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5章 不需要墙头草
    我心想,在东叔警卫跳出来帮我一个人对抗几十个保安,我已经感到高兴了才是,我已经很感谢他了,现在让他去得罪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岂不是太为难他了吗。

    我对他说道:“谢谢你了,但是你能帮我的,已经很多了,谢谢了。他们都是各种二代,有权有势,别为了我得罪他们。”

    东叔警卫看都不看我,直接对着他那些军人下命令:“准备!”

    一下子,他手下的人全都是作战准备,文涛一下子慌了,问道:“干嘛啊干嘛。”

    他身旁的那公子哥也愣了,然后问东叔警卫:“你是不给我面子了?”

    东叔警卫怒喝:“草,给我蹲下,全都蹲下!”

    一下子,哗啦啦的众人全部都蹲下去了。

    东叔警卫说道:“看什么看,抱着头,低头下去,蹲好了!”

    无人吭声,全部老实蹲着。

    东叔警卫对我说道:“你看你想把谁带去问问的?”

    我看着文涛,说道:“这个。”

    东叔警卫叫手下:“把他带走!”

    手下马上过来两人,把文涛拉走,文涛喊着他同伴救他,他同伴那公子哥抬头对东叔警卫说道:“文涛要是有什么事,我保证和你没完。”

    东叔警卫直接就爆踢了那家伙一脚,他虽然瘦,但是这一脚,却直接能把公子哥给踢飞了。

    然后那家伙一个平沙落雁式,飞出几米远,又滚了几圈,东叔警卫瞪了公子哥一眼,对我说道:“我们走。”

    我赶紧去拉着薇拉,把我们的人都带着跟军人们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我回头看了这群人一眼,这群家伙全都蹲着,无一人敢动。

    到了外面,看到的是,十几辆军队的车,有吉普,有卡车,东叔警卫甚是强悍啊。

    薇拉叮嘱吩咐着她的人路上小心,她们公司有车来的。

    我让两个保镖自己开车先走后,直接拉着薇拉一起上了东叔警卫的车。

    他自己开了一辆老式的奥迪来的。

    十几辆军车很快离开。

    我问东叔警卫:“怎么那么巧呢,你也在那里。”

    东叔警卫说道:“路过办点事,那么巧见到你。”

    我说道:“你在外面开车路过,居然能看到了啊。”

    东叔警卫说:“是。”

    我说道:“那可真是缘分啊。”

    他没答话。

    我说道:“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啊。”

    他也不答话。

    好酷。

    一会儿后,他说道:“你要谢,就谢黑珍珠。”

    我问:“谢黑珍珠?为什么?是她派人来的是吗。”

    他说道:“她和我路过,见到了你被围,她让我进去救你。刚才的这些人,也是她叫来的。”

    我说道:“好厉害啊,那她在哪。”

    他说道:“在后面那辆车上吧。军区刚好有事,我们办事回来刚好看到,她就把人叫过去了。”

    我说道:“如果让人知道,那不是完蛋了,军队拿来这么用。”

    他说道:“军队和jing cha一样,除暴安良。”

    我说:“对对对,这么比喻就对了,除暴安良,这几个为非作歹的,的确是该除掉了。”

    他问我:“那项链在你身上?”

    我说:“对,在我身上,那个紫色衣服的女孩子,是文涛指使过来害我的,他让她过来和我聊天,就把那项链塞进了我裤袋里,然后,她就污蔑我,说我偷的,不过如果搜身搜出来,我也麻烦了。所以我偷偷的塞进了我女朋友的衣服中。”

    薇拉急忙翻着自己口袋,果然翻出了那条紫色项链。

    薇拉说道:“真在我这里。”

    我说道:“是的,我塞进去的,我是因为怕搜出来,他们对我横加指罪。我真的没有偷项链,我真是被诬陷的。”

    薇拉说:“我相信你。”

    东叔警卫什么也没说。

    我想了想,我觉得他和薇拉肯定不是路过,应该来干什么事的。

    我就说道:“你们不是路过的吧。”

    他哦了一声,看看我,然后继续开车。

    我说道:“我不太相信你们是路过的,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呢。我不相信。”

    他说道:“我们其实是来看一下,这小子生日会上来的都是什么人。”

    我问:“为什么呢?”

