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0章 被揍
    黑珍珠的手下,重伤,好在都抢救了,没事。

    如果死了人,她估计还要找彩姐麻烦。

    我打dian hua给彩姐,但是彩姐不接我dian hua,我估计,她心里是不想见到我和陈逊的,因为她恨我们两个,尽管我们那天救了她,但是相比之下,她心里更多的,是恨我们。

    但是,很快的,黑珍珠又找了我麻烦。

    这次,完全是因为我自己搞出来的事。

    因为农佳婕。

    农佳婕那家伙才出来第一天,就给我惹事了。

    惹事不是小事,是在监区的放风场上打群架,但是挑事的人,却是王燕。

    这个女人,始终不是一个很安静过日子的女人。

    才进来没多久,她到处树敌,挑拨离间,那天在放风场,不知怎么的,她就和农佳婕闹上了,本身她刚来,不认识农佳婕,不知道死活,不过,王燕和农佳婕闹上了之后,农佳婕这些天一直被单独关着,心里就窝着火,出来了居然一个小小的新来的女囚都敢和自己对着干,一怒之下,她马上叫她的人一起上,揍那些个她看起来不爽的人,一下子间,放风场就大乱起来,但是好在我们的狱警及时的处理了这事。

    把这群打群架的人全都给zhi fu了。

    不过,有一个女囚犯躺在了地上。

    竟然就是莫婉芯。

    是的,就是黑珍珠所让我找出来的,让我保护的那个女犯人。

    她因为身体娇在打斗的惊慌乱跑的人群中不幸摔倒,然后被踩踏了。

    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奄奄一息。

    好在医生把她给救了过来。

    但是,左手骨折了,被踩踏骨折了。

    发生事故的时候,我是在休息,第二天才知道了这事。

    当我次日到了监狱的时候,听说了这事,惊愕了许久。

    监狱长马上找了我,当我去到行政办公楼那边的那个会议室,看到的是,监狱里几乎所有的领导都在,贺芷灵也在。

    我进去了后,看见徐男也在里面,低着头。

    监狱长见到我,直接对我破口大骂,骂我怎么管理监区的,动不动就出事,幸好这女犯没死,抢救回来,否则,人死了,这事儿就大了去。

    这件意外的事,完全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完全是我们没想到的,我真的料想不到,跟我发誓说出来后不闹事的农佳婕,出来第一天马上就带着自己人搞了一场bao luan。

    监狱长破口大骂了我之后,说要把我给撤了。

    但是,这时候贺芷灵发话了:“犯人打架,每个监区都有,就这么轻易说撤了就撤了,不好吧。”

    监狱长看着贺芷灵说道:“小贺,你知道他们b监区这几个月出了多少次事了吗。”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出事是出事,可是你认为,难道换了别人去管,就会更好吗。监区出事,b监区也出事,监区也出事,那平时最平静的监区,也出事。”

    监狱长指着我,说道:“如果死了人,我不会放过你!”

    我低着头。

    不得不承认,我们监区这段时间,确实是出了太多的意外事故了,而且非死即伤,太乱了啊。

    监狱长又把我和徐男骂了一顿后,叫我们两个把这事儿处理好,那个农佳婕已经被抓去调查了,这样也好,最好再判个重罪,就她那人,直接扔进去监区去算了。

    监狱长叫我们滚蛋的时候,我先是去了贺芷灵办公室,对贺芷灵道谢。

    贺芷灵冷着脸:“给我把你的监区管好!再出事,我可保不了你了。”

    我说:“谢谢,我会的。”

    然后回去监区,那些个跟着闹事的,全都关了禁闭室,包括王燕。

    我去禁闭室那里,让人把王燕带出来,拿着棍子上去就揍:“你是不是不闹出一些事,让我麻烦了才舒服!”

    王燕急忙抱着头蹲在地上:“不要,不要。”

    揍了几下,她没扛得住几下,就倒在了地上,我指着她:“给我站起来。”

    王燕战战兢兢站起来,摇着头:“我,我不敢了,我以后不敢了。”

    真是让我恼火,刚刚和她说了别给我惹事,转身就搞出那么大的事。

    最主要的是,莫婉芯,让黑珍珠知道,我非得被她打不可。

    我可收了人家的钱,说要保护她的。

    这王燕,没受过打,没尝过待在禁闭室的苦,一个劲的求我让我把她带出去,死也不要进禁闭室里了。

    我可不管她,踢了她几脚,让狱警把她锁回去了,她在里面大喊大叫。

    没尝过禁闭室的苦,是不懂得禁闭室里到底有多可怕的。

    就该这样,犯错这就是惩罚。

    想到监狱长刚才对我的破口大骂,心里甚是不爽,但是,又想到贺芷灵对我的袒护,心里就暖了。

    我去看望了莫婉芯,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打着吊瓶。

    我看着莫婉芯,这样子的她,甚为楚楚可怜。

    她看到我提着水果进来看她,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坐下,说道:“我代表监狱方,来慰问你的。”

