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3章 鸿门宴
    我问薛羽眉:“你曾经派人跟踪过?”

    薛羽眉点头。

    我说道:“没有掌握到他出行的规律?”

    薛羽眉说道:“他出行没有规律。他是个非常聪明狡猾的人。”

    我说道:“唉,那真是难了。”

    薛羽眉说道:“最主要是,我们的人还被他反跟踪。”

    我说:“难道,你暴露过你自己了。”

    薛羽眉说道:“虽然没有暴露过我自己,但是他也能猜出是我。之所以没有完完全全的对付我和我开战,是因为我还没对他做过什么事。”

    我说道:“呵呵,如果他感觉到有潜在的危险,他还能会忍着不对你做任何事吗。我不相信。”

    薛羽眉看看我。

    我说道:“我想,他可能已经要对付你,但是暂时还没找到机会罢了。你最好还是要小心些。上次他把我朋友抓了,把我骗出去,我就差点让他给弄死了。好在我感觉不对劲,带人包围了他。”

    薛羽眉说道:“我会小心。放心,你担心你自己和你女朋友。”

    我说道:“哦,谢谢。麻烦把我送到那珍珠酒店。”

    薛羽眉开车送我到了珍珠酒店。

    抱着薇拉下了车,然后,薛羽眉帮着我,让我背着了薇拉。

    我对薛羽眉挥挥手:“再见。”

    薛羽眉看着我。

    眼神复杂。

    我背着薇拉走了。

    进了宿舍后,把薇拉放在了床上。

    我气喘吁吁,站起来去喝水。

    门又被踢了。

    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黑珍珠。

    我恼怒的过去开门了,果然是她,我不爽道:“你想怎么样,还想怎么样!”

    黑珍珠推了我一下,说道:“嚷什么嚷!”

    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对我很过瘾,踢着门,歇斯底里的对我。”

    黑珍珠说道:“我喜欢。这是我的,这里全是我的,我踢烂都不关你事。”

    我问:“好,都是你的行了吧,我借宿的,那我也交了房租了,麻烦你能不能在意一下我这个租客的感受。”

    黑珍珠一眼瞥见床上的薇拉:“谁。”

    薇拉侧面对里面,背对着我们。

    我说道:“女朋友。”

    黑珍珠说:“你以为我宿舍是酒店房间?”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带人来睡?”

    黑珍珠说道:“不行!”

    我说道:“好,我退租行了吧,我现在就退!”

    黑珍珠说道:“哟,生气了。”

    我说:“能不生气吗,我是交了租金来住在这里,不是来借你住的。”

    黑珍珠说:“哦,这样子啊。”

    我说道:“你爷爷没教你学会尊重人?”

    黑珍珠说:“学不会尊重你,你无法让我感受到想对你的尊重。”

    我说:“呵呵,是吧。”

    黑珍珠说道:“麻烦你跟我去见彩姐一趟。”

    我问:“这时候,去见彩姐?干嘛。”

    黑珍珠说道:“她请我吃饭。我想带着你,看看这是不是一个鸿门宴,如果真的是,那,休怪我对她不客气了。以后你也别再来求我放过她。”

    我想了想,问:“为什么现在才请你吃饭?都这个点了。”

    黑珍珠说:“因为我的人刚打了他们的人。”

    我问:“就刚刚吗。”

    黑珍珠说:“对。”

    我说:“这又是怎么了啊。怎么你们三天两头的就开打啊。”

    黑珍珠说:“那是他们自找的,在工地上挑衅我们的人,不找死吗。”

    我说:“然后呢。”

    黑珍珠说:“然后被我们的人打了,彩姐打dian hua过来,说要请我吃饭,道歉。”

    我说:“哦,那你叫我去干嘛啊。”

    黑珍珠说:“我怀疑,这是一个圈套。”

    我说道:“怎么圈套?”

    黑珍珠说道:“让他的人故意挑衅,我的人打了他们,她还来和我道歉,这彩姐,转性子了吗。”

    的确,彩姐是有些奇怪,她哪有那么容易转性。

    我说道:“所以你怀疑,这是鸿门宴。”

    黑珍珠说道:“她会像上次我折磨她一样的折磨我。”

    我说道:“可是她的人打不赢你们。”

    黑珍珠说道:“她不懂,她会安排很多人,然后,到时候想要一起上,把我给抓了。”

    我说道:“呵呵,既然你都识破了,那你自己去对付她就好,你拉着我去看什么。”

    黑珍珠说道:“让你去看看她是怎么样的人,让你看看,她是否还值得你去保护她,救她。这可是她自找的。”

    我说道:“那如果她真的如此,你就对付她吧,但是我只求一点,别让她死就可以了,不要让她身体受到伤害,其他的,随你。”

    黑珍珠说:“我会让她从沙镇滚蛋。”

    我说:“随你。”

    黑珍珠看了看床上的薇拉,然后又看了看我,说:“你必须跟我去。”

    我说:“为什么啊,我不想去。”

    黑珍珠说道:“不想去,也要去。”

    我说道:“我就不去。怎么呢。”

    黑珍珠说:“不去,好啊,你不去,那就,我逼着你去,然后这个mei nu,我找人帮你照顾她。”

    我说:“我不需要你找人照顾,我自己会照顾。”

    黑珍珠冷笑一声:“我所说的照顾,是另外的照顾。”

    我看着她,我明白了她什么意思,我骂道:“黑珍珠你敢!”

