵一笑:“草,她就是个女人,她敢吗,有种你来啊,你来砍我啊?”

    黑珍珠唰的拿过我手中的刀,正反手劈下去。

    我喊道:“不要!”

    文涛已经被砍了,但没死,因为他大叫了出来:“啊!”

    我看着,他大腿上两道长长的伤口血流出来了。

    黑珍珠对文涛冷冷说道:“砍你了。”

    我就说,千惹万惹,惹谁都行,千万不要惹黑珍珠。

    黑珍珠举起这把灯光照耀下发出寒光的刀,文涛惊恐的求饶:“求你,放了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给你钱,我给你钱!”

    我急忙过去了:“黑珍珠,可以了,不要太认真,死了人的话,我们很难处理。”

    黑珍珠说:“他死了,又有什么难处理的,找个坑埋了。”

    我说:“那也有人来查的,万一有人来查,怎么办。”

    黑珍珠说:“怕什么,你不认,我不认,查谁?查我吗。”

    我说:“总之,还是不要杀的好,这家伙虽然可恶,但是我们杀了他,我们会有da ma烦。”

    黑珍珠说:“那就,我不亲自动手,他回去的路上,被车撞死好了。”

    我问:“你想安排车子撞死他。”

    文涛求饶着:“我给你们钱,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我给你们钱。”

    他刚才还得意着,看到黑珍珠动真格的,竟然怕了。

    怕的要死要活的。

    文涛开口对我说道:“张河,救我,张河,求你救我!救救我,我给你钱,给你钱。”

    这家伙,竟然向我这个他的敌人求饶,这真是搞笑,最ji pin的是,在他眼里,看着我如同他的救命稻草一样。

    不过,他一开口说给我钱,我就很不爽了。

    你他妈有钱就了不起,钱能买一切了。

    我说道:“钱都能买到一切了是吧,包括你的命了?”

    文涛哭着:“救我,快点救我。”

    看他裤腿上,血在往下流。

    文涛自己看着,哭着:“我会死的,我会死的,妈妈。”

    上次,他求饶着也喊出了妈妈。

    黑珍珠说道:“放他走了,他会对付我们,最主要的是,对你。”

    我说道:“我知道。”

    黑珍珠把刀放在了我的手上。

    文涛求饶:“张河,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黑珍珠说道:“杀了他。”

    我盯着文涛,这家伙,三番五次的陷害我,羞辱我,要我伤要我残,即使是今天放他走了,他也还会来纠缠我。

    我恨不得杀他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可是,让我亲自对他动手,我无法下手,我下不了手。

    我拿着刀,对着文涛。

    文涛牙齿打颤,求饶着。

    和他一样,我也在打颤,我的手在颤抖。

    一会儿后,我的刀,掉落在了地上,我对黑珍珠说道:“我胆下不了手。我也不敢,我怕死。”

    黑珍珠骂道:“废物。”

    废物就废物吧,好过我捅死了他后,遭到抓捕,枪毙。

    黑珍珠盯着文涛。

    文涛已经哭不出来了,看着脚下的血,他全身发软,只是张着嘴巴,无声哭泣。

    样子极丑。

    黑珍珠说道:“那就阉了他吧。”

    黑珍珠的捡起刀,放在了文涛身上,文涛狂扭动身体。

    黑珍珠突然的拿着刀,捅进了文涛的身子里。

    文涛尖叫一声,竟然,挂了?

    我看着黑珍珠的手,她拿着手的刀,却是用刀柄捅的文涛,而不是用刀尖。

    黑珍珠说道:“狗东西吓死了。”

    我过去,仔细看,的确,黑珍珠没有捅死他,是他自己吓晕了。

    我摸了摸文涛的鼻息,还活着,没死。

    黑珍珠把刀一扔,说道:“把他扔最近的医院去。”

    手下说道:“是。”

    然后他的手下马上的过来把晕倒的文涛给拉上另外一部车带走了。

    我看着他们的车子开走了。

    我问黑珍珠道:“这么弄了他,我们会不会有事啊。”

    黑珍珠说道:“要有事也是你有事。”