    莫婉芯说道:“谢谢你。”

    我说道:“怎么样了。”

    莫婉芯说道:“比昨天好多了,昨天好疼。”

    我说道:“真是抱歉,让你卷入了这场斗殴中。”

    莫婉芯说:“不怪你们。”

    她是个很懂事的女孩,我和她聊了一会儿,她情绪也比较稳定,然后,我就去找了李欣,让李欣好好帮忙照顾一下。

    下班后,我去等了贺芷灵,在停车场等来了她,爬上了她的车。

    贺芷灵开着车出去,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帮我说话,我想请你吃饭。”

    她说道:“我没空。”

    我说:“那就改天吧。”

    贺芷灵说道:“改天也是没空。”

    我说道:“有没有那么忙。”

    她说:“是忙。”

    我说:“那刚好算了。”

    她说道:“给我账上打两千块钱吧,就当你请我吃饭了。”

    我说:“两千?你开什么玩笑。”

    她说道:“行,那去吃饭。”

    我说:“你不是说你没空吗。”

    她说:“我点了吃两口我就走!”

    一想到她可能去吃那个奢侈的饭店,妈的一顿下来五六千,我心疼啊。

    我还不如给她打钱。

    我说道:“我请你吃饭,是我选的饭店。”

    贺芷灵说:“我不去大排档。”

    我说:“星级饭店可以吧。”

    贺芷灵说:“不喜欢。”

    我说:“你那么难伺候?”

    贺芷灵说:“我就去那里。”

    我说:“行行行,我给你打钱,行了吧。”

    贺芷灵看了看我,说道:“最近好像挺有钱啊。那么好说话。”

    我说:“我什么时候不比你好说话呢。”

    贺芷灵说道:“你有私房钱。”

    我说:“你是我老婆了?你管我有没有私房钱?”

    贺芷灵盯着我:“那就是有很多了。”

    我说道:“姐姐,你不是我老婆,你管我。好了路口把我放下车。”

    贺芷灵说道:“不给我打钱我明天把你撤了,让你从头开始。”

    我说:“好了知道了。”

    下车后,我自己打车过去了,给她打了钱,自己跑去吃了东西。

    回到宿舍待着。

    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门被踢了,砰砰直响。

    谁他妈那么没礼貌。

    而且是用脚踹的,肯定的,不然声音不会那么大。

    我马上跑过去开门。

    一开门,黑珍珠恶狠狠盯着我。

    我哈喽的打了一个招呼,挥挥手,她飞起一脚,把我爆踹飞进屋里。

    黑珍珠快速冲进来,一把抓住我衣领,盯着我。

    我捂着肚子:“你,你是不是有病,干嘛打我!”

    她直接一巴掌啪的打在我脸上,我疼啊,我马上反抗,直接也是一巴掌打过去,她抓住我的手,一个过肩摔,然后踩住我的脖子,我顿时说不了话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可是转念一想,我懂了,不是为了彩姐,就是为了莫婉芯。

    她又狠狠踢了我一脚:“起来!”

    我咳嗽着,爬着起来。

    她坐下来了,盯着我,说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被打得都快晕了,我说道:“什么事。”

    她瞪着我:“莫婉芯!老头子生气了你知道吗!她为什么差点死了!”

    糟糕,她知道了,她怎么知道了?

    或许,她是有人也在里面盯着吧,有眼线。

    黑珍珠伸手就又要给我一巴掌,但是,她收住手了,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我说:“是我保护不周,让她受伤了。”

    黑珍珠说道:“不是。而是你竟然想瞒着我。”

    她掐住我脖子:“为什么要瞒着!”

    我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的错。”

    她怒道:“你知道老爷子要我怎么对你吗。”

    我说:“不知道。”

    她说:“莫婉芯受多大伤害,也要你受多大伤害。”

    妈的,真是够狠的,我可是他们的自己人啊。

    黑珍珠说道:“我替你求情了你知道吗!你以为这钱那么好糊弄吗。”

    她松开了她的手。

    我说道:“这真的是一个意外。我保证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黑珍珠说:“意外?我知道什么叫意外,意外就是差点死了?”

    我说:“两帮人打架,没想到她在中间,被人踩踏了。”

    黑珍珠说:“老爷子怒的是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还好他去旅游了,不然,有你好受!”

    我说道:“请代我向他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我也是自作自受,早和他们说,也没有他们那么恼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