    黑珍珠说道:“你觉得我敢不敢。”

    我说:“不就是去个鸿门宴吗,你胆小不敢去拉着我去陪,我不去还恐吓我要动我的女人,你怎么那么无耻?”

    黑珍珠说道:“我从来都那么无耻,你才知道?”

    这家伙可能真的会做得出来。

    我靠近黑珍珠问道:“你是看到我和她在一起,你吃醋啊。”

    黑珍珠说道:“没有。”

    我说:“吃醋就是吃醋,不敢承认,你胆子不是很大吗。”

    黑珍珠说道:“没有,就是没有,你去还是不去。不去也得去。”

    我说道:“好吧。”

    她转身出去,我随她出去了。

    看了一眼床上的薇拉,把门关上了。

    黑珍珠自己开车,我上了她的车,后面还有两部车子。

    她带了八个保镖,都是高手中的精英。

    一起去了彩姐的酒店那边,彩姐就在一楼,出来迎接了我们。

    两个人相见,没有分外眼红,倒是分外和气,彩姐伸手和黑珍珠握手,然后寒暄后攀谈了一下,几乎都要甜到姐妹相称了。

    彩姐看了我一眼,然后没说什么,请我们一起上去了。

    我们一行人,在彩姐几人的带领下,上去了餐厅。

    八个保镖在包厢外,我和黑珍珠进了包厢,彩姐和另外的一个手下,招待我们。

    又是倒茶倒水的,帮拿筷子的,彩姐好不殷勤。

    黑珍珠什么也没碰,倒是让我喝水,吃东西,喝饮料。

    我问她为什么什么都不吃。

    黑珍珠在趁着彩姐转身去拿酒的时候对我说道:“怕她下毒了。”

    我说:“那你怕她下毒了,你就给我吃啊。”

    黑珍珠说:“是啊。你先试试嘛。”

    我说:“你还是人吗你!”

    黑珍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彩姐端着一瓶白酒过来:“这酒,珍藏品,市场上买不到,六十年的好酒,出多少价格都买不到。”

    黑珍珠说道:“彩姐拿这么好的酒来招待我们,太客气了吧。”

    彩姐说道:“你是贵客,来到我这寒酸地,我拿多珍贵的酒招待你,都不会客气。”

    黑珍珠说道:“谢了。”

    彩姐打开了酒瓶,然后让身旁的手下给我们倒酒。

    彩姐敬酒,黑珍珠让我先尝。

    我说道:“如果有毒我就先死了是吗。”

    黑珍珠说:“你喝不喝!”

    我看彩姐他们也都喝,那能有什么毒呢,我就喝吧,喝了一点,也没什么啊。

    彩姐说道:“黑珍珠对我很有戒心啊。”

    黑珍珠倒也直言不讳:“彩姐,我这人谨慎惯了,如果有冒犯,请多多见谅。”

    彩姐笑笑,问:“那么现在,我可以敬酒了吗。”

    黑珍珠端起来杯子:“好啊。”

    说了几句废话后,两人干杯喝了。

    喝了后坐下,黑珍珠问彩姐:“不知道彩姐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呢。”

    彩姐说道:“为了报仇的事。”

    她冷着脸,收起了笑容,看着黑珍珠。

    真的是鸿门宴!

    黑珍珠说道:“彩姐想要报仇。”

    彩姐说:“对。”

    黑珍珠说:“你也太高估了你们的人的实力了。”

    彩姐说道:“是吗。”

    彩姐按了几下手机,门外一下子涌进来一大帮她的手下。

    糟糕了。

    黑珍珠的手下呢。

    黑珍珠也看往外面。

    彩姐说道:“不用看了,他们都被我的人用药药倒了。”

    黑珍珠回头过来看着彩姐:“无耻!”

    有几人用枪在背后对着了黑珍珠。

    彩姐说道:“把手举起来。”

    黑珍珠看着身后几只枪,只能举起双手。

    彩姐对我说道:“你也是!”

    我举起手说道:“彩姐,你别玩火!”

    彩姐说道:“会吗,那就试试吧。”

    有一个手下用一瓶喷雾类的突然过来喷到了黑珍珠的脸上,黑珍珠直接摔倒在地。

    我急忙捂住鼻子离开远远的,但是他手下一支枪抵住我的腰间,我急忙跳开:“别玩真的!会走火。”

    那喷雾类的东西,是mi yao。

    没想到,彩姐竟然用如此下作的招式来对待黑珍珠,黑珍珠肯定料想不到,彩姐竟然如此对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