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8章 没有斩尽杀绝
    我扶着薇拉,我们一起走出去外面。

    薇拉紧紧的攥住我的手,生怕我放开了她似的。

    我说道:“以后别乱跑了。”

    薇拉点点头:“我以后不乱跑了。”

    我说:“林斌盯上你了,很危险。”

    薇拉说道:“我好怕。”

    我问:“他们这群禽兽,刚才对你动手动脚了是吧。”

    薇拉说道:“是林斌让他们这么做的!”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猜的吗?”

    薇拉说道:“我从我朋友家下楼,有人捂住我嘴巴,拖着我上了车,绑住我,蒙住我眼睛,用胶布封了我的嘴巴。他们打dian hua,跟那边的人叫林总,我听到他手机里林斌的声音,让他们这些人强我,用刀子划我的脸。就到了这里来了,我好害怕,还好你来了。”

    我骂道:“这群畜生,放心吧,别害怕了,以后我会帮你报仇的。”

    我们一群人直接从电子厂门口出去,那门卫看着我们一大群人手持棍棒,也不敢拦着,更不敢问,开了门看着我们出去了。

    我们出去上了车,我和薇拉上了强子的车后座,薇拉紧紧的拉着我的手。

    我抱了抱她,说道:“放心吧,没事了,别担心了。”

    薇拉点点头,说道:“以后我不乱跑出去了。”

    我说:“先好好在宿舍里。”

    薇拉怪我道:“那你又乱找女人!”

    我说道:“薇拉,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真的是被陷害了。”

    薇拉说:“那谁陷害你。那你和她发短信。你让我昨晚哭了一个晚上。”

    开车的强子说道:“你男朋友不会是找xiao jie的人。你放心吧,他应该真的是被人陷害了。”

    薇拉问道:“你怎么知道呢。”

    陈逊说道:“我相信他的人品。我对他很了解了。”

    薇拉问:“那谁陷害他,谁那么无聊。”

    强子说道:“我怀疑是珍珠酒店的老板,黑珍珠。”

    薇拉看着我,一脸疑问。

    强子说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陷害张河,不过那老板性子古怪,就喜欢捉弄人。可能就是她捉弄了你们。”

    我问道:“那她捉弄我干嘛呢?”

    强子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的猜测就是,她喜欢你吧。”

    我说道:“你少胡扯了。不过,上次她也玩过这么一次。”

    就是薛羽眉跟踪我的时候,她非得搞得好像真的和我去开房了一样,让薛羽眉好不恨我。

    薇拉问:“她以前也这么对过你吗?”

    我说道:“是的。”

    薇拉问:“怎么做的?”

    好吧,我不方便说了,如果全说出来,我和薛羽眉的关系,薇拉又要不爽了,只好避重就轻的,说了经过。

    薇拉对强子说道:“她怎么能这样子。”

    强子说道:“谁知道呢。你问问张河吧,他才更加明白,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有他们才知道。”

    我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互相救过对方,虽然交往挺深的,但是她一直恨我,我也挺讨厌她的。反正就是相互利用彼此。”

    强子说道:“所以说呢,很复杂了你们。你看这次,我们去救薇拉,突然的碰到的黑珍珠的人,为什么?我刚才想了一下,我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了。”

    强子说:“我是猜的。”

    我说:“我是确定的。为什么会遇到这些黑珍珠的人呢,原因就是黑珍珠也派人来找薇拉。刚好也跟踪到了这边来,拉人过来解救薇拉,碰到了我们,一看,以为我们是四联帮的人,冲上来就开打了,结果见到我,认出了我,所以他们跑了。黑珍珠派人来找薇拉,是因为我和黑珍珠说薇拉被林斌找人盯着,要抓了她,她很危险,所以黑珍珠才想尽办法找薇拉。她其实也是一个比较善良的女人。”

    强子说:“至少她不会想着薇拉遭受毁灭。”

    我说:“对。所以更加能断定,陷害我的人,就是黑珍珠。但是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我就不知道了。回去我好好问问她!”

    回到了后街。

    我带着薇拉去吃了东西,然后送薇拉回去了宿舍,我跟薇拉说我去找黑珍珠,叮嘱她不要乱跑了,她叫我早点回来。

    我松一口气,好在这次,薇拉没有重蹈梁语文的覆辙,被林斌给毁掉。

    我去找了黑珍珠。

    我当面就跟她说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干的。

    黑珍珠听了之后,说道:“是吗,那就当是我做的好了。”

    我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当是你做的,明明是你做的好吗。”

    黑珍珠说道:“我如果否认呢。”

    我说:“你怎么否认,明明是你做的,你如何否认?”

