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5章 彻底被玩死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宿舍。

    打开门后,我关好门,端着水杯喝了水,然后坐在床上,感觉有点不对劲。

    对了!

    薇拉呢!

    我一看,薇拉不见了?

    赶紧找。

    根本找不到,床底下,走廊,阳台,卫生间,全都翻了一遍。

    她可是被药弄晕了的啊,那还能去哪儿呢。

    我看着床头,她包包还在。

    我急忙掏出手机,打dian hua过去,她手机在包里面响了。

    我靠,包还在,手机也在,钱包也在,东西都在,人去哪里了。

    她该不会是精神恍恍惚惚的跑出去了吧。

    我马上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

    一个精神恍惚的外国xing gan大mei nu,走在大街上,然后呢?

    就跟喝醉的mei nu在半夜的街上游荡一样,会不会被不怀好意的恶人给弄走了。

    可是,醒来了还会精神恍惚吗。

    我想到了黑珍珠所跟我说的话,说要找人照顾她。

    那坏坏的表情。

    我急死了,急忙打dian hua给黑珍珠,黑珍珠该不会真的找人弄了薇拉吧。

    那我死也要干掉她!

    打通了黑珍珠dian hua后,我问道:“你在哪。”

    黑珍珠说道:“在医院,什么事。”

    我问:“薇拉不见了。”

    黑珍珠问:“什么不见了。”

    我说道:“我女朋友不见了,就在宿舍里,她东西都在,人不见了。”

    黑珍珠说道:“哟,你怀疑我。”

    我说:“我不是怀疑你,我是问你,是不是找人来弄走她,照顾她了。”

    黑珍珠说道:“哦对,是的,我叫了我二十几个手下,弄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现在,估计照顾得很好。”

    我破口大骂:“黑珍珠我草泥马!”

    黑珍珠直接挂了dian hua。

    我心急火燎的,赶紧给陈逊打dian hua,陈逊啊陈逊,赶快接dian hua,帮我啊!关机了?这家伙都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为什么关机了。

    宿舍门开了,抬起头,开门进来的人,是薇拉。

    我站起来,冲过去抱住了她:“你去哪了!”

    薇拉也抱了抱我,说道:“你看。”

    她拿着一袋子的外卖东西给我看。

    是吃的。

    她说道:“我去打包了吃的。动得了了,我好饿,看到你钥匙放在这里,我出去找吃的。”

    我说道:“吓死了我了,还以为跑去哪儿了。我不在这里,你都知道啊。”

    薇拉说:“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只是全身没力气,又不是真的晕过去了。”

    我说:“你都知道啊。”

    薇拉把吃的摊开放桌子上,然后叫我一起吃。

    薇拉拿着筷子给我,然后说:“都知道啊,我就是没力气。”

    我说道:“那你知道谁弄晕你吗。”

    薇拉说:“林斌。他可能在咖啡里下了药,我喝了咖啡,要走的时候,就晕了,他扶着我上车,你们找了sha shou去杀他,没杀到,sha shou背着我上了你们车,就来了这里。”

    我说道:“你竟然都还很清醒啊。”

    薇拉说:“就是没力气。”

    我说:“这下知道林斌不是什么好人了吧。”

    薇拉说:“我都相信你的话,所以和他说了,以后不做他们的生意,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对付我。”

    我说:“那个ren mian兽心的东西,真是该死。”

    薇拉夹着一口菜放我嘴里,说道:“我以后能不能在这里,听你们的,少出去。你保护我。”

    我笑了笑说:“当然可以了。真抱歉,让你卷入了这些事中。”

    薇拉说:“没关系,我们是恋人,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我说:“我们是恋人了吗。”

    薇拉说:“那你和你朋友们都说我是你女朋友了。”

    我呵呵笑着,抱了抱她:“是的。”

    薇拉说道:“林斌那个人,如果不是你,他可能也会这么对我的吧。”

    我问:“你又怎么知道。”

    薇拉说:“有朋友和我说过,他追求一个模特,追不到,也是用了下药的办法。”

    我说:“真是个无耻的禽兽。”

    薇拉说:“你也小心,不要被他抓了。”

    我问道:“那你听到我们要找人杀他,你害怕吗。”

    她点了点头。

    我说道:“我想告诉你前女友的事。”

    我告诉了她,发生在梁语文身上的事。

    薇拉听后,惊呼:“天呐,如果今晚我被他抓走,我可能就是跟你前女友一样了。”

    我说:“嗯,可能就真的一样了。他会毁掉。这是最可怕的地方。”

    薇拉问道:“你们怎么不报警呢。”

    我说:“报警没用的薇拉,首先得有证据,他自己绝对不会给留下任何一点证据,还有一个就是,在我们这里,跟你们那里是不同的,讲关系,你懂吗,关系。”

    薇拉说:“背景,后台,对吗。”

    我说:“原来你是知道的。”