    我说道:“喂,我什么都没做好吧。”

    黑珍珠说:“如果jing cha查你,你就说我要杀他吧。”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嚣张啊。”

    黑珍珠盯着我:“我嚣张又怎么了。”

    我说道:“好吧,但愿你没事。”

    黑珍珠那么嚣张,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她背景牛啊,文涛在我这里看来,是很牛的大人物,但是对于黑珍珠来说,不过是个想捏死就可以捏死的小蚂蚁。

    我说道:“那我们回去了吧。”

    黑珍珠说道:“对,回去了。”

    我说道:“那,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今天的出手相救。”

    谁知她冷冰冰说道:“饭有什么好吃的。”

    我说:“呵呵,那好啊,我请你吃饭,你不吃也随你了,那算了,拜拜,我和我女朋友先走了。”

    我看到外面远远地那条路上有车子路过,还有一些计程车,估计可以拦车回去的。

    黑珍珠说道:“我救了你,你什么也不表示,这就想走。”

    我看着她,是不是像贺芷灵一样,动不动就收费,捞我的钱。

    我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她说道:“救了你,你只想请我吃顿饭。”

    我看着他。

    然后她说道:“项链给我。”

    我说道:“那项链吗。”

    她说:“对,那项链给我。我知道在你身上。”

    我说道:“不会吧,你想吞了那条项链啊。”

    贺芷灵说:“对,有种你送回去给他们。”

    我当然没那么愚蠢,送回去给他们,妈的,那就真的成了盗窃的了。

    但是,如果他们调出she xiang头,是我塞给薇拉的,那我也有事吧?

    应该不会,因为是那女的先塞进我口袋里,污蔑我的。

    十八万块钱,一条项链。

    可以买一辆不错的轿车了。

    我说道:“送是不想送去的了,那给你自己一个人拿了,那你也太什么了吧,对吧。怎么样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她说道:“我报警。”

    我急忙说道:“别别别。”

    黑珍珠救了我,我是应该要酬谢她,况且,这条项链,在我手上,那我也是不能放心的私吞了,就让她吞吧,出了事,是她自己的事,她自己解决,再说了,刚才砍了文涛的两刀,天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万一文涛报警了,又会怎么样,谁知道。

    所以,我还是要尽量的躲着的好,让黑珍珠顶着吧,她自认为她自己厉害,那就她自己顶着好了。

    我去拿着那条项链给了黑珍珠。

    她看了看,然后放进了她口袋里。

    我说道:“你怎么就跟市井小民一样的贪婪啊。”

    黑珍珠问我:“你告诉我,你认识的哪个人不贪婪。”

    我说:“这倒也是。”

    她让东叔警卫送我回去,她则要去另外的地方办事。

    我上了车,薇拉刚好忙完了,她疲倦的挽着我的手,问我谈完了吗,我说谈好了。

    她点点头,靠着我肩膀睡着了。

    幸好让她留在这里,不然让她看到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可真的不好。

    东叔警卫开着车。

    我问道:“你们来跟踪那个开生日会的公子哥,可是现在,你们已经得罪了他了,这怎么办。”

    东叔警卫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黑珍珠怎么想。”

    我问:“你和黑珍珠到底谁比较厉害?”

    他不回答我问题。

    我又问:“我是说,你们谁管谁,你管她,还是她管你。”

    他说:“你有没有那么无聊。”

    我说:“呵呵,大哥,抱歉,我就是想问问。既然你不想说,或者涉及到什么秘密,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他一会儿后,说道:“东叔身边的一切事务,基本都是黑珍珠管着。”

    靠,那就厉害了,管着很多事很多人了。

    我说道:“好吧,我大致明白了。黑珍珠是做生意的,可是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要搞一些打手啊保镖啊什么的sha shou之类的人到公司。”

    他说道:“因为她需要保护自己,她得罪很多人,还有,她需要那些手下帮她做事,特别是面对一些很凶恶狡猾的,从事着犯罪却具有正当身份的强大对手。”

    我问:“什么叫正当身份。”

    他说:“贪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