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6章 跳黄河也洗不清
    我问这在我床上的长发mei nu:“谁让你来陷害我的?说!”

    她看到我这么一怒,说道:“张河,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说道:“我记得你妈。”

    她听到我骂她,眉毛微微皱起,然后说道:“你不要骂我嘛。”

    我说:“我何止要骂你,我还要打你!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她嘴巴微微嘟着,撒娇着说:“不要这样子嘛。”

    我说:“你走不走?”

    我用手指指着她:“不走我他妈的就动手了。”

    我想要拉她出去,可是又怕她叫人,说我非礼她。

    我看了看桌上,却又没有什么可以拿来扁她出去的东西,我拿了手机,我要叫陈逊带人过来,把她给我扔出去。

    门外传来脚步声,高跟鞋走过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听着。

    然后这时候,床上的女子抱住了我:“张河,你别这么对我嘛。”

    我用力推她:“你走开!”

    门口一个白发女子愣住看着我们。

    是薇拉。

    好了,被我猜到了,这是个陷阱。

    果真是个陷阱。

    薇拉在门口看到床上穿得很少的一个女孩子和我在纠缠,她愣了一会儿后,一下子眼泪就冒出来:“ss”

    我摇头。

    她问:“她是谁!”

    我说道:“薇拉,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她真的哭了,眼泪直接掉了出来,然后转身扭头就走。

    我一把狠狠推开了床上的这女子,然后追了出去。

    薇拉疾步走下去,我喊道:“薇拉,薇拉!你听我解释。”

    薇拉多么的潇洒,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大步流星。

    我追了上去,然后一把拉住她,她转身看着我,脸上挂着泪水。

    她一把擦掉泪水:“放开我。”

    我说道:“你误会了我,我被人陷害了!”

    薇拉说道:“你告诉我,她是谁。”

    我说道:“你先平静下来,好吗。”

    她捋着白色秀发:“我怎么平静下来。”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一下班回来,进屋,就看到她躺在被子里,然后她就不停的缠着我,她真的不是我带来的,薇拉,你要相信我。我们现在回去,我也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薇拉说道:“这是不是你的谎言。”

    我说:“这不是谎言,薇拉,我觉得有人故意陷害我。”

    薇拉说道:“谁陷害你。”

    我说:“我不知道是谁,我要去查。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女孩到底是谁。”

    正说着,那女孩子竟然从后面走上来了,说道:“张河张先生,叫我出台了,即使是没有发生什么,也是要付钱的。”

    薇拉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怒对那女孩子说道:“你他妈的是谁,你来污蔑我!”

    她说道:“我是出台的xiao jie,你给我打dian hua过来,不给钱啊?”

    我说道:“你胡扯!我怎么给你dian hua。”

    她说:“你自己看看这个来电,是不是你找我的?”

    她把手机来电记录给我们看,然后又给我们看信息通讯记录,信息上,是我下午给她发的,我给她发,你好,请问包夜多少钱,快餐呢。

    她回复:包夜一千二,出去一次八百。

    我给她发去:那你过来吧,我在珍珠酒店后面。到了后我会看到,接你上来。

    我怒道:“你玩我!”

    有人在陷害我,她用了我手机来玩我,我手机就放在宿舍,她肯定去进了宿舍,解锁了我手机,然后发了这些信息。

    女子说道:“不给钱你别想走人!”

    薇拉推开我。

    我对薇拉说道:“你先别生气薇拉,这事情,是有人陷害我。”

    薇拉抓着包,狠狠砸了我一下,然后砸开了我后,大步流星的又走了。

    然后我要追出去,那个女的死命的拉住我。

    我一怒之下,暴揍了她一顿,打得她趴在地上,动都不动,然后没力气抓我了,我才跑出去追薇拉。

    可是,到了珍珠酒店外面,哪儿还有她的身影。

    我东张西望,然后看到几个摩的司机,我问道:“请问几位师傅,刚才看到一位白发的外国女孩出来吗。”

    他们说道:“是不是很高的。白头发,头发很长。”

    我说:“对啊,你们看到了。”

    他们说:“上了的士走了。”

    我说谢谢。

    掏出了手机,给薇拉打过去,她挂了我dian hua,然后再打,一直都通话中了,看来,把我dian hua黑名单了。

    我一拍脑袋,这下可怎么找她啊。

    去她家?