    薇拉说道:“那他真是个恶棍。”

    我说:“十恶不赦的恶棍,这种人是该死了,你知道刚才在车上开车的女孩,是什么人吗。他前女友。”

    我又跟了薇拉说了为什么薛羽眉要杀林斌的原因。

    我是担心薇拉去举报了我们。

    薇拉听后,说道:“你不必担心,我不会这么做的,我怎么能够为了这恶棍背叛我的男朋友。”

    我摸了摸她的脸蛋,说道:“嗯,那就好。”

    薇拉说道:“可惜没有证据,不然让jing cha抓了他就好了。”

    我说:“都在找他的贩毒等犯罪事情的证据,不过都没有拿到。那没办法,薛羽眉只能用上了找人杀他的那一招。你以后呢,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出去了。不过,这样会限制了你的自由,我会找人做你保镖,你要出去的话,让人保护你。”

    薇拉说:“我不会乱跑的,你放心。”

    我说:“嗯,你听话就好。”

    担心薇拉乱跑,我还是让陈逊帮忙安排了两个保镖,去哪儿照看一下,当然,钱是少不了的,好在我有点钱。

    本想让强子来帮忙找人来做保镖,不过强子的手下不是很厉害,所以就找了陈逊。

    三天后。

    彩姐正在在建中的那大型娱乐综合建筑楼,被勒令停工了,已经被封了,原因是,建筑主体和地基存在严重的安全问题,马上停工。

    而她的酒店,因为涉及黄和赌,还有消防检查不合格,也被封了。

    还有她的另外的饭店等,全都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被撸掉了。

    彩姐一下子,在沙镇和她海边等等各产业,全部被封,没有一个逃得过。

    不用猜,也知道,是黑珍珠干的。

    陈逊连忙找了我,让我赶紧找黑珍珠,想让黑珍珠给彩姐一点生路,至少,也留给彩姐一个可以生存的店面。

    因为彩姐搞酒店,搞娱乐综合楼,举债来搞的,如此一弄,她这下子资金链直接断掉了,投资出去的收不回来,而银行也好,投资人合伙人也好,一看到这情况,款也不放了。她这彻底的身败名裂了。

    树倒猢狲散,她公司的,酒店的,所有手下,全都散尽。

    还有不少员工在酒店下拉横幅,要她支付未付完的薪水。

    陈逊让我去求黑珍珠。

    不过,说真的,我已经不愿意去为了彩姐而去求黑珍珠了。

    彩姐自己不自量力,鸡蛋碰石头,活该受这惩罚,人要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只可惜的是,担心彩姐倒闭后从此一蹶不振,沦落到什么地步就不得而知了。

    想她堂堂一个富婆,沦落至此,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陈逊不厌其烦的让我去求黑珍珠,举债累累也好,怎么都好,至少,不能让彩姐给人逼死了啊。

    那些要债的人,确实能把她给逼死了。

    黑珍珠的能量也真是够大,直接能让彩姐所有的生意都给封了。

    我心里也可怜彩姐,想来彩姐要翻身,东山再起的机会已经渺茫,甚至说是没有了,今后别说再和黑珍珠对抗,就是想要过上普通人的幸福生活都难了。

    我便去找了黑珍珠,但是黑珍珠的mi shu说她不在,我打dian hua她也不接,那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这天,下班后,我早早出来回到宿舍。

    进了宿舍后,看到床边有一双高跟鞋。

    床上一个人在被窝里躺着。

    我第一时间当然想到的是薇拉,不过,薇拉怎么会这个点就爬到床上去睡觉了呢?

    我走过去,问道:“薇拉,薇拉?”

    她没应我。

    难道,床上是个被杀了的人,有人要陷害我?

    或者,薇拉睡着了?

    不可能啊,这个点她怎么会在床上睡觉。

    我绕着床边走到里面那一侧,那被子盖得严实,而且大热天,这里面是开了空调的,室内开了空调的,那是谁在我床上被子里睡着?

    我伸手,抓住了被子,我不知道,这掀起来后,被子里的会是谁。

    会不会是死人。

    我抓住被子,用力一扯起来,却见,一个大mei nu只穿着里面的一点衣物,看着我。

    我楞了一下,问:“你谁啊。”

    她坐了起来,娇滴滴的抱住我:“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露露呀。”

    我推开她:“什么露露,露哪儿。我不认识你,你走错了吗。”

    她这走错房了吧,不过,这里是宿舍啊,难道她走错宿舍了。

    她说道:“我没走错啊张河。”

    咦,她怎么认得我名字?

    我奇怪道:“那你到底是谁啊。怎么会来我这里,你怎么认识我?”

    她说道:“我想你我就来找你了呀,你个没良心的,都不想我,也不找我。”

    看着这衣着暴露的长发mei nu,跟我撒娇,坐在我床上,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我第一反应当然不是上了她,而是把她赶出去,我可被人陷害过好多回了,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我可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