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1章 跟踪到林斌
    黑珍珠说道:“如果你还有下次,让她受伤,或者,还隐瞒着,我们给你的多少钱,给我吐出来,她受的多大的伤,你也给我受多大伤!”

    我说道:“知道了。不会再发生了。”

    黑珍珠说道:“真让我不省心。”

    我说:“那你也不至于那么认真的打我吧。”

    黑珍珠说道:“你和陈逊都活该被打!”

    我说道:“陈逊和我?活该被打?他又怎么了。”

    黑珍珠说道:“我要跟你们说清楚,是彩姐来惹我,跟我耍阴的,不是我去和她斗,你们还帮着我的敌人,还救她!我想到我就想打死你们两个。我明确告诉你们,你也去转告彩姐,如果她还敢来惹我,我让她这里都呆不下去。如果我的人因她而死,那我也会让她死!”

    第一次见黑珍珠发那么大的火,也难怪,被彩姐给耍了,而且,陈逊也说,黑珍珠的人打架从来没有这样的重伤程度。

    基本都是他们欺负人,哪有被人这么打过。

    我觉得彩姐也真是不够意思,虽然说兵不厌诈,兵者诡道也,但是这么玩黑珍珠,也难怪黑珍珠会气死。

    是我我都气死。

    如果彩姐还想再和黑珍珠闹,那我说真的,彩姐真的是自找苦吃了。

    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还非要去撞,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作不死。

    黑珍珠看我这样,问道:“疼吗。”

    我说:“疼。”

    她说道:“要不要送去医院。”

    我说:“那倒不用。”

    她说:“希望你记住今晚我的话,不要再有下次。”

    她说完出去了。

    她出去后,有人进来了。

    是陈逊。

    他进来后,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我说:“没事。”

    他说道:“刚才在外面,没敢进来拦着,怕她更是发火打人。到底怎么了。”

    我告诉了他原因。

    陈逊说道:“以后有这样的事,千万不要瞒着她。”

    我说道:“唉,知道了,哪还敢瞒着。坐吧。”

    陈逊说道:“不如出去喝点酒。弄点白酒喝,就不会那么疼。”

    我说:“也行。”

    陈逊问:“要不要我弄点药来擦擦。”

    我说:“不用了,那味道难闻。也没受多大伤。”

    陈逊说:“她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我说:“我知道。”

    两人去了外面烧烤摊,弄了白酒喝。

    白酒配烧烤。

    喝着聊着。

    我问道:“去看过彩姐吗。”

    陈逊说道:“去了,她已经出院了,除了手臂被划的那一刀,基本没什么事了。”

    我说:“她什么态度对你。”

    陈逊说:“不太想见我。我和她说话她都不想理我,我觉得,她还是要和黑珍珠开干。”

    我说:“劝不了那就没办法了。”

    陈逊说:“我还是想让你再去劝她一次。”

    我说:“我已经劝了很多次了,她都不听,我觉得越是劝,越让她觉得我们认为她不够黑珍珠打,她更是想要证明自己强,和黑珍珠开干,何必呢。”

    陈逊说:“我还是希望你去劝说。最后一次,如果她不愿意,那我们只能,等着给她收尾了。”

    我说:“好吧,我去。”

    第二天上班,徐男找我聊了一下。

    说是监狱里这些领导们,除了贺芷灵之外的,都对我和徐男都十分的不爽了,看眼神都知道内心所想了。

    的确,她们本就不是我们的人,在康云还活着的时候,她们就开始不爽我们,这因为我们监区不给她们供奉了,她们只能在其他监区搞钱,在我们监区搞不到钱,自然恼恨我们。

    现在,她们想要把我和徐男给弄下去了。

    如果不是贺芷灵副监狱长的百般阻挠,恐怕发生了这事之后,我跟徐男就完蛋了。

    所以,徐男让我不留余力的和贺芷灵交好。

    这点容易。

    第二点,不能让她们再拿到我们什么把柄了,监区绝对不能再出事,不然的话,就真的被她们给弄下去。

    不过,我觉得我们不能一味的防守,也要反击,只是,根本没有办法反击。

    所以要和贺芷灵搞好关系这点就尤其重要了。

    下班后,我去找了彩姐。

    提着水果补品等东西去看望她。

    她在办公室,看到我提着东西进来看望她,她说了句谢谢。

    我看着她的手,缠着绷带。

    我说道:“彩姐,没事了吧。”

    她说道:“还好。”

    我说道:“呵呵,那就好。看你恢复得挺快的。”

    彩姐说:“你不想我恢复很快?”