    他说道:“他的父亲有问题,跟东叔也结仇,我只能说这么多。”

    我说道:“好吧,那我就明白了个大概了。”

    和东叔有仇的贪官不少,因为东叔嫉恶如仇,想要扫清这些人,但这样一来,没搞掉人家的,人家肯定也恨他入骨也恨不得把他给搞定了,那肯定就是和这些贪官有仇了,而这些贪官的公子哥们还他妈的牛的很啊,自以为有个很牛的老爸就可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迟早有他们悔恨的那一天。

    我说道:“所以,你们跟踪他,盯着他,看他公子哥和谁来往,对吧,说实话,那个文涛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说道:“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照着东叔的吩咐去做事。今天调动军队过去打架这事,谁也不许说起,特别是东叔。”

    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没那么愚蠢。”

    敢情是黑珍珠救了我啊,唉,那又欠着她好大一份人情了。

    不过,如果她不救我,今晚我肯定在劫难逃了,文涛啊文涛,你他妈的这么就那么该死啊。

    他说道:“黑珍珠也挺恼火那小子的。”

    我说:“文涛吗。”

    他说:“对,就是他。”

    我说道:“是吧,估计真的挺恼火的,那个家伙,真是个败类啊,他追求黑珍珠啊,死缠烂打的。”

    他说:“追不到还出言不逊,仗着自己老爸当点官,谁都不放眼里面了。”

    我说:“没办法,从小养来的性格,他家人纵容的结果,他以为他在这里只手遮天啊。”

    他说道:“待会儿有他好受的。”

    我问:“你想怎么对他?”

    他要弄死文涛吗,那我可高兴死了,这家伙就活该死了。

    他说道:“不是我这么对他,是黑珍珠对他。”

    我说:“他又干嘛了黑珍珠那么讨厌他了。”

    他说道:“我也不清楚。”

    不过,以前他就追过黑珍珠,追不到,心里就不甘,然后各种不爽,然后就各种针对黑珍珠,惹谁都可以,千万不要惹黑珍珠。

    车子在一处军事的营地停了下来,应该只是一个驻扎休息补给点,因为只有几个当兵的过来了。

    就像那士兵突击里许三多被分配到的草原五班,只有四五个兵,都和蛐蛐做朋友了。

    十几部车停下后,那些军人们明显应该出来训练的,但是被东叔警卫和黑珍珠喊去打架了去。

    东叔军区的大佬,他的警卫,调动这区区的百把号人,那也太容易不过了。

    那些军人都下车,跑去吃饭了。

    只有几个,在后面,压着被蒙着眼睛的文涛下车来了。

    果然,一辆吉普上,黑珍珠下车了。

    我让薇拉留在车上,她玩着手机,跟她的员工们联络,问大家回家没,然后布置他们明天的工作。

    我下车后忙上去对黑珍珠表示了感谢,她理都不理我,对跟班们说把那家伙带过来。

    被蒙着眼睛的文涛被带过来,扯开了眼睛上的布条,然后嘴里的布块也扯掉了,他马上破口大骂:“你们谁!敢抓我,回去我叫我爸弄死你们!”

    黑珍珠让人把那家伙绑在了篮球架上,他一看是黑珍珠和我,马上喊道:“就你们两个,也敢抓我,张河,你以为我弄不死你,去监狱弄死你也太容易了吧!还有你,你不就是开了个公司吗,你小心,让我回去了。”

    他还没骂完,黑珍珠啪啪两巴掌正反过去:“真吵!”

    好了,安静了,那小子估计嘴巴疼的都叫不出来了。

    我还是笑嘻嘻的,对黑珍珠说道:“真是谢谢你啊,今晚要不是你,我恐怕就有da ma烦了。”

    黑珍珠对我说道:“我本来想看着你被活活打死,后来又觉得这样不行。”

    我说:“我知道你不会忍心我去死的。”

    黑珍珠说道:“不是不忍心,是留着你狗命对我还很有用。”

    这家伙有点像贺芷灵,嘴巴硬,但是对自己亲近的人,是很心软的。

    我说道:“谢谢珍珠姐救了我这条狗命。”

    黑珍珠说道:“滚一边去,嘴巴上这时候涂了蜜一样甜,转身又想跟我作对了。”

    我说道:“珍珠姐救命大恩,小弟我没齿难忘,如果不是什么不得已的事,我是不敢和珍珠姐为敌的。”

    黑珍珠一把抓住我衣领:“不敢?你胆子大得很,我没看出你不敢,如果是彩姐让你帮,你就跳过去对付我了。”

    我说:“也没有嘛,你看那天我一直对着她求饶,放了你,那她也恨我啊,我觉得我和陈逊,都是不讨好的,你们也不喜欢,彩姐也不喜欢。”

    黑珍珠说:“这就是墙头草,我需要的不是摇摆的墙头草,我需要的是坚定的站在我这边的战友!”

    我说:“黑珍珠,那人家救了我,你也救了我,你们都是我恩人,你让我站在哪一边,都不合适吧。”

    黑珍珠说道:“我今天不跟骂架,我警告你,下次你还帮彩姐说话,我阉了你。”

    说着她还做了个阉割的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