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4章 作茧自缚
    彩姐下令手下人,把黑珍珠带走。

    我急忙跟上去,我对着彩姐说道:“彩姐,你别作茧自缚!赶紧让了黑珍珠。”

    彩姐说道:“叛徒,给我闭嘴!”

    我说道:“别再犯错了,你会死的。”

    彩姐对手下人说道:“把他也绑了。”

    我被她手下也给绑着了。

    然后带到了一间大房间里。

    我看到,黑珍珠那些精英保镖,全部都昏睡过去,都被绑得结结实实。

    彩姐用药迷晕了他们。

    我说道:“彩姐,你别再犯错了!”

    彩姐说道:“你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收拾。”

    我说道:“你对付了黑珍珠,你会后悔的!她会让你死的。”

    彩姐说:“我今天就让她先死了。”

    我说:“那你也会被她的人收拾,不要再犯错了。”

    彩姐对手下一挥手,她手下上来,就给了我几拳,我疼得跪倒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黑珍珠被吊起来了,像彩姐上次被她吊起来一样。

    没想到,英明神武的黑珍珠,竟然也遭到别人的如此对待。

    吊起来后,彩姐让人用药把她弄醒,然后彩姐问道:“黑珍珠,你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黑珍珠居然还能笑,说道:“你完了。”

    彩姐一伸手,手下拿着鞭子过来了,彩姐说道:“我是个倔强的人,相信你也是,我觉得,你不会像我一样求饶,所以我打算,把你折磨致死。我也不想要什么赔偿,那些钱给你了,我也不会要,我要的,是你的这条命。”

    说完,彩姐甩手就鞭打黑珍珠,黑珍珠狠狠的咬着牙。

    彩姐自己没多少力气,对手下招手,手下马上过来,彩姐说道:“打,往死里打!”

    我喊道:“彩姐你他妈的放开她。”

    彩姐回头看我一眼,说道:“你以为你是救世主,你那天救我,回过头来就要救她。”

    我说道:“她要是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彩姐说道:“你有那么大能耐?我还没看的出来。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要救她。”

    我说:“她救过我的命。”

    彩姐说道:“就这点事而已。”

    她对手下下令:“把她给我打死了!”

    她的手下毫不留情,一鞭子一鞭子狠狠的狂抽。

    上次黑珍珠打彩姐,还是自己打的,也没用全力,而这次,彩姐完全不管了,只想弄死黑珍珠。

    我骂道:“他妈的彩姐,你个王八蛋,人家上次对你手下留情,你却要把人家往死里整,禽兽尚且会感恩,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彩姐说道:“堵他嘴巴。”

    我喊道:“她如果死了,我也会要你死。”

    她手下过来,用一块布塞我嘴里了,我喊不出来了,只能心疼的看着那家伙一鞭子一鞭子的往黑珍珠的身上狂抽。

    彩姐示意先停下,那手下停手了,黑珍珠咬着牙,看着彩姐,说道:“你会死的。”

    彩姐说道:“本来想叫他停下来,是想和你谈谈的,看来,是没法谈了。”

    黑珍珠笑着说道:“我挺欣赏你的。”

    我不知道,黑珍珠为什么这时候,还能露出这么自信的笑容,都已经上当了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要任人宰割,还能笑出来。

    彩姐说道:“去死吧黑珍珠!”

    她对手下一挥手,手下上来,拿起鞭子就狂抽,我冲了过去,撞开了那个拿鞭子的人。

    彩姐怒道:“先抽他!”

    那家伙转移目标,对着我就要打,突然,门被撞开了,一大群人进来了。

    进来的是陈逊等人。

    陈逊带着手下过来了,外面的彩姐的人,已经被陈逊的人收拾干净。

    彩姐愕然看着陈逊等人破门而入,对手下手一挥:“上。”

    陈逊一帮人先冲过来,zhi fu了这些彩姐的手下。

    然后,陈逊急忙过去给黑珍珠松开了绳子。

    陈逊对黑珍珠说道:“对不起,我来迟了,请珍珠姐降罪。”

    黑珍珠摆摆手,示意没什么。

    陈逊问道:“珍珠姐,你没事吧。”

    黑珍珠动了动自己的身体,说道:“一点皮外伤。”

    她走向彩姐,彩姐连连后退,黑珍珠上去左右开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扇。

    打得彩姐疼得坐在了地上,黑珍珠说道:“你以为你真的能那么容易弄死我?”