    我听她这么说话,把我看成敌人的样子,我说道:“当然不是。”

    彩姐说道:“今天来看望我,不是主要的目的吧。”

    我说道:“彩姐,不能好好说话了?非要和我这么说话了吗。”

    我心里也不爽,怎么说话呢。

    彩姐说道:“你和陈逊,都叛变我了,对付我,我能怎么说话。”

    我说道:“彩姐,你那天也见了,我和陈逊那能叫背叛你吗。”

    彩姐说道:“你知道那天打败我的人的,很多都是我的人吗,都是陈逊的人。你们如果不这么做,我怎么会失败。”

    我说:“彩姐,即便不是这些人,黑珍珠也有其他可以打败你的人。”

    彩姐说道:“今天又是充当黑珍珠的说客来了吧,怎么样,她又要我怎么样。”

    我说:“彩姐,不是她要怎么样,也不是她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而是你要怎么样。”

    彩姐说:“你不是她派来的?自己来的?那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说道:“彩姐,你是不是还想和她开打。”

    彩姐指着自己的手说:“这口气我怎么咽下去,还有,她弄走了我多少钱,三百万!还要我改施工图,让我改建筑施工!她怎么欺辱我,你见了吗,你看见吗!”

    我说道:“我见。彩姐,咽不下这口气也要咽下去。”

    彩姐说道:“怕我对付她?”

    我说:“问题是你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跟她对抗!你忍忍吧,等将来你实力足够了,再对付她不行吗。你非要那么急吗。”

    彩姐说道:“我一刻都等不了,我现在只想杀了她。她让我多么的丢人,多么的受罪。”

    我说道:“彩姐,不是我威胁你,吓唬你,说真的,我不看好你能斗得过她。”

    彩姐说:“斗不过,大不了我死。”

    我说:“是你根本斗不过她,别说你死,你不会死,但是她能把你弄垮。”

    彩姐说:“那就把我弄垮。”

    唉,怎么如此冥顽不化呢。

    我也没辙了。

    我说道:“彩姐,陈逊和我商量了,来和你说的这些话的,也是劝你的,不要和她斗了,我和陈逊,深知黑珍珠是有多强。可是你并不知道。但是你这次吃了苦头,打了败仗,难道还要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吗。”

    彩姐说道:“谢谢你和陈逊那天对我的施救。”

    她让人进来,在那人耳边说了几句,那人出去了。

    彩姐对我说道:“我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如果你们真的好心在帮我,麻烦拿出行动来做给我看。”

    我说道:“好吧,彩姐,我该说的话也说完了,祝福你。”

    说完我就走。

    她叫住了我:“等一下。”

    我看着她,问:“还有什么说的。”

    刚才她叫进来的那个女孩来了,提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

    彩姐对她说道:“给他。”

    那女孩把手中的黑色小袋子给了我,我奇怪问:“是什么。”

    彩姐说道:“谢谢你们那天救我,这里是二十万,你和陈逊一人十万。当是我的谢礼了。”

    我把钱放在了她桌上:“彩姐,钱我不要,我只想你能听我一句劝,真的不要和她斗下去了,你会后悔的,因为她有军队的背景,你玩不过她的。”

    彩姐说:“我考虑吧。把钱拿走。”

    我没拿,转身离开了。

    看来,她是真的一意孤行不听劝了,那如果完蛋了,我也没办法了。

    薛羽眉找了我,开车过来接了我,说是特别的急事。

    我估计就是林斌的事。

    果然,她说,派sha shou跟踪了薇拉几天后,发现了现在,林斌和薇拉正在一家咖啡馆聊着天。

    而且,林斌是一个人去的。

    知道了这情况后,sha shou马上跟薛羽眉联系,问下一步该干嘛。

    薛羽眉直接下达杀掉的命令。

    sha shou打算在林斌车边埋伏,等到林斌出来上车时,直接一枪结果了林斌。

    薛羽眉把这些情况都告诉了我,但是担心的是,薇拉。

    以薇拉的个性,如果看到林斌被人杀,她可能会帮助林斌。

    但是,她和林斌去咖啡馆谈什么鸟事啊。

    我问了薛羽眉,薛羽眉说她也不知道。

    该不是谈情说爱吧。

    薛羽眉问我道:“我想去看看,你去吗。”

    我说:“sha ren我就不想看了,再说了我们现身在那地方,万一杀了人,jing cha一查jian kong,看到我们过去,那怎么好。”

    薛羽眉说道:“我们在远处,不靠近,用望远镜看,如果有可以看到的地方就看,没有的话就不在那里停留。”

    我说道:“那好吧,过去吧。但是我不想看到sha ren。”

    薛羽眉说:“我也不想。可是,林斌不是人。”

    我说:“也是,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