    黑珍珠说道:“我否认又如何。承认又如何。”

    我说道:“那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黑珍珠说道:“我喜欢。”

    我说:“你可以捉弄我,玩我,但是我希望不要让人家薇拉受到伤害。如果这次,被林斌弄毁了她,我绝对饶不了你。”

    黑珍珠说:“我倒要知道,你怎么饶不了我。”

    我说:“我就是死都要和你搞。”

    黑珍珠张开双臂:“来呀,来搞呀。”

    我说:“不知羞耻。”

    她狡诈的笑了一下,说:“我警告你,莫婉芯你给我照顾好了。否则,我把薇拉送去给林斌。”

    我说道:“你敢!”

    黑珍珠笑笑,说道:“你说我敢不敢?”

    我说道:“莫婉芯我会照顾好。你放心。”

    黑珍珠说道:“是吗,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道:“这。我这两天,因为实在忙,没空去看她,所以还不知道。明天去看。”

    黑珍珠冷笑一声。

    我说道:“这都不是你害的,设计陷害我,也才让我没心情没心思没空去做另外的事。”

    黑珍珠说:“明天去看她,告诉我她怎么样。如果还受人欺负,那我先饶不了你。”

    我说:“知道了。”

    回到了宿舍中。

    薇拉帮我晒着衣服。

    我出去阳台,点了一支烟,心想,摊上黑珍珠这样的家伙,真不知道xing yun还是不幸。

    薇拉换了床单被子枕头,我看着,问:“怎么了。”

    薇拉说道:“那个女人睡过了。那个xiao jie。”

    我笑笑,说:“好吧。”

    薇拉说:“昨晚你在那被子里,睡得很香吧。”

    我抱住了她:“其实,我睡得不好,想了你一夜。”

    薇拉说:“想我了吗。”

    我说:“想了,很想,担心你出事。想你的美丽,想你的身体,想你能飞回我身旁。”

    情话嘛,谁不会说啊。

    薇拉甜甜微笑。

    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关了灯。

    次日,下午,去看了莫婉芯,她还好了。

    但是黑珍珠所说的让我照顾她,又要把她照顾好,又要别人不要觉察到什么,唉,臣妾觉得好难做啊。

    陈逊找了我,说打听到了彩姐在哪。

    我问了情况。

    彩姐出国了,去了东南亚一个繁华的小国家,躲了起来。

    这也好。

    只要不死,就好。

    黑珍珠也真的没斩尽杀绝,算是给我们的一点面子。

    西城帮和环城帮的挺进市中心的第一家店,欢唱开业了,我去看了一下,生意非常好,而且,搞的就是和林斌的一样的风格的,不过这些天开业,他们并没有来闹,之前,彩姐开的,才第一天他们就来闹事,这次,他们却不来闹,非常的奇怪。

    我们这些幕后的老板都是不出去参加什么开业仪式的,一起吃了顿饭就散了。

    在欢唱附近,都安排了众多打手,万一有事,林斌的人来闹事,马上打得他的人落花流水。

    不过,林斌似乎嗅出了味道,就风平浪静的了。

    想来,像他那么狡猾聪明的人,肯定不是个二愣子,想干就干。

    他一定了解了之后,才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如果他摸清楚了,背后的人是西城帮和环城帮的联合,意在对付他四联帮,不知那家伙会采取怎么样的行动。

    不过,很快的,我就能知道了我们和林斌对抗会有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

    强子给我打了dian hua,声音很急:“你在哪。”

    我说:“在珍珠酒店,什么事。”

    我听出了他声音的异样。

    强子说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问:“怎么了!”

    强子说道:“龙王哥差点被人杀死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

    强子说道:“他出去花鸟市场转的时候,有人从拥挤的人群后面,跟着上去,从后面一刀捅了他。幸好他的保镖眼疾手快,打掉了那把刀。但是那个刺客很快就跑了,没抓到。”

    我说道:“妈的,那么严重。是谁干的。”

    强子说道:“估计是林斌派人做的。”

    我说道:“幸好啊。”

    强子说道:“但是有人被他们做掉了。”

    我问:“谁。”

    强子说:“维斯。”

    我急忙问:“你说维斯被做掉了!你说真还是假的。”

    强子说道:“我在联系西城帮让他们的老大维斯和薛羽眉小心林斌的报复的时候,他们通知我,说他们老大出事了,已经死了。”

    我问:“那薛羽眉呢!”

    强子说道:“薛羽眉受了轻伤,还在医院里。”

    我问:“这都怎么回事。”

    强子说道:“我也不清楚,所以给你打dian hua,问你我们该怎么做。是要先去看望龙王哥,还是直接联系薛羽眉,过去薛羽眉那里。”

    我问:“先跟龙王哥报告吧。”

    强子说道:“没联系上。”

    我说:“我过去找你,我和你一起过去先找龙王哥,问他怎么办。”

    强子说:“好,我过去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