    对,去她家。

    马上打车去她家,但是,进不去。

    我想办法,找了个小区里的人,给了他两百块钱,让他帮忙去拍门,谎称有快递,她却不在家。

    然后又去了她的公司,也不在。

    我郁闷了,到底去哪儿了,打dian hua也不接了。

    这外国女孩怎么吃醋都跟我们一样的啊,而且也关机,跑了。

    本来她都听解释的,都怪那该死的女人,竟然他妈的跳出来,大喊大叫说什么叫我给她钱,还说我叫她来包夜快餐。

    我靠了。

    这事,有古怪。

    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女人出来,我的手机上,怎么会和她联系的?谁给她发信息?

    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最害怕的就是万一薇拉出去,被林斌给抓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马上回去了,然后找到陈逊,和他说了这事。

    陈逊想了一下,说道:“很有可能,就是黑珍珠做的。”

    我说:“黑珍珠?她干嘛这么做?她没这么做的理由啊。”

    陈逊说道:“你想想,她一个xiao jie,能随便进出这里宿舍吗?她怎么能进到你宿舍?还能解锁你手机,用你手机和她手机发信息?这可能就是个圈套,设计好的圈套害人的。”

    我想了想,也真的是。

    陈逊说道:“能做到这些,一个xiao jie行吗。不行。可是,黑珍珠就可以。”

    我心想,那应该真的是黑珍珠了,但是,她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我说道:“但是她干嘛要这么做呢。”

    陈逊说道:“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她,可是你千万不要说是我帮你分析猜测的,不然她又要找我麻烦。”

    我说:“好,我说是我自己分析猜测的。”

    陈逊说:“顺便,求她放过了彩姐。”

    我说:“我一直在找她,可是她故意躲着不见我。”

    陈逊说:“她现在就在办公室。”

    我说:“那我直接去堵了她。可是你能帮我一件事吗。”

    陈逊问:“什么事。”

    我说:“找人去帮忙,找薇拉,我怕她被林斌给抓了。”

    我马上去了黑珍珠的办公室。

    不过,她手下的人把我堵死在外头了。

    不给我进去。

    任我叫嚷。

    当我失望即将离去,心里想着还是找薇拉要紧时,那黑珍珠办公室的门开了:“让他进来。”

    黑珍珠让我进去了。

    黑珍珠看着我:“看起来很愤怒啊。”

    我说道:“我刚才被人陷害,我女朋友吃醋和我吵架跑了。”

    黑珍珠说:“你说什么啊。”

    我说了刚才发生的事,并且问是不是她做的。

    黑珍珠哼笑一下,说道:“你女朋友和你吵架,因为一个女人,然后你来问我?是不是我做的。你怎么不问那个女人,你来问我干嘛。再说,你身边那么多女的,又耐不住寂寞,可能真的找xiao jie了,然后你却把这事说成了人家陷害你。”

    我说:“我就问你,是不是你做的。”

    黑珍珠说:“不是。”

    我盯着黑珍珠:“如果我查出来是你做的呢。”

    黑珍珠说:“你去查嘛。”

    到底是不是她做的啊。

    不过我觉得问了也是白问,因为,她如果不承认,我也找不到证据是她做的,那个女的已经跑了,找到她才行。

    我说道:“行,我去查。如果让我查到是你做的的话。”

    黑珍珠笑笑,问我:“查到是我做的又怎么样呢,杀了我呢,还是要让我还你女朋友。让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我说:“少胡扯,你别以为就你自己厉害。别人都是垃圾。”

    黑珍珠说:“我没那么想,我觉得,你不是垃圾。”

    我说:“如果真是你做的,你知道吗,林斌到处找她,会把她给毁了的。”

    黑珍珠说道:“说了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你凭什么胡乱怀疑我。”

    我说:“好,这件事我慢慢查。另外一件事,我想私底下求你一件事。”

    黑珍珠说:“别再跟我谈彩姐的事!”

    我说道:“求你,放她一条生路,别全部毁了她。”

    黑珍珠说道:“我已经放了她,她自己不珍惜,自作自受,她这么对待我,就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她要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次我也没赶尽杀绝,我没杀她,打她,因为我答应了你和陈逊,不碰她。如果我真想弄死她,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把她抓了,交给那些她欠债的人,那些人会想办法折磨她,让她不死不活!”

    我说道:“你现在已经毁完了她的所有,至少,也给她一条路走吧。”

    黑珍珠说道:“她已经走了,离开了,逃了躲起来了。这还不算生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