    彩姐说不出话。

    陈逊过来给我松开了绳子,我拿掉嘴里的布块,说道:“还好你来了。”

    陈逊让彩姐的手下把晕倒的人都给弄醒,那些人只好照办。

    黑珍珠回头看着我,问道:“还想为她求情吗。”

    我走了过去,对黑珍珠说道:“你没事吧。”

    黑珍珠说:“这点伤,还弄不死我。”

    我说道:“那,去医院看看吧还是。”

    黑珍珠说:“我问你,怎么处理她?”

    她指着彩姐。

    其实,问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处理。

    我小声道:“放,放了她。”

    黑珍珠靠近我耳边,问:“你说什么。”

    我说:“放了她。”

    她说:“大声点。”

    我说:“放了她!”

    黑珍珠说道:“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我咬着下嘴唇。

    黑珍珠说道:“她要杀了我,我还能放了她吗。”

    我看了看陈逊,陈逊也只能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该说的,也都说了,该求情的,也都求情了,我们已经尽力而为,是彩姐自作自受。

    我说道:“放了她一条命,饶了她这条命。”

    黑珍珠说道:“可以。”

    她怎么会那么干脆?

    黑珍珠一挥手:“走。”

    她竟然真的走?

    不计较了?

    为什么?

    既然不计较那最好不过,我赶紧的跟着他们离开,陈逊也跟着出来。

    黑珍珠自己上了她的车子,我准备爬上她车子,她说道:“别上来!”

    我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黑珍珠说:“不必了。”

    我说:“那你自己去吗。”

    黑珍珠说道:“我去哪,关你事?”

    我说:“我是在担心你。”

    黑珍珠说:“滚下去。”

    我不敢上去了,她说:“把车门给我关上。”

    我关了车门,她开走了车子。

    陈逊把车开过来,示意我上车。

    兄弟们都上车走人了。

    我和陈逊同一部车。

    我说道:“唉,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的。”

    陈逊说道:“彩姐这次完了。”

    我说:“那黑珍珠刚才又放了她?”

    陈逊说道:“她会整得彩姐不死不活。”

    我说:“怎么整。”

    陈逊说道:“她已经够给我们面子了,不伤害彩姐的身体。”

    我说:“唉,我们也都已经尽力了,是彩姐自己自找的,我们还能怎么样呢。”

    陈逊说道:“你打个dian hua,让彩姐赶紧把所有的产业变卖转出去,能换到钱的都换钱,然后离开这里。”

    我说:“你是说,黑珍珠会从另外的方面对她下手。”

    陈逊说:“黑珍珠会从很多个方面对彩姐下手。算了,这dian hua,我自己打吧。”

    说着,陈逊拿出手机,给彩姐拨打了dian hua,虽然彩姐至始至终不说话,但是陈逊还是劝告了彩姐赶紧变卖所有的可以tao xian的东西,然后离开这里。

    说完后,陈逊挂了dian hua,说:“这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了。”

    我说道:“算了,我也不想说彩姐什么了,实在太过分的,真的,我都,看不下去。刚才被抓的那一刻,我甚至觉得,她那么无耻不要脸,如果真的心里想着要杀了黑珍珠,那她和林斌那种人,什么区别也没有。”

    陈逊说:“她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问道:“刚才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受困的。”

    陈逊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我说:“你说。”

    陈逊说道:“她平时所穿戴的项链,戒指,耳环,甚至脚链,那双鞋,都基本会有一个可以按键后秘密联系到她的人的通信功能,里面装了很小的移动dian hua卡。那些装饰品,其实是个类似求救dian hua似的通讯机器。她没那么傻,再说,出去的时候,已经吩咐了我们,她会让她的手下每隔十分钟跟大本营这边联系一次,如果十五分钟没有消息,马上派人过去救援。”

    我说道:“老狐狸一个。”

    陈逊说道:“呵呵,确实狡猾。”

    我说道:“我觉得,彩姐刚才其实不是真的想要弄死她,就想着报仇,上次的仇。”

    陈逊说:“彩姐不会sha ren,但是,她会报复,还有我想补充的是,她其实想要把那钱弄回来。”

    我说:“对,我也觉得她是这么想的。”

    陈逊说道:“两个同为很强大的女人,偏偏要针锋相对,如果能合作联手,不知道多好。”

    我说:“我之前也跟她们说过,但是她们是不会听的。”

    陈逊说道:“无法调和了,彩姐要是不快点tao xian离开这里,她会遭受灭顶之灾。”

    我说:“那你觉得黑珍珠真的不杀彩姐吗。”

    陈逊说:“如果要伤害她的人,刚才就动手了。”

    我点了点头,说:“那也是。她是在给我们两个良心过得去。”

    陈逊说:“她这点挺好的,至少看在我们的份上,不会斩尽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